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8章:伪诛仙阵(一) - 最强妖孽

第748章:伪诛仙阵(一)

前一章修改了一下,请对照前一章往下阅读 周日存稿被吞,前一章是临时写的,当时觉得不错,现在想想有些地方还是不妥,于是昨天花了一个小时修改了一些 还是那句话,我写的肯定不是最好的,但是我会尽量做到我能写到的最好 ¥¥¥¥¥¥¥¥¥¥¥¥¥¥¥¥¥¥¥¥¥¥ 高手交流,有时候不需要言语,也是对对方的进一步试探。看对方够不够资格和自己并肩作战。 他和黑山真人之间的对话,黑山真人问的是谁去取明光宗的首级,杀了这个数百年前的古帝。而不是问谁去接这一战。 数万阴兵,还不放在他们眼里,他们眼中的敌人,也绝对不是这些滥竽充数的小鬼。 “东厂,西厂,锦衣卫。”黑气直冲城门,徐阳逸沉声道:“一旦他们出现,就说明明光宗已经顶不住了。” “你觉得他们什么时候会出现?”黑雾之中,米斯特汀问道。 剑光闪耀,亮如秋水,徐阳逸回答:“那要看对手是谁。” “如果是我,我保证,很快。” “吼!!”就在此刻,他头顶上一声怒吼,数十只阴气凝聚的巨爪朝着他当头抓下,然而他丝毫未停。 黑山真人是保护他冲进去的盾,他就是那把剑。 就在巨爪落到他头顶上十米处时,虚空之中一朵白色花朵绽放,随后根须疯狂蔓延,不到一秒就凝聚为一片巨大的木盾。一声巨响之后,阴鬼居然盾都没有抓破。 “呜呜呜!!”下一只手还未攻到,神武门上,旌旗闪动,号角连天。下一秒,箭如飞蝗,就连周围洞穴都映照出惨绿的颜色。 一点点鬼火箭矢,遮天蔽日,威势甚至比他闯三省的时候更加庞大!所过之处,仿佛空气都燃烧起来。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不退反进,黑色灵气如同给他插上了收割生命的羽翼,彻底亮出金丹真人的獠牙。 既然分配了工作,就得完全信任对方。 刹那之间,箭矢临身,然,就在他身体十米开外,无数灵气花朵诡异出现,虚空盛开,浩瀚如海的箭雨竟然寸步不能入。 就在花海之下,一道雪亮剑光游龙也似,简洁,却毫不拖沓。极速,却绝不偏斜。 “锵锵!” 出鞘,收剑。声若龙吟。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只留下半空中那一道惊艳的剑光,从神武门当头斩下,一分为二。此刻,剑光的残影都还留在空中。 无人看清这一剑的动作。 “假的终究是假的。”徐阳逸摁着剑柄,淡然说道。 下一秒,轰隆一声巨响,数十米外的神武门化为漫天碎片。烟尘和碎块的雨幕之中,无数绿色鬼火惨叫飘起,整个神武门,被这一剑从中斩为两段! “主子。”金碧辉煌的大殿中,朱常洛轻摇泥金折扇,玉为骨,绢为面,幽香阵阵。平静地支起头,古井无波地看了面前的阴鬼一眼:“说。” “敌,敌人,已,已经突破了神武门,进入御花园了。” 朱常洛啪一声合上了折扇。 预料之中……然而此刻听到,却那么的心有不甘。 恨啊……恨自己不能修行,让对方长驱直入,自己却根本无法离开这里!更恨安德烈背信弃义,不仅仅事到临头反水,连情报都是错的! “然,朕苦心经营几百年,轩辕剑斩过朕,朕都不死,就凭你们?”他深吸了一口气,手中扇子轻轻敲击着:“启诛仙剑阵。” 人离开了,他端起有些凉了的茶水抿了一口,无人可见,他的手指有些微微颤抖。 “啪!!”数秒后,他猛地将茶杯一砸,咬牙站了起来,呼吸略有些急促,明黄色的龙袍都无法降低他身上强压的暴怒。 “该死……”他双手在龙袍中握紧,没错,他宫殿中的防御他还是有些自信,但是……时间不够! 他并不是不知道金丹真人之中也有强有弱,不过,这次是两位真人,下次……恐怕就是几位!十几位!甚至可能引来传说中的元婴真君! 他有多少财富扛下去? 安德烈打开了他最为紧要的护山大阵,对方得以长驱直入,他还有东西厂,还有锦衣卫,然而……真的能防下十几位金丹乃至元婴的冲击? 他不敢想。 “只有……让他们出不去了。”他深吸一口气坐了下来,他很清楚,现在,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刀斩乱麻,否则……泄露出去一点,他几百年的谋划就彻底完了。 “主子!主子!!”就在此刻,一位太监慌忙冲了进来,头如捣蒜:“主子,不好了!” “滚!!”心情极度烦躁的明光宗一茶杯砸到对方头上,主子不好了?找死! 对方愣了愣,这次终于反应了过来,拼命磕头,颤声道:“神武门……神武门破了……” “朕知道。”朱常洛淡淡道。 “主子……神武门……好像有些变化。奴婢觉得……您还是应该亲自看看……” 宫外,徐阳逸所化黑雾,已经穿过崩塌的神武门。但就在同时,他身后的神武门废墟,忽然动了。 不是那种崩塌的颤动,而是反向的,所有崩塌的石块噗噗噗地从地面抖动起来,好似一眼巨大的喷泉,马力强劲地从下方往上喷,不到三秒,一道恢宏金光,从下方直冲天际! 它只有手臂粗细,却透露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威严,周围阴气缭绕。然而,这种阴气和朱常洛的阴气完全不同!这些阴气……竟然让人感觉到了一种煌煌正道之感。 “这是?”黑山真人愣住了,神武门……仿佛不是什么关卡,而是一道封禁,随着封禁的破碎,下方……有什么东西苏醒了? 徐阳逸猛然回身,目光眯了眯,这道金光很细,然而质量却相当之高。他甚至只在小青身上感受过如此恐怖的气息,而这股灵气……仿佛……还在小青之上! “沙……”沉默之中,金色光柱轻轻一顿,紧接着居然缓缓移动,好似下面有人拿着一支笔,在勾勒着什么一般。 一道道金线旋转于笔下,一朵朵无根莲虚空绽放,在半空中描绘出一个个玄奥莫测的符文。 金銮殿,朱常洛双目如炬,双手放在朱漆回廊之上,双手紧紧握着回廊,上面阴气翻腾。 身边,数位衣着华丽的嫔妃看着远处的金光,巧笑嫣然:“官家,还是您想的周到。”“这到底是什么阵法?奴婢却是不认识呢。”“有官家在,他们必定有来无回。” 朱常洛没有回话。 他只感觉心底一片冰冷。 不是……这不是他的手笔!他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神武门之下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他在一片恭维中回到养心殿,没有一句话,从枕头底下抽出一把寒光四射的宝剑。 剑身狭长,剑柄龙凤盘绕,尊贵无双,一枚婴儿拳头大的祖母绿晶莹剔透。而剑柄上,龙飞凤舞的纯钧二字,仿佛天地刻画,让人心生畏惧。 十大圣剑之纯钧,尊贵之剑,无双之剑,从来都只在帝王家。 就算是他,这一次都不得不亲自握剑。割断对手的喉咙,或者割断自己的喉咙。他有预感,这一次,恐怕他自己做了别人的鱼饵。而那条勾鱼的线,至今都还没有出现。 “安德烈……”他手指轻轻擦过纯钧,沉声道:“看样子……你瞒着朕做了不少的事情啊……” 神武门,徐阳逸看向那道金光,皱眉踏前一步,然而,一片璀璨的金色光幕忽然亮起。无数符箓萦绕周围,从灵光两侧,光幕海潮一般蔓延,所过之处,每一块砖,每一片瓦都闪耀出一种神圣的光泽。 “被关在里面了。”他收回手,直觉告诉他这个阵法非常强大,如果要强行突破,恐怕现在的他还难以做到。 米斯特汀灵识沉默,他知道徐阳逸真正的实力,而对方直接说被关在里面了。他可以想象这个阵法有多难缠。 “准备了几百年,果然不一般。” 徐阳逸笑了笑:“或许……并不是明光宗做的?” “嗯?”米斯特汀吃了一惊。 “我刚刚想起一件事。”徐阳逸边走边说----已经无法再飞行,进入真正的紫禁城后,就算是仿制品,强悍的禁空禁制也让他飞不起来:“xyd指向这里,主宰也在这里,地球遗宝还在这里,先天灵炎仍然在。我的因果之灯也是在这里点燃,这真的是巧合?” 米斯特汀斟酌了一下,也凝重了起来:“不错,这里恐怕另有玄机。不光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任何不简单的东西,都必定有一条线联系在一起。”徐阳逸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眼中闪过一抹杀意:“他把我关在里面,他又何尝知道,本真人也压根不想让它逃出去。” “困兽之牢,大家就来看看谁的獠牙更锋利吧。” 米斯特汀仿佛笑了笑:“谁的獠牙更锋利,我不敢肯定,但我敢肯定,他们的人一定比你多得多。” 就在说完的同时,他们已经转过神武门照壁。进入了一个巨大的花园。 面前一片枯藤老树,蔓延上万平方米。虽然枯枝败叶,却修建地极为别致。甚至还有一片不小的湖水。布满腐臭的绿萍。但最诡异的,是布满整个“御花园”中,一具一具的棺材! 黑沉沉,无边无际,最普通的黑色棺材,然而,上面全部贴上了一张朱红色的符箓。 阴风怒号,昔日的御花园,今日的葬尸地。黑色草原一样的棺材海洋,述说着大明宫最后的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