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5章:地养尸 - 最强妖孽

第735章:地养尸

天生地养,天生不能上天,地养不能入地,所以,地养尸才被吊在半空,然而,随着冯为民的一刀,地养尸如同流星坠落,整个房间都轻轻一颤。 “接受我送你的这份大礼吧……呵呵呵……别急,我们的游戏才刚刚开始。”冯为民冷笑着消失在屋顶。 “呜啊……”一声声凄厉的尖叫响突兀响彻房间,符箓翻飞之中,光芒折射,让这里忽明忽暗。仿佛阳光之下的地狱。 光暗交界中,地养尸静静地趴在地面,如同残破的布偶。 没有一丝丝灵气,也没有阴气散出。足足三分钟后,袖子中轻轻动了动。 随后,他的手咔一声撑在了地上,明明是普通人从地面爬起来的动作,却硬是做的鬼气森森,僵硬无比。动作根本不像人,反而像一只趴在地面的蜘蛛。 晶莹如玉的房间,满头披散的怪人,青衣红鞋,鸦雀无声,说不出的诡异。 就在他半身撑起的时候,突然之间,好似背后有一根线拉扯着它那样,僵尸一般飞到半空。 “喀拉拉……”一阵骨节的扭动声响起在地养尸身上,它轻轻转着脖子,仍然是长发批脸,看不清表情,头颅僵硬地从左到右,仿佛在审视所有人。 安静,安静到死寂。 “这就是地养尸?”威廉姆斯终于打破了沉静,笑道:“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嘛。” 仿佛听到了他的声音,悬浮半空的地养尸扭过头看向他。身体中诡异地响起一片静谧的“沙沙”声。 “面对三位真人,你莫非是元婴不成?”威廉姆斯嗤笑道:“来,过来试试,让本大公看看,你主人费尽心力把你弄出来,到底有什么作用……” 话音未落,他的头颅已经飞到半空,还保持着说话的姿势,甚至吐出了最后几个字。随后被一把抓住。 那个飘渺如鬼魅的身体,已经提着他的头,不知何时站在他身后。 好快! 徐阳逸的目光微微一缩,魏尘缘深吸一口气,全身灵力轰然暴涨。 失去头颅的威廉姆斯身体往后跌倒数步,随后砰然炸开,化作漫天血色蝙蝠,在另一端凝出身形。摸了摸脖子,愕然地看着地养尸。 “卡卡卡……”地养尸的头颅一百八十度旋转过来,木偶一样和他对视。 “有趣。”威廉姆斯掰了掰脖子,咔咔作响,冷笑道:“那就让你看看……吸血鬼和怨灵到底哪个更强。” 话音未落,他全身陡然膨胀,一层层血红色的毛发弥漫肌肤,刹那之间,一只两百米高大的血红蝙蝠出现场中。 “滋滋滋!!”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整个人骨房间都在嗡鸣作响。但,就在此刻,地养尸却机械地偏过了头。 头颅正对徐阳逸,仿佛发现了什么,顺时针一样旋转起来,带着一种老旧机械的骨节声响。下一秒,不等威廉姆斯出手,它的身形已经化作闪电,朝着徐阳逸猛冲过来。 “找死。”徐阳逸冷笑一声,他发现了,地养尸确实没有灵气,它用的…… 是体术! 身体比法宝还坚硬,仿佛没有关节,速度奇快无比。眼睛都没有眨,眼前已经感到一阵劲风拂面。 “轰!!!”紧接着,一片白色的霞光照耀整个房间,一声尖叫中,一道青色身影陡然爆退。 徐阳逸站立原地,身上的西服啪啪啪变成碎片,然而丝毫未伤。对面不远处的地养尸,蜘蛛一般趴在墙壁上,嘴里流出一种惨绿色的涎水,发出“咯咯咯”如同鸽子一般的鸣叫。 白虎虚影缭绕双臂,徐阳逸淡然看了看残破的西装:“不错。” “金丹之后,还没人能近身本真人,你是第一个。” 威廉姆斯目光低沉,心中信心再挫。 强! 真的很强! 他的目光无法捕捉地养尸的动作,但吸血鬼同样近乎不死之身,这是怪物和怪物的决斗。他有信心在妖体状态下击败对手,但是…… 他人形状态下根本看不清对方的动作! 而这个狼毒,不仅做到了,身上还一丝伤痕都没有,破碎的西装看起来难看,实际上比他高明了不知道多少! 他想到的,魏尘缘也想到了,看向徐阳逸的目光,已经带上了一抹惊讶。这个人……真的一次又一次推高他的估计,华夏什么时候出了这样惊才绝艳的修士? 恐怕只有天载真人才能和对方并驾齐驱吧? “一起出手。”徐阳逸将布条一样的西装扯下来扔在地上,白虎虚影缭绕中,灵气水一样抽了过去,这一次,他清晰感觉到中期的境界已经在松动。 这也是他不得不让人一起出手的原因。 “咯咯咯……”就在这句话说出的同时,地养尸化作一道残影,不……是根本没有影子,宽大的青色衣袍飘扬,漆黑如墨的指甲猛然抓了上来。 快若闪电。但是,他快,徐阳逸更快,就在爪出现的一瞬间,漫天白虎虚影骤起,一人一尸,刹那间化为黑白双色光球,灵光乍响,爆发的灵气竟然让整个空间都翁鸣作响! “当当当!”疾风骤雨,眨眼间两人已经互相攻击数百次。体术和体术的对决,竟然不分胜败。 徐阳逸面沉似水,这样的战斗,对自己太不利了,如果是全盛时期,他有把握一小时之内拿下对方,但现在,随着每一次裂空的挥出,对方攻势如同江河决堤连绵不绝,而他的灵气……越来越少。 “对方仿佛根本不知道畏惧,而且……”间不容发的战斗中,徐阳逸目光微冷:“而且……对方每一爪都抓向自己咽喉。这是故意的?还是别的原因?” “刷拉拉”随着白色爪影猛然一闪,空间中光华闪耀,下一秒,无数红莲漫空升起。 徐阳逸随着刚才的一抓倒飞百米,后退之中右手一握,十方业炎轰然爆发。 烈焰如潮,将整个房间映照得一片赤红,一朵朵业炎之莲当空爆开,咆哮出血红的火浪。顷刻间吞没地养尸,然而,不等三秒,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地养尸竟然带着漫天火焰从火海中一跃而出。 然而,就在它的面前,无数黑色灵气弥漫,两盏巨大的眼球,忽然从黑雾之海中睁开。 “吼!!!!”迎接它的,是一条巨大的黑龙,黑云缭绕,猛龙傍身。这一击,让这片空间的灵气都开始扭曲。 剧毒灵气虽然对尸体无效,但……汹涌澎湃的灵力却足以撕扯一切! “噔噔噔”黑龙带起的狂暴风压,让威廉姆斯倒退数步,随后愕然看向交手的中央。太强了……这种威压,甚至已经和魏尘缘不相上下,不……很可能比对方还强! “他……到底怎么修炼的?”他失落无比地喃喃道。 魏尘缘脸色冰寒,脸上被黑光照耀出斑驳的痕迹,忽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他的境界在下降。” “嗯?”威廉姆斯随后应了一声,忽然倒抽一口凉气:“你是说……” “境界不稳,这才动几招?难道……他是以不正常的方式提升上来的金丹?” 就在此刻,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无穷黑潮蔓延。神龙踏山正面击中尖叫而来的地养尸,对方坚若法宝的身体终于出现了伤痕,狂暴的灵力,恐怖的风压,将它身上撕扯出一道道残破的裂口,无数黑气从对方伤口中潮水一样涌出。 然而……对方还未停! 甚至身形都没有缓一缓。 徐阳逸目光微冷,他看清楚了,对方还是对着他的咽喉。无论任何东西,只要有生命,被这一击正面击中就算不死也残废。但是对方没有。 这是执念。 就像……徐阳逸咽喉里,有什么对方一定要拿到的东西那样。 徐阳逸心念电转之间,忽然伸出手,在自己脖子上一拉,一条晶莹的细长光芒随手飞出,随后左手挥出一片狂风,朝着地养尸吹去。 那是一根项链。 曾经……一个叫做苏怜月的女人,拜托他寻找自己妹妹的项链。可惜,各种因缘巧合,他并没有找到。甚至已经有些忘记了。 “滋!!!”地养尸发出一声尖叫,甚至忘记了防御,就在同时,风压吹散了它的头发,露出一张埋藏在记忆中很久的脸。 那,是八十多年前的苏怜月。 这一瞬间,徐阳逸只觉得心头狂震。两种感觉,海啸一样在心中升起。 第一个……第四盏因果之灯,亮了。 很微弱的亮光,但是却真真切切被点亮了。一束小小的幽兰火苗升起。仿佛一吹就灭。却真实不虚,闪亮在自己金丹之内。 第二……是一种极其复杂的情绪。 这是自己的第一个女人。 她拜托自己的事情,自己没有做到,而且……差点忘记了这件事。却一直带着对方的吊坠。 那是一种愧疚。 他想起了这几十年自己东奔西走,炼气为了筑基而努力,筑基为了金丹而努力。金丹了,却立刻闭关十五年,没有立刻去做这件事。 对方只是一个凡人,她等不了自己这么久…… 一种酸涩,后悔的感觉急剧冲击着他的心脏,由苏怜月,想到了安琪儿,想到了更多的人……耳边不断嗡鸣,一股剧烈的疼痛轰然袭向脑海,心脏也随之狂跳起来。 紧接着,他七窍之中,一道道黑气忽然炸起! “轰隆隆!!”仿佛魔神再世,一股极其强大的感觉,在黑气中扭曲生成,形成一张诡异的人脸。 一片负面情绪汇聚的海洋在徐阳逸头顶盘旋,黑气中人脸扭曲至极,三眼,仿佛有些似羊的面容,纤细,狭长,声音刺耳无比:“蚩尤座下无相天魔连陈星君驾临,是谁为本王找到如此美妙的通道!桀桀桀!!本王先谢过你们了!” 下一秒,一黑一青两道人影,倏然出现在徐阳逸身侧,鱼肠和米斯特汀震撼地看着那张黑色人脸,齐齐失声:“心魔?!” “怎么会!他道心稳固,长久闭关都没有出现心魔,现在怎么出现了!”“这到底怎么回事!”

下一篇   第736章:心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