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4章:血族老巢(二) - 最强妖孽

第774章:血族老巢(二)

“你!”管家目光倏然变红,最终两枚犬牙迅速生长,随即再次倒退了数米。就连阿发纳隆都直直站起,死死盯着徐阳逸的眼睛。 是的……他们都忘了,如同华夏有护国大阵一样,罗马尼亚同样有!该隐这种级别的大修士弄不出一个护国禁制才是奇事,因为太过寻常,他们反而忘了这一遭。 现在一经提醒,他看向徐阳逸的目光变了。 这一杯,对方接得毫无压力,仅仅是椅子破碎而已。实际上,哪位大公----除了徐阳逸这种目前还没有时间组建势力的大公,其他谁对世界上的强者心中没个数?徐阳逸的战力评估虽然华夏保密,他也是知道一点点的。 后期接下半步一指,已经算得上惊世骇俗。现在才想起,对方还处在护国大阵的禁制之中…… 房间里,一片死寂。 足足过了十秒,阿发纳隆微笑着深深点头:“红桃八,还不取一张椅子来?你想让x先生站着说话?” “慢。”徐阳逸也站了起来,一口饮尽杯中酒,似笑非笑看向他的眼睛:“本大公想知道,现在我们可以交易了么?” 阿发纳隆仿佛听到了最大的笑话,亲切地握住徐阳逸的手:“亲爱的x,我一个善意的笑话,我想你不会当真,对吗?” 徐阳逸也笑着握了握手:“当然。” 再次坐下,阿发纳隆眼底已经没有了一丝轻视,他清楚地知道,对面这个男人,是真的可以越阶反杀,他不清楚对方能不能战胜他,但是,他不能拿塔古勒家族冒险。 任何一位金丹真人的报复,都绝对可怕,一旦x存心要和塔古勒家族过不去,他完全可以在自己赶到前,杀光见到的一切血族!难道塔古勒家族从此不踏出罗马尼亚? “交易成立。”他收敛了笑容,声音冷静了下来:“圣影级别的圣药,延续寿元两百年。” 就在前四个字说出来的时候,徐阳逸目光霍然闪亮,一抹炙热的光芒从眼底划过。 成立……就是说,确实有? 一根银质的剪子出现在阿发纳隆手上,他轻轻修建雪茄,一边沉声道:“但,也没有。” 徐阳逸目光微冷:“我不认为现在是开玩笑的时候。” “本大公是说塔古勒家族没有,但是解除纯血的方法,确实可能存在。”阿发纳隆点燃雪茄,一股樱桃味升起,云烟雾燎之中,不徐不疾地开口:“首先,我要让你知道。无论那位纯血血族是谁,如果他没死,只要他愿意回来,他就是下一届族长,也无论他和你什么关系。” “第二,如果他已经化为石雕,那么现在必定死了。死得不能再死。他欺骗了你,先生。纯血血族的血脉天赋,可以以命换命,我猜测,他不是你最亲密的战友,就是你的爱人?这是一个堪称逆天的天赋,任何人,只剩下一口气,任何状态都可以救活。” 他顿了顿,忽然转移了话题:“你见过血族的尸体么?我是说正常死亡的,并非战死的。” 徐阳逸摇了摇头。 “石头。”阿发纳隆深吸了一口,抬眉道:“任何寿终正寝的血族,最终都会化为石像。一旦这个形态,就表明完全死去。纯血血族也不例外,我看到过,一旦纯血血族使用了以命换命这一招,就绝对会进入死亡,并非长眠----我想,他是这么对你说的。对吗?” 徐阳逸抿了抿嘴,心中直往下沉。 死了? 怎么会?那个一直跟在自己屁股背后,倒贴上来,自己最后居然违背原则接受了她的女孩,那个为自己送上性命,化为望夫石的女孩……居然死了? 他不在乎对方是不是血族,但是他现在很在乎对方的生死! 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来到罗马尼亚,和这个半步的老怪物纠缠,得到的却是这样的答案? “这不可能。”他手中的杯子不自觉被握得“咔咔”想,从牙缝中飘出一句话:“她对我说过,她只是沉睡。阿发纳隆……” 他抬起头,目光平静,杀意却震得整个房间都嗡鸣作响。 “如果你敢说假话,本大公保证,血族出一个,我杀一个。杀到你们没人敢再出来为止。” “你大胆!”管家终于忍不住一步踏前,怒斥道:“面对塔古勒家族的族长……” “轰!!”还未说完,他的身影如同流星一般被打飞,猛然陷入墙壁之中,壁炉被撞过,破碎不堪,恐怖的蛛网纹刹那间从撞入之处蔓延。管家一言不发,已经昏死了过去。 “他该感谢你。”徐阳逸看着杯中红酒,不带感情地说:“如果不是你出手,他会更严重一些。” 阿发纳隆目光更加深邃:“自己的狗,还得栓好点才是。” 就在刚才一刹那,他感觉到了一种恐怖的杀意。仿佛从尸山血海里面走出来,立刻将管家打飞。因为他知道,这股杀意一旦爆发,管家恐怕彻底废了。 在血族族地被人废了贴身管家,他丢不起这个脸,塔古勒家族更丢不起。 “接着刚才的话题。”他马上转移了话题:“没错,那位纯血血族已经死了。不过,还有一个办法,让他活过来。” 他适时停下语速,竖起两根指头:“两份圣影级。这牵扯到了塔古勒家族的绝密。” “可以。” 阿发纳隆舔了舔嘴唇,手一抬,一片血色光幕将两人周围三米完全隔绝出来。声音也慎重无比:“地球上没有,然而,上界一定有!” “血族,并非来自地球,你想想,地球一切,各大国度,一切都是神造,要么就是恶魔那样的欲念化身。血族呢?” “不是通过修炼,只是被蝙蝠咬了一口的异变。这是第二次造物,它……并非地球的原生物种。” 徐阳逸目光闪烁:“证据?” 阿发纳隆深吸了一口气,双手飞快结印,刹那之间,面前金光闪烁,不到五秒,一张残破的纸片出现在面前。 只有指甲盖大小,灵力探入,却什么都感觉不到。只能感觉一股血腥的,磅礴的生命力。 “猜猜,它来自哪里。”阿发纳隆的笑容微微有些狰狞:“算了,我告诉你吧。它来自于一个你永远想不到的地方。” “真武界!” 徐阳逸目光霍然闪亮,自己看去,果然,纸片角上有真武二字。 “从前,我不知道这代表什么。但是,直到你说出真武界,我忽然明白了。” “这张纸片,是血族圣物,来历甚至比该隐大人更早!你知道它怎么遗落的么?”他凑近了一些,笑容无比神秘:“因为……它在那只咬了该隐大人的蝙蝠肚子里。” “那只蝙蝠和寻常蝙蝠没什么不同,只有这张纸片,它咬过该隐大人。于是该隐大人成为了原初的血族。你不觉得,它们的关系很神秘?” 徐阳逸接过纸片,沉吟片刻才道:“看来,我不找你,你们也会来找我。” “没错,我的第二个条件就是……如果万界大战中,有可能的话,一定要找到这张纸片来自于哪里。那里,才是血族真正的族地。我相信,我们只是庞大的血族分支,很可能还是流落在外极其微渺的一支,真正的血族族地,一定有能解开纯血之谜的办法。” “拿着它,先生,一旦附近有高级血族,它会立刻发出提示。就像……自己都在寻找它们一般。” 徐阳逸毫不犹豫地收了起来,深深看了阿发纳隆一眼,对方是觉得万界大战恐怕凶险之极,他们没有功夫去找族地。请他去冲锋。 这是阳谋,不过,他并不觉得反感。这件事,他必须去做。 他还没有让自己的女人为自己送命,他却夜夜笙歌的习惯。 “十年后来找我。”留下这一句话,他化作流光离开了罗马尼亚。 归心似箭,来到华夏国门外,他犹豫了很久,最终选择了站到岳从饶面前。说清楚了一切。 “呵……”岳从饶冷冷看着他:“你不怕本真君杀了你?” “当然怕。但是我认为你不会。”徐阳逸沉声道:“因为,我会做到全力寻找血族的踪迹。” “你认为本真君不会?” “你会,但,你不是百年金丹后期,我的时间,比你多得多。接触的秘密,关于上界的秘密,也比你多。” 岳从饶许久才移开目光,幽然一叹:“其实,第一次没杀你,现在本真君已经不想杀了。” “这是安琪儿自己的选择,我从来尊重她的选择。包括……她自己的生命。我是想看看,她为之献出生命的男人,有没有担当。” “若你不去罗马尼亚,你必死。若你不敢回来面对我,本真君天涯海角誓杀你。”他转过头,看向徐阳逸:“但是,你没有逃。” “安琪儿没有选错人。” 岳父女婿相对无言,许久,岳真人才一步离开:“这件事情,交给你。希望老夫有生之年,还能喝上你们的喜酒。” 人去楼空,徐阳逸看着满天星斗的夜空,轻轻舒了口气。 或许,很久。 或许,不久。 但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安琪儿走进了他的心,以一种惨烈的方式。以一种无私的奉献。所以,他会回报她,会做起作为男友应该做的一切。 一命换一命,一心换一心。 这是责任,也是担当。 哪怕踏破星河,他也会找到血族的真正本源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