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5章:突如其来的幸福(一) - 最强妖孽

第775章:突如其来的幸福(一)

孤寂的银河。恒久的长存。 在这里,有任何人类无法想象的东西,也有人类永生无法接触的极限。 这里,是开始,这里,也是结束。深不见底的黑暗中隐藏着无数和地球一样磅礴的位面,相隔几十,几百,几千几万光年,错落有致。百万年不曾相接。 一个黑暗的角落,在这里,一个平面大陆巍峨耸立于此。这是真正的天圆地方,凹凸不平的地平线上,一座座高山,一片片深海星罗棋布。在高山大海,湖泊沼泽之间,一只只完全和地球不同的珍禽异兽飞檐走壁。一栋栋仿佛华夏古代建筑的宫殿群遍布大地。 更有七色流光翻腾其间,流光溢彩。数不尽地球根本不可见的飞行法宝,有的长达千米,有的数百米,从地平线上腾空而起。在地平线下方,是犬牙交错的岩石群,算不清骑着牛首鹰身的骑士,潮水一样从下方涌出。 就在这一界之外,没有星光。 不,不是没有星光,而是无穷无尽,黑沉沉的舰队群,遮挡了周围数万公里的天幕。 其中,六艘无比恐怖的傀儡兽,鸟,蛇,鹿,蝎,羊,虎,每一艘都大约有十几万米大小!通体闪烁耀眼的符文,一道道璀璨的灵光奔走其间,勾勒出让星河都为之失色的光芒。 每一艘,眼睛都没有点亮,就在它们头顶上,全部刻着数个古文。 杀戮,斩尽,悲鸣,空无,至尊,人面。 歼星母舰! 它们身侧,密密麻麻的飞剑,飞舟,仿佛围绕它们的蝗虫,群星的光芒照耀在它们身上都化作血腥色,围绕这一界数万公里,形成一片恐怖的杀戮海洋。 但是,它们并不是最顶峰。就在这无边海潮上空。有两座高山。其中一座,满山火焰,不时有岩浆爆发,如同火焰山。另一座,遍体飞雪,一片晶莹,好似南极冰川。 在它们周围,遮天蔽日的小型悬空山,倒流湖,林林立立,每一座都带着令人窒息的灵气。 “祝融神宗。寒海仙宫……”悲鸣号歼星母舰上,一位带着皇冠,身披九龙袍的中年男子,端着一杯金樽,目光凝重,嘴角却带着一抹浅笑,目光如刀从整个一界上扫过。 全界出动。 “这就是我们真武界的实力。试探了两千年,终于……该出手了。”他放下酒杯,站了起来,目光看向宇宙深处,仿佛看到了那个无穷宇宙深处,自己的另一个对手。 “剑之所指,所向披靡。” “真武界麾下朝凤界前来应征。”“真武界麾下破空界前来应征。”“真武界麾下琳琅界悉听陛下指挥。”“真武界麾下天澜界应征!” 一道道恢宏的声音在周围响起,随着一个个庞大的空间裂口打开,一艘艘小型舰队蜜蜂一样蜂拥而出,让这片看不到头的舰队庞大,再庞大。一点一滴,往上搭建稻草,直到成为压死对手的最后一根。 “大约要航行多少年?”龙袍男子收回目光,沉声问道。 身后一个女声传来:“回陛下,五十年,五十年后,抵达不归界。” “五十年么……”男子微笑:“真想看看他们五十年后的表情……竟然敢提出先战,想找死,我们就得成全他们。” “几千年的试探,不归界物产丰富,能吞没一个大千世界,这些损失不算什么。修行一路,不进则退,既然接了荡魔令,我等自然当悉心效力。” “擂鼓,进军。” 随着一声令下,所有的飞舟,飞剑,圣地,洞天,福地之上,全部竖起一杆杆巨大的旗帜。 此刻,没有地域,所有旗帜上,都只有两个血红的大字。 真武! 无边无际,浩瀚如海,布满星空和天穹,散发着令人心惊的压迫力。 “嗡嗡嗡……”就在旗帜竖起的刹那,方圆几十万里,一片白光沸腾,堪比宇宙大爆炸的辉煌,下一秒,空间急剧扭曲,足足一周之后,这里……什么都没有。 真武界,已经朝着地球全速冲来。 宇宙深处发生的一切,没有人会知道。更不会有人知道真武界已经全军出动,甚至整个界面都跨空间来袭。但是,地球从未放松。撒哈拉,南极,北极,好望角,大西洋,太平洋,印度洋……一个个曾经只能出现在科幻片上超大规模军事要塞出现在各大要冲之上。 没有任何军人懈怠,各国部队甚至已经开始融合。无数的导弹直指天空,月球之后,新增的几十颗卫星几乎将月球每一个死角都监视。 还有……太空拦截卫星,华夏的“神龙”系统,美国的“宙斯盾”系统,俄罗斯的“灰熊”系统,法国的“拿破仑”系统……等等。在这些系统周围,月球之外五千公里之处,还有一颗颗太空打击武器。 它们的按钮,全部都在一国最高元首的手上,俗称黑匣子。 只要一声令下,就算打烂了月球,也在所不惜。 这是一场修行和科技+修行的战争,是征服和臣服的战争,是为主为奴的战争。 无人可让。 这一切,每天各国新闻都有报道,随着时间越来越近,整个地球重工业,军工业,化学,物理学高度发达,空前膨胀,万众一心,凝重的气氛之下,没有任何人轻松得起来。 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却不摧。 无声的紧迫之中,地球上的修行界,同样在高速发展,和凡人世界越来越紧密地融合,几十年,走完了几百年的路程。 春去秋来,又到了修行大学再次招生的时候。谁都知道,进入大学,必定要上真正的战场,然而修行大学的人数从未减少,在政府每一天的报道,引导之下,全民战争的意识已经深入人心。 “丹道系?”一位学长看着前来报道的几个人,嘴角都抽了抽。 曾经辉煌一时的丹道,终究没有实际性的突破,至关重要的徐真人离开,到现在一年只有近百人报考,这面对现在一个大学平均两万人的基数,简直少得让人想哭。 “学弟你怎么选了这个系啊?”“是啊,这个系听说都要取消了。选这个不如选灵植系。各大丹液公司都抢着要呢。”“哎……没办法,分不够,只有丹道系收分低。我这不选修了灵植系么?”“听说丹道系教授们都是丹液公司的人,这算什么丹道系?” 当他们发现报名丹道系的只有近百人的时候,除了少数人波澜不兴,其他任何人都是苦笑不已。 这大概是任何学校建校以来最少人数的系记录了…… “有什么办法啊。”一位少女将箱子放到储物戒中,不满地吹了个口哨,帽子一盖,躺在大巴座椅上嘟囔着:“要不是收分少,谁愿意来上啊?当年还要要求这亲和那亲和,现在恨不得有人来上就行,破落户啊。” 旁边的少女耸了耸肩:“听说,不是天载真人拦着,这个系都要取消了。各大真人都想取消这个名存实亡的系。” “也不知道能不能换专业。”“其他哪个系没有金丹真人的网络教授课本?就我们没有,啧啧啧……这人和人不能比啊。” 一车,带着满肚子牢骚开向学校,身为最小的专业,住宿自然是在三远地带----食堂远,教学楼远,运动场远。 时间很快过去,入学的军训,修士特别培训,一个月的修行大课下来,终于到了丹道系的授课时间。 大一第一堂专业课,无论是情愿还是不情愿,所有新生都提前爬了起来,早早来到了教室。 不是因为想听,而是因为授课的阮教授是著名丹液公司的特别顾问,而且……别人是筑基后期! 人数太少,丹道系所有大一新生全都是在一个阶梯教室听课。当所有学子进入之后,看到这种尴尬的场面,由不得自我解嘲地耸了耸肩。 既来之则安之……看看以后能不能换专业吧。 “叮铃铃”上课铃声响起,但是,诡异的,这一次阮教授居然不在? 五分钟,十分钟……足足十五分钟过去,阮教授还是没来! “这是怎么回事?”终于,有位脾气暴的学生忍不住了,大声道:“就算我们学的偏门,这是连教都不愿意教了?” “是啊,第一堂课啊,教授怎么不来?”“我们是完全被放弃了?”“我的娘哎……我要重选专业可以吗?别闹了好吗?” 教室中哀怨四起,就在此刻,讲台之上白光闪烁,所有人齐齐安静下来。 阮教授出来了,这是一位看起来六十多岁的男子,然而此刻,他却根本没有一丝颓然,更没有一缕敷衍,而是激动地脸上泛红,眼睛都在发光。 “同学们!”他的声音都有些颤抖:“刚才有急事,校方临时接到通知。我告诉大家,你们有福了!” 现场所有人面带微笑,心中全部嗤之以鼻。 能不闹吗?咱们还能愉快地玩耍。 “时间宝贵!我不多说,大家请接着看,下面,有请金丹真人----狼毒真人为大家进行网络授课!请大家用热烈的掌声欢迎!” 没有掌声。 而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每个人眼睛瞪得和铜铃一样大。 怎么办? 幸福来的太突然,我们不敢相信怎么办? “金丹老祖?”一片光幕展开,所有人的目光呆滞地看着光幕,终于有一位同学颤声道:“我们爹不疼娘不爱的……终于也有金丹真人授课了?” ¥¥¥¥¥¥¥¥¥¥¥¥¥¥ 今天三更,因为昨天忘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