第729章:天生胎,地养尸(二) - 最强妖孽

第729章:天生胎,地养尸(二)

房间中,一片死寂。 “咔咔……咔咔”电视上,桃木钉的摇动越来越猛烈,三分钟后,随着“咚”的一声闷响,桃木钉竟然从地面被打飞了出来。 孔洞中,一片血红。 “啪”数秒后,一只仿佛是鲜血铸就的手从下方伸了出来,正常人类大小。紧接着,地面蛛网纹越来越多,一层层越来越细密,随着“哗啦啦”一阵声响,丝丝缕缕的鲜血从蛛丝网般的裂痕中冒出,随后整个地面轰然塌下。 沙尘之中,地下一片血色,一条赤红的人影挣扎着从地下站起,到了这里,整个画面,都开始闪现“沙沙”的雪花纹。随着啪兹一声,整个画面归为黑暗。 徐阳逸难得地掏出烟点了一根,对赵五爷说道:“四煞尸?” “我不确定……”赵五爷心有余悸地呼吸了一口,脸色煞白:“历代……这都是土夫子的传说,土夫子分为南派北派,这个传说南北都有,却没有一个人看过真正的四煞尸。只能说,这种做法,和古籍上有九成相同.” 电灯再次亮起,赵五爷和冯为民齐齐舒了一口气,刚才如此诡异的一幕,就算修士,也忍不住心惊胆颤。 赵五爷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对着冯为民使了个眼色,冯为民咬了咬牙,浑身冷汗地走到一间屋内。 房间里,只剩下赵五爷和徐阳逸两人。他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掏出一盒烟,手指却抖得厉害,并没有点燃,沉声道:“四煞尸……是所有土夫子记录中的不传之秘。任何土夫子发现征兆,必定会迁走。” “它……很可怕……但是,却不是最可怕的!因为……四煞尸一旦凝聚,代表着……传说中的天生胎,地养尸即将出现!” 天生胎,地养尸! 徐阳逸沉吟不语,赵五爷点上烟,深深抽了一口,眼睛不安定地乱闪,声音带着一种神秘的压抑:“您……听说过阴龙么?” 徐阳逸摇了摇头。 “华夏有龙脉,任何国家都有龙脉,它关系着一国昌盛……但……天地双尸……却可以改变龙脉!” “它们……是真正的天地凝聚的精华,它们的改变,不是减弱国运。而是将整条龙脉从阳化阴。让华夏变为一片冥土!上面所有生物全都成为鬼魂!永世不见天日,却不死不灭,形成一个幽灵的王朝!这两个东西,是天谴之物,夺天地造化……老天都容不得它们。四煞尸和他们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儿科!” “然而,这中间有一个打不开的死结。”赵五爷神色凝重地说:“天地双尸虽然产于龙脉,可以改变龙脉,却必须是龙脉有异动才有几率产生。然龙脉要动……只有两个可能。” 他竖起两根指头:“第一,一国国运将至,山穷水尽,此刻,龙脉异动,新王朝崛起。不过华夏国运如此之盛,根本不可能存在这种问题!” “第二……”他声音有些发颤,咬牙道:“除了历代某一位帝王开口,或者是能代表华夏的某一人开口,其他没有任何办法! “龙脉之气无形无质,除非帝王金口玉言,它才有改变的可能。而不动龙脉,天生胎,地养尸根本出不来。这就是一个循环的死结。所以历史上天地双尸从未出现过,没有任何帝王会想去领导一个名不副实的幽灵王朝。” 他脸上带着焦灼的急切:“用天地双尸将自己转化为鬼修的帝王,再逆转华夏整条龙脉,与天同寿,与地同春。真正的不死不灭。疯子……这人简直是个疯子!真不知道是哪个丧心病狂的疯子才想得出这种事来!他到底是谁!竟然能代表华夏?!” 沉默,许久之后,徐阳逸嗤笑一声:“刚刚上任,就摊牌给本真人这种大案,真的是……” “徐团长,你可千万不能答应!”他话音未落,赵五爷就差点跳了起来:“这件事情水太深了!千万不要去碰!这该死的冯为民,是塞了一个烫手的山芋过来!” 徐阳逸没有开口。 他……有必须接手的理由。 在他改变世界的十分钟上,他隐瞒了一个东西。 主宰。 主宰的本体还在地球!而他……必定和自己一样,整颗心都挂在万界大战之上。真武界来临之前,如果不能彻底解决它,真的让人寝食难安。 这是一颗随时会引爆,而且威力极大的定时、炸弹。 “是你么?”他轻轻眯起眼睛,从赵子七的玉盒开始,到冯为民的追杀,一环套着一环。如果是主宰,他绝对不可能放下。 “放心,我有打算。”他笑着说:“冯局长,麻烦来一下。” 堂堂帝都公安局长冯为民,立刻风一样出现在徐阳逸身边,如果可以,他甚至想晚上和真人一起睡。 “这件事,暂时不要报告给其他人。明天早上,我们立刻去天寿山。” “是……”冯为民这次竟然犹豫了一下,他没有料到徐真人竟然同意了,他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 看出了他的犹豫,徐阳逸的脸色冷了下来:“你……难道已经通知了其他人?” “之前你告诉本真人,没有往上通报,难道是屁话!” “刷!”一缕金丹威压放出,冯为民这次毫不犹豫扑通一声就跌坐到地上,脸色惨白地说道:“不,不是!真人,我,我真的没有往上通报!” “那你告诉谁了!” “我……” “说!” “冯局长,金丹不可辱,你请徐真人接手这件事。他作为帝都下一任检察长有这个资格,但是他毕竟还没上任,接不接都可以。你居然在请徐真人接手的时候报告了其他人?”赵五爷冷笑:“说句不中听的,徐真人就算现在杀了你,也最多被修行联盟记大过而已。” “徐真人!”冯为民吓得立刻跪了下来,声音都带着一抹哭腔:“我……我也是被逼无奈啊!” 徐阳逸冷冷看着对方,手指轻轻敲打着扶手,每一下都仿佛打在冯为民的心上,许久,才毫不带感情地开口:“你最好给我一个可以接受的解释。” “是!是!!”冯为民抹了一把冷汗,立刻开口:“隐修会!我通知了隐修会!” 徐阳逸皱了皱眉头,赵五爷却愣了愣。 “徐团,我大约猜到为什么了。”不等冯为民开口,赵五爷了然道:“隐修会……这对于99%的修士,都是一个传说,然而,它是真实存在的,它是那些醉心苦修的修士最好的庇护所,从炼气到金丹,只要走的是苦修道路,都会收到隐修会的邀请。而隐修会中,传说有五大金丹后期。” 徐阳逸对现在社会的组织,发展,确实不太清楚,点了点头示意说下去。 “他们没有固定的赞助和实业,用这些苦修士的话说,这些东西都是虚的,只有自己拼出来的境界才是最高。所以,隐修会的修士实力往往非常出众。而金丹,他们只收中期以上,算是世界上鼎鼎有名的几大组织之一。” “世界上?”徐阳逸抬了抬眉:“倒是国际化了。” “是,他们有华夏修士,也有国外修士。因为没有其他实业组织那样的条件,所以,他们有一个网站,任何人,都可以在上面发送百分之百可靠的不解之谜。一旦引起隐修会的重视,他们会派遣相应的修士前往解决,这也是他们为下属修士准备的试炼方法。” “没错,徐真人,我,我就是在上面投了一份稿件,放了点资料而已!天地可鉴啊!我,我……”冯为民立刻哭丧着脸申辩起来,但剩下的话,他不敢说了。 他怎么知道徐真人接不接这个案子? 万一徐真人来一句:你们上一任的事情,让我这一任给你收底,你是看不起金丹真人不是? 他找谁说去? “行了。”徐阳逸站了起来,摆了摆手:“什么时候发的?” “一,一个月前……真人!现在他们都没有回我,早就拒绝我了!” “所以你才想起来本真人?”徐阳逸淡淡扫了对方一眼,冯为民却感觉到一把无形的利刃在自己脖子边上走了一遭,顿时心跳加速地跪在地上,一句话都不敢说。 许久,才听到徐阳逸“没有下次”的声音,他这才如蒙大赦地想站起来,没想到,腿软的根本站不起来,只能扒着茶几,喘着气站起来。 第二天,徐阳逸坐上冯为民的车,警察局长亲自当司机,很快就来到了天寿山。 远处,徐阳逸就看到了连绵不绝的天寿山脉,也看到了其中巍峨无比的皇陵。 苍松翠柏之间,长、献、景、裕、茂、泰、康、永、昭、定、庆、德、思,四十多平方公里的地下,隐藏十三皇陵,从远处看去,这里仿佛小型宫殿群。 车一路开进了山,徐阳逸这才看到,往日人来人往的十三陵,早就被牵上了隔离带。看到冯为民的车牌,立刻就放行了。 车顺着山路,很快开到了大杨村门口,就在冯为民要下去的时候,徐阳逸摆了摆手:“你留在这里。” 不等冯为民说什么,他已经化作一片黑光,和赵五爷一起飞到了天上。 “好重的阴气!”赵五爷托着一个小小的罗盘,指针完全在飞跳。脸色无比凝重:“阴煞太重,这里……这里已经开始朝着阴煞之地转化,已经没法再住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