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6章:主宰本体(二) - 最强妖孽

第756章:主宰本体(二)

洞穴之中,徐阳逸的速度已经风驰电掣,脸上却是绝对的冷静。 冰与火,在此刻交织出杀戮的战歌。黑雾如同死神君临,朝着无底深渊疾射而去。 不知道飞行了多久,起码也有数万米,忽然,下方一点红芒悄然被遮盖,紧接着,漫无边际,一片灰白色的海潮,夹杂着星星点点的金色眼睛,海啸一样冲下方冲了上来。 “终于亲自出手了么?”心如止水之间,他手中黑光翻覆,既然主宰出手了,那么也说明,距离它的所在,越来越近了。 “刷拉拉!”一道道阴影疯狂冲上,仿佛电影中的异形,一边蜂拥而至,一边从中裂开,无数的触手在徐阳逸面前形成一片长满利齿的巨网。 “轰!”然而,徐阳逸的速度比它们更快!身形根本没有因此而停顿,就在触手之网没有合拢的瞬间,通道中央,一朵鲜红的业炎红莲,已经徐徐旋转。 这朵红莲比以往更胜,更炙热,不知道是不是靠近南明离火的原因,它的火焰升腾之中,竟然有数不尽的花鸟鱼兽虚影创生又消失,一米大的业炎之莲,在毒蛇缠绕一样的洞穴中缓缓盛开。 下一秒,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数百米宽的通道根本无法容纳如此恐怖的大爆炸,一团炙热的火浪顺着通道朝两边蔓延,世界都变为一片赤红。 “滋滋滋!!!”无数的太初尖叫着,挥舞着,在火焰中如同枯萎的蔓藤一样萎缩下去,但是徐阳逸知道,光凭这样还无法杀死这个怪物。 长久的接触中,他已经明白,要么就是将太初杀到无法分裂重生的时候。要么,就直接冰冻。 “天启第三蚀。”他手猛然一握,从他脚下,一片寒冰蔓延而出,连带着刚才的火焰全部冰冻起来。那些生命力顽强之极的太初,通通变为一座座冰雕,而他的身影,已经一马当先。 快……再快一些。 下方,安德烈目光闪烁,手中端着一杯红酒,脸上露出因为毁灭而带来的愉悦。 他看到了,上方极远处因为业火红莲爆发的红光。 “着急了吗?慌了吗?我甚至能想到那些所谓的首脑,现在脸上无助的表情。”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他转头对着另一边,仿佛是给什么人说道:“还有那些低劣而愚蠢的贱民,可悲的生物,宛如腐臭湖面上的浮萍。他们永远也想不到,几个小时之后,一切都将开始。” 一声冷哼传来。 安德烈毫不在意,微笑着喃喃自语:“真是多谢你了,朱常洛……如果你没有那份称帝的心,又怎么能有人进来,打开永夜之地的禁制呢?恐怕天真如你,到死都不知道十三陵到底建在了什么东西上吧?” 他啧啧了两声:“不怪你,眼界的局限。下等生命体的花园,不过是超等生命体的粪池。作为一条蛆虫,你很尽责。我,也很满意。” 他目光看向上方,带着森森杀意:“至于你……” 他的身体,飞快膨胀起来,一只只眼睛,在他身体上出现。 “你不是蛆虫。” 无数触须将他拱到了数百米高的位置,仿佛他是盛开的恶魔之花中,最邪恶的花蕊。 “你是蟑螂。” “今天,就让我彻底地了结和你的一切……我等这一天,也太久了。” 话音刚落,他的身体在无穷呼啸声中,化为一团巨大的肉块,朝着通道中飞扑而去。 “我,第三千零七十二号主宰,编号寂灭,在此,正式宣布你的毁灭!” “轰隆隆!!”触须如潮,全部冲入上方通道,金丹初期,他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报仇的曙光。 眼前,光芒越来越大,徐阳逸知道它已经快要逼近底部。然而就在这时候,前方一股极为强悍的灵气,带着浓烈的杀意,疯狂朝上方冲来。 双方风驰电掣,徐阳逸身后,一轮血月缓缓升起,将数百米的通道拉出杀戮的血腥。 双方的瞳孔中都只剩下彼此,没有一方退让。 通道中,巨大的阴影越来越明显,整个山洞都因为庞大的身躯爬过轰隆作响。数秒后,徐阳逸前方数百米,阴影中终于展现了恶魔的真面目。 它根本不能用任何生物的外形来定论,所有吞噬过的物体,人类,纠结成一团巨大的肉块,仿佛一个巨大的脑部,两只不对称的眼睛死死盯着前方的人,浑身上下长满触手,一张张人的面孔,或者哀嚎,或者痛苦,浮现在它臃肿的身上。 没有一丝优雅,没有一点美观,有的只是无穷邪念,欲望缠绕在一起的极度黑暗。 “滋滋滋!!!”当两人的目光交接之时,主宰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那是心中的杀意,恨意,快感交织在一起而让它无法遮掩的欢呼。 “蛆虫。”它全身无数面孔同时咆哮:“多少年了……多少天……我每一天都在等着今天的来到!” “在暗无天日的巴别之塔中囚禁了两千年,你竟然还敢踏足这个禁忌的领域……安静地闭上眼睛,让我恩赐给你死亡!” “轰!!”话音刚落,全身人脸喷薄出冲天黑光,从任何不可想象的地方裂开一张张滴满涎水的大嘴,一条条猩红的舌头顺着黑光冲了出来。 “天启六蚀!!” 身后血月爆发出令人心颤的红芒,然而,这一次竟然毫无效果,那些舌头直接破开红光,全部缠绕到了他的身上! “滋滋滋!!”主宰发出一阵兴奋至极的尖叫。就是这样……就是这样!这个区区下贱生命,居然在巴别之塔斩灭自己最重要的分身,两千年的等待……在羽蛇神轻轻一眼中灰飞烟灭……就算死一万次,他也难以赎清自己的罪孽! “卡啦啦……”徐阳逸脸上显出一抹难以置信的神色,看在主宰眼中,仿佛菜洒上了香料,一直滋润到它的心中。短小的手不由自主地抓紧四面墙壁,占满整个通道,过度强烈的快感,让它身体都有些颤抖。 一道道触须,舌头,死死拉紧,徐阳逸身上已经被勒出道道血痕。主宰身上无数的金色眼睛死死盯着对方,就这么让他死? 不! 太轻松了……太便宜这只下贱的生物了! “我曾经说过,我会赐给你永生。现在,我准备兑现这个诺言。当然,是以一种被我完全控制的形态。”仿佛脑部的中央打开,一根惨白的触手伸出:“我会让你亲眼看着地球毁灭,亲眼看着时之沙走到零秒,亲眼看清你所关心的一切化为尘埃……只有这样,你才能勉强赎清自己的罪过。” “挑衅完美生命的罪过。” “啪!!”就在此刻,徐阳逸全身都爆开,然而没有一滴血涌出。 主宰愣住了。 不……这小子蟑螂一样顽强,同为金丹,他甚至已经做好了面对对方狂风暴雨一般反击的准备……为什么……忽然自爆了? 徐阳逸破损的身体,化为道道灵光,几乎就在同时,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并且越来越远。 “你知不知道……” “我特别喜欢你现在的形态。” “巴别之塔中本真人对你说过,你最好保持安德烈的形态,现在的你,没有军团长为你撑腰,你只是个徒有境界的----莽夫。” “这也怪不得你,听说,你在太初军团之中,是类似于cpu一样的存在,本身并没有太多智慧的传话筒,也敢妄称高等生命,真是可笑。” “轰隆隆!”这几句话,针刺一样刺中了主宰最不愿回忆的画面。他全身数不尽的眼睛中都几乎冒起狂怒的烈火,猛然转过头去,一片汹涌的黑气已经渐行渐远。 主宰愣了一秒。 随后再次转过头,吃人一样看着原地,那里,一只小小的蝴蝶缓缓飞起。而他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开始虚化,模糊,仿佛陷入了一个漫长的梦境。 下一秒,主宰心中亡魂大冒! 下方……绝不能被人看见!绝对不能! 那……可能是这个世界最终的秘密,巴别之塔中剩下的谜题,全都在这里! 古修的秘密,万界大战的秘密,所有的一切都在下面! “轰隆隆!”巨大的身体轰然倒转,一言不发,推土机一样朝着冲到深处冲去。 “它叫做幻灵。”徐阳逸的声音从前方缓缓传来,挑衅着它每一根神经:“从进入通道开始,幻灵就一直在我前方,它对于死人一点用都没有。但是……对于一切有生命的物体,可以让他进入极其强大的幻境。” 如果有牙齿,主宰的牙齿一定已经被全部咬碎! 但是……他不能化为安德烈,安德烈形态没有战斗力!现在一旦化为安德烈,它连冲下去阻止对方的实力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