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1章:天生胎,地养尸(四) - 最强妖孽

第731章:天生胎,地养尸(四)

“谢了。”万里残雪这才彻底放下心来,心中也对魏尘缘极度不喜。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当日自己送出天大人情,今日被隐修会败得干干净净,利息都还没来得及收,如何不让他心疼不已。 就在此刻,他们下方的桃木钉,忽然晃了三晃。 “有趣,正午之时,阳气如此之旺,也有阴邪作祟?这下面的东西,看来不一般啊。”魏尘缘收回目光,视徐阳逸为无物,甚至根本不在意对方收不收下他的虎眼金。对着威廉姆斯点了点头:“动手。” 对他来说,表达意思到了就行了。对方识不识趣已经无关紧要,若不知进退,动手的时候也方便收拾。 他会让对方清楚地认识到,金丹,有金丹的圈子。这个圈子里,同样分三六九等。 话音刚落,威廉姆斯化作一道血光冲向桃木钉,身形一化二,二化三,三化九,九道身影带起漫天血色旋风,齐齐朝着桃木钉一拍。 “嗡……”第一掌落下,于无声处听惊雷,看似没有一点力道的手掌,拍在桃木钉上竟然发出一声惊天巨响。仿佛惊涛拍岸,下一秒,无穷无尽的黑潮从桃木钉下方冲出! “阴祟化煞?!”赵五爷倒抽了一口凉气,在他们面前,一片黑潮仿佛海啸,无穷模糊的人脸掩映其间,尖叫,哭号,嘶吼,就算是正午之下,都让人胆寒不已。 而威廉姆斯手掌所过,桃木钉上居然出现了一个血色的符箓。 眨眼之间,九掌落下,漫天血影仿佛从未出现过,威廉姆斯飘然停在半空,随后轻轻打了个响指。 “刷……”桃木钉上九张符箓,最下方的一张无风自燃。化作黑灰飘散,几乎就在同时,整个地面都跳了一跳! “吼!!!”一声充满怨气的怒吼,从下方猛然冲出,带着无尽的怨毒,惊起满村乌鸦。 随后,一张张符箓仿佛芝麻开花,层层燃烧。直到最后一张符箓,这一次,竟然形成了一道十几米高的火焰,漆黑色,里面带着一种令人心颤的哀嚎,仿佛打开了地狱的裂口。 “轰!”整个桃木钉,猛然炸开。蛛网纹一般的地面,微微一颤。 徐阳逸虽然看不懂,但同样感觉刚才九掌,掌掌玄妙。看似平常,却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轨迹。 “哗啦啦”桃木钉仿佛钉住周围十米的地面,随着它的崩溃,周围早已支离破碎的蛛网纹层层碎裂,干瘪的馅饼一样,朝着下方落去。 须臾,一个黑洞洞的洞口出现在众人眼前。 就在洞口下方二十米,有一道圆形的青铜门,门上雕刻着阴阳双鱼。周围是五行八卦。 “勾尾葬法……非极凶之人不可用,让人首尾相连,永不超生……这下面到底什么东西。”威廉姆斯神色凝重了起来,一片片血腥之光凝聚在他手掌,比当日的猩红大公更加浓厚,那股遮天蔽日的血腥之气,竟然让刚才受惊而去的乌鸦再次返回。围绕在他身边仿佛死神的羽翼。 一掌拍下,就在碰到的一刹那,八卦之上一个卦象无声亮起,随后一道细密的蓝芒毫无征兆地跳起,周围层峦叠嶂的血雾几乎是刹那间消失。威廉姆斯一声惨叫,竟然倒飞百米! “这是?”徐阳逸疑惑地看向百米之外的威廉姆斯,对方捂着手臂,上面电芒闪耀,脸色铁青,甚至出现了一片冷汗。显然刚才那一道蓝芒极重。 “灭魔天雷?”天空中,天空中,魏尘缘也是一怔,凝重地看了好几眼太极之门:“道友,此处可是十三陵,华夏龙脉所在,有些东西,华夏人碰的,道友却碰不得。” 一道道血色灵气游走威廉姆斯身侧,许久,他才舒了口气:“有趣。” “本大公只是轻轻碰了一下,半只手麻痹了一分钟。恐怕非华夏人若是硬要打开这个东西,即便是道友你,也恐怕会身死道消。” “然。”魏尘缘对这只吸血鬼的态度显然比对同一国的徐阳逸好上太多,转过头来,冷冷看着徐阳逸:“现在走还来得及。” “这不是你能管的事情。好好当你的检察长,本真人自然会将这次的功劳算你头上。在不该露面的时候强撑面子,是为不智。” 徐阳逸微微一笑:“第三次。” “你最好别把别人好心当成驴肝肺。”他手指在自己嘴唇上拂过,有些莫名其妙地说:“也劝你们最好快点……本真人……已经有些忍不住了……” 魏尘缘眯着眼睛扫了过来,许久,才冷笑一声:“井底之蛙,不知江河乃大。” “好好学学怎么做金丹,再学人怎么放狠话。” 轩辕剑主不动声色地踏前一步,拱手道:“师叔,还是先看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吧?我也好奇的很。有什么东西能让你千里迢迢从希腊隐修会总部赶回来?还带上了威廉姆斯先生。” 魏尘缘点了点头:“替他求情?也罢,否则师叔今日还真有替金丹清理门户之念。” “呵……”徐阳逸笑了笑,不在开口。 魏尘缘也不再理他,他伸出右手,法相庄严。一道道玄奥的灵气集结于他手指之上。 “昊天一指。” 随着这一声落下,周围刹那间狂风大起,万道金光从指尖发出,随即,八条黄龙咆哮者冲向那个数米大的太极。 “刷!”这一次,竟然没有任何阻拦,黄龙准确没入八卦之中,一片金光闪耀,八朵金莲竟然摇曳而生。赵五爷眨了眨眼睛,见鬼一样看着魏尘缘:“覆地三式?!” “这是什么?”徐阳逸不动声色问道。 “传说中……摸金校尉有两大奇式,翻天印,覆地手。截地脉,断阴阳,无一不灵,可惜……可惜早就淹没于历史长河!就连我们赵家都没有!他,他竟然会?”呆滞了数秒,他才苦笑:“我不如他……这人……对于风水,寻龙点穴的理论术法只在我之上,恐怕……当世事关阴阳之事,他应该排在前五之列。难怪对方就算不清楚这是什么,也有信心来解四煞尸。” 金莲摇曳,一个个八卦紧接着亮起,随后,双鱼太极无声打开。 就在这一刹那,一道尖锐的嘶吼从刚刚裂开一条缝的太极之中疯狂冲出!并且……凝聚为一片死白的音浪,轰然冲上半空! “卡卡卡……”一座纯金的棺材,刻满数不清的图画,在这一声连绵不绝的叫声中,缓缓升起。 一寸……又一寸,四位金丹的神色都凝重了起来。每上升一寸,整个大杨村方圆几千米的地面都随之颤抖,那一声让人心头发毛的惨叫,至始至终不绝于耳,即便现在是正午,也让人脊背发寒。 徐阳逸仔细看了看,在他眼中……那不是棺材…… 那……是一幅地狱的绘卷! 无数不详,恐怖,血腥的感觉,萦绕棺材之上。甚至根本看不清棺材的本来面目,红黑白三色阴气浓郁到棺材本身都朦朦胧胧,他看到了吃人,看到了杀戮,看到了分尸,看到了车裂,看到了无数罪行。 “不……”赵五爷呆滞了数秒,尖叫了起来:“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给本真人闭嘴。”威廉姆斯眼中寒光一闪:“物似主人形,这里轮得到你说话的份?没大没小,你主人怎么教你的!还是他也不会?” 赵五爷乖乖闭上了嘴巴,悄声对徐阳逸说道:“这里……有古怪……我,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是……这里绝对有问题!” “这……这股死气,已经远超四煞尸了!我,我不知道怎么形容,里面的东西几乎没有灵力,然而……那种质量……我感觉……甚至比天地双尸都不逊色半分!” “大杨村根本容不下这种东西!这简直就是尸王!就算村民不消失,全部死绝也不过一周的时间!”他紧张地看着徐阳逸:“团长,这东西不能打开!绝对不能打开!这里面装着难以名状之物!我,我感觉一旦打开,恐怕会产生难以想象的后果!” 徐阳逸抿了抿嘴,天空中,魏尘缘手中金光暴闪,正朝着棺材拂去。 下一秒,一只漆黑的大手直接打散了他的青光。 “狼毒。”他目光冷漠似冰:“你……找死?” “这东西开不得。”徐阳逸沉声道:“我的意见是放下去,不能开。” 魏尘缘看了他数秒,声音中已经带上了森然杀意:“你师尊是谁?” “无。” 话音刚落,一道璀璨至极的剑光,仿佛天外飞仙,已经直指他肩膀:“难怪不知进退,今日,本真人便为你一日之师!” 以指做剑,魏尘缘剑道不知比轩辕剑主高了几许。 剑锋拂面,徐阳逸浑身衣服无风自动。一道剑光,却让他感觉面对万千剑雨。然而,还不等他出手,整道剑光却凌空炸开。 所有人都愣了愣。 那具金棺,竟然已经悄无声息地打开。 里面……是一根手指。 一根两米大的手指! 长满白毛,漆黑的指甲,让人毛骨悚然。 此刻,就是上面的白毛蔓延数十米,触须一样打散了魏尘缘的剑光。 天寿山下,“当……”的一声,安德烈轻轻放下了酒杯,嗜血地舔了舔嘴唇:“上钩了……”

下一篇   第732章:雷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