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4章:吊灵(二) - 最强妖孽

第734章:吊灵(二)

地下,金碧辉煌。 一道黑气贯空而来,黑气所至,宫女,太监,禁卫军,全都惊呼不已,而所过之处,这些人居然齐齐蒸发。 黑气没入安德烈的身体,而他面前坐着朱常洛。 “此乃何物?”朱常洛脸色波澜不惊,仿佛什么都没看到,随意开口:“爱卿竟然有这等玩物,不如与朕好好把玩一番。” 安德烈轻轻抿了口酒,微笑道:“明光宗……” 随后声音倏然变冷 :“最好别管我的事。” 沉默。 朱常洛丝毫不恼,曾经身为帝王的基本素质还是有的,幽幽放下酒杯:“朕不明白,你为何非要让他进来?此子实力高强,进来反而徒增事端。” “就算我不让,他也一定会进来。”安德烈翘起二郎腿 ,悠闲地坐在轮椅上:“你忘了你千方百计,用后王玉玺压住的东西,此物,他志在必得。” 华贵的衣袍轻轻拂过案几:“朕给他。” “不行。”安德烈冷笑道:“你才活了多久?你明不明白一出生就被关在一座一望无际的囚笼的孤寂。” “那里什么都没有,只有死人,只有神话。噢……还有一个漫山遍野追杀你的怪物。” “在这种情况下,我活了两千年,终于等到了觉醒的日子。然而……这个低贱的下等生命……” 即便是安德烈,想起巴别之塔中的种种,握住酒杯的手也咔咔作响。将杯子捏出一道道裂痕。 筹划千年……竟然被一个下等生命毁于一旦! 明明……明明只要死在那里就好了。明明……只需要让自己吞噬就好了。自己承诺保留他的意志,承诺给予他永生,而他……竟然敢不接受! 不仅仅不接受……还把自己一切都毁了!羽蛇神只是轻轻看了他一眼,他就足足下跌一个小境界。此仇不报……他怎能称得上完美生命体? 朱常洛静静看着平时古井无波的安德烈将杯子捏到变形,一言不发。 “我要静一静。”轮椅转动,安德烈再次隐入黑暗中。 身形化作一道流光,不知道飞了多远,一直往下,再往下,穿过一些朱常洛都不知道的地方,他终于来到了一个满是熔岩,起码几千米的巨大空间。 在那里,一具全身长满白毛的庞大尸骸,正缓缓悬浮于半空。 他已经死去,然而……全身上下,筑满城池,还有许多树木参天。完全看不出本来的模样。 而他的胸口中,一团炙热的火焰,大约拳头大小,正在疯狂燃烧。 一个个生灵的形态随着它的燃烧起舞,湮灭,它仿佛永不熄灭,于烈焰中永生。 “考虑好了么?”许久,安德烈淡淡道。 “滚!”火焰中,一个苍老的声音怒斥:“邪魔外道,焉敢和老夫交易!” 安德烈丝毫不恼,微笑道:“我不得不提醒你,你应该知道这具尸体怎么来的,是什么,它……和我来自同一个地方,同为先天灵宝,它完全有资格囚禁住你。” 没有回答。 安德烈推了推眼镜,继续说道:“如果你不答应,以你的身份,会委身于一个区区凡人?” 还是没有回答。 “每当我心情不佳的时候,就会看看曾经的先天灵宝,看到你如此困顿,我也就开心了。”安德烈不以为意地化作黑气消失:“这是第三百四十二次,我相信,当那个低贱的蝼蚁站到你面前的时候,你一定会选择我。” “只有和我一起,能带你去寻找曾经的主人。我有无穷无尽的生命,漫无边际的人力去帮助你。” “记住,你的时间不多了。最后一百年。你只有这点时间。” 这里发生的一切,没有任何人会知道。徐阳逸和魏尘缘,威廉姆斯站在漩涡面前,正在做着最后的准备。 调息片刻,三人深吸一口气,一言不发进入漩涡。赵五爷没有下去,他的修为,到这里就完全止步了。 里面,一片漆黑,耳边是无穷怨灵的呼喊。不知道过了多久,前方终于出现一点亮光。 “哒哒哒”三个落地的声音,三人同时落了下来。目光所及,所有人都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这……”威廉姆斯目光惊讶地看着四周:“本真人走过全球每一处……从未见过如此玄奥莫测的地方。” “就算胡夫金字塔,奇琴伊察,都远不如这里让人发寒。” 这是一个极大的空间。 大约两千米左右。然而……这个空间全部由人骨砌成! 所有骨头,都是晶莹的白色。四面八方,全部都是这些年失踪的人,那种骨头发出的白玉般的色泽,让这里透出一股辉煌。 人骨上的辉煌。 辉煌到人脊背发寒。 所有人骨上,都刻满无数符箓,徐阳逸走到墙边,仔细辨认了一下,皱眉道:“经文?” “金刚经,太乙金光咒。”魏尘缘此刻再也没有一丝高高在上的态度,而是真正接纳了这个年轻的修士,沉吟开口:“这是佛教,道教最强大的两部镇魔真经。” 三人徐徐望去,入目之处,金光璀璨,所有人骨,一根不少,全部都雕刻上了经文。 “有人进来过?”徐阳逸搓着下巴说道。 “不……这不是人刻上去的……”威廉姆斯手指仔细地辨认着上面的痕迹,许久,才冷笑道:“这……是天地道文。” “传说,一旦出现遭天谴的邪物,天地将自然生成道文,将其镇压。能有这份殊荣的,我从未听说过。” “不仅天生道文,还有天降雷劫。”魏尘缘谨慎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另外,这种布置,称为人骨佛堂。又叫做冥府曼陀罗,所在之处几千里,都会在十年内成为一片死地。全都是为了养这家伙。” 他手往头上指了指。三人早就看到了那个东西,却谁都没有主动提起。 就在他们头顶,整个人骨房间的中央,有一个人。 他看不清楚性别,甚至看不清楚面容。穿着一件青色的衣服,红色的布鞋,破破烂烂。长发垂及脚面,披散下来,遮挡住一切特征。 然而……这个人被活生生吊在半空! 上不接天,下不挨地。吊住他的,是一根红色的布条。异常普通。 “这就是地养尸?”威廉姆斯谨慎地看着那个没有一丝灵气,仿佛普通人的尸体,沉吟道:“还没有复活?” “不,应该是被这个天地自然生成的降魔大阵给封禁住了。应该就是它,让周围几千人全部死绝。”魏尘缘屈指一弹,一道剑气龙吟一般射去。然而,就在接近尸体的瞬间,无数黑发活了过来一样,竟然生生将剑气绞碎。 他收回手指:“道友,这里听说是你的辖区。准备怎么做?” 徐阳逸没有立刻回答。 本来,他以为这里面是一个杀机重重的地方。然而,什么都没有,这里只有一具被天地封印的地养尸。那么,对方想借地养尸杀死他们的解释,就不存在了。 那么……为什么那个看不见的对手特意引他们来这里? 有什么必要这么做? 从进入这个房间,他就感觉如芒在背。这里太安静了,安静的让人发狂,没有丝毫杀机,对方根本没有这么做的理由。仿佛特意通知他们一样。 他沉思了起来,闭上眼睛。从头到尾开始回忆。 如果……我要逆乱阴阳,得知了天生地养双尸的方法,我一定不会让人知道。悄悄地进行。 那么……有什么理由一定要让人知道呢? 除非…… 他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画面。 当如打开太极双鱼的时候,威廉姆斯被灭魔神雷忽然打出百米。威力之大,让他都有些吃惊。 他猛然睁开眼睛,看向魏尘缘,磨牙道:“魏道友,那个封印这里的阴阳双鱼到底叫什么?” “我也从未见过此物,但是按照古籍记载,应该是一种叫做灭却八卦的法阵,同样是天地自然生成,只为封印极凶之物。” “那……是否除了华夏人谁都进不去?” “没错,能被天地封印之物,往往和一国国运直接相关,放之则有大变。等等……”魏尘缘仿佛也想到了什么,倒抽了一口气:“道友是说……我们全都被利用了?” 威廉姆斯愣了愣,随后金丹真人的灵气刀子一样刮过全场,目光不善地打量每一处:“你的意思是……有人知道这个东西,却无法拿出来。所以……我们反而当了他的急先锋?” 话音未落,三人的金丹灵识同时封锁入口。 “是谁?”魏尘缘也冷笑起来:“有趣,本真人行走修行界几百年,还从来没人敢在老夫面前玩这一手。” 徐阳逸没有开口。 打通了这一点,他脑海中已经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测。 主宰…… 这一次,应该是对方亲自出手了! 他不会忘记太初吞噬过安德烈,也只有对方那种妖孽一般的智商,才能将几位金丹真人都引导到这一步上来。而且……也是对方最先诱导自己! 好手法……不显山不露水,以为发现了一个大阴谋,然而真正的尖刀,直到最后一秒才呈现。这个做法,和当初巴别塔的做法几乎完全一致。那时候,对方就是因为要进入灵枢,太初却无法进入,只能寻找载体。 借用一些看似不相关的人,最后串联到一起,那时候,才会发现对方的真正目的。 “不用猜了,它必定是要放这个东西出去,并且,对方有绝对的把握抓住它。”徐阳逸冷笑道:“它的人,恐怕早就进入了这里。” “谁!” 上方,一个优雅的声音传来:“狼毒真人,巴别之塔一别,整整十五年,你仍然风采依旧。” “单纯的力量并不可怕。我认为那是一种愚蠢的方法。最可怕的,我反而觉得不是我,而是你这种手握力量,却聪慧过人,偏偏命又硬得要死的----下,贱,生,命!” “刷!”话音未落,地养尸头顶的布条,被一把瑞士军刀轻轻割破。 “扑通”一声闷响,地养尸坠落于地。下一秒,整个房屋,都响起一阵让人心颤的鬼哭之声。 一片片符箓,化作一只只金色的蝴蝶,翩翩飞去。 “果然是你……”徐阳逸眼中杀机四射,看向头顶上液体一样露出半个身子的冯为民:“你是什么时候死的?我懂了,你知道我的警觉,所以……一开始就藏在这里。在雷劫出现之时,你吞噬了对方?”

下一篇   第735章:地养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