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0章:篡天改地,逆乱阴阳(二) - 最强妖孽

第740章:篡天改地,逆乱阴阳(二)

“嗡嗡嗡……”随着锁龙钉的出现,一圈圈玄奥之极的符箓,从根部开始扩散,每一枚出现,都让他们感觉…… “这到底是什么?”魏尘缘沉吟地看着自身,金丹之下可能还没有感觉,但任何金丹都感觉到了……他们身上……一股内心不断告诉自己,非常重要的,自己却无法感受到的东西,正在缓缓流失。 “气运。”鱼肠脸色无比冰寒,死死看着这跟仿佛一击就碎的柱子:“锁龙钉……镇锁天下大势。它……不仅仅要用最珍贵的天材地宝铸成。尤其……还要浇筑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名阴人之血。蕴化五百年以上方成。上可锁周天星辰,下可锁一国国运。” 他的脸色已经极度凝重,看向远方:“九为极数,锁龙钉共有九枚。这一枚……应该是头部罗睺钉。帝都,乃是华夏龙脉龙头所在,从这里往西,一定排列着月孛,紫炁,计都,太阴,太阳,荧惑,黄幡,天首八枚钉。整个华夏龙脉,被它们死死锁在地下。形成困龙之局。” “这到底是谁?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动华夏龙脉。真以为四大修行古国的名字是白叫的么?” 魏尘缘目光微闪,拔出太阿:“斩?” “不可!”鱼肠几乎是同时开口:“斩不得!对方能布下锁龙钉,表示地龙已囚。此刻妄动,一旦伤及华夏龙脉,谁都负不起这个责任!” 他们不知道,就在他们谈论的时候,青城山上,修行法院,两双眼睛几乎同时睁开。 “这是……”“好强的阴气。” 下一秒,青城山上,一道青光铺天盖地。同时,修行法院,黑白双色的光芒根本不加掩饰,两道方圆万米的光芒几乎是同一时间都就冲到了空中。 “啪嗒……”青城山,修行法院,不知道多少朝拜的修士,完全傻了。 光耀万里! “这是……这是……”青城山后山,一位年轻道士在地面愣愣地看着天空,青光上升之后,漫天竹叶飘下。足足“这是”了好几秒,才尖叫道:“元婴真君!!” “观主!!您快看!”“元婴异象么?!这是不是元婴异象?!”“我的老天……我,我竟然看到了活着的元婴……不!这世界上竟然真的有元婴?”“确定是元婴异象?”“不敢确定……但是,但是这也太可怕了……” 空中,两位真君抬眼望去,华夏,从西藏到帝都,经太行山,壶口,秦岭,华山,泰山……九根散发着极度不详阴气的锁龙钉,死死钉在华夏版图之上。 在他们眼中,华夏地面上,一条金色巨龙,从西藏沿黄河直下,到达出海口之前金龙抬头。这条巨龙完全由灵光组成,华夏十几亿人,每一个人每一分钟都飘出一道只有元婴才可见的灵丝,汇入金龙之中,而此刻,金龙身上九点黑光,如同九条毒蛇,如此醒目。 “贼子好胆!”两位真君盘坐虚空,手指飞快掐动,暗合一种诡异的频率,一分钟后,天载低垂的双目猛然抬起,不敢相信地看着脚下华夏大地,一语退元婴的他,此刻声音竟然带着一抹震惊。 “末代皇帝?” “朱明?” “这……怎生可能?” 三十秒后,徐方圆也停住了掐算,目光中精光四射,深吸一口气看向地面。 “真是……好大的胆子!” 就在此刻,天空中,一片金色飘来,一位老僧虚影冯虚御风,平步生莲,一朵朵金色莲花随着他脚起脚落化作漫天灵光飘散。双手合十:“阿弥陀佛,老僧闭关来迟,还请见谅。” “有人在篡天。”强如天载,也根本没有给众人叙旧的机会,声音异常沉重:“篡天改地,逆乱阴阳,华夏最后一位九五至尊,帝王气运护体,本真君算不出他是谁。” 徐方圆沉吟:“事到如今,我等不能再避讳身份。百来年后,真武来袭,我觉得……迟表露不如早表露好,也给凡人一些信心。不如就趁着这次,调动所有金丹,九大锁龙钉,九条阴脉,一个个下去找!” “善。” 说完这句话,天空中金,青,黑白四色光芒闪现,三人已经失去踪影。 “您刚说的冥帝是?”大杨村,威廉姆斯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匪夷所思的情况,锁一国国运……十万人血肉,逆转阴阳……这太匪夷所思了。就算他和魏尘缘乃是奇门八卦的高人,也从未听说过这种事! “冥帝……就是冥皇之主……”一个颤抖的声音从旁边传来,赵五爷脸色煞白地走来,声音都在发飘:“龙囚于地,不见太阳太阴,只要供奉上天生地养双尸,两只天地灵物,阳龙转阴,这……这个国家的人……全都会成为鬼魂!” “而这个布下锁龙钉的人……它,它就是所有人的幽冥共主!” “呵……”魏尘缘,威廉姆斯齐齐倒抽一口凉气。 泼天的胆子! 好大的魄力! 帝都离奇的死亡事件…… 二十多年人员不停消失…… 天生地养双尸,冯为民的报案……最后竟然牵扯出了这样一桩事件! “狼毒道友。”魏尘缘焦灼地转过身,刚要开口,却眉头微皱。 徐阳逸半跪于地,一寸寸摩挲地面,若有所思。 “道友可是想起了什么?” 他没有开口,他确实想起了什么……过目不忘的丹灵完全发挥,一个个往日的细节,全都串联到了一起。 毫无疑问……这件事情就是主宰亲手策划。为什么?很简单,巴别之塔自己毁去他千年谋划,怎能甘心?二则,万界大战将至,这是主宰最后的机会!否则,它又要在等两千年。以徐阳逸的修为速度,两千年……足够将它从阴朝地府中揪出来,彻底灭杀。 它等不了两千年。 所以,这一次是大势所趋,它不得不率先出手。真武界降临之前,必定要和徐阳逸做个了结。同时,至少留下百年,筹划怎么在万界大战中进入墟昆仑。 “然……它的本体应该也是巴别之塔出现才醒转过来。所有失踪事件全部和巴别之塔同时出现,就能证明这一点。他哪来的功夫筹集十万血肉,酝酿五百年?除非……” 他目光一闪:“他……有帮手!” 他忽然想到了两个至关重要的细节。 大明宫,十万太监。每一代随着皇帝陪葬,十万太监……十万阴人血肉…… 这两个数字巧到无法不让人注意! 第二……就是几十年前,魏忠贤离他而去。既然他认自己为主,为什么要走?按照古代的概念,主辱仆死,他走哪里去? 除非……正牌的主人并没有死! 是了……是了!不知道是明神宗还是明光宗,对方能引得轩辕剑斩杀,看来并不单纯是为了帝器。而…… “很可能,现在还存有真正的末代皇帝。”他目光一凛:“并且,应该就在十三陵!除了这里,他们根本无处可躲!” 第三,那就是赵五爷曾经说过,逆乱阴阳,必须一位能代表华夏的人开口。他当时猜测了很多人,但唯独没有猜测死人。如果两位皇帝有一位没有死……那么,一切都说得通了! 无论是动机还是做法,都有一个完美的解释! “十三陵。”他抬起头来,沉声道:“赵五爷,你传我真人口谕,立刻调集帝都能调集的兵力,全面封禁十三陵!” “特别是明神宗和明光宗的寝陵!” “好!”赵五爷立刻答应,随后小声问道:“如果……有人不听怎么办?” 徐阳逸手中青芒一闪,米斯特汀应声而出:“杀。” “谁不听,杀了算我的。” 赵五爷去了之后,不到十分钟,一片黑白之气凝聚天空。 “哗啦啦……”黑白灵气如同半空的潮水,笼罩方圆数万米,黑的一方,万物枯寂,百的一方,冬去春来。黑白轮转,竟然构筑成一片生死轮回。 “光耀万里……”魏尘缘愣了愣,立刻一躬身,声音激动无比:“拜见元婴真君!” “免礼。”天载的声音从太极中缓缓传来,没有灵气的波动,三人只感觉周围万米的空间瞬间被隔绝。 “魏真人,狼毒真人,听令。” “是!”两人均抱拳道。 “即刻回到修行法院,有人逆乱阴阳,妄图篡改华夏国运。所有金丹真人全部集合,此乃华夏第五届金丹大会,由本真君分派各自任务。” “事急从权,本真君现在只可告诉你们,太行,壶口,帝都,秦岭……共计九处地点,非真人不可入。明日此时,还望各位真人以华夏母国为重,前来应召。” 说完,黑白之色随风而散。天地间那股生死轮回之感,同时消失。 徐阳逸目光微动,这就是元婴真君……距离万界大战还有一百六十多年,终于……元婴真君也坐不住了么? 也是,在关乎地球存亡的生死决战面前,没有谁还能神龙见首不见尾。 他可以想象得到,以后的百年中,沉睡中的老怪物,飘渺无踪的元婴真君,潜修的金丹真人,会越来越多地出现,全部汇聚到地球这面旗帜之下。 不过…… 他收回思绪,看向地面的锁龙钉。 也好……既然你现在就被逼的想了断,本真人就给你个彻底的了断。 $$$$$$$$$$ 昨天发错顺序,已经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