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0章:天生胎,地养尸(三) - 最强妖孽

第730章:天生胎,地养尸(三)

徐阳逸冷眼看向前方的大杨村,枯藤老树昏鸦,一群群的黑色乌鸦落在树干上,呱呱叫着,在它们头顶,是黑云一般弥漫的黑雾,层峦叠嶂,百米外,以他的目光都无法看清。 这不是黑雾,而是浓郁的阴气,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比云层还厚,比浓雾还密的阴气群。 他目光看向下方,所有住户,门口全部延续出视频上一模一样的血色符箓,而中央的桃木钉,仍然在原地没动。 桃木钉下方,隐约可见血红之色。 整个村庄,诡异之极,根本看不出曾经住过人的痕迹,仿佛蛮荒鬼域。 甚至风中都带着一阵微不可闻的凄厉惨叫,哀鸣。 “四煞尸还没走。”赵五爷肯定地说:“若是走了,不可能阴煞之气如此之重。它……一定藏在这里某个地方!” 徐阳逸抬起手,朝着村中央的桃木钉轻轻一弹。 “嗡……”刹那之间,一道黑色的波纹倏然扩散,看似一弹就破的桃木钉,竟然发出一阵钟磬之声!整个村庄仿佛都因为这一声震荡不已。 “咚……咚……”悠扬的钟磬声不知飘飞出多远,弥漫在天寿山脉。 “当……”与此同时,天寿山的某个地方,一袭华丽的衣袍之下,五根手指轻轻端起一只酒杯,淡淡道:“你要找的人,到了。” “朕履行了诺言,你呢?天外来客?” 他的对面,赫然坐着一位西装革履的欧美年轻人。 “放心,我的诺言,很快就会实现。”他推了推眼镜,坐在轮椅上,微笑道:“我们的目标一致,为了共同的胜利,干杯?” 男子没有喝酒。 “怎么?后悔了?”欧美男子一饮而尽,眼镜后的目光仿佛能看清人的心思,手缓缓伸过去,轻轻握住对方拿着酒杯的手,对方浑身震了震,却并未躲闪。 欧美青年握住的手,苍白,透明,根本不是人手。完全没有实质。 纯粹的灵体! “不愧为华夏一任帝王,定魂珠这么稀罕的东西,竟然也能被你一个不是修士的凡人找到,真是让人羡慕哪……”他微笑着收回手:“可惜,就算你是一代帝王,如今也只能躲在寝陵之中苟延残喘,一步都走不出去。孤寂几百年啊,外面的锦绣江山,应该是你的天下才对。你,也只有借助天地双尸重归帝位。” “活人你做不成了,这不是你的朝代。除了这个方法,你还有什么方法可以复辟?” 男子仿佛极为纠结地握了握酒杯,嘶声道:“可这……这是华夏几千年的阳龙龙脉,在朕手中化阳为阴……朕……有何面目去见列祖列宗?” 他深深看了青年一眼:“朕也不知道,世界上竟然还有你这么邪恶的怪物……安德烈。” 安德烈微微笑了笑:“那么,你现在的姿态,就有资格去见列祖列宗了?” “还是说……你认为你不是个怪物?” “亲爱的……明光宗,朱常洛陛下?” 怪物和厉鬼,相互对视着,许久,明光宗将手中美酒一饮而尽,目光微闪地看向安德烈:“朕,有一个问题。” “你到底要什么?你又是怎么知道天生胎,地养尸这种朕都不知道的东西?” “这好像不在我们的交易范围。”安德烈推走轮椅,身形隐没于黑暗之中:“记住……别背叛我……” “蠢货。”当完全隐没于黑暗之中,他脸上浮现出一抹嗜血的杀意。 “愚昧。”与此同时,朱常洛脸上,也露出一抹玩味的冷笑。 大杨村,徐阳逸和赵五爷凝重地听着一声声钟磬声消失。随后,徐阳逸就落到了桃木钉之上。 “根据记载,桃木钉钉着的,就是四煞尸之一的心脏。四煞,饕餮,穷奇,梼杌,混沌,之上便是天地双尸,这……就是风水中的逆乱阴阳。本来是两仪生四象,四相生八卦。现在……却是天地生四煞,只希望……地养尸还没有出现……” 徐阳逸点了点头,手带起漫天黑光,扫向桃木钉。 然而,就在同一时间,一声怒喝“住手!”他的黑光之手,竟然被一枚青色小剑隔开了! “这是?”赵五爷愣了愣,下一秒,整片天空猛然颤动起来! “嗡嗡嗡……”所有阴气,被一道磅礴无匹的灵压挤得四面八方翻飞,硬生生在其中出现一个方圆五百米的云洞,云洞之中,无数七彩之光浮现。 与此同时,天穹的另一边,一道恐怖之极的血腥灵气轰然爆发,数不尽的血红色蝙蝠撕裂阴云,同样形成一个巨大的云洞。血红光芒遮天蔽日。不到五秒,两道笼罩着极其强悍灵压的身影,脚踏虚空出现。 “金丹……金丹真人?!”赵五爷倒抽了一口凉气,随即条件反射一般半跪于地,大声道:“恭迎老祖!” 冯为民也被天空中的异象震惊了,呆了呆,立刻深深鞠躬:“欢迎金丹真人莅临!!” 话音未落,两道金光出现在他面前。 那是两块玉质令牌。上面背景是浮云与海啸,一枚正中央刻着一把剑,另一枚,正中央刻着一只蝙蝠。 “这是……”他呆了呆,随后满脸煞白,口不对心地说道:“欢迎……欢迎隐修会……两位真人大驾光临……” 然而,他还没有说完,从七彩云洞之中,再出现一个身影。 威压澎湃,同样是金丹! “这……”他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 这到底怎么了? 隐修会一个月没回复,竟然答应了自己?而且还派出了三位金丹? “本真人,十五代轩辕剑主,魏尘缘。”七彩云洞中,一道宛若神灵一般的声音响起,音浪所过,竟然将下方的树木全部压得低了一头,仿佛无数细密的剑气翻飞,居然带起一片绿叶的风暴:“为隐修会十大长老之一。” “本大公‘灵魂挽歌’威廉姆斯.塔古勒。隐修会预备长老。”血色云洞中,一个脸色苍白,长发披肩的男子冷漠地看向下方,用流利的中文说道:“隐修会办事,闲杂人等退避。” 声震百里。 徐阳逸平静地看着天空。 金丹后期,金丹中期接近后期,他丝毫不惧,这件事,他要插手,仅仅靠这两人,还不够。 不过,魏尘缘身边还有一个人。 当代轩辕剑主万里残雪,正悄然看着他。 半空中,只有他一个人和三人对视,显而易见,对方也留意到了他。 “金丹中期?”魏尘缘随意地扫了扫,尽量让声音平和:“你是?” “狼毒。”徐阳逸淡淡道。 “是你!”话音刚落,威廉姆斯目光猛然扫了过来:“大灵术师x……你还真是骗的我们好惨!不过,你放心,巴别之塔中到底发生了什么,这笔账我们慢慢算。” 魏尘缘目光仿佛天山上的白雪,仿佛看了徐阳逸一样,又仿佛没看。手随意一翻,一道金光射到徐阳逸面前:“你可以走了。” 金光落定,那是一块s级的灵宝,虎眼金,拳头大小,为锻造本命法宝不可或缺之物。此刻,如此刺目地放在徐阳逸面前。 徐阳逸没有动。 许久,他才淡淡问道:“什么意思。” “字面的意思。”魏尘缘声音飘渺:“叫你一声道友,是敬你一尺。若不是看在你同为金丹的份上,今日虎眼金你都别想拿到。” 他目光落下,无喜无悲:“切莫得尺进丈……人要知足,所以得常乐。” 威廉姆斯嗤笑了一声:“未必不是得尺进丈,狼毒大公号称元婴之下第一人,可看不起你这块虎眼金。” “元婴之下第一人?”魏尘缘愣了愣:“谁给他的称号?” “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不知道。或许是急着拍马屁的蝼蚁吧。蝼蚁之王,这个名头本大公觉得很符合他。”威廉姆斯目光冷冷看着徐阳逸道。 徐阳逸心中寒意凛冽,踏前一步,脸上笑容如初,身后的双手已经密布漆黑灵气。就在此刻,轩辕剑主的声音着急地传到他耳中:“徐道友,还请给我一份薄面,不要和这两位计较。” 没有回答,许久,徐阳逸才沉声道:“金丹不可辱,他们敢说,就得付出代价。但……我徐阳逸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万里道友,你的人情,本真人今天还给你。” “他们说什么,我今日都不计较。” “谢过道友。”轩辕剑主还觉得不妥,继续说道:“狼毒道友,可能你不太清楚隐修会。任何国家,都有自己的小千世界,纸面上的金丹都在主世界,而镇守小千世界的金丹,往往都是最强的金丹。比如华夏的清月,流火,拓跋三位真人。” “魏尘缘师叔……十五代剑主,掌太阿剑,一个人坐镇一方,共计五十八个小千世界,就算再金丹中,也是强者。并且……”他犹豫了一下:“隐修会,反对一切外来助力。可能有人也对你说过,隐修会倡导的是本我修行。对大千世界没有经过下方血与火熏陶的金丹,以及三大旁门,非常针对……” 他若有深意地说:“华夏对于你当日的影像是完全封闭的,毕竟连闯三省五十一市对华夏政府的面子上并不好看。外界不承认你元婴之下第一人身份的,并不止隐修会……实际上,世界好几大组织,隐修会,精英参议会,亚特兰蒂斯,也同样不承认。” 徐阳逸散去身后灵气:“本真人用不着他们来承认。” “只要他们敢来,本真人就敢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