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4章:金銮殿(三) - 最强妖孽

第754章:金銮殿(三)

“大胆!”朱常洛不怒反笑,脚踏七星,第五剑刺来,翩若惊鸿,矫若游龙,若在凡人世界,已经是顶尖高手的一剑。 就在同时,徐阳逸手中剑,爆发出一片黑色的光华。 无尘,无垢,单纯而极致的黑,黑到深邃无光。吞噬了纯钧斩出的一道麒麟剑气,下一秒,根本看不到动作,已经刺入朱常洛的胸口。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滞。 “当……”许久,纯钧掉落在地,却立刻飞舞起来,围绕在朱常洛身侧。对方五官之中,无数阴气汹涌而出。 “果然……果然啊……”朱常洛透明的手抓住剑身,声音无限萧瑟:“朕……还是比不过修士……” 徐阳逸没有抽出剑,对方不需要任何可怜,他选择了不融合天地双尸,以末代帝王的身份战死,自己应该给他这份荣耀。 他手中不是没死过凡人,却第一次觉得,凡人的生命同样沉重。 “嗡嗡……”纯钧闪耀一片白光,就在这一刻,一个丰神卓绝的白衣男子,在白光之中走出。 金冠白衣,腰缠玉带,根本不似剑客,反而如同浊世佳公子。 他自虚空中踏下,半跪于朱常洛面前。一言不发。 纯钧……认主! 沉默,一种五味杂陈的心情,浮现在徐阳逸心中。 “抱歉。”他终于开口:“但,你必须死。” “朕知道。”一道道阴气从朱常洛七窍中飞散,但他神色根本不变:“然……朕不会死。” 他忽然笑了:“安德烈……那是个怪物,若朕和他同为皇子,必定是他登临帝位。但是,他没有……他没有经过帝王家。他不懂什么叫帝王心术。” 他悠然看着天边,身上阴气越来越淡:“帝王,谓之真龙。为何?兴云布雨,隐匿云中,无人可见真容。他以为了解了朕,其实……他根本不懂……” “听着……”他看向徐阳逸,阴鬼毫无眼珠的眼睛竟然出现了人的色彩:“朕有一件宝贝,名曰定魂珠,只要有它在,朕数百年后会再次复活。呵呵呵……” 他笑了起来,身体已经开始消失,化作滔天黑气,龙袍啪一声掉到地上,只剩胸口以上的部位:“但是……他不明白……” “君可以败,但不能欺!” “欺君是死罪!来吧……后辈,跟着朕的魂魄,去看看那个怪物最终的归宿。它就在九幽裂缝之下,朕的定魂珠也在那里。他一定以为,朕不会死,所以不敢告诉你定魂珠的下落。就算朕明知他在那里,也根本不敢带你去,甚至不敢告诉你……哈哈哈哈!” 他的身形全部消失,化作一道汹涌的黑光,冲向龙座:“狼毒,替朕斩了这个欺君之辈!将它碎尸万段!” 徐阳逸立刻跟了过去。 朱常洛必须沉睡,只有让他沉睡,天生地养和四煞尸才会消失。但是……主宰必须死! 安德烈终于失算了,他的智慧,来自于他吞噬的人格。不过,从未吞噬过帝王的主宰,又怎会明白龙的所想。 帝王可以败,可以殉国,但是绝不能容忍被人欺骗。安德烈从头到尾都没有告诉明光宗一句实话,明光宗临死反水,又有何惧? 总不过几百年后从头再来。 而且……他现在,也非常想亲手杀了它。杀了这个为祸万年,却长生不死的真正怪物。 或许是英雄惜英雄,谁又可知? 纯钧的器灵已经消失了,化为一条白龙,保护在朱常洛的灵魂左右。从头至尾没有一句话,甚至看都没看徐阳逸一眼。即便对方肯定感受到了鱼肠的气息。 龙座被纯钧一剑斩开,下方竟然是一条深邃的通道。 入口很窄,但是下方霍然开朗,竟然有数百米宽。深不见底。一阵阵阴风,鬼哭之声,从深邃的地底传来,让人不寒而栗。 明光宗的魂魄冲了下去,徐阳逸立刻跟上。但刚进通道,他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尸气。 极其浓郁的尸气。 浓到根本化不开,若不是九五皇座镇压,恐怕庆陵早就是尸傀的乐园。 而且,这些尸气,他非常熟悉。他目光微闪,忽然开口道:“四煞尸?” “那只是其中之一。”一直没有说话的纯钧终于说话了:“是安德烈送给主人的礼物,稳固魂魄,那……是一种非常可怕的东西。甚至我都无法看透那根手指本体的面目。” 没有开口,一人两灵风驰电掣一般冲了下去。 徐阳逸心急如焚,现在已经不知道又响起了几声时钟,下方深不见底,他罕见的感觉有些焦躁。 十分钟,二十分钟,半个小时过去,他终于忍不住开口:“还有多久?” 纯钧仿佛看了他一眼:“你心乱了。” 不等徐阳逸开口,他接着说:“大明宫,所有尸气全部来源于地下,我……是跟着主人一起陪葬的。主人用一件至宝镇压了下方的怪物。将自己的定魂珠也放在了那里。安德烈吃准了帝王求长生的心态,他认为无论如何主人也不会暴露最后的弱点。” 他深深看了徐阳逸一眼:“那下面是什么,有什么,我不知道,主人也不知道,安德烈……非常可怕。如果你用这种心态下去,你很可能无法活着出来。” 一席话,如同火炉上的冰水,彻底浇熄了他焦虑的心思。 没错……现在,只剩自己了。 纯钧不可能允许第二个人进入这里,明光宗拜托了自己,自己身上还有其他圣剑的气息,这些黑山真人都不具备。也就是说……剩下的路,他要一个人走。 担子在他身上,就算再紧急,也绝不能自乱阵脚。 深呼吸了好几口,他压下心中的杀意,再不去想时钟已经过去多少年,心如止水朝下方飞去。 往下的通道,仿佛漫无尽头,徐阳逸根本不知道飞了多远,或许几千米,或许近万米,就在他觉得这是个无底洞的时候,下方忽然泛起一片璀璨的金色。 “叮叮叮……”一阵极其微弱的声音传来,紧接着越来越大,一道道金光从地底射了上来,极快逼近了他们。 一枚枚金色的铜钱,一柄柄法宝,各式各样的美酒,骏马,甚至还有无数盔甲,以及……活人! 根本数不清有多少,下方仿佛打开了四十大盗的宝库,一件件和修行有关的,无关的物品,足足几百件,他们头顶已经变成针眼般大小的孔洞好似黑洞一般,将这些包裹在金光之中的东西全部吸了上去。 “这是?”徐阳逸愕然看着眼前的一切,经历过如此多的秘境,还从未见过这般诡异的画面。 “快到了。”纯钧没有回答他,朱常洛的魂魄也加快了速度,魂魄离体越久,恢复时间越长,下方的某个东西,仿佛磁石一样,吸引着他往下坠落。 不知道过了多久,徐阳逸眼前豁然开朗。而下方的场景,让他彻底愣住了。 这条绵延足足上万米的通道,在这里终结。这是一个方圆千米的山洞,没有任何雕刻,周围怪石嶙峋,然而……在山洞正中心,有一个黄金铸就的鼎! 龙,狮,虎,三兽雕刻鼎足,这是华夏最传统的三足鼎。鼎身上雕刻花鸟鱼虫,甚至有大禹治水,女娲补天,共工触山。 大,极其之大,这只黄金鼎起码有数百米大小,并且,鼎足部位完全陷入土中,鼎腹将整个下方完全堵死。一道道迷蒙的灵光,纯白的灵雾缭绕鼎身,而在鼎腹之中,竟然有一株长满金钱的参天大树! 大树之下,放着几十具棺材,一群骏马,数百坛美酒,各种东西琳琅满目,和刚才倒飞出去的东西几乎一模一样! 树冠之上,无穷铜钱簇拥之中,一颗黑白双色,形似太极的珠子,正散发出一种难以言喻的灵力,非阴非阳,非生非死,下方磅礴的尸气,竟然被这一枚小小的珠子吸入一大半。 “这是……”数秒后,徐阳逸才回过神来,一个从未想过的名字突兀跳脱他的脑海,他几乎没有考虑就说了出来:“聚宝盆?!” “没错。”看着明光宗的魂魄进入定魂珠,纯钧的声音难以察觉地出现一抹柔和。然,小龙数只爪子已经悄然握紧,一道道恐怖的剑气凝聚其中。声音却毫无波澜:“定魂珠,可稳固一切神魂,有了它,几乎可以避免所有心魔,无人可夺舍。” 徐阳逸没开口。 纯钧不动声色地继续说道:“聚宝盆,整个华夏只此一件,任何东西,只要放到里面,不管是什么,就算是活人,都可以复制出来,只不过时间有长短。哪怕你的是灵宝,它也能复制出灵宝。然而,它却无灵,它只是天生法宝。任何修士都可以带走它。甚至……它都没有经过祭炼。” 纯钧的目光悄然看向徐阳逸。 徐阳逸洒然一笑,看向小龙:“你的试探很直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