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3章:英灵碑(三) - 最强妖孽

第783章:英灵碑(三)

“刷刷刷”之声,不绝于耳,一个个名字闪耀。 真武界,乾虚福地,无相老君。七百六十万灵。不归界,塔古勒家族,“不死王”希德罗.塔古勒,八百七十万灵。 真武界,北冥王朝,无上王,六百九十万灵。不归界,柯文纳斯家族,“满月阴影 ”奥楚安德.柯文纳斯。七百九十六万灵。 白光如潮,刹那之间,一共三十人的名字,全部跃然石碑之上,双方的顶尖战力,全部披露! 宇宙中,一双双深邃的眼睛透过无数光年看向地球。地球上,同样一双双平静,却更加玄奥的目光,射破层层天穹,看向无尽虚空。 近千万级别的顶峰修士大碰撞! 但,就在此刻,最上方,天载真君,摩云老祖的名字,竟然齐齐往下一沉,下方所有名字,都下拉一栏。 埃及,石碑旁,上百位身着白袍的男子,拱卫着中央坐在一轮金色座椅上的男子。男子摇着扇子,目光却死死盯着石碑。 “阁下,这……”一位随从说道。 “这……是两界的亲王战力。”男子抿着嘴唇,目光如火:“我们……不比真武界差!” “看看!华夏的天载真君,梵蒂冈的圣光穆拉德亲王,麦加的阿拉木汗亲王,还有后面,哪一个不比他们强?” 他深吸一口气,目光看向天穹:“我们,不会输。” “地球,也绝不会败。” 话音未落,他们不远处的石碑,居然爆发出冲天金光! 不是白光,这一次,光芒尽为金色,也不是迷迷蒙蒙,而是铺天盖地,所过之处,宛若无穷利剑狂啸,风云倒卷,江河倒倾! 一行字,只有一行,而不是和下方那样两行,在金光迷蒙之中,出现在石碑之上。最上方,天载真君,摩云老祖的名字,竟然齐齐往下一沉,下方所有名字,都下拉一栏。 但是,这一行字如同云烟罩眼,看不清晰,仿佛谁的名字要出现,却还在犹豫一样。 巴黎铁塔之下,无数人汇聚一堂,世界各国的人,他们面面相觑,仿佛都想到了一个可能。 “这……是还有元婴真人要出现?”“只有一个名字……也就是说,最强?无人可匹敌?”“难以置信……还有……那,那就超过九百万灵了?”“到底是谁?是我们……还是真武界?” 这个人名,很重要。非常重要。 一旦双方到了最后元婴必须出手的阶段,这个人……很可能会让胜利的天平开始偏斜。 整个地球,仿佛都响起了心跳的声音,除了无知无觉的动物。人类,修士,妖族,他们真正感觉到了心脏跳动在嗓子眼的滋味。咬牙看向石碑。 华夏,黄河壶口瀑布旁,本代轩辕剑主手捧赤霄,双膝跪地,恭敬地端在手中。对着前方一位穿着仿唐装的老者沉声道:“师祖,请拔剑。” 没有回答。 许久,声音才响起:“为何拔剑?” “强敌来袭,不可不战!不可避战!” “晚辈不才,却晓得我们前辈一剑斩绝真武界灵,坐化当场。身为后辈,岂有畏缩之理?” “请前辈拔剑!” 沉默。 五分钟后,整片大地,老者周围上万米都在轰鸣作响,所有草木,甚至牛羊,脱力一样往上飞去。 赤霄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化作一道赤红凤凰猛然冲入老者手中。就在同时,一道凛冽之极的剑光,斩风破浪,直射天际! 老者不知何时,已经以一种近乎瞬移的速度出现在空中,一步一歌,凌空而去,每一步,每一个字,都让这方天际颤抖。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这两句出现之时,方圆数万米,所有武器,就算菜刀,都发出一声悲鸣,紧接着,在各位主妇愕然的目光中,数不尽的刀剑冲破窗户,飞出空中。 “今日把示君,谁为不平事。” 最后两句说完,老者身影已经不见。 不知道多少万里外,魏尘缘愕然看着手中太阿,根本无法把持住,居然脱手朝着华夏飞去。远在耶路撒冷的鱼肠,发出一声惊呼,第一次脱离徐阳逸,朝着华夏冲去。 天空之中,地球的护界大阵,那把残破的剑,发出一阵难耐的嗡鸣,仿佛……一把饱饮人血的神兵利器,封印千年之后,就要再度出鞘! 徐阳逸愕然看着自己的手,随后猛然看向华夏,他能感觉到……一股强悍无比的剑气,正从华夏轰然爆发! “这是……轩辕剑主?” “除了他,谁能一声令下,万剑归宗?” 华夏,万里残雪长长舒了一口气,然而,下一秒,面前的壶口瀑布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 石堑横吞薄烟雾,天瓢倒泻吼雷霆。那从上方冲来的无穷河水,竟然轰然倒卷!如同巨龙回头! 九曲黄河,被拦于壶口。 “刷!”同一时间,石碑上终于出现了第一行字! 不归界,第?代轩辕剑主。灵力:九百九十九万灵!领域:万剑归宗。 纽约,时代广场,这一瞬间是沉默的。 就算他们只是炼气和凡人,他们也知道这是说的什么。 元婴战力!亲王战力!两界最顶尖的超级修士! 心在呼啸,神经在尖叫,任谁看到这些文字,心中只有一种归属感,一种强烈的战意。 无论凡人,修士。无论炼气,还是元婴。 战! 地球,绝不退避! 就在金色字迹出现的瞬间,整个时代广场,无论白人,黑人,黄种人,齐齐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欢呼! 没有真武界! 这才是第一!真正的第一! 轩辕剑主,出关。 这种震撼,这种与有荣焉,同进同退的炙热,没有国界,没有人种,跨越心灵。 “我们很强,我们很强!”不知道谁喊出了这句话,顿时,整个时代广场人声鼎沸。 不是呼喊,是那种声嘶力竭,仿佛要吼出心头热血的咆哮。 “决不退缩!!!”“让那群杂种滚回去!!”“x没有说谎!真的是万界大战!!”“近百年的准备,就是为了接下来的辉煌!!”“伙计们!拿上你们的武器!还等什么!地球盟军等着我们!!” 帝都,紫禁城正中心。 从未显出过真身的天载真人,脸色无悲无喜,虚空盘坐,再也不掩饰身上的灵压,磅礴如海的灵力轰然爆发! 这不是炫耀。 这是自信! 这是给地球所有战士,所有人民的信心! 元婴在此,他不倒,帝都不倒。 “嗡嗡嗡……”黑白双色太极盘绕,笼罩大半个紫禁城,却对地球子民如此亲和。不知道多少人,此刻虔诚地双膝跪地,眼中都是一片血红的战意,诚心地跪拜。 “果然是真的……”许久,天载真人目光远望,看向耶路撒冷:“其实,这百年,各国何尝没有担心,没有顾虑?” “你一句话,地球做了,但是心中也有不安。但是今天,一切的一切,都成为真实不虚。” “你……改变了地球。” 他垂下目光,看向石碑,沉稳如他,声音都有些微微发颤:“不知哪一代的轩辕剑主,终于拔剑了么?” “我们……很强!” 他闭上眼睛,眼皮微颤,再一次重复:“真的很强。” 青城山,一道青龙从山脉中呼啸直上,从未现身过的徐方圆声音笼罩整个道教祖地:“让掌教来见我。” 声若雷鸣,霸道威严,然而,全山道士只是愣了一秒,随后激动地双腿发颤,跪倒地上:“恭迎老祖!”“恭迎真君现世!!” 青城后山,三双老迈的眼睛睁开,难以置信地看向前山。 “这是……元婴威压?!”“真君现世……上次那位找不到的真君终于出现了!”“好,好!好!!我青城山千年前破敌三十万于此,此次,定当再次杀敌!” 梵蒂冈,教皇光之圣彼得步履如飞,直冲圣光拱顶。路上各位枢机主教的敬礼,竟然恍若未见。 “阁下!”推开一扇从未推开过的大门,他呼吸都有些急促:“您……” 里面,是一位普通的神父。 非常普通,普通到极致,他轻轻拿出一本圣经,缓缓翻动着,不徐不疾地回答:“终于……到了这一天啊。” “x没有说谎。”他合上书,目光仿佛透过万水千山看到了石碑:“我的对手,应该选择这位月影仙姥了?” 光之圣彼得深吸了一口气,两步上前,死死抓住老者的手:“穆拉德……三亿信徒,已经汇聚梵蒂冈,其中三千万修士,十位大公,八千侯爵,两万两千伯爵……还有五千圣骑士团,三千苦修士,以及……我,教皇,十位枢机主教,三位红衣主教,四位圣女。天主教的根基,全都在这里了。” “我……将它交给你。” 神父微笑,握了握他的手:“如果你不是这么醉心于权势,以你的资质,早就走到我这一步。不过,我不怪你,我们的根基,信仰,总要有人放下修行。不是你,就是我。” “你是明面上的光,我就是你身后的影子。” 他正了正脸色,沉声道:“这一战,恐怕整个天主教都会消失,你痛心吗?” 圣彼得双手握紧,声音有些嘶哑:“在所不惜。” “受地球,受人类的恩惠,没有还不还,因为这是义务。每一个地球修士的义务。你难道以为我连这点担当都没有?如果我懦弱至此,我怎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神父微笑,同样握紧双手:“很好。” “那么,就让我们来看一看,这跨越光年而来的强敌,能不能吞噬圣光。” 一个个城市,一位位凡人,修士,十万座石碑,让地球上大多数人都看到了上面的内容。一种久违的,被和平年代深藏的不屈,嗜血因子,在血管中迅速沸腾,然后疯狂炸开。 无人愿屈服。 无人愿跪着活。 生当作人杰,死亦做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