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千年老妖 - 最强妖孽

第77章:千年老妖

徐阳逸点了点头,跟着他一起走向门外。 就在这时,他突发奇想,熟悉到睡觉都能施展的风舞痕再次用出。 刹那之间,他身边的空气,竟然发出了一阵阵的轻微的颤抖,紧接着,他只感觉身子一轻,几乎是心念一动之间,就来到了门口! “噗嗤!”张弓长正在喝茶,差点没喷出来。 “刷!”李牧停下了手中正在点击的鼠标,瞠目结舌地看着徐阳逸。 周婷婷大张着嘴巴,轻轻捂住自己的嘴,眼睛都差点掉了出来。 李宗元神色如常,只是好像身体如此,灵魂还没有回到他的躯壳。他还在保持着做出“请”的姿势,整个人的头却看向徐阳逸的地方。 快! 极致的快! 刚才,所有人只听到了一个声音,空气中,仿佛发出了轻轻的,转瞬即逝的“嗡”的一声,下一秒,徐阳逸已经站在了门口! 七百米大小的地下室……他们这里,距离门口还有一百多米! 这是什么速度? “咕咚……”张弓长咽了口唾沫,手发着抖站了起来。他看的很清楚,徐阳逸是练气初期。这种速度……多少中期都别想达到!后期恐怕都有难度! 所以……他是借着炼丹的名头,在修炼功法? 这他妈到底是什么变态功法!这速度在初期修士里逆天了吧! 但是,要不是炼丹……招募他们干嘛? 钱多烧的? “主人……”惊愕之下,李宗元半年多没喊的称呼,再次情不自禁地喊了出来:“您,您这是……” 但是,没人注意他的称谓。 因为所有人,都愕然看着徐阳逸。 这就是实力,展现在所有人面前的实力! 徐阳逸并没有回答他,而是目光波动地看着自己的脚下。 他自己都感到震惊。 心中,有惊喜交加,有苦尽甘来,有各种复杂的情绪,最终,化为心如止水。 长久的孤独,同时磨练了他的心。让他的心,慢慢雕琢成一块磐石。一池寒潭。喜怒不形于色,波澜不兴。 天道没有让他们打坐的机会。而第一次打坐,收获是最大的。 他能让所有人直面修行途中最可怕的敌人。 不是心魔,不是外力,不是其他修士,更不是高高在上的同期天才。 而是……孤独。 惊的是,风舞痕直接用作神通施展,速度快到他都不敢想象! 喜的是,万古丹经王说这是神通,果不其然。他现在才明白,他从未听到过这部功法有任何神通的解释。万古丹经王却说这控火,放药,凝丹,成丹是神通。现在一试,他对这部功法信心陡增。 理所当然的是,理应如此……金丹真人的焚天通玄秘法,只不过是其一小部分。如果这部功法不是真正的仙品,自己练他干嘛? “有事?”他看着呆若木鸡的李宗元,抬了抬眉问道。 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他微微皱了皱眉,手轻轻一招,对方胸口里的烟盒,轻飘飘飞了过来。 “哒”火机点上,熟悉的味道串进胸腔,他深吸了一口,这才听到李宗元近乎毕恭毕敬的声音:“主人,有件要事,还希望您百忙之中抽空看一下。” 徐阳逸眉头挑了挑,示意他说下去。 “是这样的。”李宗元此刻格外的恭敬,低着头说道:“主人,您托我办的事情,可以了。” 他抿着嘴看了一眼徐阳逸,心中乱跳地厉害。 如果说,以前他还能挣扎一下。现在…… 他根本不敢想这个问题! 徐阳逸刚才的速度,就算中期看了都要汗颜!或许,只有真正的天骄,才能和他比肩! 他心中,之前还有的想逃跑的想法,此刻,在不知不觉地一点一点变少。态度,也不是伪装出来的恭敬,而是真正地臣服。 许久没有开口,徐阳逸现在才感觉,一种身为“人”的心情落在了他的身上。搓了搓下巴,手指如同锋利的剃刀一般,胡须一丝丝飘了下来,淡然说道:“找的谁?” “是……”李宗元满头冷汗,根本不敢看对方的脸色,轻声道。 徐阳逸扫了他一眼,李宗元立刻回答道:“是,是,是一位……一位……可能,可能是金丹的大妖……” 刹那之间,他立刻感到,对方的目光如同实质的雷电那样,射到他的身上,让他全身都在冒冷汗! 太可怕了……他的心加速狂跳着。以前,可能还只是下山猛虎。现在,这只猛虎收敛了它的威能,却更让人感觉心中发寒! 张弓长,李牧等人,看着李宗元双腿都在发抖,他们眼角肌肉仿佛也在跟着抖。他们不知道,如果此刻是自己处在徐阳逸对面,表现会不会更好一些。 “可能?”徐阳逸坐到椅子上,还没开口,一杯茶就恭敬地放到了他手边。他端起来抿了一口,舌尖的味蕾全数被打开。满足地打了个舌音:“我不希望你在这种事情上还能搞错。” “不不不!”李宗元如同针扎了一样跳了起来,连忙说道:“先生,真的不知道。我,我特意来这里也是路上您说过之后才改的方向。” “您不是妖,在妖里,除了黑山,山君,魃三大记录在案的金丹之外,还有起码三位被称为‘老祖宗,’它们,是绝对,绝对不能惹的!” “这次,我寻找的就是这一位的帮助……没有人看过它施展功法,没有任何人知道它的境界。它从未在人前显圣……甚至它无论对待练气,筑基都是同一种态度。有谣传,它对待金丹也是一种态度。” 徐阳逸笑了,放下茶杯:“有趣。” 抬了抬下巴,示意对方说下去,李宗元立刻说道:“在明水省……有一个特别的地方,叫做四大连池,因为地壳的震动,五座湖泊连成了一座。正中央,有一座死火山,里面常年积水,那位,就住在里面……” “它不知道活了多久,有传说,从五代十国时期就活到了现在。也有的说,它见证过宋太祖陈桥兵变……它被称为妖族的百科全书,而且是鸽派,人族筑基以上几乎都听说过它的名号,道号碧波,但是却没有后缀,从未听说过它叫自己真人,大家都是以前辈相称。” “每一年,都有无数的人找它解开谜题,它定下了一个规矩,如果它没有兴趣,那么这道谜题会收取五倍的解密费用。并且不接受华夏币,但是却接受各种宝石。如果它感兴趣,它分文不取,但是,却要答应它一个条件。” 李宗元不说话了,偷偷看着徐阳逸,徐阳逸沉吟了片刻,才说道:“照你看,它的修为?” “说不准……”李宗元苦笑:“妖族,妖体越强大的,越难晋级……不知道先生有没有听说过妖族明家?” “没有。”徐阳逸摇了摇头,天道不会深入教这些东西,它教的永远是怎么让你活下去。 “先生,在很久以前,苏北省还被成为沛国的时候,君王文谋隐居山中,遇到一个声音对他说,他是神,文谋却感觉对方是妖怪作祟,驱赶走了对方。这位自称为神的妖怪,就是明家起源……后来,它们将神明的写法倒了过来,每一任家主,和下一任家主,都称为明神。” “它们的妖体不得而知,只有一些传闻……但是据说等阶非常高。它们的进阶,比我们困难得多……大多数家主终其一生都是筑基中后期徘徊,我如果没记错,明家已经数百年没出过筑基大圆满。但是,无论任何人都不敢轻视它们。” “因为……它们筑基后期,就可撼动金丹……同样,没有任何人知道碧波前辈的真身……它每一次显化出来的表象都不相同……如果它的真身太过强大……就算几千年过去,甚至还没筑基都有可能……” 徐阳逸感慨地弹了弹桌子。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这才是真实的世界!普通人永远无法想象的世界! 恐怕,在周围旅游的游客,从来想不到,自己脚底下,火山口湖泊中,有一只千年老妖,静静地畅游湖底。 这种真实,何等精彩! 他目光忽然闪了闪。 他想起了莲花池里那片看不到头的鳞片,和那只遮天蔽日的巨尾。 那……又是什么妖怪? 活了多久?一千年?两千年?甚至……更久? 世界上的名山大川,还藏着多少苟延残喘的巨兽级妖物? 双庆直辖市,世界第一大天坑小寨,深不见底……西沙群岛永乐蓝洞,世界上最深的蓝洞……昆仑山上从未有人出来过的死亡谷……贵方省全球最大的地下洞穴群…… 他的心火热起来,为掀起真实世界神秘的一角而无比期待。 “主人,它已经接下了您的解密委托!” 徐阳逸收起心绪,神色终于慎重了起来。 帝器…… 什么是帝器? 能让九尾银狐朱红雪金丹诱惑都不敢要,猖狂逃窜。 果然啊……这个东西,能引起太多人的瞩目。 “它有把握解开?”徐阳逸凝重地问道。 $$$$$$$$$$$$$$$$$$$$$$$$$$$$$$$$$$ 开书至今,很快要上架了,转型作品,自己虽然有信心,但是还是想多倾听一下读者的声音,比如,想看到什么,对本书的感想等等,希望各位读者能踊跃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