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4章:进入庆陵(一) - 最强妖孽

第744章:进入庆陵(一)

徐阳逸没有开口,许久才说:“调出护罩之内的景象。” 画面立刻出现在徐阳逸眼前,然而,一切都不同了。 天寿山脉,这个世界文化遗址,五a级景区,已经一片鬼气森森。一道道令人脊背发寒的阴气从地面缓缓冒出,形成鬼哭狼嚎的阴冷声音。阴风之盛,甚至在天空中都形成了一个几十公里的黑色漩涡。 一点点惨绿色的冥火飘荡在山脉周围,肉眼可见的幽灵盘旋在一根通天彻地,却只有数米粗细的红芒身边,形成一个幽魂的通天塔。 “这哪里还叫十三陵啊……”徐阳逸目光微眯,手轻轻从光幕划过:“不是兰若寺么?” “一天之间,乃至于此。看来……主宰和他的盟友,也开始拼尽全力了。是啊……”他的目光淡然:“不到一百六十年,谁……不是在全力以赴呢?” 你,我 ,以及……地球和真武界。还有广袤无边的诸天万界。 “本真人先进去,如果黑山真人进来了,告诉他我已经到了。” 说完这句话,他身形一闪,已经出现到了护山大阵之前。 朝前一步,他雾一般融入护山大阵。 “吼!!!!”就在刚进入的那一刻,一片浓郁的黑色风暴,山崩海啸一般冲了出来。 风暴之中,仿佛带着数万人的悲鸣,夹杂着种种不可言说之恶。“刷拉拉……”徐阳逸被吹的衣袂乱舞。如江心巨石一般巍然不动。 过了数秒,他才睁开眼睛,不动声色看了一眼四周。 两个世界。 法阵外,阳光漫天,内部,已经成为森罗地狱。 树欲静而风不止,阴风怒号,无数阴风甚至汇聚成一个黑白色的诡异身影,吹过天寿山上空。 就在此刻! 仿佛感应到了他的来到,万道金光,竟然划破黑雾闪起! “刷!!”通天金光之中,隐隐有龙吟之声,整个空间都在微微颤抖。紧接着,一座陵墓,一点无根莲飘然而起,一分二,二分三,三化无穷,而这些莲花,竟然漫天血色! “这是……”徐阳逸忽然觉得这一幕有些眼熟,深深看着那个寝陵的方向:“长陵?朱元璋的陵墓?” 没有回答,紧接着,献陵、景陵、裕陵、茂陵、泰陵 、康陵、永陵、昭陵、定陵、德陵、思陵,乃至最后的庆陵,齐齐爆发出血色光芒。仿佛黄道十二宫一般,矗立在天寿山中。 这一刻,风仿佛失去了它的声音,万籁俱寂。 徐阳逸愕然看着自己的右手,那里,一片符箓正在缓缓消失。而鱼肠的身影,在没有经他召唤之下,居然缓缓飘出,在对面凝聚成鱼肠的身影,同样惊讶的看着他。 “这……”话音未落,一条漆黑的锁链“当”一声出现在鱼肠胸口,通体幽兰,闪耀着邪祟的光泽。 “当当当!”五声轻响,五条锁链绑住鱼肠的五肢,下一秒,鱼肠仿佛被什么不可言说之物拖拽,飞速倒退,瞬间消失在庆陵之中。 变生肘腋,不到三秒! 风回复了呼号,阴冷的哭叫声再次响彻耳边,米斯特汀大惊之下,身形同样闪现,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空气中都似乎停留着鱼肠没有说完的话。速度之快,就连被拖拽而走的黑光都还留在那里,形成炫目的残影。 “刚才怎么了?” 徐阳逸没有回答,缓缓抚摸着自己的手。 他想起来那一幕怎么眼熟了,就在鱼肠还不是鱼肠,只是一半活帝器,他第一次从蛇妖的身上得到对方之时,同样是这样,漫天金纱,无根莲现。 大意了。 他有些懊恼地抚摸着空白的右手,鱼肠本身就和明光宗有极大的关系,如今自己刚踏入十三陵,不到三秒,对方竟然剥夺了他的杀手锏之一。 “下马威么?”他沉吟着看向周围阴邪的世界,心中杀意凛冽。 自己和鱼肠,一路走来,他根本没有认为鱼肠还能被剥夺。然而,成为器灵的鱼肠,对方居然做到了! 前后不过三秒,速度之快,一点反应时间都没给他留下! “安德烈,这是你的手笔?” “小家伙。”米斯特汀仔细感受了一下周围:“不要大意……我能感觉到,这里有两股极其强大的威压。” “一股,应该是护国神器等级……但是比华夏的护国神器弱上不少,如果说护国神器也分abc三级。这一尊护国神器是c,华夏的起码是a+。”他顿了顿:“但是……即便是c,那也是护一国国运的神器。” “另一股……我感觉……”他深吸了一口气:“甚至……还在这护国神器之上!” “你准备怎么做?” 数秒后,徐阳逸舔了舔嘴唇:“杀进去。” “鱼肠,和本真人亦师亦友,敢动本真人身边的人,杀无赦。” “说得好。”就在此刻,天空中忽然传来一个恢宏的声音,护山大阵之上,一片金色闪耀。 一股强悍的威压从金色之中传来,仿佛洁白的光罩上出现金墨,紧接着,一个数十人的队伍,迤逦而至。 前方,三只独角青牛拉车,每一只都有百米之长,通体青色,然而身上却布满莲花图案。一道道强横的气息从他们身上散出,这竟然是三只虚丹境界的大妖! 但,此刻他们无比恭敬,一道道锁链从他们身上拉出,拖动身后一尊足足有二十米方圆的车辇! 华盖当头,十米长的帷幔从华盖上垂下,整座车辇雕龙刻凤,金碧辉煌。然而仔细看去,每一个雕刻都由符箓组成。随着每一米开出,金色灵气如梦似幻。那……是ss级法宝凝聚在一起散发出的仙灵之气。 整辆车,竟然通体都是ss级法宝铸就! 车两旁,整整四十人,捧着剑,枪,杵,镜……宝光万道,瑞气千条。随着车缓缓开入,所过之处,天空中竟然裂出道道黑色深邃的痕迹。居然是无法承受车辇之威,被碾压出破碎虚空。 “好大的阵势。”米斯特汀在车出现的一秒就消失在徐阳逸左手:“看样子,对方根本就没把你和这里当回事啊。” 威严的车队直立于徐阳逸头顶。车中人淡淡道:“方才你说的不错。” “不过,凭什么?” “一兵一卒,敢来闯九大阴脉。徐真人真是好大魄力。”那个人影仿佛随意地动了动:“不如,徐真人为老夫示范一下,如何破开十三陵禁制?” 黑山真人。 成名华夏几百年的金丹妖王! 可以说,这一代的华夏修士,90%都是听着他的故事长大的,在大多数修士心中,这就是真正的天。积年的金丹之威,数百年镇守渤海,即便徐阳逸有金丹之下第一人的美誉,也必定是90%的人都会偏向黑山真人。 这就是底蕴的差距。 徐阳逸目光从对方车辇上划过,再看向四十人捧着的四十柄法宝,每一柄,都洋溢着一股让他都不敢说瞬杀的威严,远在他手中握着的两件法宝之上。光这一点,就证明了对方数百年的金丹,盛名之下无虚士。 “很强。”米斯特汀肯定地说:“近乎虚位亲王,然而……实力很可能还在虚位亲王之上。华夏藏龙卧虎啊。” “黑山道友。”徐阳逸淡淡回了一句,他绝不是那种热脸贴冷屁股的人。 “是黑山真人。”车辇高高在上,对比起豪华到让大多数修修士甚至金丹真人汗颜的阵容,下方的徐阳逸形单影只。若不是身侧金丹威压澎湃,恐怕外人眼里还不如车前马夫。 黑山真人帷幕都懒得掀开:“道友二字,平辈论交也。狼毒真人莫非真的膨胀到认为金丹都是道友?” 他仿佛笑了笑:“还真是好大面子。” “是么?”徐阳逸平静开口,话音未落,四面八方无穷业炎升起,恐怖的温度,让空间都模糊起来。 下一秒,无穷的业火红莲出现空中,带着尖锐的呼啸,猛然冲向中央的庆陵。 “轰隆隆!”三千米业火炼狱,就连空中的幽魂都被这炼狱业火惊吓的四处翻飞,空间成为一片赤红。熊熊业炎中,一种“咔咔”的声音,轻微响起。 那,是十三陵的防护禁制。 黑山真人敢带出来的人,绝对都是经过细心挑选的。然而,此刻数位修士脸色都变了变。 “膨胀?”徐阳逸冷冷扫了一眼车辇。 沉默两秒,车辇中一声冷笑:“不过尔尔。” “轰!!”话音未落,一只擎天巨手从帷幕中落下,完全由金光组成,威严不可方物,神圣不可直视,所过之处,一朵朵无根莲凭空摇曳,刹那之间,一声天崩地裂的嗡鸣。本来已经被十方业炎烧的摇摇欲坠的禁制刹那间灰飞烟灭。 “啪啦啦!”一连串脆响,空间中轻轻震了震,仿佛一层毛玻璃被拉走,下方的十三陵更加清晰。 “雕虫小技,他本身也没有想靠这个东西拦住我等。反手可灭,狼毒真人摆出这么大的阵仗,给谁看?”一柄拂尘缓缓撩起帷幕一角:“给老夫示威?” “走。”帷幕落下,车辇化作一片璀璨金光,直冲庆陵。黑山真人不咸不淡的声音响彻天空:“若你想进,就跟在本真人身后走两步。若不想进,有你无你,也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