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9章:本命法宝(二) - 最强妖孽

第779章:本命法宝(二)

鱼肠愕然看着一片展开的黑潮:“这是……” 徐阳逸缓缓抚摸着黑潮,那是一份残破的卷轴,上面一个个名字仿佛金芒写就。手指划过一分,那种和灵魂的颤抖就深入一分。 “你……要用自己的族谱做本命法宝?”许久,鱼肠才回过头,深深看着徐阳逸:“小家伙,灵宝的形成并不简单,也不是越深越好。羁绊越深确实形成灵宝的可能越大,但是……法宝受到重创,你同样会受到重创。你……别告诉我要用它做护身法宝。” 徐阳逸没有再开口,许久后,他才仿佛下定决心一般,沉吟道:“如果可以,我想设计为功能型的法宝。” 鱼肠闻香知雅意,深深看向徐阳逸:“你……难道是想自己设计?” 无怪他惊讶。 攻击,防御,速度,功能,法宝的四大类别,其中又数功能型最难最复杂。有的可以缩地成寸,有的是如同紫金葫芦一般,无物不可吞。甚至有言出法随,必中必杀这样的功能。 “你确定?”鱼肠并未阻拦,斟酌开口:“一件和修士完全匹配的功能型难度远超前三。甚至设计思路有误还会留下终生遗憾。要重新祭炼本命法宝个中痛苦难以想象。并且,原法宝会彻底报废。” “我想试试。”徐阳逸抬起头来,目光中多了一分坚决,手指一弹,一枚金色的丹药射向鱼肠。 鱼肠小心翼翼地一裹,丹药在手中展开,他的目光立刻动了动。 丹药上,没有十道丹纹。每一道丹纹都代表一层药效,君丹,十成药效,十道丹纹。然而,这一枚一道都没有。 那些浮华,代表药效的丹纹竟然全部消失了,化为一枚符箓。仿佛是一株有些抽向的植物。 活的太久,自然知道的太多,他深吸了一口气:“丹中帝王,丹纹成画……这是……帝丹?” 他屈指一弹,金色丹药飞了回去,欣慰开口:“何时突破的?就算在古修时代,帝丹……也足以进入各大宗门担任要职,你现在可称宗师了。” “够么?”徐阳逸看着鱼肠的眼睛,这些事情,有个随身老爷爷在身边,实在是不用操心了。 鱼肠考虑了很久:“实践出真知。” “不需要太过复杂,乾坤的符箓堪称枚枚经典。你要切记,复杂并不是最好,你现在需要的是在最小的范围刻录出最想雕刻的符箓,其他的,都留出空白。一旦有机会晋升灵宝,这些留白的地方就是你符箓的拓展。” 时光如流水,转眼之间,五年过去。 五年前,一场丹药的拍卖大会终于彻底掀翻了丹液世界,在几乎全华夏的灵植宗师,丹液宗师,符箓宗师汇聚一堂之后,所有金丹真人全部驾临。一场拍卖会,成为一场修行界的盛会。在全场人鉴定之下,丹道,这个古老而新生的产业,终于迎来了它的春天。 次年,华夏丹道联盟建立,徐阳逸任主席。同年,各大修行高校丹道系报考人数突破两千人,比上一年多二十倍! 也是同年,80%的丹液,胶囊企业,它们背后的金丹真人齐聚一堂,在圆明园宴请狼毒真人,全国拥有a级资质以上的丹液,胶囊,灵植,修行期货商方有资格加入。流水席足足两天。甚至印度,日本,俄罗斯,韩国等国,都有大把的a级资质商人奉本国金丹御令而来。 同年年底,与会所有丹液胶囊企业,宣布重心转移,将在未来一年内,在全国几大著名山区修建丹道研究所。四川的百里家,山洞的武家,江西的高家,东三省的司马家,在紫禁城进行不为人知的连夜洽谈之后,全部在帝都设立了第二总部。 这一年,被称为丹道年。 第三年,开始有众多炼器宗师进入紫禁城,一住就是数月。外人问之,三缄其口。 第四年,第五年……已经有人可以初步炼成最简单的丹药,无一不被请做各大公司的座上宾。 然而,作为丹道第一人的徐阳逸,却从第四年开始再没有出现。四年,一轮大学毕业,该教的已经教了,剩下的只看各人悟性,他每一堂课学校都有记录。而五年前招入的几十名丹童,现在这几年全部都让他们熟悉丹方和药材,还有一些丹道的入门知识。 岁月辗转成歌,时光流逝如花。弹指之间,二十年过去。 紫禁城仍然是那座紫禁城,迎来了无数游客的眷顾。有人殁了,有了生了,有人喜也有人悲,只道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金丹真人就是这样,弹指一挥韶华老去,一睁一闭,已是百年身。 但,紫禁城中庞大的禁区,仍然无人可进入。只不过如今多了许多徐阳逸闭关之前根本没有看到过的修士。不停进进出出。忘尘脸上已经没有一丝狂傲之气,抱剑打坐在乾清宫门口。 二十年过去,丹药随便拿,功法不缺,法宝不缺,他早已经是筑基中期顶峰。 “忘尘道友。”林朝峰的名字已经淹没于历史长河,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忘尘抬起目光,平静看向眼前肥胖的男子:“李居士,别来无恙。” 李居士是一位筑基后期的修士,然而对忘尘却一躬到底,丝毫没有架子,笑的春暖花开:“托狼毒老祖的福,一切安好。这个季度的丹药市场仍然在网上攀升,老夫特意过来交账。” 忘尘含笑点头:“交给本座就好。” 李居士眼中闪过一抹遗憾,将一份玉简交了过去,试探道:“老祖还未出关?” “金丹真人闭关,哪有这么容易。”忘尘淡淡道:“各国政府呢?有没有新消息?” 李居士左右看了一眼,凑近了一些,低声道:“听说……井中月凝聚已经达到了78%……你没看新闻么?各国全面打开自己的科技和武器库……” 忘尘目光一闪:“以前也没有,发生了什么?” “听说,月球那边有些动向了。隐龙基地,还有美国的五十一区,印度的婆罗浮屠,希腊的万神殿这些绝密组织,已经全部汇聚到耶路撒冷阿克萨清真寺,那里,据说是第一阵线。” 忘尘点了点头:“师尊出来,我会通报你。” “如此,多谢。”李居士微笑着拱了拱手,化为流光而去。 人走了,忘尘看向乾清宫下方。师尊……万界大战,如果你说的没错,还有不到四十年,就会全面爆发,如今月球都出现了一丝动静,您怎么还不出来? 就在此刻! “哗啦啦……”忽然之间,整个地面开始震动起来!忘尘猛然站了起来,立刻飞到了空中。 一道道流光拔地而起,从空中看下去,整个空间都在轰鸣不已! “卡拉拉……”无数的石块,甚至汽车,居然从地面缓缓升起,大约几分米左右,在所有人瞠目结舌的目光中被提到半空,好似扯线木偶。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立刻查!到底怎么了?” 阿克萨清真寺,黄种人,白种人,黑人,此刻几乎汇聚一堂,下方足足几千米大的范围,天道主脑都从华夏搬来安放至此。现在,几乎所有穿着白大褂的科研人员全都站了起来,看着头顶轰鸣的大地,随即立刻看向面前的屏幕。 “my god……”一位白人科学家,刚看了一眼,就倒抽一口凉气:“it's global......the whole world is shaking!” 一位华夏男子,运指如飞,眼镜上倒映出无数数字,神色凝重无比:“但是,震源并不在地球!” “空には……”一位日本妇女,手几乎都出现了残影,紧紧咬着嘴唇:“地球上空5000メートル!” 就在此刻,门“啪”一声被打开,十几名穿着迷彩服的特种兵鸦雀无声地鱼贯而入,一位华夏三星上将,一位白人三星上将同时走了进来。 “立刻调用天眼一号!我们需要全部画面!”华夏上将手指轻轻敲着桌子,动作舒缓,声音却仿佛催命快到:“十秒内,必须。” “嘀嘀嘀……”不到十秒,八秒钟,所有人中央,一幕巨大的光幕出现,四面光幕组成四方形,缓缓旋转。 “oh……fuck……”数十米高的光幕,照亮每一个角落,而看到上面那一幕的人,完全呆滞了。 “信じられない……”“god......i can't believe it!”“这到底是什么?”“???……” 惊呼声,低沉的倒抽气的声音,谁都被上面的东西震惊了。两位上将足足呆了一分钟,不约而同地转过头,对视了一眼。 “开始了……”华夏上将脸上带着一片肃杀:“还有四十二年……去年月球就传来了超大规模的灵气波动,今天……应该就是万界大战开始的前奏。” 白人上将点了点头,用流利的华夏语说道:“我建议立刻召开会议,所有司令以上等级,现在在这里的,都必须参加。二十分钟,我们务必结束这次会议。商讨以何种方式汇报给各国元首以及联合国。” 两人都首肯了,随后,再次看向光幕。 终于……要来了么…… 几十年前,一组一组恐怖的数据传入地球,全都在表明,有一个无法想象的庞然大物,一只浩瀚无比的星河舰队,在朝着地球驶来。 带着杀戮,带着征服,带着丧钟与葬歌,穿越几十几百光年,冲向地球。 如今……这只号角终于要吹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