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6章:进入庆陵(三) - 最强妖孽

第746章:进入庆陵(三)

“本真人,从不跪着活。”一掌拍出,徐阳逸淡淡道。 “所以?” “所以,我选择站着拼。” 黑山真人猛然抬起头,有些愕然地看着头顶。 同样的方式,同样的灵力,他从未想过华夏还有人敢对他动手! 但是……这一掌,同样的强! 他心中升起的是一种荒唐感。 怎么可能? 对方修行百年不到,怎么可能有这种威势?这种操控? “轰!!!”他虚空一拍,褐色灵气破云穿雾,以同样的方式,徐阳逸压下的一掌寸寸崩溃。黑色灵气蔓延中,黑山真人直视徐阳逸,仿佛要把对方从里到外看个通透。许久,才低头看向刚接过一掌的手。 虚名也许会骗人,但灵力不会。 不分伯仲。 现场一片死寂。 起初在黑山真人车辇之前恭敬的大弟子,已经面色灰白,他看出来了,两人的实力……竟然不相伯仲! 但他也无法相信!这可是黑山真人啊!享誉华夏数百载的金丹真人!马上要迈入虚婴!元婴之下第一大妖!居然……居然和这个百年不到的新晋金丹旗鼓相当?! “你,不错。”沉默中,黑山真人凝重点头:“数百年来,除了地裁天载,你还是第一个能接下老夫一掌之人。” 实力,永远是让人承认地位的唯一途径。 “闲话少说。”徐阳逸沉声道:“时间紧迫,要下就下。不下,咱们就分个高下再下。” 现场筑基修士,齐齐噤声。他们根本没有开口的份,只能都低下头,满头冷汗地听着两位老祖对话。 太狂了…… 几百年来……就算天载对黑山真人都是客客气气,今天竟然有一位新晋金丹对黑山真人说这种话…… 然而,诡异的是,黑山真人竟然什么话都没说,而是深深看了徐阳逸一眼,沉吟片刻,居然放过了这件事,手一招,一位筑基修士手中捧着的镜子飘然而出,在空中滴溜溜一转,一片迷蒙白光洒下。 白光所至,面前一切血红渐渐退去。天空中,两个朦胧的巨大身影,缓缓出现在白光之中,仿佛揭开了一层迷雾一般。 那……是两只巨大神兽!左青龙右白虎,笼罩整个十三陵一百二十多公里!铺天盖地,威严无方!九爪青龙如同长城,脚踏所有陵墓。全部都是由一条条血红的灵线构成。人在其包围之下,仿佛面对整个天穹。 然而,不同的是……此刻白虎虚影竟然脚踏龙身,一口咬住青龙的脖子! “这是!”黑山真人看到这一幕,目光中闪过一抹难以置信,深吸了一口气,抬起手指,一点点指向虚空。随着他手指凌空虚画,一道道金色灵线蔓延。 “天子墓,规则众多。白虎主兵,青龙主和,本意味阴阳调和。”他仿佛刚才那一幕都没有发生过那样,不等徐阳逸开口,这一次竟然主动说话,手指:“这是天阴阵的主要组成部分,然而……有人在不久前破坏了这个大阵。” 所有筑基修士都没有开口,头埋得更低。尤其是大弟子,根本不敢看徐阳逸。 谁都听出来这是什么了。 主动言和。 成名几百年的黑山真人,曾经的元婴之下第一人,居然和一个修行不到百年的修士主动言和了!这画面怎么看怎么诡异----如果没有刚才那一掌的话。 金线挥毫泼墨,就在整幅图案即将完成的时候,他的手指猛然剧烈颤抖起来,一点红色从指尖出现,随后迅速布满整个画面,就剩最后的龙心部位,金线无论如何也无法严丝合缝! “这是……白虎回冲。”他目光闪烁地收起指头:“白虎踏青龙,整个杀阵都被破坏。” “有人……在帮我们?” 徐阳逸沉吟数秒,伸出手掌对准下方的庆陵,灵力翻涌:“或许……是他们本就不是一条线呢?” “轰!!!”一片汹涌的黑潮从掌底爆发。 “哗啦啦!”就在同时,朱常洛将自己面前案几之上所有东西全都扫在地面,周围全部侍从跪在地面,一言不敢发。 “安德烈呢?”他的声音如同寒冰,从帷幕之后透出,甚至能感觉因为极度的愤怒出现的轻微颤抖。 “不……不知道……” “那就去找!!”一声暴喝从帷幕后传出:“找到他……杀了他!这个背信弃义的小人!” 一群群士兵,潮水一样涌出金銮殿。朱常洛坐在后方的龙椅上,面沉如水,一语不发。 安德烈……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沙……沙……”手中的翡翠佛珠轻轻捻动,他心中一股极为不妙的感觉升了上来。阴阳两隔不是假话,这些年来……他一直都是由安德烈提供情报。包括华夏的实力,世界的发展等等。因为阴司根本无法触碰阳间。一旦是虚假情报,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他。”他抿了抿嘴唇,轻轻放下佛珠:“这里是朕亲自打造的地方,每一寸朕都了若指掌。朕就不信……几十万阴兵拦不住两位真人,还有安德烈……朕就不相信找不出你来!” 外界,随着徐阳逸虚空一拍,那看起来无比恢宏的青龙白虎缠绕之象,以一种飞快的速度坍塌,整个地面都在隆隆颤动。随着青龙白虎虚影的消失,地面层层陷落,十几分钟后,巍峨的庆陵已经消失无踪,原地出现一个足足近万米的巨大孔洞。入眼之处,一片璀璨。 “我的天……”“竟然这下面有这种东西……它,它到底存在了几百年?”“难以置信……庆陵之下竟然是这等光景……”后方的筑基修士只感觉汗毛倒竖,齐齐倒抽一口凉气。 殿宇。 一片恢宏的殿宇,呈现在地底之下! 不知其大,不知其广,临帝子之长洲,得天人之旧馆。层台耸翠,上出重霄。飞阁翔丹,下临无地。巍峨磅礴之势竟然不输故宫半分!流光溢彩之霞更胜冰冷孤寂的紫禁城! “真是好大胆。”黑山真人愣了数秒之后,脸上闪过一抹煞气:“这片殿宇起码修建数百年,不敢直面生死,谈什么帝王之相。” 徐阳逸没有开口,他的目光更加慎重。 他的封地在紫禁城,相关资料早就发到了他手上,只不过还没正式上任而已。过目不忘的丹灵一直在告诉他一件事。 “这是故宫。”他沉吟片刻说道。 在庆陵之下,居然有人秘密修建了一片连绵不绝,和故宫一模一样的宫殿群! 黑山真人再次愣了数秒,他不怀疑徐阳逸说的话。但是却未想到对方如此大胆,明朝灭亡几百年,居然静静蛰伏在九地之下,存着翻江倒海的心思! 沉默,许久,黑山真人才平静开口:“老夫,愿为一座无名黑山一棵古树。” 徐阳逸点了点头。 “你可知何为黑山?”黑山真人缓缓叙说,自问自答:“血染了一年,好几年,那座山自然也就黑了。黑山红叶,是不是很美?” 徐阳逸若有所思。 “本真人见多了生死离别。但正因如此……”他轻轻拢了拢红袍,化作一片红云冲下,就在他身后,所有法宝轰然作响,成为一道流光溢彩的长河。 “本真人最恨这种自诩为英雄之辈。” 一马当先,黑山真人冲入万米巨坑。但徐阳逸并没有走。 因为就在刚才,米斯特汀立刻出声喊住了他。 “怎么?” “不是……”米斯特汀有些犹豫:“你稍等一下,这个宫殿……有些问题。” 问题? 徐阳逸仔细看了两秒,目光渐渐凝重起来。 故宫的造型,是东南西北两条纵横的中轴线,中央的太和殿,也就是金銮殿,一道血红的光柱冲天而下,死死顶住龙脉,这片殿宇笼罩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死气。阴森可怖。仿佛永不见天日的森罗地狱。即便照亮地底的灯火,都无法缓解这种阴沉。 但是…… 这片和故宫一模一样的殿宇,是圆形! 并不是方形! 而在这个圆形之上,十字形的中轴线显得异常明显。就那两条纵横线上,唯独没有任何建筑,而且是一片红色,从空中看下去,无比清晰。 “明光宗信了天主教?”徐阳逸搓着下巴笑道。 米斯特汀狐疑地看着这两条中轴线:“不……这种地方,如果是十字架,必定有顶花和底花,这是一国中枢。不可能出现这么赤条条的东西……” “这不是十字架……”他从自己记忆中搜索着:“我……仿佛在哪里看过……时间太久,有点忘记了……” “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依稀记得,这非常重要。” 没有过目不忘的丹灵,就算他是圣剑器灵一时也想不起来,徐阳逸沉吟道:“从类似的东西考虑一下?” 米斯特汀皱眉看向十字,简直无从谈起,斟酌道:“如果……它倾斜一下呢?” 他脑海中,忽然闪亮,灵识瞬间激动起来,正好和徐阳逸的目光碰到一起。 “x!”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道。 没错…… 这不是十字。 而是x! 徐阳逸眼睛微合,xyd,地球留存的东西,居然在十三陵? 他大概明白主宰要图谋什么了……也很可能,xyd就如同当初的井中月一般,需要独特的方法才能打开。所以,他才不惜和明光宗撕破脸,放他们进来。 ¥¥¥¥¥¥¥¥¥¥¥¥¥¥¥¥¥¥¥¥ 哔了狗啊!!!!!!!!!!!!!! 昨天下午写了一下午的字,然后跳闸!!!全没了!!!全没了!!! 当时真心不想写了!完本的了!那种郁闷的心情,简直难以言表!!! 然后晚上怀着愤怒的心情去开荒古尔丹……11点开始重新写,写了2章出来,心情之差,简直了! 当即就付费修复大师找,找不回来,请朋友找也找不回来!6章就这么没了!简直爆炸了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