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1章:时之沙 - 最强妖孽

第751章:时之沙

徐阳逸目光一个个扫过去,在他们身后,是一望无际的棺材海洋,不过,这些棺材全部打开,无一人影。 这一剑威力如此之大,差点将地下洞穴都斩为两半。最恐怖的是那种精确程度,就像一个人面前出现了漫天剑雨,剑雨之后,却不是千疮百孔,而是衣服上的几只苍蝇被刺死。 何等可怕。 脑海中,一阵阵眩晕感袭来,他猛然摁住了自己的手,使剑的右手抖得不成样子,一道道青筋不安分地跳动,甚至皮肤下都涌出了一摊摊血迹。 他咬紧牙关,没有让自己昏迷过去,这就是米斯特汀所说的后遗症。他的身体完全无法使用这一剑,这一剑起码是元婴以上的威能。不过,他仍然小心谨慎地布下了一些简单的禁制。 就在布置完最后一个禁制,眼前一黑,他毫无形象地昏迷在了地面。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醒转过来。四周仍然一片寂静。感受了一下灵力,他的脸色顿时复杂了起来。 金丹初期…… 境界下跌! 微微叹了口气,他已经无比小心地节省灵力,没想到境界还是跌落。而前方,至少还有三位金丹级别的敌人。 “如果实在不得已,那也只能显出本体了。”惋惜地叹了口气,这种被限制实力的感觉,他再也不希望有了。不过,也不能怪别人,自己筑基期同样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 他站了起来,调试一下灵力,很可惜,灵识仍然放不了太远。他朝着前方闪电一般冲去。 就在他走了几步,却忽然停住了。脑海中过目不忘的丹灵旋转,一种古怪的感觉再次萦绕在脑海。 在哪里看到过? 四周,全都是那栩栩如生的尸体,拔剑,收剑,亮剑,姿态各不相同,但就是让他感觉到一种难言的诡异感。 过目不忘的丹灵绝不会出错。 他倒了回来,这一次没有前进,而是一具一具尸傀看了过去。但只看到第二具尸体,他就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倏然闪亮。 随后看向了第三具。十几分钟后,他身形如电穿梭这片尸海之中,几乎各个位置都看了一遍。 “一模一样?”他有些惊讶地看着面前的尸海,这里面每一个人都完全一样!除了姿势不同,一点都没有差别! 他轻轻一招手,一把剑飞到他手中,屈指一弹,龙吟阵阵。 筑基初期的法宝。 这一次,他手用力一抓,周围数百米的剑齐齐发出一声悲鸣,紧接着万剑归宗一样全部悬浮到他面前。 灵识展开,他闪电一般扫荡了一下面前的法宝。随后深吸了一口气。 不止是人……居然就连法宝都全部一样! 任何炼器宗师都不可能炼制出完全一样的东西!这也是法宝金贵的原因!法宝,万法之宝,珍贵的一是材质,二就是其中符箓。这是机械根本无法替代的,必须用灵气去雕刻。多一笔,少一笔,重一点轻一点,作用都不相同。 他很快看完了两百把剑,外形,里面的符箓,都毫无二致。这只是筑基期的法宝,他不认为可以逃得过自己的灵识。 “那么……这些仿佛从量产工厂里走出来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他目光幽幽地看向紫禁城:“不止是法宝,就连人都能‘量产?’看样子,这里恐怕真的藏着一些不得了的东西。” 然,这一眼之下,他的目光忽然动了动,缓缓抬起头。数秒后,他的表情终于从平静化为动容,难以置信地看向天空。 就在上方,一个和紫禁城同等巨大的时钟,已经快要被金光描绘完毕。 每一根线条,都是极为繁复的符箓,仔细分辨,居然让他都感觉头晕目眩。时针,分针,秒针,散发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威严之感。金光万里,神圣无方,人对比它,甚至蚍蜉都算不上。 四道金色灵线,甚至有一种让他看到四个小青的感觉,缓缓朝着中央靠拢,恐怕不需要几分钟,就会严丝合缝。 “我打破神武门,出现第一道,打破诛仙剑阵,四道光柱都出现?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就在他疑惑不已的时候,胸口金丹中,忽然传来一阵难言的悸动。 灯亮了。 六合因果灯,五盏小灯,一盏大灯,最中央的那盏灯从头到尾都是只有一点灯光,但就在此刻,居然上窜了一寸! “这是万界大战,地球最大的因果。这是说……它和头顶上的时钟有关?” 他目光冷了下来:“明光宗不可能知道万界大战,也就是说……主宰,这是你的手笔?” 天空之上,巨大的时钟光芒万丈,四扇大门之中,四道金色的灵线不徐不疾地描绘,五分钟后,随着“嗡”的一声轻响,整个时钟爆发出一片难以直视的光芒。 风,突兀地吹动,那里仿佛是地狱的裂口,周围一些细小的石块,残砖断瓦,失重一样漂浮起来,朝着天空中的漩涡缓缓移动。形成一种诡异的呜咽。 时钟周围,一个个星图突兀出现,有黄道十二宫,有其他星座。群星闪耀,让这个漩涡变得华丽尊贵。时针,分针秒针,以及中间刻画的一切全都模糊起来,朝着中央徐徐旋转,一道道星辰牵扯出绚烂的光芒,在漩涡中心形成一片迷离的蓝光。 “卡卡卡……”徐阳逸身体中,经脉翁鸣作响,他感觉到了,这片蓝芒之中,存在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吸引力,仿佛在告诉他,他属于里面。那里,才是他真正的归宿。 他闭上眼,仔细感受了数秒,猛地睁开眼睛看向丹田:“镜中花?!” “这是……上界灵力!这……是传送法阵?直通上界!” 金銮殿,朱常洛和嫔妃一起,看向空中。那个数万米等同于紫禁城的漩涡是如此显眼,那种不属于这一界,高于这一界的磅礴灵力,即便他曾是气运共主,此刻也被吹的衣袂飞扬。 他还好,周围的嫔妃,太监,已经死死抱着柱子,步摇乱晃,长发飘飞。 “终于出现了么?”他轻轻敲击着栏杆,脸上带着一抹冷笑:“只有你知道朕布了诛仙剑阵,这条鱼线,朕还以为你能忍多久。” “不过,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轰隆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当漩涡之中旋转到极致之后,产生的不是爆炸,而是一片瑰丽的符文之海。那种墟昆仑的气息,仿佛一柄大刀横扫全场。所过之处,就连树木都伏下了身子。 狂风过境,天空再次恢复了寂静。时钟中央,一道白色的身影缓缓出现。 这是一个年轻男子,金丹中期,实力也不强。但是……身上却萦绕着一种和徐阳逸现在一模一样的气息。 镜中花改造过后的上界灵气! 这,是一个上界使者。有人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打开了上界的传送门,并且诱导一位使者前来! 男子看了看四周,眉头微微皱起。随后仿佛感应到了什么,有些疑惑地看向徐阳逸。淡淡扫了几眼,背负双手,轻蔑地抬了抬下巴:“你就是接本真人的下界使徒?是地球要申请先战资格?” 徐阳逸眉头一掀,没回答。 “无知竖子。”年轻男子微微一笑,笑容很淡,却包含上界的高傲:“看到上界来使,激动得话都不会说了么?” “本真人恩准你站着说话。” “呵呵……”就在此刻,一个诡异的声音遍布半空。年轻男子收敛笑容,直视徐阳逸:“下界金丹,虽然不知道你们如何迎接上界特使。但是本真人可以负责任告诉你,你们的迎接,本真人相当不满意。” “哈哈哈!!”四面八方,那个诡异的笑声更加猛烈,黄钟大吕一般回荡,许久,笑声才停歇下来,带着一丝怜悯的味道看向年轻男子:“他并不是迎接你的使者。” 下一秒,年轻男子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丹田,那里,一根灰白色的触须,枪一样刺穿了他的身体。 不只是他,徐阳逸的目光都闪了闪。 好快…… 这跟触须,是从墙壁上刺出,没有一丝征兆,没有一点灵力波动。 “迎接你的,是我。”安德烈的声音惬意至极:“忘了告诉你,我的名字,叫做死神。” “扑!”触须抽出,顶端串着一枚金色的金丹,柔若无骨地缩入墙壁。年轻男子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气海,鲜血不要钱地从嘴角涌出。就在头顶漩涡要消逝的一刻,他眉心中一道光华猛然射出! “刷!”快若闪电,根本无法阻止,直接没入漩涡。随后,目光死死盯着徐阳逸,仿佛要说什么,最终只是嘴唇轻轻动了动。 徐阳逸看的清楚,那是四个字。 你死定了。 不知道多远之外,一片巍峨的楼阁之中,一双苍老的目光抬起。 目光周围,是一片片星图,浩瀚无边。 太阳系的星图之上,一只晶莹的蝴蝶飘然飞出,停留于他的指尖。 他侧耳倾听了数秒,眉头微皱:“不归界申请先战资格?” 身边,一个稚嫩却恭敬的声音问道:“老祖,批还是否?” 被称为老祖的男子手指轻轻敲击着什么,许久才淡淡道:“嘿……这不归界,可不想你想的那么简单。就算七界一起上,对方也怡然不惧。” “照批。” “通知真武界,先战准备。这次万界大战,将由他们来拉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