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4章:反吞噬 - 最强妖孽

第764章:反吞噬

“你……”它看向狼毒,一句话没有说话,棱形种子之上忽然爆发出一个诡异的符箓,就在符箓闪动的瞬间,它忽然爆发出一声无声的尖锐嘶鸣。 确实无声,然而,它周围所有空间都在震颤!仿佛主宰吼出了一声恐怖的音波。方圆几百米都震荡不已。 “这……这是……分解?我在被分解?不,不对……这是吞噬!我……居然在被他吞噬?!” 它的身体,在缓缓消散,脑海中的神经网寸寸崩溃,它再也无法维持人的形态,缓缓变成最原初的眼球,瞳孔中带着一道难言的恐惧看向狼毒。 “你……居然可以吞噬太初?” “我死在你的手里,我居然没有死在七界的手中,死在你这个本源之地的土著手里……我明白了,之所以其他太初不敢来本源之地,就是在害怕你……本源之地有万界共敌所畏惧的东西。” “但是,你居然可以吞噬太初!你……只要踏出本源之地一步,必定会受到诸天万界太初军团的追杀!桀桀,我已经看到了……看到了你的死相……” “轰!!”它还想说什么,眼珠却忽然被符箓完全融入,只剩下它不甘心的怨毒目光,以及冲天绿光闪起! 沙沙沙,雨霖铃,地球上最大的罪恶之源,巴别之塔中唯一逃脱的恶魔,在此伏诛。 “刚才……那是什么?”高空中,黑山真人微眯眼睛问道。 天载没有开口,因为----他也不知道! 他都有些愕然,现在这年代金丹到底怎么了?身为元婴,金丹一切行动在他眼中可谓一清二白,炼气是小学,筑基是初中,金丹是高中,他好歹算是大学生吧?而且以他的修为拿得起硕士文凭吧? 居然看不透刚才发生了什么? 只能感觉一股极其邪恶的灵力消失了。 “前辈?”黑山真人再次问道。在他印象中,元婴就是这个世界的顶峰,至尊中的至尊,不可能不知道。 天载真人云淡风轻,背负双手,看着远方:“抱歉,方才老夫走神了,发生了什么?” 狼毒遮天蔽日,徐阳逸愕然看着自己的手,一股金丹级别的灵力,在他体内蔓延。 没有任何不妥,反而和他好像阴阳互补一般,水乳/交融。 “我……吞噬了主宰?” 他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棱形种子,上面那个符箓,他明明不认识,却清楚读出了对方的内容。 万象之父。 卡俄斯! 创始元灵! 他忽然想起了一段内容,那是他本来以为是梦境的画面。 他昏迷悬浮在一片幽寂的虚空,忽然,半空中一只铺天盖地的大手展开,给人一种无边的神圣威严之感。一枚绿色棱形种子,随着对方的手缓缓落下。 “卡俄斯修复地球的一半,化为一枚种子,而这枚种子,经过无数年后,生根发芽,它……叫做狼毒。而那些被吸收掉的灵气,化为地球最后一位守护者。名为……羽蛇神。我的任务,就是守护人类最后的文明种子,掌管着狼毒觉醒的另一半。直到今天为止。” “我曾听说,若有一日守灯人点亮通界灯而不灭,狼毒,将迎来彻底的觉醒,我一直以为这是传说。所以……你体内的那枚种子,我……轻轻敲开了它的外壳……” 他出神看着自己的手,感受着那股本属于主宰的力量:“也就是说,卡俄斯离开之时,同样发现了自己的恶念,于是才有了狼毒,所以狼毒才有弑神的能力?因为它本就来源于神灵?也所以……狼毒和森罗大帝……从开始就是对立的两端?” “若有朝一日我们合二为一……它吞噬了我,或者……如果我能吞噬它,那么这位传说中的万象之父会不会再现?” 就在此刻,深邃无比的宇宙中,一双仿佛星辰的目光,缓缓睁开。 它仿佛银河的中心,周围星斗璀璨,随着眼睛的睁开,群星闪耀,然而,这个白洞一样的东西,只能看到一只眼睛。 在他周围,数十道虚影恭敬垂手而立,脚踏虚空,每一道气息都足以让任何一界颤抖不已,仿佛恒古不化的石雕。 然而,他们有的捧着茶具,有的捧着乐器,或许已经静立了几百年,上千年,却仆从一样,主人不开口,根本不动。 “朕,睡了多久?” 一道虚影立刻轻声回答:“一千三百二十年,陛下。” “是么……”许久,恢宏如同神灵的声音才响起。目光却看向了银河的另一侧:“距离本源之地最近的军团是何人掌控?” “虚无军团,陛下,是您一千五百年前钦定的。” 沉默,声音的主人仿佛在从漫长的生命,无尽的回忆中找出这个身影,又过了一个小时,声音才幽幽开口:“他有消息汇报么?” “还请陛下明示。” “朕的一位子民消失在本源之地了,让他去找,给朕一个答复。” “是。”虚影没有半点犹豫,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低阶的“子民”消失会让陛下如此关注,但是他知道,陛下的决定,从未错过。 神灵一样的目光缓缓合上,无人听到他轻轻的喃喃自语。 “卡俄斯……父亲……” “朕的兄弟终于要迎来觉醒了么……” “朕,还真是期待他站到朕面前,手足相残的时候啊……这就是你想看到的么?” 磅礴的银河,再次归寂。 同一时间,距离地球几个光年之外,一颗巨大的球形位面上,一只只金色的眼睛睁开,布满整个星球。 “微弱的灵力波动,但是质量却非常高。居然跨越光年侵入太初的神经网,有一位部下,好像陨落在了对方手中?” “不……不只是陨落,仿佛……是被吞噬?这不可能,本圣穿越位面五万七千三百年,虽然一千五百年前才晋级军团长级别,但我吞噬过的物体数不胜数,从未有我们如此完美的生命。” “有趣……非常有趣。为了感谢你提起我的兴趣,本圣决定投给你一缕目光。” “以森罗大帝麾下,虚无军团军团长的名义。” 这一切,距离徐阳逸还太远,他并不知道这些。 他现在只感觉,经脉之中无穷无尽的灵力翻腾上来,马上就要压抑不住了。 两个大境界的压制,再加上反吞噬了主宰这一剂猛药,还有南明离火在体内不断温养经脉,他感觉自己已经到了进阶的边缘。 “轰隆隆……”四面八方,本来平静如湖的空气,陡然波动起来,一道道绿光铺天盖地,却江河汇海一样朝着中央涌入,不到片刻,巨大的狼毒消失,徐阳逸的身形再次出现在原地。 黑山真人眉头一抬,正要过去,天载真人却立刻拦住了他。 “稍等。” 黑山真人心中疑惑,但是下一秒,目光却陡然尖锐起来。 灵气……数不尽的灵气,全都是黑色,从四面八方的天空中,仿佛被吸取出来那样,疯狂地冲向徐阳逸所在。 “这是……”他愣了三秒,随后猛然看向对方,即便是他,眼中都带着一抹难以置信:“晋级……金丹后期?” 不只是他,此刻昌平附近的修士,全都看到了这一幕。 天边,一片黑色的灵气正在凝聚,旋转着,咆哮着,染黑了天寿山上方的天际,形成一个方圆千米的巨大云洞,好似在酝酿,在等待。 而且四面八方,还有无数的灵力汇聚过来,黑色的海洋成为青天白日最引人注目的画面,远超大多数自然异象。 狂风,从云洞中呼啸而出,扫落万枝花,卷野怒涛翻。地面上一些小型石块居然都被狂风吹走,形成一片飞沙走石的沙尘暴。 “这,这是?!”昌平附近,一辆奥迪上,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子正在惬意听着音乐,忽然转头看向天际,入目之处天边的一抹漆黑,旋转搅动云层的云洞,让他愣了三秒之后,猛然冲了过去。 奥迪,就这么无辜地停在路中央。引得一片骂声。 香山,一片被禁止进入的山脉,满山红枫,忽然之间,数声惊呼,三道流光冲天而起。 “你感觉到了么?”前方一位老妪,满脸激动,一种与有荣焉的神色爬满她苍老的面庞:“好强的灵气波动!这,这一定是哪位金丹老祖在晋级!” “机会太过难得了!”她身后,是一位看起来二十二三岁的男子,英俊帅气,却穿着一身民国时期的中山装,同样脸色激动:“这位老祖简直造福大众!我等就差临门一脚迈进这个至尊之境!若能观摩一次老祖进阶,好处简直不言而喻!” “菩萨心肠啊。”他们旁边是一位貌似五十来岁的半百老人,沉稳许多,叹道:“老夫寿元将至,若能临时顿悟,也算一桩美事。不知道是哪位老祖,居然没有在洞府中闭关。选择野外晋级,这等景象,恐怕五十年一遇。上次还是南州的狼毒真人结成金丹,那阵势,啧啧……” 如果徐阳逸知道他们这些话,绝对忍不住骂出声。 他愿意? 谁不知道在洞府中设下各种禁制最安全?现在晋级?如果出了什么突发事故悔之晚矣。尤其,这里还是xyd的附近,鱼肠都还没找到,下方还有赢勾的尸体。 “操!”他看到了天边各色流光,终于骂了一句几十年都没骂过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