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6章:地球传承(二) - 最强妖孽

第766章:地球传承(二)

他转头看向徐阳逸:“你身上,缺了贵气。杀意盈野。” “十大圣剑,会选择与他最相符的气息,鱼肠会选择你,是因为你秉承它的杀意,凌烈无双。如同冬日淬火,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而我的道,是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我们本质就不同,我在你手中,实力不过两三分。” “只有朱常洛,末代帝王,可挥动我。能以凡人之身驱动金丹之力。”他的目光闪过一抹柔和,看向定魂珠:“轮回转世,或许哪一世他觉醒了灵根呢?” 徐阳逸没开口,这根本不可能。 “历史上,只有一人独揽十大圣剑。你,还达不到那个地步。” “谁?”徐阳逸目光一闪,立刻问道。 纯钧一笑:“初代轩辕剑主,宁无双。” 宁无双? 徐阳逸将这个名字记在心中。 纯钧看了他一眼,对这个小修士,他其实是有好感的,这种好感,让他不介意说一些其他的事情:“鱼肠是个古板的家伙,他或许没有告诉你,华夏其实只有九把圣剑。” “九把?”徐阳逸皱眉,纯钧,鱼肠,承影,龙渊,太阿,赤霄,湛卢,干将,莫邪,还有最后的轩辕剑,怎么会只有九把? “确实是九把,你不要把这些圣剑想的太过神圣。任何法宝灵宝的境界都和持有者匹配,在你手中,我们都是封印状态,反而束手束脚发挥不出来。当九把剑合二为一之时,轩辕剑才会出现。” 轩辕剑竟然是九剑合一? 他忽然明白为什么九曜星落之上,轩辕无极剑阵之中没有轩辕剑了。 不过,还是太遥远。 纯钧轻轻把玩玉箫:“明白了?找到鱼肠就走吧,这里不属于你。至于聚宝盆,你不用担心,一旦有人想占据它,它会立刻缩地成寸,无人可找到这里。就算元婴也不行。” 徐阳逸点了点头,心中虽有不甘,却明白人心不足蛇吞象,不属于自己的,也没必要强求。 “前辈,我有些东西,想借聚宝盆一用。” “随意。”纯钧无所谓地说,跟在明光宗身边,他见过多少天才地宝?数都数不清。不说别的,定魂珠和聚宝盆,如果他们不说,恐怕根本不会有人想到这两样东西确实存在。 对方随随便便一种“放个东西在你这里,几百年后我来取”的口气,估计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他也随便应一声。 徐阳逸深吸一口气,在储物戒上一抹,一滴蔚蓝色的水滴凭空漂浮。正好整以暇的打量着他的纯钧器灵忽然针扎了一样跳了起来,笑容完全收敛。 “万水之源?千水凝冰?”他的声音都带上了一抹震惊,随后见鬼一样看着徐阳逸:“你不会是想……” 他当然知道万水之源是什么! 他更知道,当五份五行本源合而为一之时,真正的一界就会出现!不管有多大,哪怕是一个拳头大,也是真正可以产生智慧生命体,甚至发展出科技文明,踏破虚空的真正一界! 在他见过的人中,就算当代轩辕剑主,姜尚这些大修士,都没想过用五行本源创造一界。这不仅仅是创造出来做自己的后花园,除非没有生物,一旦开始诞生生物,就担上了天大的因果!这个小修士胆子怎么这么大! “你想创造一界?”他尝试性地问道,这个想法太可怕了,就算他都有些不敢相信。 “总不过试试。”徐阳逸满意地收回手,这一滴万水之源,用于炼丹太少,而且也没有丹方,一旦失败,就彻底毁了。还不如放在聚宝盆中好好将养,有朝一日自己真的洪福齐天,凑够了五行本源…… 那么,属于自己的一界,自己创造,自己传道,自己命名,自己让它发展,那是何等令人向往! 因果? 有什么好怕,自己地一界,就是自己的子女,自己当然要好好负责。 纯钧再没说什么,深深看了他一眼,坐到摇钱树下,不发一语。 徐阳逸拱了拱手,化为一道黑光朝着下方飞去。 南明离火和他融合之后,自己的意志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他本体的意志。而南明离火则恢复到了灵智未启之前混混沌沌的状态。 要让它再启灵智,已经不知道几千几万年以后了。 顺着通道,他再一次来到了赢勾的房间,巨尸依旧,他火热的目光浏览了一圈,放下心中欲望,沉吟起来。 主宰在说到乾坤的时候,语焉不详,很可能它已经通过南明离火找到了什么,当初在帝都,却追问xyd的坐标,在他看来,这是证实,并不是寻找。 证实它找到的东西确实是护界神器。 “它被封禁在这里,赢勾也在这里,想必不会太远。而它不敢肯定,应该是这件护界神器和它想象中差距太大,它不敢认。” 他的目光,看向下方无尽的岩浆海。随后,化为一道黑光冲了下去。 就在身体和岩浆海接触的瞬间,南明离火轰然暴涨,先天灵炎开,万火退避!所有熔岩竟然丝毫不能近身! “扑通”他进入熔岩海之下,感受到的不是能将他焚化的炙热,而是一种淡淡的温暖。 目光所及,是一片赤红的海洋。熔岩在固态和液态之间,缓缓流动,这是一个死寂的世界,没有南明离火进入这里,只有死路一条。 对于他,却好似如鱼得水,飞快地在这里面游动起来。 一个小时过去了,这片熔岩海不知道有多深,他竟然看不到底。仍然是那种令人烦躁的红色世界。 一分钟十分钟,缓缓过去。就在两个小时之后,他终于停住了脚步。 已经到了海底。 脚踏地面,他站在这片熔岩海的正中心。头顶是升腾的赤红,喧嚣的火焰,然而,四周仍然什么东西都没有。一点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不在这里?”他皱眉想到,一路下来,灵识都是完全打开状态,笼罩方圆三千米,却没任何发现。 就在此刻,他手指忽然一痛,抬起来看的时候,手掌竟然从中被穿透! 他愣了愣。 自己本体有炼体术,还有妖体的加成,居然能穿透自己的手掌? 不……不仅如此! “这里……有东西。”他的目光凝重看向四周,刚才平静的熔岩海底,此刻仿佛带着暴风雨中的杀意:“不仅能破开我的灵气护罩和身体,而且……竟然没有灵力!我感觉不到!” “最后,还是活物。” 没有动弹。 他如同蛰伏的猎豹,身体半蹲下来,飞快掐诀。 “只要是活物,本真人就有办法把你逼出来!” “刷!”灵识轰然膨胀,这一次,直接达到了一万米!周围一切,尽收眼底。 丹鼎本我心诀! 无形,无相,他的手缓缓抬起,轻轻拍下。看似云淡风轻的一掌,落下之时,轰然掀起万丈波澜。 “轰隆隆!”沉闷如滚雷的声音,在熔岩海底响起。灵识如风暴,掀起赤一圈圈狂猛的冲击波,扫荡四面八方。 “嗡嗡嗡……”就在此刻,四面八方的熔岩,动了。 开始是一点,随后从这一点扩散开来,一些细小的黑色影子,如同雨点一样密集,发出一种诡异的“嗡嗡嗡”的鸣叫,一寸寸从海底出现。 数不清有多少! 他早已被这种诡异的东西包围,四面八方,好似他是雨中路人,被雨水包围,根本看不到头。 果然有东西! 他深吸了一口气,几万米的地底,熔岩地心,居然还有活物! 这到底是怎样的生物?竟然可以在如此高温之下生存? 然而,灵识扫过,他神色更加凝重。 没有! 灵识之中还是熔岩海,这些东西只有眼睛可以看到!甚至没有灵气!用眼睛看过去,一片模糊,根本看不清形体。 “真是不简单啊。”他舔了舔嘴唇,放弃十方业炎,背后缓缓凝聚出一轮血月。 “嗡嗡!”电光火石之间,围绕他周围起码几千米的诡异生物发出一声怪叫,齐齐朝着他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