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7章:进入庆陵(四) - 最强妖孽

第747章:进入庆陵(四)

本来,他已经打算放下xyd,等拿下南明离火之后才有资格,没想到,在这里发现了x的线索。 眯了眯眼睛,他猛然冲向地面。在天空中拉出一道漆黑的灵雾。 “咚”就在他双腿踩上地面的瞬间,层层黑雾冲击波一样扩散,一股炙热无比的感觉轰然从脚底冲向经脉。所过之处,丹炉型的经脉发出一阵舒适的呻吟。一段段经脉散发出一种淡金色的光泽。最后群龙汇海,在他丹田处轰然扩散出无穷火焰。 “刷!!”炙热的灵气将周围数百米瞬间燎为焦黑。但诡异的,火焰所过,地面一片寒冰蔓延。 远处,黑山真人眼角微微抽了抽,喃喃自语:“此子……灵气有些古怪,仔细回想起来,他并非是轻松接下了老夫一掌。而是他的灵气有种近乎道的感觉,仿佛……比其他修士更加不同。虽然很淡,却让他的实力更上一层楼。” “而刚才的火焰灵气,显然不是他能够控制的。而是突然爆发?” 他所想的,徐阳逸都不知道,而是震惊地看着自己的丹田。就在刚才,他清晰感觉到丹田中猛然一跳。四面八方的灵气仿佛饥渴已久的潮水,终于找到了宣泄口,疯狂朝他丹田涌去! “难道……”他深吸一口气,蹲下身来,一寸寸抚摸着脚下土地。 入手冰寒,方圆数百米的寒冰寸寸回缩,然而,它们并未消失,而是在徐阳逸周围三十米处,凝聚成一朵巨大的冰莲图案。 但,在冰莲图案下方,一股炙热的感觉不知道透过多远,让他兴奋地手指都在颤抖! 米斯特汀和他灵识相连,他感到的米斯特汀也感到了。对方也难以置信地看着地底:“火焰成冰……我的老天……小家伙,这地方不得了……” “我知道。”徐阳逸忍住心中的饥渴感,舔了舔嘴唇:“这下面,有一朵先天灵炎。” “先天灵炎?!”米斯特汀的灵识狂震了一下,十五年中,徐阳逸对他说过地球先辈留下的反击神器,它本来以为是这个,没想到竟然是先天灵炎! 先天,在天地之前,也就是说,地球恐怕刚刚形成,它就存在。或者,它就是普罗米修斯带下来的唯一天火。这个词绝对不能乱用,一旦扯上先天两字,就算一片树叶,都是可以参悟天地至理的宝物。 末法时代,传承断绝太多。先天两字几乎所有教材里都剔去了。因为根本不可得。就算后天的宝物,也是极其罕见。它从未想过这里藏着一朵先天灵炎! “你……知道这是什么?” 徐阳逸没有回答。 南明离火! 他终于再一次感受到了对方,就在刚才,脑海中的万古丹经王齐齐颤动,每一个字都仿佛臣服。一种难以言喻的欲望催促着他往下走。 “不可……按照xyd的坐标,先天灵炎存在地心之核,且不说我能不能下去……”他没有起身,再次抚摸着这片土地:“光是这片地面,就是一个绝大的障碍。它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能封住先天灵炎的火力。就是因为它的存在,先天灵炎才从未被发觉。” 他直起身,看向四周。十三陵,古修神器,主宰,南明离火都在同一个地方,这真的是巧合? 他在思绪,米斯特汀却关注着周围的一切。数秒后,器灵沉声开口:“小家伙,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但是这里……恐怕相当不简单。” “你脚下的不是土地,而是……灵力。” “灵力?” “没错,曾经再很早以前,就是上一次万界大战之时,还有修士可以凭空造物。几乎踏入了神的境界。他们创造出的东西和实物几乎一模一样。也只有我们这些老家伙能看出一点点端倪。我敢肯定地告诉你,你脚下踩的,是一位修习死亡魔法的超级大修士捏造出来的东西。在东方,你们叫他鬼修。” 徐阳逸愕然看了看周围。有些不敢相信。 如此逼真的山,地面,居然是一位鬼修捏出来的东西!? 元婴……名字前都被冠以一个特殊的属性,他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肯定不能虚空化物,否则当年他绝对走不出耶路撒冷。元婴之上……竟然可以创造世界? 这是何等境界? 米斯特汀的声音继续响起:“这不是捏造,而是封禁,这应该是那位鬼修临终之时凝结出的一片邪魔鬼地。对于人,如果不是修士,踏上的瞬间就可能死亡。但是对幽灵,灵体,这里用东方的话来说……” 他顿了顿,一字一句地说:“就是万年一遇的极品养尸地。” “小家伙,按你的推测,这里还埋葬着一位帝王。我敢打赌,就算他以前根本不能修行,现在的境界绝对不会低于大公初期。” 徐阳逸没有回答,而是一步一步,缓缓走向巍峨的城门。 没有不去的选项。 南明离火,xyd的最终指标,主宰,居然全部聚集到了这里,他有种预感,这,恐怕是他因果圆满的地方。 很快,他就走到了城门之前。黑山真人悬浮半空十几米处----他们只能飞到这么高了,从踏入紫禁城开始,一道极强的禁空禁制就笼罩了这里。 黑山真人没有半点不耐,平静地看了他一眼。就在此刻,二三十米宽的城门发出一阵轰鸣般的“咔咔”声,一片阴风从中呼啸而出。城门越开越大,不远处,随着一阵希律律的马嘶,紧接着……地面忽然轻轻颤抖起来。 开始,还是轻颤,然而数秒之后,“轰隆隆……”的声音如潮似雷,地面碎石都在跳动,仿佛小型地震! 骑兵冲锋。 而且……数目绝对不少!这种震动,起码是上万,甚至数万战马齐齐冲锋才能达到的效果! 不过,正对着的城门口,一个人影都没有!里面十里长街,灯火辉煌,却毛骨悚然地没有一个人。 但,在光影斑驳的地面上,一道道影子相互交叠,有勾栏拉客的青楼女子,有贩卖货物的摊贩,有高谈阔论的读书人……无一例外,全部都穿着华夏古装。最让人心颤的,是一排一排,风驰电掣,浩瀚无边的骑兵身影! “轰隆隆!”每一个人都提着一把长刀一般的武器,寒光彻骨,刀影挂空,没有呼喊,没有咆哮,只有那种压迫人心灵的冲锋,踏着收割生命的鼓点海潮一样涌来。 钢铁的洪流,杀戮的潮水。阴兵借道,时光交错八百年。 徐阳逸和黑山真人的目光完全慎重起来,两大金丹灵识轰然爆发,一切看不见的东西都无所遁形。灵识之下,城门口,无数军马潮水一般冲出,均为黑衣,头戴黑色高帽,白色衣襟,整齐划一。 “呜呜呜!”城头,苍凉地号角声突然响起,数百面旌旗阴风招展,随着一声声连绵不绝的“滋呀”声,一排排弓箭闪耀着碧绿色的火焰,全部指向了他们。好似绿色的海潮。 牙璋辞凤阙,铁骑绕龙城。雪暗雕旗画,风多杂鼓声。 没有停顿。 骑兵从冲出的那一刻,就没有一丝停顿,直冲两人所在之地。从他们落下的那一刻,这里就没有和解二字。 黑山真人身侧四十件法宝如同孔雀开屏,宝光千道。沉声道:“你,还是我?” “我。”徐阳逸看着城门不徐不疾地说道。 “倒是自信。”两人的交流言简意赅,下一秒,黑山真人身侧五道华光闪耀,旗,鼓,印,镜,石。五件挥洒着红,蓝,金,绿,褐光华的法宝轰然飞出,在他身后盘旋不已。 “天雨大,不润无根草。” 随着这句话说出,身后五件法宝缓缓旋转,竟然在这一片地底,映照出一片蓝天。 “领域雏形!”米斯特汀灵识中轻声道:“这位大公,实力极强。能在大公悟出领域雏形的,基本上迈入亲王只是时间问题。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活那么久。” 蓝天之上,白云飘动,汇聚成一个个神仙虚影,暗藏无穷杀机。 黑山真人长袖一拂:“道法宽,但度有心人。” “轰!!”就在话音刚落,这轻轻一拂好似力逾万钧!甚至天空都为之破碎! 一片片幻化的天幕塌陷,所过之处,地面轰鸣阵阵,一圈圈可怖的冲击波带着一阵嗡鸣的晨钟暮鼓之声四面八方扩散。然而就在同时,所有阴兵,居然开始变换阵型! 锥形阵。 八名极其强悍的阴兵,穿着与众不同的盔甲冲到最前方,在他们身后,是漫无边际,策马奔腾的骑兵海洋。面对曾经的元婴之下第一人黑山真人一式神通,不闪不避。除了八名阴兵之外的所有骑兵整齐减速,一道道黑色阴气群鬼入海一样融入八位阴将的身体,刹那间,这八只厉鬼开始疯狂膨胀起来。 十米,二十米,三十米。到它们冲到距离两人不足百米的时候,已经成为八只面目狰狞,阴气环绕。七十二臂,三十二眼,如同修罗降临。 “贪!”“诛!”“恶!”“怒!”“嗔!”“淫!”“残!”“毒!” 八个模糊的声音从他们口中传出,紧接着,三十二眼齐齐对准黑山真人,正面两人的八个头颅张开阴气缭绕的大嘴,八道黑光层层凝聚。 这一刻,八只阴鬼的境界居然达到了金丹初期!而他们身后数万阴灵,带着一声惨叫,齐齐化为惨绿的鬼火,夏夜萤火一般倒飞向冥府紫禁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