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8章:主宰本体(四) - 最强妖孽

第758章:主宰本体(四)

徐阳逸的身影化为流光,冲向洞穴。 主宰愣了愣,目光豁然闪烁。 他怎么会知道! 越往下冲,徐阳逸看的越清楚,整个尸体,无数经脉,竟然全部扭曲到了胸口,形成一个诡异的封印,将那股炙热而汹涌的灵气全部压住。如果不是他感受到了那种来自于灵魂的悸动,他根本想不到…… 南明离火,先天灵炎,竟然被封禁在这具尸体之中! 主宰冰冷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这一瞬间,它想过动或者不动。南明离火虽然珍贵,但是并不是它拼命隐藏的东西。 还有一个…… 甚至比南明离火还要可怕……不,甚至说南明离火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服务它。这个东西,也在这里。 心念电转,徐阳逸却根本没有给它考虑的时间。黑色闪电直冲孔洞,随着他的落下,孔洞之中那种呼唤越来越强烈,仿佛心连着心,彼此在跳动。 然,就在他脚刚落下的同时,孔洞周围,上百只眼睛睁开。 “所以说,下等生命就是下等生命,利于弊的选择题,从来都没有做对的时候。”身后几千米远的地方,主宰终于露出了它的獠牙:“你让我犹豫了一下,是眼睁睁看着你死,或者是亲手让你死。最终,我选择了这种方法。” “你知道这下面是什么?呵呵呵……你不用知道。因为死人没有权利知道一切。这里是我的地盘,我的巢穴,只有我,才能赐予人知或不知的权利。” “轰!!”一圈圈的太初蔓延,海潮一样叠起数米之高,将徐阳逸层层包围。 徐阳逸看着自己的双腿,那里已经爬满了太初,一层灰白色飞快朝着他全身蔓延。一股难以言喻的剧痛冲来。 现在 如果动用神通,还来得及。 但是主宰就在身后,而没有灵力稳固的自己,境界要再掉,恐怕就不是金丹初期了。 “哗啦啦!”太初形成一个巨大的肉茧,飞快朝着中央合拢,要将他完全吞噬。 主宰眼中终于出现了愉悦的光芒。 这只蟑螂……这只巴别之塔就和自己纠缠在一起的蟑螂,马上要回到它该去的地方了。 他甚至希望这一秒,对方能以自己的尖叫,跪求来取悦它。那画面……想想就让它浑身颤抖。 下一秒,徐阳逸转过头,深深看着主宰:“有时候,我真的觉得我是个赌徒。” 时间,仿佛变缓。 主宰竖立的瞳孔之中,徐阳逸的身影放大,随即…… 朝着孔洞跳了下去! “轰!”一层又一层的太初合拢,却什么都没有吞噬到。 寂静,死一样的寂静。 “自己找死?”主宰终于飞临巨尸胸口的洞穴之上,它并不满意,按照剧本,应该有一段自己虐杀他的时间。虽然结果相同,但是少了很多趣味性。 “可惜,你连这里是什么都不知道。就敢冲下去,或者你知道下面是什么。但是如果你知道,你就应该明白,这种天地灵物,根本不是低等生命可以拥有的。”它漂浮半空,硕大的眼球冷漠地看着漆黑的孔洞:“所以,我在下面布置了你不敢想象数目的分身。” 它试图找出一种杀死强敌的快感,但是尝试了数次,无功而返。徐阳逸,在它印象中,是个令人恶心的存在,但它绝不承认自己这样的高级生命,会将对方当成强敌。 就算是想,都是耻辱。 洞穴不算太宽,大约十几米。却不知道有多长。 随着徐阳逸的下落,周围一只只眼睛睁开,尖叫着冲到他的身上。然而,全部被灵气护罩挡在外围。 “挡不了多久……”他心中计算着太初的吞噬速度:“这里是它的巢穴,四面八方都是它的领地。但是……我这样下来,并非冲动。” “除非退却,否则我无法斩杀他。也无法圆自己的因果。南明离火就在下方,没有灵气的补充,我难以胜过这个不死的怪物。如果我不想被永困金丹,刚才,其实已经没有选择。” 不甘平庸。 小青的话,现在是他的本能,前进的动力。 身形飞速下落,下方,终于出现了一个红点。 大约只有拇指大小,微弱无比。声音却带着一丝压抑的激动:“孩子……你终于来了……” “我在你身上感受到了世界本源的气息……还有……一股我非常熟悉的感觉……” “不要害怕,来我这里……我的时间……不多了……” 尸体之上,主宰并没有离开。 不知为何,他突然有种心慌意乱的感觉。 明明知道末法时代的修士根本无法容纳南明离火,没有特殊的引火入体的功法,只有神形俱灭的下场。这些……在他的记忆中,都是千年以前古修才有的功法。 “首先,他很可能不知道这下面有什么,只是本能地感觉有极强的灵气波动。孤注一掷。” “其次,就算它知道,融合灵火的功法全是一界顶尖功法,从来都是传诸于口,从不记录于笔。他没有得到的可能。” “而且,他是木系灵气,还是最精粹的木灵气。木火两系灵根完全不兼容,他根本不可能掌握这朵先天灵炎。” “最重要的,是时间。我吞噬掉他,最多半个小时,而要融合南明离火,起码几个小时以上。不等他融合完,他早就成为了我的一部分。” 无论怎么看,对方都没有活下去的理由。 但是……它知道,这只是在为心中那一抹慌乱苍白地辩解。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存在着一种荒唐的可能性。从巴别之塔开始,看似不能的一点点铺垫,一丝丝巧合,最后竟然打开了羽蛇神的大门。 它没有走,它就静静漂浮在半空,目光也根本没有移开,而是死死盯着洞穴。 半个小时过去了。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外界,黑山真人面沉如水,看向天空的目光,带上了一抹紧张。 三十七年…… 世界各地,天文爱好者们享受着他们的盛宴。只有一小撮人,甚至双手合十地看着屏幕。 “三十七年……”美国第五十一区,三位上将嘴唇颤抖地看向屏幕:“该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有没有找出根源!” 所有首相,主席,总统的紧急对话屏幕上,连接世界各地。 修行法院,天载的身影终于一步踏出,直射十三陵。 地下洞穴,主宰所有触手都包围在洞穴周围,死死盯着洞穴。 没有……没有!还是没有! 三十分钟已过,就算金丹灵气护罩都不可能撑住它的吞噬。如果对方被吞噬,它一定可以感觉到,但是就是没有。 “哪里出了问题?”它的触手有些微颤抖,直觉告诉他下面一定有问题,而且是自己无法把控的问题。这种寂静越长久,它越是心乱。半个小时仿佛是分水岭,半小时之后,两人的立场已经无声调换。 下落不明的,不动声色。反而看起来占据绝大优势的,开始坐立不安。 “不……不会的,我的推测没有任何错误!”他猛然咆哮了一声,眼中精光闪烁,下方一阵阵让人牙酸的蠕动声,无数太初潮水一样从尸体各个角落涌来,仿佛被黑洞吸入,又好似尸体褪下了一层皮,全部朝着洞穴蔓延,一寸一寸探察徐阳逸的踪迹。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就在此刻。 它的触手忽然顿了顿,巨大的眼珠霍然转向,看向下方的岩浆。 一切如故。 自己听错了?就在它要缩回目光的时候,忽然之间,又是一声轻轻的“啪”声响起,它终于警惕了起来。 “狼毒。”巨大的眼球环顾整个空间:“是你,对么?” 没有回答。 下一秒,下方岩浆“啪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整个岩浆海面,刹那间沸腾起来! 低沉的翁鸣声,在岩浆之底响起,紧接着,一道道冲天的岩浆火柱,在四面八方喷射而出。 “轰隆隆……”震耳欲聋,刚才平静的岩浆海,刹那之间成为活地狱,无数岩浆柱冲击上来,再化作赤红的灵光飘散。并且,这些灵光在半空中化为骏马,化为飞龙,蝴蝶,千姿百态。 它身体下,整个尸体都开始震动起来,“嗡嗡嗡……”的声音,仿佛它要活过来一般,紧接着,一道赤红火柱从十几米宽的洞口中冲天而起! “咻!!!!”火柱冲到天空,化作一只巨大的火凤,不停盘旋,数秒后,凤凰轻盈盘绕,成为一个神圣威严的符文,而周围一片金光闪烁,一尊巨大的药鼎若隐若现。 “轰隆隆!!!”就在药鼎形成的刹那,一道比刚才更加狂暴,更加纯粹的火柱轰然爆发!甚至压下了所有岩浆的颜色,天地之间只剩下纯粹到极致的炎火之力。 火柱中央,一道人影若影若现。 主宰无声地飘走,心底已经一片冰凉。 它对自己说了无数的不可能,99.99%,对方都会死在下面,然而,对方选中了最后的0.01%。 “这不可能……” 它的身体缓缓飘飞,眼球之中红芒大盛,四面八方无数的太岁轰鸣作响,仿佛在响应他一般。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古修功法,两种冲突的极端灵根!还扛过了半小时的吞噬!这……这怎么可能做得到!!” 最担心的事情出现了,它终于明白了刚才自己的不安在哪里。居然有如同书本一般的巧合,就算是它都感觉难以置信。 那么……接下来,就是真正分生死的时候。 面对融合了南明离火的修士,先天灵炎找到宿主,就算他是筑基修士,也绝不可轻视! “狼毒……”它的触手开始飞快蔓延:“看来……果然还是我亲自送你下地狱比较适合。” “来吧……让你看看高等生命体的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