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5章:主宰本体(一) - 最强妖孽

第755章:主宰本体(一)

“利欲熏人眼,老夫总要看清楚一点才是。”纯钧毫不避讳地说,化身白龙的几只爪子,却轻轻放松了下来。 就在此刻,储物戒中一只纸鸢飞出,黑山真人的声音带着一抹难耐的焦急:“狼毒道友,你现在在何处?” 一句话,将徐阳逸心中平静荡出涟漪。 “已经逼近了。” “尽快……”黑山真人深吸了一口气,声音沉重无比:“已经……过去十五年了。” 声音消失,纯钧缓缓道:“下方有什么,从未有人进去过。就连主人也不曾进去。那里……拒绝一切,毁灭一切。你……真的要下去?” 徐阳逸转过头,深深看着对方:“受人所托,忠人之事。” “好!”纯钧仿佛笑了笑,两道金光飞到徐阳逸手上:“聊表谢意。” 徐阳逸一看,目光倏然一闪。 天生胎,地养尸的两具小棺材! 这个东西,妙用无方!金丹之后,可以修得灵气化身。元婴之后,更可以修得身外化身!如果说金丹还只需要灵力,元婴的身外化身,就等同于另一个自己,虽然实力弱了一些,却真正可以救本尊于水火。 试想,本尊被困于绝阵绝地之中,能传达讯息的,只有身外化身。因为任何身外化身,都具有他心通的神通。和本尊息息相关,只要本尊出事。第一个发现的必定是身外化身,尤其,还根本无人可看出谁是真身,谁是本体。 更有甚者,历史上并不是没有化身比真身更强的先例。 “为何不给他留下?”他并没有立刻收起来,反而沉声问道。 “我……不想他走上老路。”纯钧看向定魂珠,声音柔和:“我从一早就知道,安德烈在骗他。但是,有的事情不经过自己切身体会,会永远存在着那一份妄想。在曾经的帝王身上,这一份妄想,甚至可能成为执念。” 话音未落,纯钧反手一掌,整个聚宝盆发出一声轻微的翁鸣,三足之上,狮虎龙眼中红光大盛,竟然缓缓拔地而起! “卡卡卡卡……”巨大的作用力,震动的整个地库轰鸣不已,一直抬高了十几米,露出下面巨大的孔洞。 “轰!!!”几乎就在同时,一股恐怖的热浪从下方传来。形成炙热的风卷,威力之强,甚至让摇钱树都晃动不已。沿着聚宝盆地面周围,一圈圈让人头皮发麻的焦黑飞快蔓延。 “这是……”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化为一道黑光冲了下去。 南明离火…… 再一次感觉到了,那种来自心底的召唤,血脉的低吟,他已经迫不及待。 来吧…… 巴别之塔,无数人的英灵,明光宗的临死托付,还有南明离火,xyd,居然都是同一个地方。而你……竟然还敢在这下面搅动时针。 是时候了结了。 下方,并不是漆黑。 在极其遥远的地方,一道看似娇弱的红光若有若无。一道道炙热的火浪,从下方轰然传来。仿佛……那里就是太上老君的炼丹炉,西行路上的火焰山。 远超一切火系神通! 不是感觉上,而是性质,就像同样重的金和铜,本质上就天差地别。 一千米……两千米……五千米!直到深入地下一万米之后,他忽然轻轻“嗯?”了一声。身体好似本能地要停下,却并没有停。 从一万米开始,他身后的通道,随着他的走过,一只只金黄色的眼睛无声张开,仿佛暗夜魔鬼,看着他的一切。 火光照耀中,入眼处一片灰白。 下方,不知道多远距离,安德烈猛然抬起头,难以置信地看着上空。 “杂种……”许久,他才低下头,死死咬着嘴唇。心中充满了震撼。 怎么会这样?! 那个姓朱的小杂种,竟然放人进来了? 他推测人的心理不准? 不……不会是这样,历代帝王他早已无法吞噬,但是他也知道,任何帝王都是为了长生而疯狂。他能活过来的……有定魂珠的存在,几百年后大不了卷土重来,在他的推测中,根本没有朱常洛会打开聚宝盆的选项。 聚宝盆,定魂珠,镇压着他身旁这具怪物……他抬起眼睛看了过去,入眼之处,那巨大的尸体盘桓虚空,身体上甚至有亭台楼阁,郁郁葱葱,一层层的白毛让它身上仿佛布满寒霜。 “只有这一条路能到这里来……朱常洛竟然打开了聚宝盆?”他脸色有些狰狞地站了起来,他同样感觉到了,那个令他无比厌恶,每日每夜都想杀之而后快的身影,正在朝着下方电射而来。 “他就不怕这小子拿了他的定魂珠?纯钧居然会允许?这不可能……我的推算不会出错……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但是……”眼镜后的光芒,泛过冰冷的杀意:“如果我没看错,你怎么忽然降到了金丹初期?” “若你是中期,我还畏惧你三分,区区初期----这真是一个美妙无比的消息。我想,我们就在这里了结吧。” 随着他一声咆哮,整个空间之中,无数暗影涌动。 那,是一根根粗大无比的出手,灰白的眼色,金色的眼睛,带着杀戮的色彩,随着他一声尖叫,潮水一样往上冲了过去! “和那个一直被我愚弄于掌中的愚蠢帝王一样,在这里了此残生,就像一条下贱的狗。”他收回手,打了个响指:“噢,对了,我还有一个游戏。一份送给你的特别礼物。” “名为:和时间赛跑。” 他身后,不知道什么东西“咔咔”作响,随着每一次响声,秒针就更快一分。 “停手……”随着一阵剧烈的喘息,一个苍老的声音咬牙道:“否则……天涯海角,老夫誓杀你!” “前提是,你要出的来。”安德烈轻蔑地扫了一个方向一眼:“啧啧……真是悲惨呐,地球的英灵,躲在这里苟延残喘。还敢威胁我?你有什么资格?” 外界,乾清宫门口,黑山真人面前大阵已经残破不堪。就在忽然,连续两声“咔咔”声,传入他的耳朵。 “怎么会?”他猛然抬头看向上空,却发现……秒针的速度,居然开始飞快加速! “咔……咔……咔……”五分钟,三声响动。黑山真人愣了数秒之后,化作一道黑光疯狂冲向金銮殿。 到底发生了什么! 怎么会这样?他失败了? 华夏,隐龙基地。头顶上的天道智脑忽然开启,用冰冷的声音说道:“检测到异常灵气波动,重复,检测到异常灵气波动。来自于地球大气层外……” “什么?”“怎么可能?坐标呢!”“在这里,可,可这个坐标……难道是……”“我x!这他妈的搞什么鬼!!” 五分钟后,忙碌的中枢房间门被推开,一位三星上将沉着脸走了进来。身边的人要行李,这位平时极度注重军容礼节的上将却什么都没说,几乎是小跑一样冲到了房间中心的屏幕面前。 “情况怎么样?” “不乐观。”一位白大褂妇女咬牙道:“不知道为什么……井中月从十几分钟前开始疯狂吸收灵气,现在……距离它完成的时间……已经突然增加了3%!就在这十几分钟之中!” “咚!”上将一拳头锤到桌子上,这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他甚至不知道问题到底出现在哪里! 难道……几十分钟之后,和真武界的大战就要拉开? 但是……地球现在根本毫无准备啊! 各种项目刚刚上马,怎么能和拥有歼星母舰的真武界为敌? “再给我们一些时间……拜托了……”满头白发的上将,这一刻颓然垂下了自己的头,嘴里说着自己都不信的话。 同一时间,全球各大国家,俄罗斯,日本,美国,德国……首相,总统,全都接到了一条难以置信的超紧急信息。 “月球背面,空间通道增强!现在已经扩展到一百米大小!”“全球灵气都在朝着井中月前进,噢……总统阁下,请不要问我,我们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它的完成度在飞涨,我们根本无法阻止!”“我不得不提醒您,一百米的空间裂缝已经足够容纳单兵作战部队通过。” 华夏,高主席静静地放下话筒,他面前,所有全球首脑的紧急电话会议正在召开。 “准备启动黑匣子。”他心中挣扎良久,终于咬牙道。 就算月球打碎了,战场也绝对不能放到地球上。 黑匣子按钮……关系着地球上所有核武器的发射开关,现在各大国的核武器数量,足以把地球炸碎好几回。 梵蒂冈,麦加,希腊,数双苍老的眼睛看向天空。华夏修行法院,天载真人仰天长叹了一声:“人生若尘露,天道邈悠悠……人算不如天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