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9章:伪诛仙阵(二) - 最强妖孽

第749章:伪诛仙阵(二)

“沙……”徐阳逸缓缓踏上布满黑黄色树叶的御花园,皮鞋和枯叶的接触发出干涩的滋呀声。仿佛踩在风干的人骨之上。 风,穿梭在枯枝败叶中,如同厉鬼的哀鸣。掀起满地棺材上朱红的符箓,哗啦作响。 北风行平林,芦叶响乾雨。青燐走平沙,独夜鬼相语。 他的目光放眼看了过去,棺材如潮,蔓延无尽。大明宫历代几十万陪葬的宫人,几乎全部葬在此地。只可惜,死,并不是结束。 “卡啦啦啦啦……”风越来越大,终于,第一张符箓被狂风卷走,紧接着,第二张,第三张……一张张符箓在半空扭曲成符箓的龙卷,随后轰然爆开,化为几十万道惨绿的光芒,冲向东华门,西华门,午门,神武门,四扇大门。 徐阳逸轻轻握紧手中剑,目光毫无感情地看向四周。 江河入海,群魔汇聚。就在所有绿光没入四扇大门的那一刻。他身后的神武门发出一声惊天巨响,掀起千重灵潮。 飞流直上三千尺。灵气化水倾盆而下,在漫天暴雨之中,一头龙头蛇尾,龟背狮足的怪物,全部由灵光组成,圆桌大小的眼睛死死盯着眼前的不速之客。 不仅如此。 午门之上,火焰冲天而起。西华门,龙吟阵阵,无数无根黑莲盛开半空。东华门,一团耀眼的白光仿佛冬日太阳,威势之盛让方圆千米空无一物。 就在四尊虚影出现的刹那,它们脚底无穷符箓蔓延,将整个紫禁城包括其中。随着“轰!”的一声巨响,江海平潮,虚空禁光。地面一片黑白色的灵潮好似山洪倒泄,顷刻间将方圆万里笼罩在内。 “这是……”米斯特汀愣了愣,器灵之身猛然飞出,愕然看向四周,声音中第一次出现了一抹震撼:“诛仙剑阵!?” 这四个字,让徐阳逸目光都缩了缩。这个名头太响了,响到他的心情都为之波动了一下。 “不可能。”他迅速压下心中的摇动,沉声道:“若是诛仙剑阵,现在无人可破。这最多是简化版,而且是简化了不知道多少版。” 手抄在裤兜,他尝试着迈动一步。入眼之处,一片烟云,然而在烟云之中,那种无孔不入,水银泻地一样的剑气,密如天上繁星,却全部锁死他的心脏。而他的灵识,在浓雾中完全被封禁。 连续变换数个方位,无形的杀机如影随形,寸步不离。他终于停了下来,手指徐徐擦过手中长剑:“能以没修行过的凡人之身困住我,出人意料。” “小家伙,别冲动,就算是简化版,诛仙剑阵的威力也绝对不凡!而你的灵力如果在这里耗干净,接下来的天生地养双尸,还有皇帝本人,你用什么去对付他?”仿佛看出了他的想法,米斯特汀慎重提醒道。 话音未落,徐阳逸已经电射而上。 目标,神武门。 米斯特汀说的没错,但不冲过这里,哪来的以后? 就在他身形跃起的瞬间,整个大阵,动了。 “嗤嗤嗤!!”黑白太极之中波涛汹涌,破空之声响彻天际,无数灵剑带着恐怖的剑气从海中一跃而起,带着数十米长的灵雾尾巴,如有灵性,死死锁定半空的徐阳逸。 这一刻,时间仿佛定格。 紫禁之巅,天使一般的人影悬空,四面八方,数不尽的灵剑环绕,交错出死亡的乐章。灵气纵横之间,在周围投射下斑驳的光影。 “嗡嗡嗡!”三尺青锋颤动,下一秒,剑光纵横,横扫六和,一道道灵剑虚影于半空肆意狂舞,要将其中一切都化为齑粉。 他快,剑更快!几乎眨眼之间,数百利剑已经临身。然,就在利剑刺中他后背的一刻,一片金光闪耀,一道道气势恢宏的符箓张开,两面天使一般的翅膀,将他牢牢包裹其中。 神王纹,发动! “叮叮叮!”雨打琵琶之声连绵不绝,神王纹在他身侧形成一片方圆十米的符文护罩,汹涌的剑潮居然无一可攻入其中。 米斯特汀或许对华夏的阵法不了解,也根本不知道从何着手。但是它的战斗经验绝对丰富,只要看到徐阳逸的动作,就能推测出他下一步要干什么,在他冲天跃起的一刹那,早就做好了准备。 而徐阳逸,同样丝毫未减速。 彼此的信任。 “天神甲胄!”“神王赞歌!” 连续两道声音响起,徐阳逸身体周围,一片迷蒙的金光,无数古老的符文闪耀,一套古老的盔甲顷刻间幻化到他身上,而神王纹和之前都不一样,这一次蔓延全身。他的灵气瞬间暴涨,竟然形成了一颗黑色的流星。 一点寒芒先到,随后剑出如龙。一人一器灵,在半空中拉扯出一条金与黑交织的华章。顶端寒芒闪耀,直取玄武。 既然决定了要上,那么就义无反顾! 瞳孔中,玄武虚影已经越来越大,然而就在这一刻,巨大的龙头猛然抬起,大嘴突兀张开,根本没有给他一丝反应的时间,一道惊鸿剑光迎头劈下! 快,电光火石之间,从无至有。 烈,笼罩千米,无坚不摧。 处于这道剑光正前方的徐阳逸,刹那间竟然感觉一种久未谋面的危机感,就连肌肤都在生痛。米斯特汀一声惊呼,几乎和徐阳逸同步反应,两扇巨大的羽翼一扇之下,朝着一侧闪去。速度之快,空中都留下一片残影。 这道剑光,太纯粹,太惊艳,就像划过黑夜的流星,他第一次看到如此可怖的剑光。对比起这道剑光,本代轩辕剑主简直就像过家家一样。剑光所至,虚空宛若薄纸,没有一丝阻拦齐刷刷破开,露出后面丑陋虚无的裂缝。 “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千米长的剑光直劈入下方黑白雾海,卷起万丈波澜,云雾翻腾之间,他的目光猛然缩了缩。 黑白太极之中,是黑白莲海。 每一朵莲花都有一人大小,而其中,竟然站立者无数剑侍! 黑衣高帽,脸色苍白,每一个人,都仿佛泥塑木雕,摆出一个标准到无可挑剔的剑招。白鹤亮翅,分花拂柳,浮光掠影……看似平凡无奇,在这汹涌黑白太极之中若隐若现,竟然构成了一种令人心悸的杀机。 “这难道是……”米斯特汀也看到了,深吸了一口气。还未说完,徐阳逸冷笑道:“就和前辈您想的一样。” “这里面,就是大明宫几十万尸体为阵基,我总算知道这些棺材是干什么用的了。真是好大手笔。” 不过,根本不等他看清楚,黑白太极刹那间再次被浓密的灵气遮掩,同时……整个海面都波动起来,一道道汹涌的剑光穿破灵雾海面,仿佛那倒飞而出的流星雨,勾勒出灭世的场景。 “铮!”万剑齐鸣,刹那将徐阳逸包裹成一个巨大的剑球,每一寸肌肤,都处于灵剑威胁之下。 徐阳逸深吸一口气,忽然卸去全身灵力,几乎就在同时,米斯特汀双翼收拢,和他心有灵犀,猛然坠落下去。 “轰轰轰!!!”落下的刹那,头顶炸开数不尽的黑白烟花,一道道白色,黑色的剑光,在地下世界疯狂肆虐,拉扯出恐怖的冲击波。 而他下方,上百道剑气,同样也在凝聚。 “滚!”徐阳逸一声怒喝,就在同时,米斯特汀已经幻化到他手中,一道金光轰然落下,下方所有灵剑寸寸崩溃。 又回到了原点。 徐阳逸无声站立于地,下一秒,一尘不染的衬衣忽然啪啪啪爆开。露出里面白色的背心。 他没有受伤。 而是刚才那让人几乎心滞的一剑,距离太近,速度太快,产生的音爆居然突破了他的灵气护罩,普通的衣服根本经受不住剑气余波。 “下有太极剑阵,上……一旦逼近四象,立刻会遭到恐怖的反击。刚才那种攻击,就算是我,恐怕都不只是轻伤了。”他没有再次出手,刚才是试探虚实。南明离火不入体,灵气贫瘠到可怕。他没有挥霍的资格。 “刚才,应该是这个简化版的创作人刻印下的剑气。”米斯特汀沉声开口:“如果你灵气足够,我们完全可以采取最笨的办法,耗光这些剑气,打开这个死角。但……” 他没说下去。 沉默片刻,徐阳逸若有所思地说:“前辈,你有没有发现,只要我们不攻击,这个诛仙剑阵也不会发动。” 米斯特汀点了点头:“没错,这是温水煮青蛙。会给人假想的余地。一旦拖过七七四十九天,他真的登临天子位,气运护体,一句话就可以让你动弹不得。怎么收拾你都可以。” 进,陷入大阵。退,被金光封死。偏偏他的灵力还不足,变异的灵气对死人更没有一点用处。 真有点进退维谷的感觉。 更重要的是时间不等人。 “办法并不是没有。”数秒后,米斯特汀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沉声道:“解封。” “解封?” “没错……”米斯特汀深吸了一口气:“为我解封。” “解除我的所有封印……让我恢复到奥丁手中的姿态,别说这个伪诛仙剑阵,就算真的诛仙剑阵,我也敢去闯一闯。我身体中,同样有奥丁封存的剑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