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炼心(二) - 最强妖孽

第75章:炼心(二)

“一千万当然不够。”徐阳逸幽幽地点了根烟,嘴角刮起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但是,我可以申请丹鼎集团新人扶持项目。” “主人!”李宗元吓了一跳,满嘴都是苦味:“这个项目,申请者必须是炼丹师!而且还有具体的成果,项目计划!团队人数,项目进展!必须以线性/图例和详尽的数字提供可以供丹鼎集团调查,每一个新人扶持项目,代表着数十万计,甚至百万计的灵石!丹鼎集团片区cfo都会带领他们的团队亲自做预估……” “你是在埋怨我?”话音未落,徐阳逸似笑非笑的表情让李宗元全身一冷,下面的话全都堵在了嘴里,憋了好几秒,才讪笑着道:“小的不敢,小的只是……” 他的话结束语徐阳逸挥挥手的动作。徐阳逸微微皱了皱眉:“你别自称小的了,也别叫主人。听着不顺耳,改个名字。” “前几年休息的时候偶尔看过一部休闲动画。”他仿佛回忆了一下剧情,轻轻敲了下桌子:“就叫蛤蟆文太吧。” “……是……” “你只需要实行。”徐阳逸不带一丝感情地开口:“我对于异族,从不存在什么平等条约。” 李宗元喉结抖了抖,低声道:“明白了。” “这个村上属的县有多少闲置修士?” 清楚认识到自己的身份,蛤蟆文太……不,李宗元低声道:“大约几十人……主,徐先生。您是要招募他们吗?” “招募三个特长是修行物资统计,修行时间规划的人,多宝阁出身的优先。另外,给我带一个炼丹炉回来,品质要高。去吧。” “徐先生……”李宗元吞了口唾沫,硬着头皮问:“您确定不是丹液注入器,药物凝固器,药材搅拌器?” 徐阳逸看了他一眼,蛤蟆文太立刻弓了弓身,咬牙道:“五个小时后,必定送到。” 李宗元动作很快,现在是下午,当傍晚的时候,一车东西已经运了回来,外加三个中年修士。 “张弓长。”一位中年修士看着端坐在中央的徐阳逸,立刻明白这才是雇主,微微鞠躬:“练气初期,曾在多宝阁药材部做过统计。” “李牧。曾任csib统筹部职员。练气初期。”“王春来,csib计算机部退休职员。练气初期” 徐阳逸只是点了点头,目光落在了李宗元身后那个半人高的丹鼎上。 丹鼎并不贵,当一种技术已经失传的时候,它的所有相关器件都只有一个价值,那就是收藏。 这个丹鼎,是四足鼎,上面铭刻着一道道玄奥的符文,鼎身上有五个圆孔,分别对应五种属性灵物,鼎中一层厚厚的黑壳,但是,却并没有异味,而是散发出一种淡淡的,上百种药物交织的药香。 这是药渣……徐阳逸目光微微波动地扫过那些黑色硬壳,不知道那位古炼丹师今何在?能让丹鼎散发出药香,必定丹术已经不普通。然而,数百前,上千年过去,自己却得到了这尊鼎。 “它叫什么名字。”他看着药鼎,淡淡地问。 “没有名字。”李宗元讪笑道:“徐先生,您随意。” 徐阳逸走了过去,轻轻抚摸着那尊鼎:“那么……就叫它一元吧。”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一元复始,万象更新。你不是三足鼎,经过无数时间,又到了我手里,也算是万象更新了。” 屈指一弹,丹鼎上发出一声宛若龙吟的嗡鸣声。他满意地点了点头。 “没有我的要求,不能进来。” 说完这句,他就一只手提着那尊丹鼎,走向了修炼室。 看到他走到房间门口,张弓长摸了摸下巴,朝着李宗元笑道:“道友,不知道我们要做些什么?” “不知道!”李宗元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脸铁青地都能拧出水来。一千万啊……自己这么多年的家底!一个下午就干干净净!而且还买来的是这一堆毫无用处的东西! 没检测过神经元开发程度,没有系统的学习,没有详细的安排,他,他竟然就敢这样炼丹液! 现在用的全都是最著名的修真研究所“明真”公司出产的丹液制造器,只需要调好修士所要投入的药材数量,精准到一丝一毫。练出来的丹液就没有失败。药效差别,全看炼丹师那一双手,和神经元感触的药材多少。多0.1%,少0.1%,很可能是两种效果! 这已经是炼丹术失传的情况下,现代修士能做到的极致。 而他呢?! 什么都没有!就敢这样炼丹!用的还是最复古的丹炉!这样炼出来的丹液,从哪里搞卫生证明?谁愿意检测质量? 自己就算逃跑希望渺茫,但是眼睁睁地看着这么浪费自己的钱,他心中简直如同一把刀子在割! “文太。” “是!是!您有什么吩咐?”李宗元刚才的极度腹诽被这一声彻底打消地烟消云散,脸上的表情变戏法一样堆起了慢慢的笑容。 徐阳逸站在门前,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记住,你还有一件事要做。我不希望我出关头你还没有苗头。” “明白!”李宗元知道,说的是盒子的事情。 “咚”关门声响起,李宗元深呼吸了好几口,心中滴血的痛苦才消散下去,脸上是堆笑和咬牙的表情并存,尴尬地说道:“徐先生……好像是要炼丹液,你们负责记录药材损耗,分门别类,精确到零点几克,以及失败一炉丹需要的时间……拜托了。” 拜托了三个字,说的咬牙切齿。炼丹师就是个销金窟,多少钱都不够填!有多少炼丹师没拿到资质之前,饭都吃不饱?卖血买药材? 憋着一肚子鬼火,偏偏不敢发作,而且还被莫名其妙改了个姓!他咬着牙朝上面走去。 下方,三位修士面面相觑。 “炼丹?”数秒后,张春来见了鬼一样看着徐阳逸紧闭的房门:“丹炉?我没看错?” “呵呵……我差点都以为我看错了,丹炉炼丹……这?” “少说两句吧。”李牧叹了口气,神在在地倒了杯水:“修士和妖修,有鸽派和鹰派,鸽派讲究和平发展,鹰派讲究强硬对待……咱们都是鸽派,既然接了这份活,那就别管谁发布的。好歹也要把这几十万拿到手才是。” 三人不再说话,纷纷找了个位置坐下来,打开了自己带来的手提电脑。 徐阳逸推开地下室的门,走了进去。这个地下室,被隔成两半,有一半是客厅,另一半,却是修炼室。当然,这是独属于他的修炼室。 他满意地看着周围的设置。丹炉已经被他放在了面前。 石头,都是石头,这里面,是用最坚固的石头打造的。其后还加了大量隔音物品。看起来很简陋,却非常符合他隔音,防震的要求。 如他所说,他是实用派。白猫黑猫,抓到老鼠的才是好猫。 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就像他根本不在意是和人还是和妖合作那样。 在地上盘坐下来,他闭上眼睛,心神入定,灵聚气海,刹那间,万古丹经王再次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仙分九等,法分三乘。丹道一途,博大精深,古修划分,炼出千枚练气丹药者,失误在两成以下,可称入门丹徒。” 就在此刻,一个宏大的声音,清晰响彻在他的脑海中。他双目一亮,立刻聚集了十二万分的精神,仔细听了下去。 “法炼千遍,其义自现,按照本功法炼丹千枚,或可达练气大圆满。寻觅筑基机缘。练气之丹,乃是丹途大道中入门品级。宗师炼练气期丹药,与丹徒炼大有不同。丹法玄奥,若能激发药性七成,称为使丹。八成,乃称佐丹。九成,方为臣丹。十成,尊为君丹。” “一粒君丹,可抵百枚使丹。然,丹道无涯,君臣佐使乃入门之道。东晋古修葛洪真君,在抱朴子.里篇中,再次创新,君丹之上,方有十二成药效的帝丹,帝丹之上,乃称尊丹。尊丹之上,是为元丹。元丹之后乃至尽头,其名……无中生有,海市蜃楼。” 徐阳逸紧紧闭上双眼,一丝杂念不存,他万万没想到,丹鼎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瞬间,如同天地间呈现了一种冥冥的联系。万古丹经王,竟然开始了总纲的讲经! 所谓总纲,是一部功法的概要,精神。不懂自己要学什么,想学什么。学出来也只不过是个照本宣科的腐儒。 所谓讲经,是一位高人对蒙蒙初学者,将一些东西揉碎了教授给他人,不是记住,会用,而是真正让人理解,放在心里。 他的手,在地上拼命地刻画着,事情发生地突然,他没有任何准备,万古丹经王也没有任何提示。但转瞬之间,他就下了一个决定。 力透指尖,地面上一道道银钩铁画,他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讲,更没空知道是谁在讲,但这种机会,不可放过! “丹道境界,第一重,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可称丹徒。” “第二重,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境修士,可称丹师。” “第三重,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可称匠师。” “第四重,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可称大师。” “第五重,翠袖分香行处有,彩笔生花梦境熟。可称宗师。” “第六重,小技等闲聊戏尔,无人知我是真仙。师法自然,可称……丹尊。” “切记,唯有丹尊,方可挑战无中生有,否则,理念崩溃。无可挽回。” “刷刷刷……”徐阳逸的手指,在地面上拼命刻画着。这句话停顿之后,许久再无半息声音。然而,他刚停手,方才那个宏大如同钟磬般的声音,再次响起。 “万古丹经王,启蒙篇:放药歌。凝丹四手。控火诀。成丹要法。” 名字简陋地可怕,徐阳逸却丝毫没有一点大意,而是神情无比凝重。 历史上……修行界遗失的就是这四样东西! 真正的炼丹,每一步都暗自契合天地。天才地宝哪一样先放,哪一样后放。谁和谁会产生什么反应?谁和谁会因为温度不足,或者操控不精妙,产生什么情况?可能是一种,可能是几种。这些,都必须了然于胸。 凝丹,提取出各自精华,凝成一团,如何使他们灵气不冲突。如何一点点消磨掉冲突的部分,成为一元。成丹,如何温养这一元,凝聚为一粒结晶。控火,更是重中之重。 缺了哪怕一部,就算知道其他三步,这门道统都只能望而兴叹。 %%%%%%%%%%%%%%%%%%%% 推荐一本书,乱古神帝,作者笑脸判官,564386这是书号 很有意思的修真,笔锋成熟,并非小白文,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去看看 链接:http://book.zongheng.com/book/5643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