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8章:似道非道 - 最强妖孽

第768章:似道非道

“小家伙……”鱼肠有些感动的声音传来:“你的情,我心领了。走吧,不要在这里耗费时间,就算没有这件护界神器,地球照样不惧真武界。” 本来有些失落的心,这一刻却再次火热起来。徐阳逸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表情虽然轻松,声音却非常郑重:“我不准。” “并不是单单为了你,这份因果因我而起,我必定要收尾。我有预感,如果我现在离去,我的第五盏因果之灯必定熄灭。” 顿了顿,他收敛了笑容,继续说道:“而且,因难而退,我修行至今,从未有此先例。这并非是必死之困,它是先辈倾尽心力所留,赢勾因此慷慨赴死。必定是针对真武界。我或许不算纯正的好人,但是,我同样无法眼睁睁看着地球因为棋差一着而饮恨。” 就在这句话说出的同时,赢勾尸体上仿佛响起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 鱼肠没有回答,许久之后声音才飘来:“或许,真正认主的日子不算太远。” 徐阳逸笑道:“我慷慨陈词都打动不了你?” “呵呵。”鱼肠大笑:“先让老夫看看你的决心吧。这几万米的法宝,你要一个个辨识出来,在头脑里重新组装,可绝非易事。并且耽误修行……等等……”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声音提高了半度:“你刚才说……你第五盏因果灯点亮了?” 徐阳逸微笑着点了点头,进入十三陵之前,才亮了三盏,然而,现在五盏齐亮! 斩杀太初是一盏,那是自己的因果,父母,血脉之因。这一盏,合该点亮。 第五盏,南明离火入体!从练气期种下的根源,现在同时点亮。 只不过,这一盏还并非完全点亮。他开始还不明白,就在看到乾坤海之时才幡然醒悟。 南明离火……并不只是单纯的一条因果线。 它的存在,是为了炼制护界神器,所以单纯引火入体并不能完全点亮它。 “其实,我已经是六灯齐亮,只等灵气足够就可晋级。这也是刚刚引火入体就毫无阻碍直接晋级的原因。只不过这最大的一盏因果灯,是地球的因果。万界大战只有真正终结,才是我踏入元婴之日。” 放下波澜渐起的想法,他再次投入了钻研之中。 一天,十天,十五天,一个月。 他好似泥刻木雕,老僧入定,三个月后,缓缓睁开了眼睛。 年轻的面容上,终于出现了一抹岁月的沧桑之感。 这三个月,太累,脑海中似乎有一只手在搅拌,抽取他所有记忆,此刻一朝放下,甚至有种解脱之感。 虽然累,但是他眼中,却带着一抹兴奋。 从难到易,第一个符箓,他分析了足足十五天。但是,从第二个开始,就找到了捷径。这就像在一张空白的纸上绘画符箓之道,举一反三,触类旁通。空白的纸张渐渐画出了属于自己的颜色。 他的速度已经开始加快,到了后面,甚至变得飞快。这小小一节法宝,为他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上万符箓,本来他计划要一年,最后没想到只用了三个月。 其中不乏有许多相似的符箓,更有很多一模一样的,不过,他的解析速度是真的变快了。 “不止如此……”他看向自己的身体,没有变化,脑海中却有一股什么东西要滋生的感觉。 “这里,恐怕有一场造化。”他深深看着手中法宝,随手一挥,法宝碎片流光一样冲入几万米黑潮。不过,这一片却泛着一点金光,璀璨无比,并且一动不动,有灵,却无灵。 他喃喃自语的声音还未落下,鱼肠平静的声音响起:“你还是感觉到了。” “你记忆力超群,思维极快,要踏上另一条路,只是缺乏一盏引路明灯。而这里的东西,就是你的引路明灯。” “这些东西……不知何人所留,每一个符箓,如果拿去拍卖,符箓之道和炼器之道的大宗师都会为之侧目。不惜万金购买,它们每一个钻研出来,都需要一位超越大宗师的顶尖高手几年以上的苦修。如今,却这样展开在你的面前。” “若你之前畏难而去,你会错过这场大造化。小家伙,别惊讶,符箓一道贯通三大旁门,符纸一门的符箓自不必说,炼器也是依靠它达到更高的品级。就算你的丹道,你可知,你为何一直无法炼制君级丹药以上?” 徐阳逸目光微动,这也是他的疑惑。炼丹即修行,这是万古丹经王的本意,他的闭关,其实就是在一场漫无边际的炼丹之中。所以他根本不怕传出丹道,因为自信无人可比他更精。 不过,就算金丹的十五年,偶尔几次开炉炼丹,他竟然发觉最高只能到君级,大多数都是臣级,丹纹明显有缺陷。明明感觉自己无论药理,还是灵气积累,都可以炼出更高级别的元丹,却就是炼不出来。 瓶颈。 更有甚者,君丹之上,万古丹经王没有任何记录。只说了达到这些级数对应的丹药状态,怎么练,却是一片空白。 此刻,听到鱼肠的话,他忽然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难道……不是不能教,而是无法教?真正的只可意会,不能言传?” “然。”鱼肠声音严肃了起来:“老夫活的太久,大宗师并不是顶峰,只是你们这个年代的顶峰。在古修时代,你这样的炼丹水平满地皆是,甚至只可能跟在那些神匠身后做丹童。” “神匠?” “没错,宗师之上是大宗师,大宗师之上是大匠,大匠之上是神匠,神匠之上,还有传闻的神师。那才是真正的万邦来朝。”鱼肠毫不吝啬地泼着冷水:“你以为你现在水平很高?那是只有你一个人炼丹,无可比较。你其实距离宗师的称谓都还有些距离。” 徐阳逸老脸一红,这句话说的不客气,却一针见血,长久以往,他都是以一种俯瞰的态度去看丹液,胶囊。但那是丹药本身的强大,几千年的传承,并不是他达到了这个地步。 站在巨人肩膀上而已,而他,还远称不上丹道巨人。 “为何你从前不说?” “无可说起。老夫不懂丹道,于炼器反而略通。一则,真武界大军压境,与其学习炼器,不如自己境界提升。以求在万界大战中斩杀敌寇。二则,任何大宗师,都是对符箓有所认知,那是属于自己的认知,旁人,就算老师都不可教导。” “就算是炼器的大匠,他们对于符箓的认知也绝对超过符文一道的宗师。符箓,是根据天地灵气,以自身灵气为引,刻画出的近道之纹。没有它,旁门三道任何产物都只能算有形无神。” “而符箓一道,也分为小成,大成,圆满,完美,超脱五境。你现在么……在小成边缘上徘徊。想要炼制超越君丹,至少要对符箓有独到的认识。可惜,老夫也不懂此道。无从教起。有的事,自己悟透就是懂了,自己悟不透,旁人怎么点拨也是无用。” 徐阳逸点了点头。随后目光灼灼看向无尽的乾坤海。 这就是器灵的好处,或许他们现在战斗力因为他的境界而被压制,但无论鱼肠还是米斯特汀,在这种自己毫无头绪的关头,往往能一针见血。 他也理解为何对方平时不说。实践,才是最好的老师。就连纯钧对于朱常洛想重新登基,都只是静静观看。 “现在,这扇大门对我敞开。这是真正的古修符箓,而且,来自于那个时代仅存的七大修士,没有比这更好的教材了。” 有了动力,自然和之前不一样。他以百分之两百的热情投入对乾坤的解析之中。 时间,悠然过去。 五年,十年,十五年,外界如何,他根本不想管,物我两忘,眼前的乾坤海化作知识的海洋,任他遨游。 他的速度越来越快,对于符箓的了解越来越深。十五年后,他面前一半的乾坤海已经泛做金色。 而他,正式踏过修行百年的门槛。 此刻的他,和之前有些不同,那种出尘的味道若有若无,让他有些野性的面孔看起来多了一分飘逸的味道。 “解析了多少?”鱼肠的声音响起。 “大概75%左右。”他淡淡道:“这还只是解析。难怪当年制作需要七位大修士几十年的时间。这东西……真的不应该在一界存在。” “你看懂了它的目的?” 徐阳逸睁开眼,他的眼睛有些微微发红,却带着潜藏的兴奋。 “大致了解了。奇思妙想,这确实是对付真武界的不二利器。它不能从本质上决定胜负,却能够缩短两界最大的差距。” 沉默,许久鱼肠才开口:“继续吧。” “剩下的,大多都是相同的东西,你功德圆满的日子,也快了。”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 隔绝一切的地底,时光飞逝,刹那间,五十年过去。 五十年后,天寿山外高速林立,各种低空飞舟来往穿梭。汽车已经用上灵力,再无尾气。 天高云淡,五十年前天寿山大战,已经渐渐被忘却。除了天载,黑山等几位修士,鲜少人还记得那场地底紫禁城的登基之战,那场主宰和狼毒改变地形的妖王大战。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地底,徐阳逸第二次睁开了目光。 就在他下方,数万米的乾坤之海,一片金芒璀璨,没有桀骜,没有不逊。如果说五十年前他们是逆鳞,现在,这些鳞片齐齐趴伏在地面,温顺无比。 徐阳逸笑了。 五十年来第一次微笑。 抬手,落下。 朝着金光海中轻轻一拍。 “刷……”一掌落下,四面八方风起云动,整个熔岩海彻底沸腾。而他全身灵力轰然暴涨,节节攀高。 “轰!!!”一道黝黑到极致的灵气,冲破岩浆海,冲破地底,轰然爆发!带着一股让众生膜拜的气息,直冲天际! 一掌,金丹后期! ¥¥¥¥¥¥¥¥¥¥¥¥¥¥¥¥¥¥¥¥¥¥¥¥¥¥ 这个月的月票咋回事~~心酸ing

下一篇   第769章:大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