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1章:龙脉(一) - 最强妖孽

第741章:龙脉(一)

三人各自散去。徐阳逸却并没有走。 不仅没走,他还警惕地观察着周围,直到确定没有一丝灵气,才立刻掏出一瓶丹药,看都不看,全部吞了下去。 一道道灵力在丹田中升起,虽然少,但聊胜于无。 “怎么?”鱼肠担心地问:“你的灵力……一直不稳,到底怎么了?” 徐阳逸调息数秒,他已经感觉到了……灵力已经到了下跌的边缘,和地养尸一番恶战,随后大怒之下对魏尘缘和威廉姆斯出手。此消彼涨的差距是非常可怕的。他很清楚,如果再像刚才那样肆意调动灵力,恐怕境界立刻就会下跌。 “你的功法非常奇怪,灵力居然无法吸收?按照我的推断,你最多还出手两次,就会跌落金丹中期。你现在的状态……有些不妙。”米斯特汀仔细观察了一番,沉吟道:“但,这也是个极好的机会,听天载真人的意思,这一次所有金丹都会奉诏前来。差不多是两名金丹一组,反而减轻了你的危机。” 徐阳逸考虑了片刻,将万古丹经王的事情告诉了两位器灵,但是却隐瞒了九曜星落的事情。 最后一星为轩辕无极剑阵,他有种隐隐的预感,这种东西,最好谁都不要说。 “没错。”沉默了片刻,鱼肠斟酌开口:“极端功法,必定有利有弊,你的实力远超境界,这就是利。弊端在低阶境界可能还看不出来。但高阶境界便一目了然。比如你现在。” “若你自己独闯秘境,以现在的状态,生命应该能够得到保障。但恐怕会无功而返。这一次华夏龙脉突变,反而是你的机缘。” “有你对太初的理解,搭档的实力只要够强,扣死两次出手的机会。主宰面对两位真人,照样无路可逃!”他沉声道:“更别说……它被羽蛇神重伤在先。危机中往往隐藏绝大的机遇,这是修行界铁则。” 徐阳逸点了点头。 这和他心中所想一模一样。自己的实力,就算金丹初期,也可斗刚刚晋级后期的真人,而华夏的后期真人又有几个? 打定主意,他化作一道青光朝着修行法院飞去。 修行法院位于帝都中心,一栋极有古风的仿古建筑,已经屹立华夏首都中心上百年,无一位看守,无一起事故,因为任何人都知道。在那扇几乎从未开启过的天字大门后,坐镇着华夏最强大的金丹真人。 “刷!”黑光如潮,直冲入修行法院。法院花园中打扫,修剪枝叶的炼气修士当即吓得双膝跪地,战战兢兢。 “这,这是怎么了?”“今天怎么这么多真人前来?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金丹聚会……任何一次都是华夏盛会啊。今天没有通知,竟然全都来了?”“肯定有可怕的大事发生!” 徐阳逸径直走入法院之内,所有见到他的人,无论是法院公干的修士,还是来帝都办事的,全都冷汗涔涔地靠在一边,鞠躬行礼。 刚走进大楼,立刻,一位筑基大圆满的老年修士就走了上来,毕恭毕敬地弓着身子,声音却带着一抹焦急:“恭迎老祖,狼毒真人请随晚辈来,其他真人已经到了。” 徐阳逸跟着他走了上去,随意问道:“一共多少位真人?” “不多不少,加您一共十八位。” 很快,推开一扇看似普通的门,一片眩晕之感传来,那是传送法阵的感觉。睁开眼时,眼前已经是一片敞亮。 硕大的会议室。应该有百米之大。正中央,一方三十米长的巨大会议桌,后方的高档沙发鎏金砌玉,柔软的座椅上,十八张座椅上每一张都坐着一道人影。 有的是本人,但极少,大多赶不过来的,全都是常驻帝都的化身赶来。 十八个王座,十八位国王。 那种旁若无人,闲庭信步,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度,足以让这百米会议室分裂成十八个暗潮汹涌的国度。 这是一种很难描述的感觉,明明这里人并不少,却让人感到一种针锋相对的孤独。仿佛十八座高耸入云的雪山,冰冷而威严。 徐阳逸随意坐了下去。就在他坐下的同时,十八张王座同时闪现出十八道光芒,齐齐汇聚到中央。紧接着……一个黑白双色的“天”字,在中央闪现。 “刷……”就在此刻,一片白光流转,整个房间悄然淹没在白色灵光之中,一切都被白芒吞没。所有金丹都感觉到地面飞快下陷。全部都巍然不动。 数秒后,周围一片黑暗。十八张王座漂浮半空,周围是无尽黑暗。 “倒是有趣。”一位王座上,坐着一位身材不高的男子,如同灵魂,显然是化身。一只手斜斜托着腮帮,另一只手捧着一杯香茗,缓缓开口:“天载道友,既然你已经到了,为何不出来一见?” 金丹大圆满……近乎虚婴! 徐阳逸目光微闪,这是他在华夏看到的第一个境界和安东尼奥几乎不相上下的真正大修士。 也不知道是谁。 话音刚落,就在十八座王座中央,一朵黑白莲花缓缓盛开,一层黑一层白,散发出一种难以言喻的生死之力。须臾化作灵光飘散,而天载的灵体已经出现场中。 他一袭古装,鸡皮鹤发,极度逼真。白眉长须仙风道骨,头上松松垮垮地挽着一个道髻。身上的衣服也是最普通的布衣。但就在他出现的一刻,整个房间,十八位金丹的灵力,竟然都有些不稳。 “张三丰……”徐阳逸抿了抿嘴,深深看向这个老头。太极宗师啊……九阴九阳,真想不到,从元朝一直活到了现在。 “各位,事态紧急,多余的话老夫不说了。”天载朝着四面八方微微颔首,声音凝重:“你们……可知道为何修行法院从未搬迁?” “你们……又知不知道此处是何地?” 没有人开口。 天载继续说了下去:“若不是掌管华夏修行界的巨擘,根本无法到达这里,也根本不可能知道此处秘密。若不是今日异象突变,在座的道友即便贵为真人,恐怕永远也无法到达此处。” 话音刚落,他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轻轻松松的动作,却弥漫出一种难言的道韵。 随着这简单的一指,脚下层层黑云竟然轰隆分开,仿佛这个一望无际的巨大世界,被劈开了一道恐怖的裂缝。 而天空中,泛起一片片涟漪,居然开始缓缓透明,从这里看上去,正是修行法院下方。 但是……在他们和修行法院下方之间,存在着一股极其可怕的灵力。光亮透下,肉眼可见半空中一圈圈黑色的波纹冲击波一样扩散到四面八方,无边无际,又在尽头化作漫天黑色符箓,稳固这个空间。 冲击波的中心,一道朦胧的人影端坐九品黑色莲台,看不出男女,看不出境界,唯余沧桑之意。以一人之力撩动方圆万米黑潮,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就在徐阳逸看到这道人影的同时,手背上鱼肠和米斯特汀几乎同时震颤了一下。他立刻沉声道:“华夏据说有两件灵宝,一为主席手中的传国玉玺,一在修行法院之下。这莫非就是灵宝的器灵?” 数秒后,米斯特汀的灵识传递了过来:“没错……我能感觉到,这是一件极其强大的灵宝,年月……恐怕比我还久,和鱼肠先生差不多。它……原形仿佛是一杆天平秤?” 与此同时,虚空中那个几乎融入黑暗的身影仿佛也动了动,天载惊讶却不动声色地看了徐阳逸一眼,什么都没说。 就在此刻,一阵深吸一口气的声音传来,徐阳逸愣了愣,有什么事情能让见多识广的金丹真人如此惊讶? 目光朝下一看,下一秒,他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脚下,黑色的深渊已经层层裂开,一层层黑云仿佛犬牙交错的山峰,而在深不见底的深渊之中…… 有一条庞然大物! 不知其长,不知其高,不知其方圆。全身金色,都由一种玄奥之极的气和金光组成。一片片金色的鳞甲,背上一条白色长毛。人对比它,如同蚍蜉与巨树! “此乃何物?”古松真人目光都失神了片刻,许久才沉声问道。 这到底什么东西? 处于修行法院之下,灵宝护佑……不,修行法院下居然藏着这等庞然大物? 天载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一拂袖:“诸位道友,这……可以说是我大华夏最后的秘密。下去看看吧?” “除却今日,你们应该永远也看不到这一幕。” 没有人开口,十八道身影自王座上站起,闪电一般射了下去。 徐阳逸没有落后,越往下,越发现那个巨大的身躯有多大,他整个人还不如一片鳞甲大小!巨大的身躯在他面前,仿佛一座横陈的山脉! 他落到身躯外百米,深深感叹,除了羽蛇神,他从未见过如此庞大之物。至于羽蛇神,那种环绕地球一周的怪物,已经不能用大来形容了。 “小子!”鱼肠和米斯特汀忽然开口:“小心!”“这东西是活的!” 活的?! 徐阳逸抿了抿嘴,身体几乎通电一样朝后急退数十米。 他的目光从左到右,看着这一节显露出来,恐怕至少有千米直径,根本不知道多长的身躯。这样的怪物……竟然是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