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炼心(三) - 最强妖孽

第76章:炼心(三)

“四部法诀,共有神通四手。乃丹道万法根基,切记切记。” “刷……”徐阳逸的手指最终停下,等待了足足半个小时,在没有一丝声音响起。他才睁开了眼睛。 黑色的地面上,已经满是白色划痕,他周围,密密麻麻都是字。如果有现在丹液大师看到,一定会疯狂地跪倒下来,膜拜这些远古的奇迹。 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因为胸中的兴奋有些发红,没有第二句话,他打开了大门,力透指尖,六个大字赫然出现在石门上。 妄入者,杀无赦! 里面的东西,除了他,不会给任何一个人看到! 外面的三个人嘴巴都要掉到地上了看着这一幕。 “怎么了这是?”李牧愕然开着石门一开一关,和门上的大字,莫名其妙地说:“有病吧……” “别管了,我们拿钱走人就是……炼丹的神经都有问题。”张弓长看着手提电脑,有一搭没一搭地翻着网页。 修炼室中,徐阳逸慎重地看着面前的大鼎,听着那个恢弘的声音一字一句地阐述最基本的功法。 控火诀,风舞痕。 说是控火,其实是控风,任何修士都可以凭空造出一团火焰,这就是最普通的修士一开始炼丹最常用的火焰。 他的灵识,如同一根根丝线,蔓延到四周。运转功法,他很快便感觉到了风的流向。 和普通流向不同,他甚至能感觉到无风的修炼室中,一丝丝气流的涌动,包括他们靠近自己身边时,形成的一个个根本看不到的漩涡。 “神经元肯定被开发过了……”他心中暗暗想道:“当初,杀掉癫狂症之后,那种仿佛看到新世界的感觉,早就习惯。比如……” 他睁开眼睛,眯着眼看向四周,喃喃道:“从前的我,绝不可能看到这些气流的流向……甚至无法在天下独步夺得魁首。但是,那次之后……” 他默默握了握拳头,这种已经被习惯的感觉,现在才发现,对自己多有利! 比如在阴暗的环境中,他等于多了无数双眼睛,在警惕着来自黑暗的偷袭。 “现在……”他深吸了一口气,猛然运转功法。 风舞痕,吹雪断桥,卷云栖松。 刹那之间,他清晰地感觉到,周围的风,动了。 如同他自己成为了一块磁铁,周围的风就是铁块,此刻,全部被他所牵引! 他浑身的灵识“触须”如同一只只看不见的出手,操控着周围的风,一丝丝往鼎下的炉火中灌去。 同时,右手轻轻一挥,一团赤红色的火焰就在鼎下噼里啪啦燃烧了起来。 徐阳逸的目光,沉稳如常,仔细看着每一个火苗的跳跃,风舞痕,需要达到最基本的炼丹要求,是让火焰六个小时内,不消减,更不增加。 炼丹途中,火势是炼丹的所有基石。什么时候火大,什么时候小火,这些错了一步,都达不到要求。珍贵的天才地宝,只能全部浪费掉。 风舞痕,顾名思义,将所有的风的痕迹,通过灵识引动到火焰之中,这就是控火诀。 徐阳逸仔细操纵着每一丝风的轨迹,小心翼翼地让他们归于火焰。但是…… 火焰跳动异常明显,这显然是不熟悉的征兆。 他没有管,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一步登天,在控制风力的同时,他在做着第一步的统计:看自己能坚持多久。 刚才的讲经,他已经明白,古修炼丹,练气丹药也要十五天左右,筑基至少两月起步。金丹期,一年乃是常事。至于之上的……没有任何记录。 也就是说,他现在至少要保持二十五天的精力,这才能考虑开始进行下一步。 因为,他不清楚,这十五天是说的熟练的丹徒,还是他这样的初入门者。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过去,他面前的火焰“刷”的一声,彻底熄灭。 而他自己,已经冷流浃背。 他站了起来,长长舒了一口气。 “比我想象中还要更难。”他眯着眼睛,看着忽然黑下来的修炼室。这次失败,是在他预料之中。他非但没有一丝沮丧,更有火热的期待! 这可是炼丹术。 失传百年的炼丹术! 只要拿出一粒,整个修行界都会因此而疯狂! 丹液,胶囊,他们根本无法避免药性挥发的问题,乃是不得已而为之的选择! “继续!”他目光一闪,没有休息的想法,而是立刻再次投入了控火诀风舞痕的训练。 毕竟,万古丹经王,炼丹即修炼。他大仇未报,甚至仇人的影子都找不到。答应火云的承诺也没完成。还有当初苏怜月的承诺。他就算想停下来,自己都过不去这一关。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一个月……两个月……半年…… 除了每天出来吃饭,徐阳逸仿佛住在了石室中,根本看不到人。 “他是疯了吧?”天气,已经转为春末,万物蓬勃生机,别说李宗元,就连其他三位修士,都忍不住担心了起来。 因为,徐阳逸出关的时间,越来越长。太多的时候,竟然需要辟谷丹液的帮助。 而且……他每次出关,精神状态是好,但是,整个人的状态,非常不好! 头发,已经从短碎发变成了披肩发,他嫌麻烦,在自己头发后扎了个辫子。如果再穿上古代的长袍窄袖,活脱脱一位古修现世。 身上的衣服,有的都出现了破洞,他仿佛恍然未闻。每一次出关,吃完饭,洗个澡,用清洁符清洗一下,就再次进入了修炼室。 “李道友……你说,徐道友这是?”又是一个月过去,张弓长忍不住问道:“他……到底在里面做什么?” 李宗元满脸苦涩地摇了摇头。这半年,他的资金早就一干二净,幸亏凝露草市场需求量大,才能撑下来。否则,连三人的工资都发不起了。 但是,这三个人统计什么?本来说是来统计的,结果门口的妄入者,杀无赦六个大字,没人敢进去。 自己可还开着他们一个月一人几十万的工资啊! 他心中,对徐阳逸的抱怨,不说恨到骨子里,但绝对是咬牙切齿的地步。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李牧叹了口气:“李道友,我们几位也要修炼。本来打算在你这里找一笔快钱。不过,最多再过两年,我也只能告辞了。” “修士睁眼闭眼,往往经年累月。如果徐道友闭关三五年,我等不是也要等他三五年?”王春来有些不舍地说道:“我也半年多没修行了……万人争渡,不进则退。李道友,这个月结账之后,我只能暂时离开了。” 李宗元巴不得他们现在就走!但是,徐阳逸不开口,他根本不敢做这个主。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多留了……”他装模作样地叹道:“徐道友的修行,还不知道到什么时候……” “刷拉……”随着一阵石门的沙沙声,一个多月没有打开的石门,再次打开,徐阳逸精神矍铄地走了出来,但是外表,根本不敢恭维。 脸上,已经胡子拉碴,虽然这样看上去更有男人味。但是,他的皮肤因为很少见光,现在白皙地有些可怕。眼睛还微微有些发红----任何人长年累月看着火,都是如此。映衬之下,反而显得有些不伦不类。整个人,完全可以用糟糕来形容。 只是,他的眼睛,却如同黑夜中的星火,亮的吓人。整个人也完全没有一丝颓废气息。仿佛荒野中的野草,精神矍铄。 二话不说,身边的周婷婷目光一闪,立刻登登登跑到了楼上,端下来了一大桌子菜。 徐阳逸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端起碗大口吃起饭来。 他吃的风卷残云,没有一句话。周婷婷抿了抿嘴,这些食物都是她精心去学的,不过她很理智,什么都没说。 “咯噔……”徐阳逸轻轻放下筷子,拿过纸巾擦了擦嘴,朝所有人点了点头,再次朝着修行室走去。 修行,就是这样,睁眼之后,沧海桑田,可怕的不是身体的孤单,而是心灵的孤独。 任何修士,都很清楚,耐得住寂寞,才能守得住长久。 当闭眼时,2016,睁眼时,已经2026,这种情况,太多太多。感慨着白云苍狗,时事变迁的同时,感悟着身体中更加强大的力量。个中滋味,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我非子,固不知子。得失判断,是得是损,全在乎本心。 只有坚持本心,明辨真我的人,加之种种机缘在身,才能登上那至高无上的金丹王座。 20%的天才,30%的机遇,50%的汗水。任何一位站在金丹王座上的至尊,都是毅力高绝,心智坚定的非人! 修炼,炼的是师法自然,也炼的是自我本心。 半年闭关,不外如是。 “主……徐先生!稍等!”就在这时,李宗元焦急地开口了:“辟谷丹液用完了!” 徐阳逸停下了脚步,太久没有开口,他甚至觉得舌头有些发僵。停顿了五秒,才淡然道:“买。” 李宗元一口血差点没喷出来! 买?! 谁买! 钱呢! 你知不知道你两耳不闻窗外事,老子在这里赚钱养家容易吗! 心中各种骂娘的话纠缠,脸上是想骂又纠结的神情,数秒后,再次堆起诚挚的笑容:“徐先生,咱们借一步说话?”

下一篇   第77章:千年老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