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2章:斩主宰(一) - 最强妖孽

第762章:斩主宰(一)

徐阳逸一掌拍下,狼毒巨大的身体看似臃肿,实际上如臂使指。 掌下黑光万道,然而,却没有主宰的身影。 不是没有,此刻的主宰一化二,二化三,三化无穷。潮水一样朝着四面八方疯狂冲去。 这里……还有凡人! 就在几十公里之外,还有一群一群的粮食! 只要进入一只两脚羊的身体,它就可以苟活下来。等到万界大战来临,它有的是机会。 “杂碎……杂碎!!”它的真身藏在一块太岁之中,爬行如飞,惊恐且怨毒地看向后方:“一旦我有机会离开这里……一旦我能回归太初军团……x……徐阳逸!你等着吧……总有一天我会卷土重来!” “本源之地不能动,但是一个区区的你……不把你彻底吞噬,难解我心中之恨!” 然,还没有等他想完,整个地面猛烈震动起来! “卡拉拉……”支离破碎的声音响彻地面,下一秒……从极远之处,无穷无尽的蔓藤根系,带着一根根猩红的倒刺,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剧毒灵气,轰然冲出!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 太初的梦想,它的野望,它的杀意,这一刻被笼罩方圆几十公里的根系刺得粉碎,灰飞烟灭。 “领域!?”高空中,黑山真人还没开口,天载忽然深吸了一口气。 “确实是领域……”黑山真人看了两眼,疑惑道:“领域,以修士的本源为基础,形成属于自己的绝对地带。在领域中可以任意调用自己灵气属性的五行灵气。修为越高,领域越广。联系到他刚才几乎要进阶……金丹后期悟出领域并非没有。” 天载真人摇了摇头,目光如火:“这个……是完成形态的领域。” “也就是说,一旦他晋级元婴,他的领域就是这样。” “什么?!”黑山真人霍然转头:“完备的领域?金丹期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掌握!只有元婴才有可能!比如光之圣彼得教皇。他的领域就是‘无上荣光,’光之所在,几乎都是瞬移。狼毒道友……他也是完备的领域?” 天载真人的目光再次变得平静,却肯定地点了点头:“这个领域,应该是木属性,并且只有在妖体形态下才可打开。” 还有半句话,他没说。 领域……也是分级的。 之所以他能一语退元婴,因为他的领域,是极其罕见的生死领域,再进阶就是阴阳领域,元婴之中,领域同样分品。对比起沙之白萨木,火之菲尼克斯的单一灵气,实在是强大了太多。 而徐阳逸的领域…… 他竟然看不懂! “不……不……”主宰愕然看着远方那一道天堑,心中一片冰冷。 狼毒的体型,地下有多少它的根系? 它不敢想。 唯一的办法,就是冲过去。但是……在经过刚才阴险至极的战斗之后,它敢? 那些根系不强大,仿佛就是对它说“来吧,摧毁我吧。”唯一的一点就是高,大!千米之高,每一根都有百米粗细。形成生与死的栅栏,密不透风。它甚至已经可以想到,如果自己硬冲出去,破坏了哪怕一根枝条,对于分裂成如此之小的自己,也是灭顶之灾。 曾经,世界上有一种渔网,因为网眼极小,并且质量极好,每一次捕鱼都能捕捉到无数。被称为无漏网。后来因为拇指大小的鱼苗都被捕捞,全面被禁止。 它此刻,感觉就是进入了一张无漏网中,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但,这并不是结束。 就在这一排千米栅栏展开之时,地面下响起一片片滚雷般的“轰隆”之声!一股极度不详的感觉冲上主宰脑海,下一秒,它看到一幕让它彻底丧失斗志的画面。 “扑……噗噗噗!!!”一根根数米粗细,几十米长的倒刺,猛然从地面下冲出!何止是密不透风,简直是看清了所有太岁的位置,每一根冲上之后,随着一声尖叫,必定有一快太岁被刺在荆棘之上。 紧接着,这些太岁迅速从体内变黑,然后一点灵石都没有了。属于它的神经网被完全切断。 坏死。 所有神经网坏死! 他甚至能在脑海中“看”见,一个个绿色的点在不断减少。仿佛死神的丧钟。 “角斗场?”天空中,天载目光凝重,他从未见过这么诡异的领域。困住敌人,逼迫对方决战。 这不是单单驱使木灵气的领域,如果是那样,做不到这点。 “噗噗噗!!”无数的倒刺越来越多,瞬间就到了主宰藏身的太岁面前。它几乎没有任何想法,用尽全力叫道:“饶命!饶命!!” “我告诉你关于这下面的一切!只求饶我一命!!” “扑!”一根倒刺,就在他面前几厘米的地方冲出,然后,整个荆棘之海停住了。 “呵……”黑山真人在空中倒抽了一口凉气,刚才不过几分钟,下面的世界却已经天翻地覆。从他这里看下去,满地苍凉,中央一株磅礴的植物,周围全部是倒刺的海洋。简直就是一个狼毒的国度。 何等可怕的破坏力。 还有那种恐怖的毒性,这简直是绝域一般的存在,这种妖体……真的存在? 一片树叶,卷到地面瑟瑟发抖的主宰面前,徐阳逸没有一点感情的声音响起:“上来。” 主宰此刻已经没有一点点争斗的心思,败了……完完全全地败了,为什么没能在巴别之塔,他还没到金丹的时候杀死他?现在这种妖体,它无法抗衡。单论妖体,实力已经接近元婴。 这一块太岁足足有数米大小,此刻缓缓退去,露出里面缩小到只有一两米大小的眼珠,小心谨慎地爬上了枝叶。 四面八方的人群,就在刚才荆棘之壁出现的时候,已经鸦雀无声。 “这就是修士……”一位年轻人,眼中露出极为羡慕的神色:“说是毁天灭地都不为过……这是金丹老祖吧?” “绝对是!除了金丹老祖,谁有这么恐怖的破坏力?”“呵呵呵……之前我认为那个触手怪就是怪物了,没想到真正的怪物还在后面。”“这视频我得跪着看,还好我全部录下来了。”“我操!今天简直颠覆了我的世界观!难怪金丹真人有这么高的地位!” “为人不修行,简直枉活啊!”“听说第一个五十年计划,就有修行大学召开,还是金丹真人讲座。” 不过,一阵声音很快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天空中,数百修士驾驭各色灵光,法宝,飞快冲来,在天际拉出一道道璀璨的烟火,地面上,数不清的警车,武警部队的车,一排排持枪士兵,潮水一样围向天寿山。 主宰,插翅难逃。 看到这一切的主宰,无比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化为安德烈,卑微地在树叶上磕下自己高贵的头。 高级生命体,大败于本源之地。 不甘,不愿,愤怒……此刻只能交织成一条名为“顺从”的河流,它知道,这是它活下去的唯一方法。 “你有五分钟打动本真人。”徐阳逸的声音直接响起在主宰脑海:“另外,转化为别的形态,和你这个形态说话太累。” 他没有退去狼毒的外形,此刻他仿佛就是狼毒的中枢,完全的灵体形态,甚至他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是……” 蠕动之中,一个在巴别之塔中陨落的修士面容出现。狼毒的枝叶似乎点了点头:“计时开始。” 数秒的沉默,主宰仿佛在斟酌什么。五秒后,它咬牙道:“这下面……封印着一个禁忌的存在。” “您应该知道真武界和地球几万年的交锋。一位位足以名震寰宇的大修士陨落其中,两千年前,最后一次交锋结束。巴别之塔中……一共剩下了七位通天彻地的大修士。” 它顿了顿,万事开头难,既然开了头,也没什么掩饰了:“‘天人神算’诸葛亮,‘欲望魔神’阿斯蒙蒂斯,‘抱朴子’葛洪,‘湿婆’苏尔碧,‘神使先知’伊本.拉赫曼,‘半神意志’阿克琉斯。最后一位……就是您看到的尸体……” 它深吸了一口气:“‘万尸之祖’赢勾。” 赢勾? 万古尸王? 就算是徐阳逸,听到这句话也愣住了。那一身恐怖的阴气,几千年后还长满s级宝物的身躯,居然是尸祖赢勾? 赢勾,旱魃,将臣,后卿,四大尸王,唯独赢勾不存于任何记载,有野史说它是四大尸祖的始祖,神秘无比,没想到竟然被封印到了几万米的地下? 难怪朱常洛能活过来,这简直就是最极品的养尸地! “为了镇守南明离火?”他目光灼灼地问。 “不……”主宰终于打算吐出它心中最大的秘密,无比忐忑,声音从牙缝中飘出:“就连南明离火,赢勾,都是为这附近某个东西服务。” 徐阳逸抿了抿嘴,先天灵炎,万尸之祖,居然只是为了服务一样东西? 那是什么? 这个问题还没有问出,他忽然脑海中一闪。 “xyd。”他脱口而出,目光直视主宰:“xyd……就在这附近!” 主宰猛然抬头,难以置信地看着徐阳逸。 “你……果然知道它的信息!”它的身体不动声色地往后移动了几分:“xyd是这个世界最大的秘密!果然……果然羽蛇神将它传给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