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7章:主宰本体(三) - 最强妖孽

第757章:主宰本体(三)

然而,它极为想念安德烈那种智珠在握的感觉。 “轰隆……”前方黑气如剑,直冲地底。后方数百米的通道被全部堵满,灰白色的庞大身躯冲过,所有碎石刹那间被碾为齑粉。 “从你眼睛看到的那一刻,你看到的都是幻境。你以为的我,也不是真正的我。” “你猜,现在的我,又是不是真实?” 无数的金色眼睛,几乎都狂喷出怒火,一照面……刚一照面,自己又落入了下风!以一种如此屈辱的方式!明明自己境界已经比对方高。 “停下来……下等生命!” 置若罔闻,大逃杀的戏码在你追我赶中不断上演,距离下方越来越近,主宰数百只眼睛倒影出徐阳逸的背影,心中终于出现了一抹慌乱。 为什么它要多此一举冲到通道中来? 因为……他不愿意让对方下去!下面的东西就算是他都吃不准,一旦有什么把握不了的变故,它可能真的会陨落在本源之地。 他们面前的洞穴越来越大,已经可以看清里面赤红的海洋。主宰身体微微颤抖,他虽然不是安德烈,却学到了一件事,那就是一定要杜绝任何“可能,”只有“绝对,”才是真实不虚。 “蟑螂……”他身体微微颤抖起来,竟然停了下来,金色的眼睛都带上了血色:“你会后悔违逆完美生命的意志……” 话音未落,他整个扭曲的身体轰然打开!里面,一只几十米大的眼睛,带着一条条经脉猛然冲出! 真正的本体! 竖瞳周围布满血丝,一道骷髅一样的血盆大口,将眼睛分为两半,速度比之前快了太多,甚至空中只能看到一团红色的残影。 “轰隆隆!!!”一道黑色的光芒,化为一道黑色闪电长枪,方圆两百多米,将通道完全霸占,枪尖直指下方的徐阳逸! 就几千米……一旦能在冲入下方之前拦截住对方,那么……它要对方生死两难! 一声震天巨响,黑色闪电摧枯啦修,处于枪尖的徐阳逸刹那间化为齑粉。但马上,从另外一个地方就传来一声嘲笑:“准头有待提高。” 四面八方,那种让主宰狂怒的模糊感又出现了,这一次终于完全消散。他看清楚了,他竟然是向上爬的,打的完全是反方向! “这杂种……居然能扭曲人的感官!”它身后的眼睛死死看了一眼幻灵,这显然是幼生体,到底是什么东西的幼体?居然能有这种让它都迷惘的特质? 不过,现在根本无法管这些了,一声咆哮之后,它疯狂朝着下方冲去。恨不得把前面的影子碎尸万段! “哗啦啦”两人所过,一切碎石化为沙尘。前方一片黑光,后方数百米的巨大身影排山倒海,距离下方只有不到两千米的路程。眼中的红色越来越大。 徐阳逸全力冲刺,红光照耀下,他发现,洞穴在这里已经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紫黑色,并且,一些突兀的岩石,也开始出现在通道之中。这些岩石之上,带着浓郁至极的尸气!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他看着脚下已经开始变成岩石的地面,根本不敢轻易触碰。在这些岩石之上,竟然长满了一些阴气才能长出的天才地宝,阴芝,尸花……最次都是s级别的宝物。 “这里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年,居然阴气还能长出天材地宝?” 他回头看了一眼,漂浮空中几乎拉成幻影的眼球同样躲避着这些岩石,就连一根触须都变得小心翼翼。 几乎同一时间,随着一阵“滋滋滋!”的尖叫,整个洞穴都在翁鸣作响。眼球本体就是花蕊,一根根猩红的触须长满眼睛,牙齿,利嘴,根本不能用生物来形容,在他身后恶魔之花一般盛开。堵塞整个通道。 风驰电掣,速度比之前快了好几倍。地狱的罗网铺天盖地,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看了看前方不足百米的通道出口,一咬牙踩上了黑色岩石。 一股恐怖的阴气直冲脑海,尖叫,嘶吼,种种不详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他差点抱着头大吼出声。不知道这是什么石头,阴气强得直接突破金丹真人的护罩。 但更诡异的是,距离他后背只有百米的触手,突兀地停了下来。 “你……”主宰心中怨毒交加,这些东西……它都不敢碰,这个下贱的生命体,竟然真的敢触碰它。 就在这一瞬间,徐阳逸全力一冲,直接跳出百米,黑色灵气喷泉一样从出口、爆发。主宰反应如电,无数的触手小心绕过黑色岩石,疯狂卷了出去同时,然而,却卷了个空。 “轰!”就在他冲出通道的一刹那,一股难以言喻的炙热悄然而至。就像来到了太上老君的炼丹炉,又仿佛走到了火焰山。好似要把空间都点燃。 身体里恐怖的阴气肆虐,仿佛要把他撕裂,而体表可怕的高温无孔不入,徐阳逸感觉自己就想要裂开一样。刚飞了一半,居然跌落在下方的黑色石头上。但是立刻狠狠咬了咬舌头,再次凌空飞起。 “杂碎!!!”身后的通道中,一声潮水般的咆哮。主宰数十米的身体涌出,趴在洞穴之上,一根根触手从眼球之后伸出去,让它蜘蛛一样固定在墙壁之上。有些发红的眼睛死死盯着眼前的男子。 居然被冲进来了…… 自己比对方高了一个境界,居然没有拦住他。 “从开始我就在想,你为什么要冲到通道中来。”徐阳逸掏出稳固灵识的丹药服下,一边调息,一边快速飞离,胸口有些起伏地看向主宰:“那里,是你最劣势的场所。身体无法腾挪,就算高我一个境界,也无法必杀我。” “按照这个思路想下去,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下面有你无法把控的东西。”他目光转向整个庞大无边的洞穴:“让我来看看,到底是什么。” 首先隐入眼帘的,就是那一片黑色岩石。 它们从洞口蔓延而出,形成一条悬空怪石,一直蔓延到中央……一尊巨大无比的尸体上! 这不是石头。 而是尸体的一根手指! 万米之高,顶天立地,躺在虚空之中。左手的食指,指尖正好搭在他们出来的通道之上。浑身散发着无比浓郁的阴气,似乎要凝成实质。一株株阴树,一片片阴草,甚至还有一些古老残破的建筑,都修建在巨人身上。一些空白之处,长满白毛。 刚才徐阳逸就是踩在对方的指尖上冲入了这里。 而在尸体之下,是一片磅礴无比的岩浆海,就算他用灵气隔绝,也感觉汗水瞬间蒸发。岩浆海足足有几万米大小,仿佛在炼制着这具尸体。 “呵……”即便徐阳逸也算见多识广,此刻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这真的是尸体?不是古代的巨人族?夸父?什么人的尸体能如此庞大? 忽然,整个洞穴……睁开无数眼睛。 无数……金黄色,竖瞳的眼睛,齐齐看向徐阳逸。 “你为什么就是不肯去死呢。”主宰已经完全平静了下来:“你踏入了禁忌的领域,你没有活着出去的可能。我为你占卜,因为我的脑海里已经出现了你凄惨的死相。” “被我吞噬,成为我的一部分,在惨叫中无助地,缓慢地,归寂于这个不见天日的地狱。” “时间,三十分钟之后。” 徐阳逸嗤笑了一声,继续打量着四周。 几万米的地下洞穴,已经被太初铺满。他们布满整个岩壁,凹凸有致,仿佛是胃袋一样。甚至很多地方能看到太初之中伸出的,还没有被消化的人手。 “这是……”徐阳逸脑海中猛然一闪:“太岁?!” 下来之前,曾有人告诉他,这里出现了无数的太岁。然而时钟的出现,让他忘记了这一点。看到这里,他才想起为什么自己从头至尾都没看到过一个太岁。 全部……都汇聚到了这里。 这是,就是地球上最终的邪恶,万魔之巢。 “太岁,只有帝星动,才会出现。真是要多感谢朱常洛那个蠢货啊……如果不是他有这份心,我还真的找不到这么好的补品。”主宰看着四周,喃喃道:“下等生命,你连跪下求饶的机会都没有。两千年的机遇毁在你手里,二十年的修补,我好不容易分出自己的分身,创造了无穷无尽的太岁。你有没有感觉,这些可爱的小东西和我本体非常适合?” 不是它…… 徐阳逸收回目光,继续扫视,太岁不是主宰怕他下来的理由。那……又是什么呢? 就在他扫过尸体胸口的时候,目光忽然一跳。几乎没有思考,身体本能地电射而去! 就是它! 尸体的胸口 ,是一个巨大的凹陷,深不见底,下方一片黑暗。然而,一团磅礴的灵气,带着炙热的浪潮,甚至压下了全场汹涌的岩浆,微弱地在其中沉沉浮浮。 比岩浆更磅礴。 比火焰更炙热。 那是一种极为难以表述的感觉,仿佛看到它,就看到了地球形成之时的第一点火,第一道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