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炼心(一) - 最强妖孽

第74章:炼心(一)

狼妖浑身都颤了颤。冷汗拼命往下滴。周婷婷却没有一点害怕的神态,只是目光炯炯地看着对方。 “之后,要从白县离开,我给了你们最后一次机会。”徐阳逸轻轻吐了口烟,看着青蓝色的烟雾飘散在风中,淡淡地开口:“你们当时,可以选择自己离开。但是那时候,你们必须让我在你们灵识中留下印记,和李宗元一样。” “然而,你们选择了跟我一起走。” “现在……”他深吸一口,踩灭烟头,冷冷看着两人:“你们知道了我落脚的地方,知道了我被追杀。知道了对方的来头。你们连一丝退路都没有了。” “跟着我,要么死。” “我愿意跟着您!”话音刚落,周婷婷立刻鞠躬:“从第一次看到您开始,我就知道,只有跟着您,您才能指点我!” “前几天,我真正看到您有多厉害!我相信我的选择!” 徐阳逸微微一笑,偏了偏头,周婷婷抿着嘴走到了一旁。 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狼妖。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程,程剑锋……”狼妖根本不敢直视对方,低着头,许久才说道:“您,您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只是让你知道,我并不是一个嗜杀的人。”徐阳逸微微有些感慨,叹了口气道:“有的时候,有的人只是在最差的时间选择了最差的地点,出现在了最不该出现的人面前。所以,他有必死的理由。” “如果你不选择。我很遗憾,有什么遗愿,现在可以告诉我。我会让你没有痛苦地永眠。也答应你会帮你完成愿望。” 狼妖嘴唇发颤。 他还年轻。他没有出过市,他根本没想过,真正的修士是什么样的。 在2019年的现在,他会一辈子记得这一天,他,见识了真正的修士。 无情,却有情。唯我独神,对神明信而不敬。他们永远对自己保持最大的自信,任何一切影响修为的事情,只要不违背原则,都会被处理干净。 他很清楚,现在自己就处于这种情况。 有交情?不,只是见过一面,合作了一次而已。但是,自己却知道了对方的秘密,和追杀他的人的身份!对方有了一千万个杀死自己的理由。 换做他有徐阳逸的修为,恐怕在蛤蟆肚子里的时候就已经动手了。 “我……愿意臣服……”程剑锋咬了咬牙,七窍中冒出屡屡白雾,刹那间,一只精巧的小狼就在徐阳逸面前呈现。 徐阳逸不动声色地咬破指头,一滴鲜血滴到了上面。程剑锋浑身一颤,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顿时在他灵识中浮现。 仿佛……一个灵识,有了两个思维一般。他能感觉到模糊的对方,同样存在于自己灵识里。 徐阳逸闭上了眼睛,万事俱备,只等数天后,开始修行。 四天后,村内。 一栋靠近鱼塘的两层农村自建房中,地窖里。徐阳逸看着手心一团银色粉末,沉吟不语。 放到鼻子下闻了闻,一股清新的香气扑面而来。仿佛春日的雨后,站在竹林之中那种让人沉醉的芳香。但是,却更淡雅,更久远。 用食指沾上一抹,放到嘴里尝了尝。入口即化,仿佛是雨点入水。但是嘴里,却留下了比任何口香糖都清新的味道。如同一瞬间打开了所有味蕾。 这是一间不透风的地窖。仅仅三天,李宗元就买下了这里。无它,因为这一家,还做酸菜生意,因此,他们有一个不算小的地窖。 七百平方的空间,四米高。本来应该是昏暗,充满异味的空间,现在,却弥漫着一种春日山谷的淡香。地面早不是农家廉价的石板,而是铺上了一层实木地板,上面再铺上了一层柔软的猩红色地毯。头顶上本来一盏节能灯,早换成了四五盏水晶吊灯。几幅不知道从哪里寻来的字画挂在墙上,显得雅致又不空泛。 李宗元神色紧张地站在旁边,布置这里,他费尽了心思。但是,他更清楚,自己是有凝露草才活下来的。如果这些东西不能让对面的恶魔满意,到时候…… 这个地下室,可能很久以后,有人就会发现一只二三十米大的巨型蛤蟆尸体…… “上品。”徐阳逸满意地将盛着粉末的盒子放到一旁,点了点头:“凝露草,子夜出生,每天第一抹朝阳升起时化为灵气消失。一旦遇到人体,就会马上枯萎。只生长在极度酸蚀的地方……” 他看了李宗元一眼:“你的秘法我不想问。但是,你把体内空间开辟在了胃里?” “主人明鉴。”李宗元心中咯噔一跳,吞了口唾沫,干笑道:“小的培养凝露草,采摘凝露草已经有十多年。它必须用金丝摘下,放置在寒冰所致的容器才行……这是个细致活……” 言下之意,您去修炼好么?这些事情我来做就行了。我还是很有用的!您别杀我! 徐阳逸微微一笑,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杀死对方的想法。和万古丹经王比起来,区区一个李宗元的命,一丝都不值钱。 “你证明了你的价值。” 这句话出口,李宗元这才感觉全身一松,差点没有瘫坐在地面上。 一路上,只有他的心是真正吊着的!从来都是拼命地打好关系,直到现在,他才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 接下来……就是看能不能解除契约了。尽管希望很渺茫,但是时间还长不是么? “其他人呢?”徐阳逸问。 “在联系学校……”李宗元看着他的脸色回答:“徐先生,他们都还是高三的年纪……修为又没有名师指点,现在您又要闭关,他们最好的选择,只能是靠修行大学谋出路,等您出关。” 徐阳逸点了点头,他现在确实也没有功夫去管别人了。 “下面,去给我买几样东西。”他打了个响指:“我说你记。” 李宗元拿出手机之后,几乎是竖起耳朵听着。 就算心中再多不满,再有想逃的想法,现在,也绝对不能表现一丝! 如果表现出来,他很确定,面前这位好好和他说话的年轻人,绝对不介意让他重温一下三年前的噩梦。 “紫阳花十斤。” “朝天木木梢十斤。” “丹朱果果皮一斤。” “五芳子三斤。” 林林总总二十多味原料,李宗元越记,心中越狐疑。 这些东西,好像很熟悉…… 在哪里听说过呢? “记住了吗?”徐阳逸的声音再次传来,李宗元立刻收敛了心神,干咳了一声,陪笑道:“都记下了,小的再念一遍,主人您看看是否有遗漏。” “紫阳花十斤,朝天木木梢十斤,丹朱果一斤,五芳子三斤……这,这是!”刚记的时候,注意力分散,他并没有注意,但是现在自己一读,联系到凝露草,他吓得浑身都冒出了冷汗! 这是固灵丹液的配方! 古老的配方,如今有的还在,消失的只是炼丹技术!聪明的现代修士,将这些丹方变成了丹液,或者胶囊。 在修士一生之中,决不可注射太多丹液,或者服食太多胶囊。是药三分毒,用丹液过多,虽然修为长得快,却会导致丹液中的药性淤塞经脉,最终积重难返,修为停留在某一个境界。 但是,丹道长盛数千年,绝非让人因噎废食的旁门! 现代任何一个丹液大师,都知道。真正的丹液,修复身体损伤的可以经常用。提升修为的慎而又慎!但是,有一种丹液,任何修士都避不过! 那就是专用于冲阶的丹液。 比如说,王不识手中那张改天换地小乘丹丹方。古名……筑基丹! 比如说,朱红雪曾经提过的生死转轮丹。古名,结金丹! 这些,是任何修士都真正要抢破头的东西!特别是那些停留在突破大境界的阶位上,已经面临生死大限的老不死! 固灵丹液,就是其中的一种! 任何修士冲击小境界,都会遇到“体障,”它无形,却有形。只有轰破它,才能冲入下一个境界。 固灵丹液,就是加强修士此刻灵识的凝固程度,使用之后,冲击几率比平时提高10%! 李宗元瞠目结舌地看着徐阳逸,心中的想法,几乎是瞬间改变! 如果说,徐阳逸是一位炼丹师,那么,自己跟着对方又有何妨! 别说是妖宠……禁脔他都愿意! “任何一位成功的修士,身后都有一位名震遐迩的炼丹师。”这句修行界的名言,绝不是空穴来风! “主,主人……”他感觉声音都在发干,之前,满心哀怨,想逃跑的想法,刹那间烟消云散。他第一次诚心实意地叫了一声主人,声音都在发飘:“您,您是炼丹师?” “不是。”徐阳逸下一句话,彻底粉碎了他的妄想:“只是在学而已。” 李宗元心中的期待一跌万丈,那种被高高抬起,重重摔下的失落感,让他脸上都忍不住浮现出了一抹失望。咬牙道:“炼丹师,是需要去炼丹协会开办的‘丹鼎集团’分公司注册的,您去了吗?而且,我听说还要检验资质。主人……您,您的神经元开发过了?” 徐阳逸微微一愣,他并没有了解过这些事情。沉吟了片刻,说道:“你先把东西买回来,檀山市多宝阁分店有售。” 李宗元心中差点吐血。 这是什么? 这就是看着炼丹师身份崇高,心头一热打算试试能不能炼丹! 这种修士,每年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企鹅上到处都是这种群!这种愣头青不要太多! 重点是,这花的还是他的钱! 他的命运已经和徐阳逸联系在一起,修行花钱没什么。主人和妖宠,主人等级高了,也不介意提拔一下妖宠。但这么乱花钱算什么? “钱不够……”他嗓子都膈得发痛,暗地里咬牙道:“我只有一千万……新买的车,七十万,这栋房子,五十万……改造地窖,十万……主人,紫火花一斤二十万……主人,真的不够啊!” “我们的资金,只够做五次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