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0章:太岁VS狼毒(二) - 最强妖孽

第760章:太岁VS狼毒(二)

帝都监控室,一位工作人员正悠闲自得地喝着茶。偶尔看一眼屏幕,无所事事。 不是他不尽责,而是这里是帝都,华夏治安最好的地方,几乎没有之一。作为监控员,更多的是做一种记录,而是不真正去监视。 现在是下午三点十五分,他看了下表,再扫了一眼屏幕,正要继续看手机。却针扎了一样愣住了。 他抬起头,缓缓的,愕然地看向一幅屏幕。 就在那上面,是一组灭世的画面,地面千疮百孔,布满裂痕。半空中,四条巨大的触手疯狂挥舞,而另一边,一片更加庞大的植物遮天蔽日。周围蚂蚁一样的车辆,人群,尖叫着离开这片区域。 我看错了? 有人在监控室播放科幻片? 下一秒,他疯了一样看向屏幕右下角。这里是天寿山,十三陵。 “山呢?!”他呼啦一下站了起来,茶杯打翻了都没注意到:“十三陵呢?!” 再呆了一秒,他猛然抓起电话,几乎是在尖叫:“接陈处长!马上!马上!” 五分钟后,公安,武警,军队的高层,全都看到了这一组画面。无数的警车,军车全部开向十三陵。 天寿山,出大事了! 路口无数的群众围堵,不停追问,得到的全都是无可奉告,从他们这里看过去,都能将那边隐约挥舞的巨大触手,和遮天蔽日的狼毒看得一清二楚。 “刷拉拉……”主宰愕然看着天空,二十年,给它的时间不多,但是它已经变得足够强大,没想到……刚出来遇到了更加夸张的东西! 就在它头顶,一片片枝叶横贯天际,一条条根系如同盘龙,整株植物带着恐怖的杀气,微风吹过,甚至让它有种面对世界的感觉。 它……居然只有对方一根分支的大小。 阳光透过血红色的叶脉照耀下来,周围好几公里都是一片红色,因为,这都是这一张树叶的范围。叶片晶莹剔透,翠绿和鲜红交织。随着“轰隆隆”一声巨响,天寿山彻底坍塌,数不尽的触须之中,一只金色的眼睛带着难言的杀意看着眼前的一切。 天寿山,四十多平方公里,而当年狼毒雄霸小半南州,南州却有一万多平方公里! 这根本不是一个级数的。 要论传承,狼毒是弑神生命体,而且是本体。太初也是本体,同样是半神生命体,还是至今为止都活着的半神。但是,它不过是森罗大帝一条分支而已。 黑山真人呆了。 周围的吃瓜群众和没空吃瓜的群众也呆了。 刚才天寿山崩溃,四根触须仿佛魔神降世,那一幕末世的景象,让人记忆无比深刻。但是…… 这不是末世。 就在几分钟前出现的画面,那才是真正的末世。 无数灵气虚空凝结,就算普通人都能感觉到那种强悍到极致的杀戮气氛,仿佛杀死过古神,屠戮过神龙。明明是白天,天空却因为它的出现变得血红,一层凡人的肉眼都能看清楚的红色虚化灵气,带着几千年前的血腥,轰然从半空中爆发。数不尽的灵气勾勒出狼毒磅礴无边的身影。 它的出现,不是毁灭。而是警告,杀戮。 “我的老天……”一位中年男子呆滞地放下手机,颤声道:“我是不是见鬼了……” 一大一小,不过是相对,两只怪物纷纷凝视着彼此。狼毒周围枝叶缓缓蔓延到前方,面对着主宰张牙舞爪,如同海葵一样的本体,寂静无声之中,杀意凛冽。 “真是……令我意外的猎物。”正中央,无数触手将主宰拱卫出来,金色的眼睛死死盯着徐阳逸:“我有预感,如果能吞噬你,我或许会更进一步。” “是么?”徐阳逸的声音响起在主宰灵识,下一秒,一条万米宽大的树枝带起漫天腥风,朝着主宰拍来。 没有任何退避,成千上万的触手徐徐抬起,随着一阵令人寒澈心底的“沙沙”声,一根根触手从中央裂开,一张张长满利齿和眼睛的嘴巴带着漫天尖啸,海潮一样冲向上方的崩塌之山! “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山与海的撞击,一圈黑色灵光圈,笼罩整个十三陵方圆五六十公里,虚空爆发。 天边的云层都为之崩溃,地面狠狠颤动了一下,层层叠叠的砂石灰尘,形成一圈圆形冲击波,朝着远处扩散。 一拍,整个天寿山区域下降半米! 树叶,枝干,轻轻颤抖着,下方无数触手汇聚成一只扭曲的爪子,数不尽的金色眼睛看向上空。随即,一道道灰白色的影子闪耀,数百根触须居然从手上分出,毒蛇一样张开大嘴咬上树叶。 “卡擦,卡擦”细密的咀嚼之声不绝于耳,主宰冷笑道:“没错……这是吞噬和被吞噬的战斗。妖体如此之大,我还以为你有多大本事……” 话音未落,他声音猛然停住了。 那些吞噬狼毒的触须,竟然须臾之间化作漆黑,随即马上寸寸枯萎! “这是……毒?”主宰愕然看着自己的触须,再有些不敢相信地看向狼毒。自己几乎免疫百毒,竟然还有毒能毒到自己? 下一秒,它一声尖叫,这些毒素之狂猛,居然顺着触须立刻冲向眼球。随着“啪啪”的声音,数百根触须立刻断裂。断裂之处,更多的触须立刻生长出来,只不过比之前要小上一些。 “轰!”就在他分身的一刻,压住拳头的树枝再次往下一压,这一压,可谓山崩海啸,地面猛然下陷一米! “上帝……”汽车上,不知道多少人看到了这一幕,这简直是非人的战斗,穷极所有想象。真正的怪物和怪物之间的战争。 是的,战争。这已经不是战斗可以概括。笼罩方圆几十公里上百公里的战斗,还能叫战斗? 无人开口,无人说话,只余不停的,呆滞的手机声,带着惶恐和未知的敬畏,拍摄着眼前的一切。 “这种东西……”无数触须咔咔作响,主宰眼球本体上血丝迸现,死死咬牙:“这种东西……” “还真是一个值得猎杀的猎物!” “轰!”狼毒再压一寸,妖体的巨大差别,主宰无力抗衡山崩海啸一般的压力。 “血脉天赋……”不能拖下去了,必须快刀斩乱麻。妖体越大,耐力,体力都同样增大,它咬了咬牙:“眼观万界!” 随着这句话脱出,它身上所有眼球竟然齐齐脱落,诡异地漂浮半空,闪烁着金色的光芒,将狼毒团团包围。 青天云去如平湖,银河界空日月孤。一颗颗金色宛若星辰,盘旋缭绕,飞速卷动,拉扯出一片金色银河。 “沙……”“沙沙沙!”一片细密之声凭空荡起,每一只眼球,都投射出一道黑色的光芒,刚才璀璨的银河,刹那间邪气凛然,成百上千,成千上万的眼珠彼此辉映,转眼间,银河化地狱。 “不好!”远处的黑山真人目光一动,这是无差别杀伤,主宰所在范围,绝对会成为一片死地。而那些灵光去势不绝,竟然奔向外面的行人。 就在他要出手的时候,肩膀被人拍了拍。 “谁?”他猛然惊醒回过头去,是谁居然在自己毫无感觉的情况下接近? 天载站在他身后,没有回答他,而是目光如火地看向狼毒本体。许久才淡淡道:“此子……百年之后,元婴可望。” 话音未落,大袖一挥,眼球散溢的灵气居然被收入他袖袍之中。 “袖里乾坤?”黑山真人倒抽了一口凉气,看向天载:“你……不,前辈……” “不可插手。”天载仍然没有回答,目光深邃:“我能感觉到……他们中间渊源颇深。我等插手,徒惹因果。” “刷刷刷!”银河倒倾,寒光彻底,一道道光芒所致,狼毒身上绽裂出一条条可怖的伤痕。主宰狂笑惊天动地:“下等生命,看到了吗?这就是高级生命体!只有我们才是诸天万界的主宰!” “我来到,我看见,我征服。身为本源之地的土著,你就应该龟缩在这里,看向头顶井口大的天空。而不是妄图挑衅高等生命体的威严!” “前辈!”真山真人询问道。 天载摇了摇头:“狼毒本体,这是神话造物,岂会如此简单。” “特殊?” “它本无害。”天载淡淡道:“神农不食断肠草,焉会绝命?” 黑山真人霍然开朗:“您是说……” “扑哧!”一道黑光,在一根数百米粗细的大型枝干上划出深可见骨的伤痕,一道黑气飘然而出,融入空中,四面八方的眼珠仿佛听到了号令,居然九百九十九只眼球聚合起来,组成一朵九品莲花状,黑光凝聚为一点,轰然射向狼毒。 “啪!”整根枝干齐根断开,主宰的笑声还未响起,却忽然停住了。 有些……不对? 就在刚才一瞬,他感觉到了一种……很难叙说的,和血脉传承中那位至高无上的王几乎一模一样的威压? 高等生命威压? 一丝,极轻,但是这是一个质变!它非常清楚,现在他还不算是真正的高等生命体,就算在整个太初军团,真正的高等生命都不超五百。 那是有着极高智慧,长久的阅历,广阔的眼界,超群的实力的各大军团长。他们谋的已经不是一人一地,而是一界一面。 血脉的记忆中,只有军团长才具有这种纯正的高等级生命威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