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8章:本命法宝(一) - 最强妖孽

第778章:本命法宝(一)

第一次丹道授课,结束了。 至于网上有多么强烈的反应,对于修行界震动有多大,徐阳逸根本不想管。他只知道,自己连续上了一个月的热搜,并且全部是前三。 他此刻,已经将自己关入了紫禁城下的修炼室。一鼎巨大的丹炉出现,周围百味天材地宝旋转不已。 拍卖会,他不打算自己参加,交给猫八二就可以了。对方现在正在开云界忙活,自己从十三陵回来还没看到他们。给楚昭南,赵子七打了两个电话之后,就一头扎进了这里。 法华丹。 这就是他拍卖会的主打。 真正好的丹药,不是增进修为,而是赋予修士一些特别的能力,比如爆气丹。 而法华丹,它的效果是让修士灵识永久性增加5%。 别小看这百分之五,万界大战将至,对于侦察,5%很可能就是生死线。修士的手段,卫星很难监测,只有修士自己的灵识去寻找。万界大战中不知道双方会派出多少斥候,有多少斥候会血染地球和月球这条线,这5%,可以让地球的胜算多那么一丝。 明白人都会明白它的好,至于不明白的人……那就不明白吧。 两个月过去,他走出闭关场所,最后一次授课,他清晰地炼制了一炉基础丹药,按照自己当时的进度,他认为两个月可以验收一下了。 他微笑着把玩手中玉瓶,这是为楚昭南特别炼制的固体丹,名字虽然普通,但是效果却绝不普通。 它……可以将人体中的灵气从经脉中抽出,汇聚到肌肉,骨骼。 普通修士用,这是找死。楚昭南因为他灵气被废,他不可能坐视不管。考虑很久,他决定传对方千里不留行。 体修。 固体丹,还有筑基期的朝阳丹,都是一个效果,对于楚昭南这样不能吸收灵气的人,这恐怕是最后一条路。 打了个清洁术,他走进巍峨的乾清宫。几个月前,他就进入了自己的封地,现在,偌大的紫禁城,都是他一个人住。当然,是禁止进入区域。 刚走进乾清宫,一条肥硕的身影,闪电一样嗖一声窜了过来,两爪巴着徐阳逸的衬衣,泣不成声。 “皇上!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啊!!!” 卧槽! 徐阳逸愕然看了过去,这是什么画风? 一条肥硕的哈士奇,穿着一身旗袍,头上带着装饰,涕泪横流,伸着舌头:“陛下!我们的孩子只有几个月大!就这么没了!都是华妃!都是她!灌了我两斤的红花!我好恨啊!” 过目不忘的丹灵适时发挥了作用,徐阳逸招了招手,一个服侍的炼气修士恭敬地在殿外鞠躬:“陛……徐真人,有何吩咐?” “以后它再看这种言情剧,本真人拿你是问。” “是……” 一脚踢开这条狗,徐阳逸坐到椅子上,一杯灵茶已经泡好,他随手一招:“甄嬛传?” “你也看过?”狗眼铮亮,庞大的身体跳到徐阳逸身上,将他雪白的衬衣踩的到处都是黑狗爪印:“只恨……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徐阳逸沉默看了它数秒。 数秒后,一声狗类惨叫,一个肥硕的身影直飞乾清宫外一百米。 “你暴力了。”猫八二喘着气回来:“打是亲,骂是爱,又亲又爱加脚踹……我觉得你下次想亲我爱我的时候,可以动作轻微一点……臣妾真的无法接受您剧烈的活动啊!” “你闭嘴。”徐阳逸揉着眉心:“开云界交易怎么样?” 猫八二刹那间住嘴,扶着自己的头,颤巍巍地走了出去:“今日日头好晒……臣妾还是回清凉殿闻闻欢宜香的好……” 它没能走动。 因为徐阳逸的皮鞋踩住了它的尾巴。 “每次说到钱,你就是这样言不由衷。”徐阳逸缓缓品茶:“赚了多少?我要用。” “没,赔了。” 他转过头,愕然看着猫八二,做狗怎么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脸不红心不跳地说上界对下界的贸易赔了?这是多傻逼才能赔得出来?当着自己这么厚颜无耻地私吞,这要多强的心理建设? 大约是感觉这句话可信度实在太低,猫八二幽怨转过头:“为什么每次我们都要在钱的事情上斤斤计较?你不觉得这很浪费时间?如此良辰吉日,我们应该听听安答应的歌,看看菀贵人的舞。” 徐阳逸收敛了笑容:“我要铸造本命法宝。” 猫八二终于正了正脸色,但是仍然用不大的狗眼分辨着徐阳逸这句话的可能性。 欺骗它拿钱的可能性。 作为一只穷了这么久的经纪人,它表示很喜欢现在每天数钱的日子并不想掏出一分去。 尾巴从徐阳逸脚下抽出来,不耐烦的甩了两甩:“多少?” “不知道。”徐阳逸沉吟道:“几个月后的拍卖会,都是为它做准备,我有些想法。金丹境界,有的东西不是钱能买到的,只能以物易物。而以物易物的场合,最好的莫过于拍卖会。” “我还有几枚丹药要练,这是压轴丹药,真正和那些金丹道友们换东西的重头戏。” 猫八二身姿微倾,表示不感兴趣……天边的夕阳很红啊……虽然现在是白天。 “你主持。” “矮油~~~我的爷,你要臣妾做什么,臣妾就做什么。你也真是,重要的话不在前面说,藏着掖着干嘛?” 猫八二“呈”一声转过身,眼睛发亮地看着他:“你把单子给我,我保证给你带回来!” 徐阳逸笑着怒搓狗头,猫八二舒服地眯起眼睛,尾巴左摇右晃,忽然拟人化地皱了皱眼睛上的皮:“你心情不好?” “怎么好的起来?”徐阳逸抬头看向天空:“就在不知道多远之外……一个难以想象的敌人日夜兼程地赶向地球。我不知道要流多少血,也不知道要死多少人。现在每过一天,时间就少一天。” 真武界,悬在地球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一天不落下,一天不出鞘,无人可以真正轻松。 暴风雨中,人们只剩下求生的决绝。反而是暴风雨来临之前,那漫长的等待,方让人心如火燎。坐立不安。 “你把这个储物戒交给大楚。还有一件事,打理好我的基业,如果你不想我另外找一个ceo的话。” “你呢?” 徐阳逸摆了摆手,进入了另一间修炼室。 紫禁城不愧是封地,他几乎全盘接手了暗香真人的基业,制药室,炼器室,符箓室,一应俱全。能修到金丹的,没有一个是花架子。 不过,如今全部便宜了他。 他进入的是单纯的冥想室,真人境界和筑基炼气不同,灵气到位了,因果不满同样无法晋级。所以,真人境界冥想的时候不少,思索自己的因果,寻找根源。而这种地方,是相当隐私和寂静的。 修炼室是建在一座花园之中,苍松挺拔,古树俊秀,一朵朵争奇斗艳的花朵竞相开放,一道泉水潺潺从小山上流下,注入下方一捧清泉。泉上荷花朵朵,池中金鲤荡波。偶然有红蜻蜓和雀鸟掠过湖面。设置了隔音法阵,禁空法阵,阻视法阵,踏入这里,足以让人放空下来。 在这一片大约四五百米的独立空间之中,有一栋古色古香的凉亭。亭中一方白玉石碑,三米高。一方红木桌,一把藤条椅。 徐阳逸坐到椅子上,捧着一杯灵茶,悠然看了一圈四周:“暗香道友倒是会享受。” “走到金丹这一步,再不会享受的,也会了。”鱼肠的身影漂浮而出,笑道:“有想法了么?” “大致有一些,不过,还是想听听你们的建议。” “好。”鱼肠也不做作推脱,朗声道:“金丹期,你实际上还未和真正的修士以死相搏。细算你的战斗,魏尘缘,朱常洛,主宰。其中,魏尘缘算不得以死相搏,你们都没有杀心。朱常洛不是修士。主宰没有法宝。噢,对了,还有个南宫无咎,那等实力,不提也罢。” “法宝最大的用处,并非增强神通。而是延长战斗的时间,你应该有所发觉,通过我和米斯特汀用出的神通,威力绝大,却并不耗费多少灵力。这就是法宝的特性。细数法宝中的符箓。减耗必定是重中之重,除非某些极端法宝。大部分法宝都走的温和中正的路子。” 他看了一眼徐阳逸:“筑基期,初次触摸法宝,灵气也不太够使用几次神通。当然,有虚灵仙体的你是例外。你的战斗时间比其他同阶修士要长得多。但是,这一次是战争。你很可能陷入无穷无尽的,由金丹真人率领的筑基,炼气修士海洋。一个个磅礴的阵法,困死金丹不稀奇。所以,减耗同样是重中之重。” “在减耗和威力之中找平衡,同时寻找自身的弱点,创造出相对应的法宝,在这之后,才能看它们有没有成为灵宝的可能。材质要万里挑一,同时……”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要成为灵宝,第一,法宝属性要和主人吻合,第二,法宝需要有自己的寄托,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可以说,没有成为主人寄托的法宝,永远无法成为灵宝,所以,剑修的灵宝数量远超平常修士。因为他们醉心于剑,寄托于剑,一剑即永恒。” 徐阳逸点了点头:“我大约猜到了,灵,灵性。宝,法宝。没有灵性的法宝,永远无法诞生器灵。所以,我选择了它。” 他站了起来,双手一挥,一片黑色大幕轰然出现,上面无数金色文字如同星辰一般闪耀。 “我想,这是和本真人最匹配的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