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3章:血族老巢(一) - 最强妖孽

第773章:血族老巢(一)

什么叫报应? 报应就是你刚说岳父可能会打死你,而凶残的岳父确实要打死你。 两个男人凌空对立,徐阳逸一点一滴对岳从饶说着巴别之塔中的事情,绝大部分都没有隐瞒。 许久,岳从饶身上杀气渐消,但是目光仍然不善地看向徐阳逸:“也就是说,本真君的女儿现在身中纯血诅咒。被困在巴别之塔?” 徐阳逸点了点头。 “那你还敢在外面闲逛?!”岳从饶刚平息下来的怒气勃然爆发:“我告诉你,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她要有什么三长两短,本真君不把你血祭了,我岳从饶从此不在修行界抛头露面!” 徐阳逸叹了口气:“我正要去罗马尼亚。” “罗马尼亚?”岳从饶嗤笑了两声,眼中寒光四射:“我做了血族这么久的女婿,从没听说过纯血有诅咒,更没听说过这种诅咒有解决的办法。我警告你,你最好带给我一个可以认同的答案,否则……” “无论你背后是否有元婴,本真君必杀你!” 徐阳逸没有生气。 他完全理解岳从饶的心理。当年在纽约对方和他长谈了不少时间,他明白这位与众不同的元婴对安琪儿爱有多深,几乎可以说要星星不敢给月亮,要月亮不敢给太阳。对方几乎没碰过安琪儿一根手指头,结果却在自己手里成为一尊望夫石,如果是其他元婴,恐怕天涯海角都不会饶过他。 岳从饶冷哼一声,拂袖而去。一道声音凌空传来:“本真君就在这里等你,若你敢绕过这道国门,你……就最好祈祷永远不要出华夏!” 夜空寂静。徐阳逸苦笑一声,径直朝着罗马尼亚飞去。 ………………………………………… salata de vinete,茄子酱。platou taranesc,肉菜大拼盘。再加上罗马尼亚特色的各式各样的香肠。就构成了罗马尼亚随处可见,又极其丰盛的午餐。 高大的橡木树随处可见,国花白蔷薇开放在餐厅的各大花坛之中。一桶桶的葡萄酒打开在阳光之下。在这个充满毒品,枪支,曾经黑手党蔓延的国家中,投射的是祥和,安宁。 首都布加勒斯特,天主教的势力在这里是铺天盖地,经过狭长的土耳其海峡,对面就是伊斯兰教对阵天主教的首发阵地土耳其。而布加勒斯特充满浓浓的天主教和现代建筑融合的风格。 当然,随着黑手党,毒品,枪支的蔓延,还有一种让所有人都深深忌讳却绝口不提的东西,同样在暗夜中无声滋长。 血族。 “当……”刀子切下一节mici,这是由搅碎的牛肉制成的烤香肠,是罗马尼亚非常常见且美味的食物,银质叉子将香肠送入嘴中,修长有力的手指端起一支晶莹剔透的高脚杯,缓缓品了品欧洲五大酒国之一的红葡萄酒。 白色餐巾轻轻擦了擦嘴,剑一样的眉头下,是漆黑的眼睛,亚裔青年男子动作潇洒文雅,而站在他旁边的侍者,却战战兢兢,甚至冷汗满头。 “你叫什么名字?”亚裔青年晃着酒杯,随意问道。 “约,约,约内斯库……阁,阁下……”侍者声音都在颤抖。 “哦,我姓徐,还有个名字叫狼毒。”徐阳逸友好地看着面前的侍者:“如果可以,希望你下午带我去塔古勒家族的族地,可以吗?” “哗啦啦”杯盘狼藉的声音,侍者脸色苍白,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双手撑地,声音抖得不成样子:“尊敬的大公阁下,请,请放过我,抱歉!我,我不知道哪里得罪了您!还请……” 徐阳逸皱着眉头:“别这么紧张,本真人又不是吃人的怪兽,怎么好像要了你的命那样?” 约内库斯不敢回答,他只是一只刚刚初期的血族啊!侯爵都是他眼里的天,他根本没想过能看到大公! 听到有人找他服务的时候,他还是窃喜的,他需要钱,不,是练气期的修士都需要钱,修行大学创办后,现在地球练气期是井喷的状态,有的人上一秒还是大学生,下一秒就成为了人人羡慕的修士,不过,这也造成了修行界鱼龙混杂,很不巧,他就是那条鱼。 没想到,走过来一看,竟然是一位大公! 他差点没当场晕过去。 “带路。”言简意赅的两个字,打断了他的想法,和没有说出口的话。 一个小时之后,徐阳逸站在霍雷祖修道院一个幽深的地下通道处。地下百米,是一片宏大的陵墓群,不知道哪位先王安葬在此,灯光无比昏暗,一只只巨大的妖化吸血鬼倒悬头顶,红色的目光几乎不敢在他们一行人身上停留一秒。异常安静。 根本不知道有多少,如同海洋,刺鼻的血腥味在这里几乎化为实质。一条鲜血的河流将数万米的建筑群包围起来,让这里仿佛地狱。 就在他刚踏下楼梯底部的时候,头顶上数万红色眼睛睁开,一阵阵展开蝠翼的声音形成一片海浪。几乎就在同时,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出:“哪位先生前来?” “x。” 沉默,许久,苍老的声音淡淡道:“请。” 振翅声刹那间归于死寂,海洋一样的红色光幕纷纷落下。 “x先生。”十分钟后,富丽堂皇的主墓室,已经被改造成金碧辉煌的欧式宫殿,一位垂垂老者,耳朵是三角形,露出的皮肤上布满老年斑:“好久不见……听说你在华夏过的很不错?” 面容苍老,浑身灵气一点都不作假。 半步元婴! 那种磅礴的灵力,若有若无地笼罩徐阳逸周围,他根本不为所动,微笑道:“还行。” “本大公阿发纳隆,塔古勒家族本代族长。”辉煌的宫殿中,只有三个人,老者打了个响指,身后一位管家模样的男子立刻端来一瓶酒,缓缓倒上:“前一代圣徒的鲜血,兑上新鲜的红酒。味道甘甜,毫无血腥味。” 炉火温暖地燃烧着,徐阳逸接过酒杯,凝视老者单刀直入:“一方圣药,最高等级。” 老者目光一闪,酒杯上倒映出他深邃的倒影:“代价?” 徐阳逸身体前倾,直视阿发纳隆的眼睛:“纯血血族,是不是有一种为他人去死的秘法?” “当然。”阿发纳隆搓着下巴,轻轻晃着酒杯:“不过……我很好奇,这是血族秘闻,知道的人不会超过十个,你是怎么知道的?” 目光交接,片刻后,纷纷平静收回:“秘密。” “噢……”阿发纳隆抿了一口鲜血:“我想我应该有知情权。” 徐阳逸十指交叉,放在腹部,翘着二郎腿微笑道:“如果我不愿意?” “噢,年轻人,我觉得任何事情都需要代价。”阿发纳隆惬意地舔了舔嘴唇,目光看向房顶创世纪的浮雕:“纯血吸血鬼对族群延续的重要,你无法理解,你只需要告诉我们为什么,在哪里,就足够。” “想要得到,就必须付出,不是吗?” 徐阳逸笑容更深:“我觉得,圣影级别的圣药,已经足够作为这条消息的代价。” “足够是足够……”阿发纳隆悠闲地弹着扶手,目光若有深意地扫过徐阳逸:“不过……算了,先喝了这杯酒怎么样?这是纯正的葡萄酒,没有加血。” 徐阳逸不置可否。 猩红如血的葡萄酒如同阳光之下的瀑布,带着令人迷醉的神色注入下方的银杯之中,阿发纳隆亲自斟酒,苍老的脸上古井无波。然而,那位看似只有三十多岁的官家,却不动声色地后退了一步。 酒斟得很慢,阿发纳隆带着蛊惑的声音缓缓道:“你的胆子真的很大……这里,叫做李尔王之墓,已经一百多年没有人踏入过。我敬佩您的胆量,不过,金丹之间的交涉,不只是公不公平,胆量大不大,您说对么?” “初次听说。”徐阳逸微笑着看着那一条红线笑道:“难道还有别的什么?” “当然。”随着“咚”的一声轻响,酒瓶飞到管家手中,阿发纳隆轻轻一弹酒杯:“还有实力。” “刷!”看似没有力量的一弹,酒杯居然发出一阵龙吟般的嗡鸣,快若闪电朝着徐阳逸冲来!在他眼中,这已经不是酒杯,而是一只满是血腥的蝙蝠!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我以为金丹的交易都是公平的。”徐阳逸仿佛视若无睹,笑容依旧。 阿发纳隆轻轻一笑:“那么……你以后就会知道,说不定从本大公这里开始。” “刷!”零点零几秒,血红的蝙蝠化为一根血红弓箭!赤红光芒大约尺长,完整包裹酒杯,阿发纳隆灵力控制之强,居然在方寸之间营造出了一种让空间都模糊的诡异灵气。 下一秒,酒杯被一只手稳稳抓在手中,徐阳逸仿佛抓住了一只苍蝇那样,缓缓抿了一口。 “好酒。”他闭上眼,舒服地吐了口气:“入口醇厚,芳香凌冽。果然是好酒。” 阿发纳隆的瞳孔陡然缩了缩,而身后十几米外的侍者倒抽一口凉气,情不自禁地后退了好几步! 接住了…… 毫发无伤地接住了! 这一弹,绝不简单,阿发纳隆凝聚了大半身的灵气,凭借恐怖的灵气操控能力,入微级别的控制,将一杯酒化为可以将大公初期打的足以静养几月的凶器!就算中期,后期,接下去也绝不讨好。对方居然以大公后期的境界接下了这一杯! 多少大公踏入塔古勒族地,被一杯逼退,现在竟然一个海外修士稳稳当当接了下来! 随着徐阳逸一语落下,他身下的华贵椅子轰然破碎,成为片片粉末。阿发纳隆目光瞬间柔软下来。 看来……虽然强,还不够,还在自己之下呢…… “我想,x先生,这杯酒,您恐怕还……” 话音未落,下一句话,让他霍然站起。 “我想,阿发纳隆族长,如果不是在欧洲结界之下,你这一杯,本大公喝的轻轻松松。”

上一篇   第772章:真君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