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1章:太岁VS狼毒(三) - 最强妖孽

第761章:太岁VS狼毒(三)

“不,不可能的。”这一瞬间,它迟疑了一下,高等生命体绝对不是他这个半成品能对付的。对方没有还击,也几乎感觉不到对方有受伤。如果是高等生命,对于它们这种掠夺生命的聚合体,他恐怕挡不住半小时。而绝对不是现在这样它占优势。 “血脉天赋……” “刷拉拉!”所有的触须,齐齐朝着眼球弥漫过去,全部涌入它的口中,仿佛主宰自我吞噬了自己,然而体积没有变大。 几十米的眼球轻微颤抖起来,死死盯着遮天蔽日的植物,下一秒,大嘴张开,里面无数触须汇聚的触手潮水般喷发! 数不清多少触手凝结为一股,顶端,是上官泓,带着疯狂的笑声冲了过去,冲到一半,上官泓从嘴角裂开,一直蔓延整个身体,体内又一道更细的触手冲出,顶端是安德烈。 一层一层,层层叠叠,冲到顶端之时,化为一只握剑的手,高高扬起。黑暗无光,周围数米的天空都在模糊。一道道望之生寒的符箓刻印剑身,完全由灵力组成。 黑光如火,腾跃出生灵俱灭,主宰嘴角甚至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夺灵剑。” “任何太初,无论是军团长,还是主宰,或者最低等级的聚合体。这一式都融入了它的血脉。它夺的不是灵魂……”它猩红的舌头舔了舔骷髅般的牙齿:“而是灵根。” “大约你连灵根是什么都不知道吧?渺小的可怜生物。” 最后一个字落下,夺灵剑化作一道黑光刺下。 然,它停住了。 它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愕然看向自己的身体,不知道为什么,它的身体不听它指挥了! “不……不是不听指挥……”它仔细感受了一下,却发现让它更加害怕的事情:“而是……而是被麻痹了!” 它的目光,终于从上方落下,带着一抹难以置信看向地面。 那里,狼毒根系如同群龙盘扎,而也就从那里开始,一片黑色,笼罩周围几十公里,也将它笼罩了进去。 毒。 弑神之毒。 “开始了。”天载舒了一口气,冷笑道:“狼毒的毒性来自于身体,只有身体遭到破坏才会产生足以弑神的毒性灵气。神农从它身边走过,若是不尝,也是无事。一旦真的让狼毒受伤,它的报复可以让神灵陨落。” 他看了一眼异形一样的主宰:“遑论邪魔外道。” 妖体各有各的神异,比如顽石成精,它必定精通土系神通,比如鱼类化妖,必定翻江倒海。巴别之塔中没有妖物,只有魔神尸骸。它从未吞噬过真正的大妖,根本想不到这一层。 不是他蠢,而是知识面的盲点。太初可怕之处就是在无尽的生命中吞噬诸天万界,融合各个种族的长处,创造出最完美的进化之法,再加上恐怖的繁衍能力,这才是被称为高级生命体的原因。 而它,还差得远。 主宰愕然看着前方巨大的身体,它的眼睛居然都出现了昏花。它现在明白了,狼毒……是非常特殊的妖体,没有攻击,他就是个巨灵神,妖体的庞大带来了力大无穷,灵力磅礴无尽。而一旦让它受伤…… 这才是地狱的开始。 它仔细看了看周围,这才发现不知不觉之间,这片天空已经变为黑色。狼毒所有伤口都在缓缓散发着黑色灵气,但因为它太大了。主宰根本没有注意到,更不会想到因为狼毒的特性,这些剧毒的灵力已经通过地面,空气,让这里成为一片死地。 绝对领域! “沙沙沙……”刚才略微防护了一下的枝叶,片片展开,徐阳逸的声音缓缓响起:“真的有些痛啊。” “现在,是不是轮到本真人了?” 主宰心中一片死灰。 怎么会这样…… 地球上……怎么还会有如此庞大的妖体?如此下作的修士!不是说好了面对面硬刚吗?怎么有这么无耻的血脉天赋? 不打,妖体体积差距太大,它不认为逃得出去。 打,越打越强,越伤越毒,同样巨大的妖体,抗打击能力不知道有多强,自己恐怕被毒成木乃伊了对方还没多大事。 完全是个刺猬! 为什么……自己明明可以轻松碾死他,居然变成了这样的结局? 想法未落,狼毒枝叶片片展开,一只比刚才更大的枝叶横扫过来。主宰金色的眼睛情不自禁地一缩,又来了……又来了!那种比他更高层次的生命……仿佛记忆中王的存在,那种感觉随着这看似轻柔的一拍,铺天盖地一样涌来。 它死死咬着牙,努力想挪动自己的身体,然而,用尽再大的力气,却根本无法调动多少。 四根触手飞快防御在头部,下一秒,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地面扬波,这一次冲击波直接掀起十几米高,飞沙走石之中,响起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 “滋滋滋!!”主宰身体如同流星陨落,对直落下下方万米孔洞。眼珠中的嘴喷出大团大团绿色的粘液,所有触手抽筋一样萎靡不振。 “这杂种……”它眼中倒映出天空中挂空而来的一段树枝,占据它整个瞳孔,咬牙切齿:“这个下贱生命……” “我……是太初……是主宰!我行走诸天万界,无数位面匍匐我的身下……我们……才是这个宇宙真正的主人。就凭你……就凭你这样的下等生命……” 话音未落,触手海潮一般涌上,直刺狼毒。 他不甘心! 绝不甘心死在本源之地!而且死在一个土著手中! 就在数千根触手快要接近狼毒的时候,天空中一道黑芒闪起。 极致的纯粹,仿佛动漫之中的剑光。蓝天白云之中,一道黑线,经久不息,停留于所有人的视网膜。而黑线之后,太初数千根触手同时断裂。 “呵……”黑山真人倒抽了一口凉气,喉头都有些发干。 最初,看到如此庞大的主宰本体,他第一反应就是调动帝都所有修士,他的妖体只有千米之大,还不够这个怪物塞牙缝。作为妖修,他同样知道妖体的大小有多重要。 但是,没有他出手的机会。他现在才明白,徐阳逸刚才对他说“相信我”是什么意思。 “元婴之下第一人……”数秒,他才感慨地舒了口气:“当之无愧。” “这等威力,妖体而言,已经无限接近元婴。如果不是元婴之下妖体使用过度就会陷入长眠,他……元婴不出,谁与争锋?” “滋滋滋!”撕心裂肺的惨叫,打断了他们的对话,主宰被斩断的触手中,绿色粘液冲天喷起,仿佛这里下起了绿色的暴雨,落下之处,地面滋滋作响。然而狼毒根本无动于衷。 万毒之祖,以毒弑神,何曾会在意主宰的毒血? 眼球急剧颤动着,它感觉自己的剧本完全脱离了掌控,几乎完美的开局,残破的收场,而且还逼出了对方的本体。这……这到底是为什么?直到现在他都不明白一手好牌为什么会打成这样! 从南明离火开始,剧情完全脱离了走向,现在它好似砧板上的鱼,毫无还手之力。 一根根分枝沙沙抖动,动作轻柔,仿佛情人月夜下撩起爱人的耳发,看在主宰眼中,却如地狱一般冰冷。 “沙沙!”遮盖主宰目光的枝条轰然而至,它一声尖叫,所有触手在自己面前形成一个巨大的花朵状盾牌,下一秒,整个盾牌硬生生被砸入地底! “轰!” 一声未绝,接着又是数道轰鸣“轰轰轰!”这一次,已经不仅仅是下降三米了,而是……地面被打出一个方圆几十公里的天坑! 轰鸣声不绝于耳,足足几十秒,狼毒的枝条才悄然散开,下方一片黑雾,满是绿色粘液,主宰的躯体仿佛被摧残过的花朵,断裂的触须到处都是,绿色粘液汇聚成一个小池塘,中央的眼珠惊魂未定地看着天空,笼罩在狼毒的阴影之下,不断咳着血。 它尝试着调动自己其他触手,却发现那恐怖的毒素完全毒断了神经。现在它能动的,唯有本体。 红黑色的光芒在头顶闪烁,冰冷而无情,它好似五指山下的孙悟空,无处可逃。 狼毒一条枝叶缓缓压下,空间都发出了难以承受的咔咔声。主宰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的临近,就在这一瞬间,他调动所有触手,眼球硬生生挤出来,每一根触手都恭敬地趴在地上,颤声道:“饶……命……” 这位异界的上等生命体,终于发出了微弱的求饶。 它已经没有恨意了,也没有怨毒,妖体被正面击破,他现在心中只有无穷恐惧,还有一个微渺到卑微的念头:活下去。 回答它的,是半空中一声雷鸣般的冷笑。黑色灵气潮水般暴涨,根本不停顿朝着它压下来! 不…… 我不想死! 我还可以进化!我只是初生态!我是完美生命体! “轰!!!”一声惊天巨响,太初身体寸寸脆裂,化为无数太岁,大小都有,朝着四面八方疯狂逃去。 躲……逃!离开这里! 离开这个怪物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