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3章:吊灵(一) - 最强妖孽

第733章:吊灵(一)

徐阳逸身化黑光,波澜不兴:“哦” “凭什么” “太阿,够不够”两道光芒从两个角度急冲金棺,魏尘缘眼中已经寒光爆闪,磨着牙微笑道。 “不够。” 两条身影几乎同时冲入千米范围,随着徐阳逸一声落下,一股强悍到无以复加的妖气,从他身上轰然爆发。甚至方圆两三千米的空间,都齐齐一震 他全身,已经出现无数符箓,甚至手臂,头部某些地方,已经长出片片绿叶。手中,一柄威势不逊于太阿的短剑,翁鸣作响。 鱼肠 半妖化 就在鱼肠出现的一瞬间,太阿,鱼肠,赤霄,三把圣剑齐齐震动,魏尘缘的表情戏剧性地从呆滞,到震愕,到不敢相信,最后眼睛缓缓瞪圆,看着徐阳逸手中短剑。 “你你竟然拥有鱼肠” 然而,话音未落,黑浪排空,变异之后的剧毒灵气让地面层层漆黑,所有还活着的树几乎瞬间凋零。弑神之毒,让徐阳逸所过无一只活物。千米地面,徐阳逸化作一只代表死亡的黑色箭头,直刺金棺。 “轰”乱石崩云,惊涛拍岸,狂暴无比的黑色灵潮将他两边带起海啸一样的灵气障壁,仿佛一辆性能最优良的悍马全速开过水面,魏尘缘下意识地躲开,目光仍然难以置信地看着那道一骑绝尘的身影。 不敢相信,也无法相信。 几十分钟之前,自己和威廉姆斯还戏谑地称呼对方蝼蚁之王。对方也一直没有还口,更没有动手。在他心中,自己在金丹之中不说顶点,但至少前三十是绝对的。堂堂金丹后期,接近大圆满,对一个金丹初期,还是新晋金丹,不是看在轩辕剑主隐晦的求情面子上,早让对方滚蛋了。 金丹圈子,同样有三六九等。 但现在他好像明白了一些。有的强大,根本不需要语言,而轩辕剑主不是为对方求情 竟然竟然是为他们求情 “元婴之下第一人”他目光复杂地看着那道灵气,手中的太阿还在嗡鸣,对方冲过来的时候那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那种忽然爆发,铺天盖地的灵气,让他根本不愿,也不想拂其缨。 他有直觉,当时如果再拦在那里,下场会非常难看。 “怎么可能”另一边,跟在魏尘缘身后急冲过来的威廉姆斯惊呼出声,眼睛倏然睁大,身形猛然顿住。刚才徐阳逸一瞬间的灵力爆发,他完全感觉到了一种泰山压顶的压力。 都是中期他竟然第一反应是退避 好强他额头冷汗悄然落下,黑光所致,所向披靡,他们无声退了一步。动作心有灵犀的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全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一抹难言的尴尬。还有脸上一种火辣辣的感觉。之前所说的话,简直像笑话一般。对方没有回答,却用实际行动给了他们最响亮的一巴掌。 不管是否是元婴之下第一人,但对方现在表现出来的实力绝不在魏尘缘之下 徐阳逸眼中,金棺越来越近。就在这一瞬间,金棺仿佛活了过来一般,所有白毛狂舞起来,好似风中银蛇。将周围百米封禁为一个绝对领域。 还有五百米。 他右手徐徐抬起,全身灵力潮水一样灌入手中,似慢实快,所过之处,空间荡起水波,一道道右手残影残留空中。紧接着他的脚下,一圈璀璨的金色光池,陡然出现。 刷刷刷千里光华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一尊数百米高大的观影之相,从金色光池中悄然升起。双目睁开,无喜无悲,然而,右手却和徐阳逸同一个动作。 “轰” 一声巨响,天地间只剩一条璀璨的金线。 但,这条金线不是针对金棺。而是针对地面 “咔咔咔咔咔”一阵牙酸的碎裂声,方圆千米的地面顷刻间弥漫数不尽的蛛网纹,随后全部碎裂 而那一尊金棺周围,白毛无力地挥舞着它达不到这么远的范围。紧接着一阵轰隆之声,金棺哗啦啦倒塌。 就在同一瞬间,天空中一道雪白的雷霆,让世间万物都为之寂静。甚至让人心跳都为之停止。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肃杀,朝着金棺倒塌之处打去。 这道雷霆,竟然在落下之时化作一条游龙,带着一声龙吟冲向金棺倒塌之处。然而不是一道 就在第一道雷霆落下之时,天空中雷震子虚影周围七七四十九颗星辰闪耀,不到十秒,四十九道奔雷如钱塘海潮,又如万马奔腾,从九霄天外倾泻而下,直落金棺底部。 还看天神显神通,九霄云外万炮轰。亮如白昼羡电母,震透乾坤慕雷公。 一道道雷霆之中,魏尘缘和威廉姆斯脸色青白不定。他们不知道是在惊叹见所未见的雷劫之威,还是该惊叹刚才那一招观音虚影。 十秒之后,烟消云散,天空中的黑云层层消去,阴气也消失不见,世界再次恢复朗朗天地。 “结束了”威廉姆斯心情复杂地问。 “没有。”徐阳逸第一次开了口,根本没提两人前面的态度,这让两人心中更加复杂:“真正的怪物,在下面。” 魏尘缘脸色变换,数秒之后,飞进徐阳逸身旁,可能是想保持波澜不兴的真人姿态,最后却不知为何拉出了一抹牵强的笑容:“道友知道这是什么” 徐阳逸不动声色地看了他一眼,虽然很轻,却让魏尘缘脸皮都有些发烧。 “四煞尸。” 第二次说起这个词语,第一次说的时候,魏尘缘毫不客气地怒斥赵五爷,然而这一次徐阳逸说出来,他却轻咳了一声:“此乃何物” 威廉姆斯也飞了过来,一言不发,只是以一种不敢相信的目光,将徐阳逸从头到脚来回打量。 怎么说爆种就爆种呢 这不合常理啊 你好歹给我们一个铺垫的心理建设过程啊你这让我们怎么下这个台阶 这台阶不好下,于是他决定在台阶上僵着。实在是没脸下来了。 徐阳逸没有回答魏尘缘,魏尘缘也不追问。只是徐阳逸手中若有若无地抛着一个东西,让他觉得眼皮有点跳。 虎眼金。 “道友。”心念电转,他到底还是华夏人,不避讳地鞠了一躬:“今日之事,是老夫走眼了。一月之内,必定给你有个交代。” “交代不必了。”徐阳逸将虎眼金还给魏尘缘:“还是多谢万里道友,若不是他当日对本真人有大恩。今日金丹不可辱,各位道友应该知道。” 魏尘缘脸上发烧,没有再开口,一道灵识送给轩辕剑主:“你怎么不早说” “我早对你说过他是元婴之下第一人了,师叔。”轩辕剑主心里也是一肚子鬼火,当年自己率先打开国门啊。这是多大的勇气,看准徐阳逸绝对能结成金丹。结果今天倒好,一朝回到解放前。他还一肚子怨气没法说呢。 “可你好歹也告诉师叔为什么啊。” “我当时说了您会听么您真的不认为是师侄在随口乱说” 尴尬的气氛,仿佛冲散了此刻的压抑。徐阳逸缓缓走到金棺倒下之处,一道灵气蔓延而出,仿佛想要触摸金棺中的断指。 就在此刻,断指上忽然发出一片阴光,整根断指迅速气化,成为一道数十米长的黑色灵气,带着漫天尖啸消失在天际。 而在金棺下方,一个三米大的无底孔洞正在那里。 里面一道道阴气几乎化为实质,惨叫,哭号,汇聚成怨恨的源泉,扭曲成为地狱的深渊。 “尸煞化阴。”魏尘缘脸色无比凝重,张口吐出一枚白玉如意,上面七宝闪耀,化为白光在怨灵漩涡之上飞洒了好几圈,然而,纯白的如意寸寸变黑。 他脸上露出一抹心痛的神色,收回如意:“竟然能让七宝如意都染上尸煞,下面的东西不一般啊。” 徐阳逸眼角闪过一抹羡慕,这才是老金丹,自己就是个多宝童子。而他,除了米斯特汀和鱼肠什么都没有。 “这是四煞尸”威廉姆斯看了一眼,沉声道。而轩辕剑主毫无兴趣,不想呆在这里,已经离开了。 徐阳逸让赵五爷过来,第一次在三位金丹面前表态,说话都有些结巴。这种惯性的敬畏甚至压过了他的恐惧感,满头大汗地鞠躬,根本不敢直起身来,恭敬地说:“回,回回回真人这,这已经不是四煞尸了。” “四煞尸,就是在这棺材之中,这是土夫子的李代桃僵之法。用别的更可怕的东西代替了四煞,这下面的这下面的” 恐惧,再次从心中蔓延而起。那是土夫子千百年的传说,只能传诸于口的秘闻。甚至刹那间压倒了对真人的敬畏。 “这下面是地养尸” “传说中天生地养,一旦出现修行界必逢大变”百度一下“最强妖孽”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上一篇   第732章:雷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