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2章:龙脉(二) - 最强妖孽

第742章:龙脉(二)

“这到底是什么?” “不知。”米斯特汀沉吟道:“很奇怪,它不是生物,但是却活着。构成它的也不是灵气,而是一种很难说明的东西……并且,我能感觉到它生命力应该非常旺盛,现在却诡异地相当虚弱。” 徐阳逸仔细打量着,看了数秒,忽然目光微眯。 就在极远处,有一团黑色,瘟疫一样在这个巨大的身躯上蔓延。 而这团黑色……他相当熟悉!不久前才经历过! 阴邪之气! 精纯的尸气! 就在此刻,整个身躯忽然膨胀了一小圈,随后猛然缩了下去,一声沉重的“嗷……”的声音,滚雷一样从不知道多少里外的头部响起,数秒之后才传达到徐阳逸的位置。 “活物?”之前说话的矮小真人目光一闪,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下方的东西:“这难道是……” “没错。”天载的声音响起,身形已经走到了所有人面前:“这……就是华夏最后一条……真龙。” 话音刚落,即便现场是金丹真人,也全都目光闪烁,震撼地看着下方的身体。 “这是真龙?”“老夫活了几百年,竟然从不知道华夏国土下居然藏着真龙!” “或者说,它,就是华夏的龙脉!”天载沉声说完,一挥手,极远处无穷黑云飘散。所有人目光再次一闪,就在不知道多远的地方……一根血色的闪电,从上方刺下,刺入了龙体之中。 而那里,凹凸满布,隐约可见千米龙角。然而,这个巨大的龙头,却被这一道细细血光死死钉在深渊之中。 “刷刷刷……”天载双袖舞动,一片片黑雾飘散。就在天的尽头,一道道血红色的光芒将真龙牢牢钉死在地面上!每隔十几分钟,真龙就发出一声痛苦的哀鸣。而血光更胜一分。 “此阵极为久远,名曰篡天改地。”天载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无比凝重地看着极远处的红芒:“此阵……就连本真人也是偶然听说。它有三个促成要素,第一,必须一位能代表华夏的人物开口,方可启动。此谓金口玉言。第二,必须要有一样能锁死龙脉的超级法宝。第三……此阵,将会孕育出两个极其可怕的怪物,名为天生胎,地养尸。” 徐阳逸了然了,篡天改地,这才是这个阵法的真正面目。赵五爷知道得不完全。 “有人……在逆乱阴阳,锁住华夏龙脉。此人……乃是一位古帝,修为不知,位置不知。若让他成功,华夏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全都会化为一片鬼域。此人心之狠,胆之大,气运之强,老夫生平仅见。” 他转过头,看向因为面前极具震撼力的一幕而鸦雀无声的金丹真人,沉声开口:“当天生胎,地养尸和这位古帝完全融合,整个华夏都会改天换地!这两尊凶物,不入五行,不在十方,不存四象,乃上古禁忌。可以说,整条龙脉都是为了养出这两尊怪物来。” 他再次挥手,一片白光闪耀,一幅华夏地图出现半空:“九为极数,篡天改地埋下九截锁龙钉,每一根都钉住龙脉要害。分化为九大阴脉,计都,罗睺,月孛,紫炁,太阴,太阳,荧惑,黄幡,天首。” “七七四十九日之后,阳龙化阴,天生地养合二为一,冥帝登基。后果……不需老夫多说,你们都能想象得到。” 没有任何金丹开口。 谁都没想到,这一次金丹紧急聚会,竟然是如此大事! “另外,这位古帝手中有一样能媲美龙脉的护国级法宝。没有这件法宝的镇压,锁龙钉无法锁死龙脉。老夫百思不得其解,这件法宝威力不在传国玉玺之下,到底是何物……竟然用它做成的锁龙钉能让龙脉动弹不得!” 一片沉默。所有人若有所思。 天载跨前一步,声音陡然增大:“诸位,老夫只问一句。” “何人敢去?于万军从中取古帝首级!” 数秒之后,古松真人一声长笑,一步踏出:“本真人不才,倒想会会旧日阴兵,往日名将。” “流光囚影,古松真人请战!” “好!”天载化身抬起头来:“九大阴脉,这位古帝一定躲在其中一条阴脉之中。又以罗睺,紫炁,黄幡三枚锁龙钉最为可疑。古松听令。” “在!” “罗睺位于帝都,龙首位。紫炁位于布达拉宫,龙尾位。黄幡位于西安,千年古都。皇朝由此而起。乃为龙心位……十八位真人,九大阴脉,两两一组。古松道友,你即刻前往紫炁星位。” 他目光看向众人:“还有谁?” 一声朗笑,一位貌不惊人的中年男子迈步而出:“‘天工开物’流火真人,愿同往紫炁星。” “轰!”一片炙热的烈焰,瞬间点燃长空,千米火海之中,一只火焰巨手上,一位女子身影若隐若现:“‘再世祝融’清月真人,请缨黄幡星。” 话音未落,天空似乎被两只巨手撕开,一只神魔般的巨手出现清月真人身侧:“只手遮天’拓跋真人,请缨黄幡星。” “灭日真人,请缨计都星。”“煌道真人,请缨太阴星!”“‘尸王’梁真人,请缨太阳星。” 刹那之间,所有真人齐齐全部站了出来。 “善。”天载闭上眼睛,果然……华夏的金丹,没有一个是没血性的。自己从当日那个乱世之年走来,每每顽强的华夏民族都能从灾难中振作,今日一幕,让他仿佛回到了当年,在元军从中七进七出之日。 既为修士,何惧之有? 无外乎流星飞玉弹,宝剑落秋霜。 “罗睺星位的十三陵……”他轻轻拈着胡须,许久才道:“狼毒道友。” “‘百臂天王’黑山道友……你们同为妖修,一位金丹大圆满,接近虚婴,一位号称元婴之下第一人,罗睺星位……交给你们。” 之前说话的矮小的身影缓缓站起:“既然是天载道友开口,本真人给你这个面子。” 徐阳逸目光微亮,他就是名震几百年的黑山真人?自己可真是听着对方的传说修行至今的。 天载转头看向他,凝重地说:“两位,你们在所有金丹之中,实力应该是最强,全都是五十万灵以上。这位古帝明知华夏金丹众多,元婴深藏,仍然敢出手……九大阴脉之下,必定危机重重。而罗睺星位为首星,这一次锁龙钉又在罗睺星位出现,对方就在帝都的可能性极大。”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任何登基为帝者,绝不简单。他手中一定有一件能镇压龙脉的护国级法宝,一旦发现难以力取,必定马上回报老夫。到时……” 他沉默片刻,没有说话。 如果真的出现这样的情况,就算代价再大,恐怕自己也不得不出手了。 徐阳逸不动声色看了看黑山真人,华夏最强的妖修,从自己修行开始就听闻对方的传说,和自己搭档,天载把自己看的极高。 黑山真人微微一笑:“只要不拖后腿就行。” 徐阳逸不置可否。 很快,所有金丹分配完毕,十八位金丹,正好分为九组。除开强强联合的三枚星位,其他全都是一位境界高的带一位新晋金丹。 “各位。明日此刻,行动正式开始。”天载一躬到底,双拳抱于前方,行了一个郑重的大礼:“拜托了。” “义不容辞。”所有真人皆拱手回道。 不需要多说。 金丹紧急聚会,已经说明了事态的严重性,所有金丹全部出动,更是证明这件事刻不容缓。 光芒闪烁,一片白光之中,所有人全都回到了本来的房间。 天载的身影缓缓消失,每一位真人都在和自己的搭档互相交换手中信息。 “黑山道友。”徐阳逸走到黑山真人身旁,恭敬地拱手:“久闻大名。” 但是,黑山真人却并未开口。甚至头都没有偏过来。只是用眼睛淡淡扫了一眼徐阳逸。 “道友?”数秒后,他才淡淡一笑:“你应该是听着本真人的传说长大的……海外三大妖修,转头就变成了道友。狼毒……” 他终于回过头,若有若无地看着徐阳逸:“你不觉得瘆得慌么?” 话音未落,满地华彩,他已经化作五色光消失场中。 这一幕,谁都看到了,但谁都仿佛没看到。数秒后,徐阳逸身后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黑山真人,从来都是元婴之下第一人。或者说……元婴之下第一妖。” 徐阳逸回头,是古松真人,他拱了拱手,古松立刻还礼。 曾经的师徒,如今相敬如宾。 “他未免太过自大。”徐阳逸平静开口。 古松摇了摇头,沉声道:“徐真人,我劝你一句,不要意气用事。黑山真人乃是妖修,妖修同境界会比人族修士强大三分之一左右。再加上极为逼近虚婴的境界,他有自傲的本钱。” “并且,他是所有金丹之中除开山君真人之外活的最长的真人。换做是你,一个几十年前听着你传说的人忽然站在面前唤你道友,并且还抢了你元婴之下第一人的位置,你说……你作何感想?” 徐阳逸淡淡道:“感想不感想,到时候就知道。” 虽然只能出手两次,虽然他需要对方为自己助力,但并不代表会容忍对方踩在自己头上。 实力,是话语的一切后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