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0章:伪诛仙阵(三) - 最强妖孽

第750章:伪诛仙阵(三)

徐阳逸没有立刻回答,反问道:“代价?” 米斯特汀直视他的眼睛:“我会沉睡。” “我无法再陪着你百年。而你,使用了你根本不能使用的力量,会陷入三天毫无意识的昏迷。相信我,小家伙,奥丁的力量超乎你的想象,甚至比你见过的任何人都强。这不是你能掌控的东西。” “而且,这还是最好的情况,一旦肉体不能支撑神力,你会当场崩溃。”他看了一眼徐阳逸:“我认为,除非你的身体再增强一倍,否则无法承受这一剑的力量。” 徐阳逸还是没有回答,许久,才对米斯特汀鞠了一躬:“如何能让您苏醒?” 这种情况,切忌优柔寡断,他本身的灵力,一定要用到刀刃上。 一次,只有一次,唯独的一次出手机会,不会超过六个小时。否则境界必定下跌。 而对手……还有四个! “送我去圣剑之台。”米斯特汀微笑道:“对于你来说,不难,让我恢复五十年,就能再度苏醒。巴别之塔本身就是一尊巨大的法宝。能滋养任何宝物。” “但是,一切的前提,是你能接下奥丁的力量。我会尽量把控,不过哪怕只是一丝,你也……”他没说完,摇了摇头。 就在他动作还没有结束,徐阳逸全身忽然爆发出一种恐怖的力量,这股力量之强大,甚至让周围的雾气瞬间清空。 黑雾之中,仿佛打开了地狱的裂缝。米斯特汀目光微微眯起,这种感觉……甚至如同看到了魔神的雏形。灵力,数不清的灵力扭曲在一起,因为太过庞大,甚至让空间都模糊起来。而这些灵力,正在徐阳逸身上疯狂汇聚。 汹涌的黑雾如潮,数秒后,黑雾散尽。徐阳逸看着自己的手,真是不讨喜的形态啊……如果不是现在这个局面,让他根本无法发挥,他不会亮出自己这个杀手锏。 “现在呢?” 他的全身,一片片漆黑的叶片仿佛和肌肉连到一起,根本分不出到底是肉还是树叶。皮肤下,仿佛老树盘根,一条条根系代替了经脉。体表之上,无数繁杂的根须勾勒成一个个玄奥的符箓,最后汇聚到胸口。 胸口之处,一枚绿色的晶体闪耀不已,就连他的眼睛,都变为了竖瞳。 “半妖化?”米斯特汀愕然看了他片刻,最后落到他胸口的晶体上。他能感觉,这不是妖体的东西,但是……带着一种他都畏惧的……甚至近乎世界本源的感觉。 “应该可以。” 话音刚落,徐阳逸已经一把握住米斯特汀,朝着玄武冲去。 米斯特汀和他并行,太极之中,无数灵剑再次蛇一般跃出,它轻轻开口道:“神王烙印。” “轰!!!”随着四个字落下,米斯特汀爆发出冲天光芒,这片光芒之盛,竟然压过四象,将整个万里洞窟照亮。 紫禁城的每一处,都处在这片神光照耀之下,纤毫毕现,无一死角。金銮殿中,朱常洛正惬意品酒,下一秒,跳舞的宫女,周围的妃嫔,全都被这一片金光惊得抬起了头。 地下世界,终于被神光照亮。让他们看到了睽违数百年的太阳。 “这是?”朱常洛缓缓站起,手轻轻握住了身侧的纯钧。无意识的触碰,他愕然低头。 纯钧……竟然在跳动? 剑匣之中,纯钧悦动不已,仿佛看到了足以匹敌的对手,那种来自于战士的兴奋。 朱常洛目光微冷,他厌恶一切不受控制的事情。 卧榻之旁,他人酣睡,而这种酣睡,竟然让自己的佩剑共鸣,一种诡异的,被绿了的心态,让他心中无端涌起一片无名火。 “刷!”剑光透彻,纯钧被他猛然拔出,放在自己面前。他目光微眯,冷冷看着这把剑:“你想出去?” 纯钧颤动更甚。 “朕,不许。”朱常洛仰天大笑,猛然将纯钧投掷于地,扑一声插入地面,徒留剑柄颤动。 他的目光带着一抹难言的阴冷,看向所有人:“这天下,是朕的天下。” “朕说不许,谁敢动,诛九族。” 他声音轻柔了起来,看向纯钧,仿佛情人低语:“你也一样。” “就算他能杀到金銮殿,朕也在这里等着他。” 冥府紫禁城,天地一片通透。时间都仿佛放缓,在这种玄妙的缓速中,一道道赤红的符文从米斯特汀身上蔓延,紧接着,米斯特汀寸寸崩溃,化为点点灵光。下一秒,无穷灵光轰然倒卷,在他手中凝聚成另外一把剑。 这,是一把完全的植物之剑。 榭寄生之剑,北欧神话第一剑。屠神之剑。它的身体并非剑刃,而是扭曲的树枝形成,由粗到细,布满金色符箓。 看似普通,握着它的徐阳逸却能感觉到其中汹涌的灵力。 “嗡嗡嗡……”身形所过,虚空都在震颤,一个磅礴的身影,出现在他身后。就在出现的刹那,徐阳逸全身都颤抖起来。 强……难以言喻的强,那种极致的力量,暴虐的力量,瞬间布满他的全身,撕扯着他每一寸肌肉。如果还是人类形态,他敢肯定现在身体基本废了,起码半年之内别想下床。还要用绝好的丹药将养。 就算现在,这股恐怖的灵力也刀割一样从他每一条经脉流过,全部冲向他的手臂,和蔓延而上的符箓合二为一。 这一瞬间,徐阳逸的灵识模糊起来,仿佛他就是奥丁,北欧至高神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轻轻抬起手,轻轻挥出一剑,如同心有灵犀,和米斯特汀,身后奥丁模糊虚影,异口同声道:“神降之剑。” 四个字,普普通通。却仿若黄钟大吕,让整个地下轰鸣不已。如同地震降临。 就在同时,对面的玄武再次张开大嘴,随着轰的一声巨响,一道破空剑光倏然而至。 这一剑,天空无云。 这一剑,超越之前,斩破虚空。 然而,这一剑,迎上的是北欧第一神王的剑气。 “轰!”一道金色的剑光,笼罩方圆万米!整个地面都被映照得一片通透。已经看不见这一剑,因为所过之处,光之所在,皆为剑影。已经感觉不到它的威能,因为就在发动的一刹那,刹那间吞没玄武和它的剑光。 万里波澜,千里神光,日月不明,星辰不闪。 神说,要有光。于是有了光。 神怒,说不可存在,于是不可存在。 一剑光寒十四州! 金銮殿中,朱常洛面色如常,端着酒杯,却没有喝,只是有些痴迷地看着窗外。 这道光…… 久违的光…… 而在光之下的自己,甚至看不到自己的影子。真的还是那个言出法随,帝王一怒伏尸百万的明代天子? 从一开始,他就不知道自己是对是错。走到现在,但凭本心。 一口饮尽杯中酒,重重地顿在桌面上,外界神光照耀出一殿厉鬼,他忽然感觉到无比失落,缓缓道:“古来帝王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 无人敢答话。 许久,他才淡淡道:“魏忠贤,刘瑾,汪直,王振。” “奴婢在。” “率东西厂,锦衣卫出击。”他顿了顿,加重了声音:“死守乾清门。” “是。”四大太监行了礼,斟酌地说:“不过……主子是否多虑了?诛仙剑阵可是当初仙师传下来的阵法。这……就破了?” “你们这是在教朕做事?!”朱常洛霍然站起,目光冷冷看向下方的人:“现在……都不把朕当主子了?” “官家息怒!”“奴婢马上就去!” 外界,一切如故。 唯一不如故的,就是徐阳逸。 他手中米斯特汀已经化为点点灵光消失,重新成为了当初那把剑,但是他能感觉到,其中的器灵已经沉睡。他尝试呼唤了几声,没有回应。 还有另一个不如故的,就是四周全部安静了起来。四道虚影依旧,下方黑白双色灵雾之海翻涌依旧,却寂静到了诡异。 米斯特汀化作符文再次进入他的左手背,就在同时,巨大的洞穴之中,忽然响起了一个轻微的声音。 “卡……” 紧接着,是连绵不绝的“咔咔”之声。整个地下洞穴,竟然从中央开始,被划出了一道巨大的剑痕!仿佛要把这个洞穴从中分成两半一般! 一道道恐怖的蛛网纹从剑痕周围蔓延,下一秒,震耳欲聋的崩塌声终于成为主旋律,闷雷一般在整个洞穴响起。“轰隆隆……”乱石崩塌之间,沙尘滚滚,惊涛拍岸,四道若隐若现的虚影齐齐发出一声悲鸣,四扇城门几乎没有一丝挣扎,就在瞬间化为齑粉。连同四道虚影一起消失不见。 天空中的符箓大阵缓缓消退,而下方万米雾海,终于开始了分崩离析。 “刷拉拉……”江河倒卷,云开雾散。黑白分开之后,满地都站立者一具具尸体。手握长剑,摆出各种神通的招式,雕塑一样站立于原地。 一剑之威。神王一怒。

下一篇   第751章:时之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