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5章:进入庆陵(二) - 最强妖孽

第745章:进入庆陵(二)

金光如潮,四十侍从,法宝车辇,虚丹大妖,从徐阳逸头顶隆隆滚过。他感觉到有人轻轻扫了他一眼,眉峰微微一抬,淡淡看了看天空一眼。 黑色的天际,黑山真人的排场仿佛天穹银河,迤逦百米。车辇两侧,一位古装青年男子收回目光,恭敬地朝着车辇鞠了一躬:“老祖,这位狼毒真人可不怎么样啊。在您面前简直如同三岁小童。真不知道谁给他的元婴之下第一人称号。” 车辇内响起一声冷笑:“这年头,自己往自己脸上贴金的多的是。别人说什么,他就敢应什么。刚刚金丹哪,根基不稳,还没有点舆论造势?你也要好好学学真人手段,嘿嘿……” 青年朝下方嗤笑一声,变脸如翻书朝着车辇内恭敬道:“呵呵,这徐真人的手段,我是学不来的。听着老祖您的传说侥幸冲上金丹,今日见了老祖竟然丝毫不见礼。实在不知尊卑。” 黑山真人没有开口,许久才淡淡道:“这些话,你在本真人面前说说没什么打紧。若在徐真人面前说,他反手就可灭你。十五年前听说他连闯三省五十一市,据说还败古松老头,不管几分真假,实力应该还是有点的。” “您也不知道真相?” 黑山真人平静笑道:“本真人为何要知道一位后辈之事?” “不管如何,他敢站在说出真武界那番话,本真人给他几分面子。”他顿了顿,仿佛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下方:“却不等于他可以理所当然以为和本真人平辈。就算天载老头也未必敢说这话。” 他停住话头,看向眼前的庆陵,所有十三陵禁制全部崩溃,而只有庆陵之上,一道红色的光柱通天彻地,正是锁龙钉所在。 而一片黑潮,根本没有理他,已经海啸一般冲了过去。 “主子万岁爷。”与此同时,在一片金碧辉煌的房间之中,一个恭敬的声音对躺在龙榻之上的朱常洛轻声道:“外敌寇边,还请主子下令。” 没有答话,面前是一片金色的丝绸帷幕,雕龙绣凤,隐约可见后方的身影,于有形无形间筑起一道名为敬畏的屏障。 许久,朱常洛的声音才缓缓响起:“爱卿可看过一代皇朝穷途末路?” “主子的王朝必定长长久久,鼎盛无比。” 没有回答他这句话,朱常洛淡淡道:“一朝英雄拨剑起,又是苍生十年劫。你说,朕是这英雄,还是这苍生?” 面前的人冷汗涔涔,以头触地,这句话没法回答。 沉默,许久,朱常洛的声音再次响起:“所谓英雄,历朝历代天下大乱皆是由所谓英雄引起。若没有英雄,方得百世安宁。” “既然他们急着要找死,那么……朕就送他们一程。开天阴阵,只要阻拦他们七七四十九日,朕登基之时,必定诛尽天下所谓英雄。” 外界。 灰白色的城墙,朱红色的阁楼,和古代的钟楼有些类似,只不过面积大了不少。然而,这栋巍峨的古代建筑,现在鬼气森森,无数肉眼可见的幽魂厉鬼,围绕,尖啸在那一根红色光柱之旁,整栋阁楼,窗棂中散发出一片令人心颤的红潮。仿佛是囚禁魔鬼的地狱。 车辇化作银河直冲庆陵,徐阳逸的一片黑潮同样不落后,就在他们冲到面前的一瞬间,整片庆陵上,忽然爆发出一片通天血红色,一股令人心颤的杀气好似山崩海啸一般压来。 “轰!!!”殷红如血,刹那间染透这片天地,好似奠定大明陨落的萨尔浒之战,积尸草木腥,血流川原丹。 那种让人头皮都发麻的的杀气,血腥之气,通天彻地,让徐阳逸和黑山真人的车辇几乎同时停了下来。 “龙虎天阴阵?”黑山真人的声音有些惊愕地出现在一旁,一道道血红色的符箓从庆陵顶部一直蔓延到地底,再牵扯到其他所有十二陵之上,在这里形成一片血色大阵:“此阵竟然还有流传?” “这是?”徐阳逸沉声道。 黑山真人很不想和他答话,但是现场只有徐阳逸有资格和他说话,他声音瞬间转淡,不咸不淡地说道:“二十八星宿绝阵之一,可挡虚丹以下。炼制方法异常苛刻,非数十万人血肉不可达成。堪称至阴至邪的杀阵。” 虚丹? 徐阳逸沉吟地看向面前血红色的海洋,虚丹他还真不知道能不能过去。虚丹最可怕的不是实力,而是那一抹元婴之威,对于金丹境压制太过难受。 “威力?”他沉声道。 “如果按灵的单位计算,大约在七十万灵左右。”黑山真人这次倒没说什么,有些凝重地看着血幕:“若是按照外界你的传言,你有五十万灵,本真人五十余万,攻破它绰绰有余。时间大约在一周左右。只不过……” 他收回目光,倨傲一笑:“你真的有五十万灵?” 徐阳逸冷笑一声,下一秒,一片黑光朝着庆陵冲去。 黑光如潮,所过之处,整片空间瓦片一样轰隆隆塌陷,一块块空间碎片潮水一样从徐阳逸脚下轰然而出,朝着庆陵淹没而去。一道道黑色灵气让十三陵仅剩的草木刹那间枯萎。但就在接近庆陵之处,不仅没有受到任何阻挡,反而响起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整个庆陵猛然塌下去一块。 车辇里忽然沉默了。 无比尴尬。 刚才还在说联手花一周才能破去,转眼间就烟消云散。 “等等。”徐阳逸目光微动,看向整个废墟:“没启动?” 车辇里沉默片刻,忽然,一片金光掀起,一个矮小的身影仿佛夹杂着风雷走了出来。 大约只有一米二三,穿着大红色的袍子,绣着五禽图案,少年都算不上,只能称为儿童。扎着一个冲天辨,脖子挂一圈金锁。没看徐阳逸,而是直接飞到了废墟之前。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黑山真人真身?徐阳逸毫不掩饰自己的目光打量着。 “收起你的目光,狼毒。”仿佛感受到了他的目光,黑山真人冷冷回头道。 徐阳逸平静笑了笑。耸了耸肩,表示自己无意取笑。 但这个动作,在黑山真人眼中,却成为了挑衅。耸肩,这是表示对方无所谓?无所谓自己的警告? 一团和身形极不相称的红云飞向废墟,然而却反手一掌。就在徐阳逸头顶,一个深褐色的符箓忽然出现。 一条条树枝,顺着符箓飞速蔓延,开枝散叶,刹那之间,一片灵光蔓藤交杂成一道擎天巨手,笼罩方圆三百米,朝着徐阳逸天灵盖轰然抓来! 手未到,灵压先到,不愧是“曾经”的元婴之下第一人,活了数百年之久的大妖。灵压之沉重,灵力之凝练,掌还未落下,可怕的灵压已经狂风暴雨一般,吹的徐阳逸全身衣服猎猎作响。 “比魏尘缘还强?”徐阳逸目光一闪:“同一境界,实力却强了四分之一左右?不愧是黑山真人。” 车辇旁,所有筑基修士全都低下了头,目光却死死盯着徐阳逸。 “黑山老祖动手了。”“新的元婴之下第一人,老祖必定和他有嫌隙。”“也不知道这位真人能不能扛得住。”“咱们长期跟在黑山真人身边还不知道么?华夏能接下真人一掌的渺渺无几,就算古松真人也不行。”“呵呵呵……新晋金丹能接下老祖一掌?别人不知道,我们贴身侍卫难道不知道么?” 下一秒,所有声音戛然而止。 “轰!!!” 一声惊涛骇浪之声,从徐阳逸手中传出,同样是灵气蔓藤,同样是灵气巨掌,徐阳逸目光平视黑山真人,看都不看头顶,左手抬起,和天空中巨掌硬生生对撼了一掌。 巨响之中,一圈圈漆黑的灵气潮水蔓延,黑山真人的巨掌,竟然寸寸崩溃。 “滋……”一位筑基修士瞪圆了眼睛,手中捧着的法宝都抖了抖。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徐阳逸。 “他……接下了老祖一掌?”“这不可能吧……曾经浮云真人求见老祖,一掌都没有接住啊……”“而且……而且他竟然半步不退?反而,反而老祖的神通崩溃了?” 这些话,他们没有说出口,只是惊恐的眼神交流,却在一瞬间心有灵犀,谁都明白了对方要说的话。 真的是元婴之下第一人? 这威势……仿佛不在老祖之下啊…… 徐阳逸目光平静,心中已经怒火渐炙。 他认黑山真人先辈身份,但绝不等于让对方骑到自己头上来。现在他不得不出手,但是天知道他体内灵气多么珍贵,出手一次少一次! “小家伙!”感觉到他体内的灵气波动,米斯特汀立刻传灵识道:“别冲动!你想做什么!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灵力根本不能乱用!” 徐阳逸没有回答,反手一掌排出。 黑气贯空,排山倒海。同样在黑山真人头顶出现,同样灵力,同样灵压。 “扑通!扑通!”车辇周围所有侍者立刻冷汗涔涔地跪了下来,黑山真人会压制对他们的灵压,但是狼毒真人不会。 那种来自金丹的恐怖感觉,瞬间充斥他们的内心。就算他们还没到金丹,也看出了这一掌绝不逊于刚才那一掌。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