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9章:篡天改地,逆乱阴阳(一) - 最强妖孽

第739章:篡天改地,逆乱阴阳(一)

地下洞穴,徐阳逸含怒出手,天启六蚀彻底撕裂空间,本来方形的房间完全炸裂,所有人骨被炸飞到周围土中,头顶直接被掀飞,一个方圆数百米的巨大孔洞在死亡的血色中轰然出现。 地面,其他地方都被平整地削去一块,唯独有四条深深的沟壑。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拖着朝后走。一条蔓延几十米,一条蔓延十米。尽头之处,赫然是脸色凝重,已经完全妖化,全身一道道血痕的威廉姆斯。以及抿着嘴唇,一言不发,金龙微微黯淡的魏尘缘。 “咔……咔……”威廉姆斯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下一秒,四件法宝齐齐发出了轻微的裂痕声。他倒抽了一口凉气,立刻再次后退数十米:“狼毒道友,有话好说!我们知道你是本人了!已经知道了!” “既然知道了……”徐阳逸缓缓看着自己的手:“为何还拿着本真人的剑?” 话音刚落,一朵朵血红的莲花在空中盛开,散发出恐怖的业力,让方圆千米成为一片烈焰的地狱。 “狼毒道友!!”魏尘缘急忙说道:“切莫动手,老夫有话要说!” 徐阳逸深深看了他一眼,心中叹了口气,轩辕剑主,你当日的恩情,今日我算还完了。 业炎没有动,魏尘缘舒了口气,刚要说话,下一秒,漫天业炎以一种摧枯拉朽的势头轰然落下! “轰隆隆!!!”惊天巨响,地面一圈赤红的冲击波掠过全场,数百米内树木顷刻间化为焦炭,大杨村残存的房屋好似飞灰一般,瞬间飘散。 火光之后,魏尘缘和威廉姆斯站在原地。魏尘缘还好,威廉姆斯已经脸色微微有些发白,胸口都在起伏不已。 然,两人的右手,满是血痕。虎口被完全震碎,手肘以下都感觉气血不畅。 没有人开口,金丹不可辱,这不是假话。如果换做是比他们修为低的修士夺他们的宝物,恐怕他们立刻就要杀上山门。狼毒这么做,实际已经留了一手。 为什么留一手? 魏尘缘痛苦地闭上眼睛,他想起了轩辕剑主不告而别。 心中难以言喻的尴尬掠过,自己居然沦落到需要一个后辈求情的地步…… “再有下次,就不是这么简单了。”徐阳逸缓缓收回手,冷声道。 两位金丹没有开口,而是心悦诚服地长身一躬。 “锵锵!”两声脆响,他们同时放开手中灵宝。鱼肠和米斯特汀顿时回到了徐阳逸身边,化作两枚符文,烙印到他手背上。 不等徐阳逸开口,魏尘缘咬了咬牙,抹下小指上的储物戒飞了过去:“区区薄礼,不成敬意。老夫为这次的事情致歉,并且承诺,日后,老夫的势力遇到道友的势力,退避三舍。” 威廉姆斯也长叹一声,拿出一枚赤红的储物戒,颇为不舍地看了数秒,心一横飞了过去:“日后,本大公答应帮你做一件事。力所能及的范围。” “储物戒里,是一件本大公早年获得的至宝,虽然一直没有研究透它的作用。神妙却不可言述,今日……作为赔礼,还望道友不要追究此事。” 倒还算诚恳。 徐阳逸拿着储物戒,刚看了一眼,目光就一亮。 里面,是一滴拇指大的液体。 说是液体也不太恰当,它处于一种液体和固体的转换之间。虽然不知道是何物……但是只要感受一下,都感觉灵识一阵清凉。 “咦?”就在此刻,鱼肠和米斯特汀的声音同时传入他的脑海,两人都带着一抹惊讶:“这……”“这莫非是……” “两位前辈,你们认识?” 沉默数秒,米斯特汀的声音传来,无比感慨:“小子……你走大运了。” “这就是灵宝的好处,威廉姆斯不认识这个东西叫什么,但是我们却认识,我们活的比他久太多了。很多东西,书上都没有,器灵却知道。” “这东西,在西方叫做生命之水。也叫做万水之源。按照现在的排列,sss级应该是最高,但是,万水之源根本无法列入等级。它……平时感受只能让修士灵识强大一些。但是……若是有机会得到万木之源,则可能筑就一方小千世界!” 徐阳逸愣了愣,愕然看着储物戒,再看看威廉姆斯。 这份大礼……太重了点吧。 “小子,你别看他,他不可能知道万水之源的妙用。而且,铸就小千世界你这点万水之源也不够。除非得到传说中的聚宝盆。不过它能让你灵识增进却是实打实的,更妙的是,用它有一味丹方,名为‘千水凝冰,’可以让灵识永久增加一层。这份丹方,老夫恰好知道。” “万水之源,华夏叫做碧落黄泉,只出产于地球最深的海洋。并且要有元婴级别以上的大妖死在里面,天长日久,精华散而聚,聚而散,往复无数次,才有可能汇聚这一滴。即便是古修时代,都绝对是可以排进前百的珍宝。” 徐阳逸有些心驰神往:“铸就小千世界呢?” “呵呵……”两声冷笑击碎了他的臆想:“等你有了一池的五行先天灵宝再说。” “聚宝盆呢?” “……去休,去休。”“小子,好奇心会杀死猫啊。” 徐阳逸转头看了看威廉姆斯,忽然就不想追究他的责任了。 伸手不打笑脸人嘛…… 福将啊…… 而且,对方除却储物戒的行动,也确实够诚意。任何修士,一旦到了金丹,会在几十年内飞快形成自己的势力,而其他家族依附金丹选择的是什么? 名气。 这份名气,就是自己的面子。 身为金丹后期,魏尘缘看到徐阳逸的实力就退避三舍,这已经是不要自己的面子了,这句话说着简单,实际上分量极重。也是他两次触怒徐阳逸的一次性补偿。 那枚储物戒中,堆积如山的灵石,各类法器,功法,秘典,数不胜数。也难怪对方会心疼了。 还是那句话,依附了,不能不给好处吧?法器的赏赐,功法的赏赐,这都是极为重要的方面。总之,魏尘缘这次无论是面子里子,都是给足了的。 至于威廉姆斯,呵呵……不说了。 “威廉姆斯先生,我要一份塔古勒家族所有诅咒的解法。记住,是所有。此事就此揭过。”徐阳逸满意地收回目光,忽然想起了什么:“地养尸呢?” “不知道。”魏尘缘和威廉姆斯心中石头落地,如非必要,他们绝对不愿意和这样强势,并且上升空间无限的金丹作对:“在域外心魔出现之后,它就不见了。” 徐阳逸点了点头,四处打量了一眼,大杨村已经一片狼藉,恐怕这笔账……年底政府又要从自己身上扣了…… 就在此刻,他目光不动声色地眯了眯,凝重地看向自己刚打出的洞穴。 之前没有注意到,现在……他竟然发现洞穴中央,有一抹灰白! 顺着他的目光,魏尘缘和威廉姆斯也发现了,疑惑地看向那一抹灰白:“狼毒道友?怎么了?” 徐阳逸没有开口,飞身直下,一寸一寸地看着那片灰白。 太熟悉了…… 他脑海中,刹那间闪过万界悬灯之时,第三台阶那腐蚀一般的灰白色。 太初…… 主宰! 果然,这一切背后都有它的影子! “万界大战不满两百年,它终于也忍不住了么?”抬起头,他看着天边:“这是……准备和本真人有个了断?” 某一处,安德烈同样眯着眼睛看着天空,金碧辉煌在他眼中如同过眼云烟,眼中,只剩下一抹冰冷的杀意。 “来吧……”两人几乎异口同声地开口:“做个了断吧……” “到你了。”朱常洛的声音将安德烈拉了回来,他们面前的黄金案几上,放着一幅华夏象棋。 “逆乱阴阳,你准备了足足几百年,准备好了么?”安德烈拈起一子,却不落下,随意问道:“届时,华夏必定有大动作。改天换地瞒不过金丹真人。” “将军。”他微微一笑,拈起车放到底线:“该结束了。” “未必。”朱常洛别有深意地分下一士,轻摇手中泥金折扇:“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两人目光相对,相视一笑,朱常洛忽然往前微倾:“爱卿,你……真的没有什么瞒着朕么?” 安德烈眼镜之后目光沉静如水:“maybe?” 许久,朱常洛直起身子,大袖一挥:“怅悲秋人老,浑无佳兴。散吧。” 外界,徐阳逸和魏尘缘三人,同时完后退了一步。 就在他们眼前,灰白的面积越来越大,同时,化为了流质一样的物体,整片地面,都开始微微拱动。 “卡卡卡卡……”脚下的地面不到一分钟,就变得波涛也似,仿佛有什么庞然大物,要从地下冒出来一般! 三人目光一动,齐齐飞到半空,几乎就在同时,一声翁鸣,一根足足有十余米高大的柱子从地下缓缓冒出。 纯金打造,上刻一条九爪金龙,一条条漆黑的锁链将仿佛要振翅而飞的金龙死死锁在柱子上。然,这条龙柱身上阴气缭绕。刚刚出现,方圆百米如同水中荡墨,一层层阴森恐怖的黑色迅速从地面蔓延出去。 “这是……锁龙钉?!”鱼肠嗖一声出现在徐阳逸身边,震撼地看着地面:“这……冥帝问世?逆乱阴阳?!”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魏尘缘,威廉姆斯也感觉到了这个东西的不凡。刚一出现,他就感觉到空间中有什么东西被打乱了。努力去感觉,却什么都感觉不到。 仿佛……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被死死锁在地面上。 ¥¥¥¥¥¥¥¥¥¥¥¥¥¥¥ 啊啊啊啊啊啊!!!!!!!!!!!我是头猪!!!!! 已修改……

上一篇   第738章:诛心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