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6章:最后的准备 - 最强妖孽

第786章:最后的准备

观星者无悲无喜,作为上七界最古老的种族,最长寿的生物。他见过了太多的生离死别,比如十几万年前两大仙界之战,崩溃的银河,逆袭的南瞻部洲。比如太初的诞生,七界之链的形成。再比如从大夏神界到地球的转变,他已经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他能和善对待徐阳逸,一是他对待任何人都是这样,世间能让他动容的,大约也只有太初----这个本源之恶了。 二则,就是他欠了徐阳逸一个极大的人情。 手指拉出一片蓝色的星体丝线,他全身星辰悄然闪烁,一个玄奥的三角形在双手间展现。 “你知道,我无法拒绝你的请求。” “当日若不是你,我已经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三角形完全由符箓构成,六道蓝色光芒组成形体,旋转不止:“不过,三大宝库乃是当年大夏神界顶尖大修士所造。即便是我,也无法单独为你打开。” “它的设定原理,是属于不归界的任何修士,斩杀外敌之后,都能获得天道功勋。别问我天道是什么,你可以理解成世界意志,位面意识。或许,你达到了太虚之后的境界,可以摸索一丝端倪。” “但经过数次万界大战,它已经破损不堪。若非羽蛇神在你体内埋下一样东西,和巴别之塔大有联系,否则……我也无法打开。而现在,只有你一个人可以使用。” “你是独特,也是唯一。” 他抬起了仿佛是头部的位置,好像深深看着徐阳逸:“说真的,我很期待与你在七界相遇。那应该是一番很有趣的景象。” “刷!”随着他话音落下,三角形爆发出一片幽兰的光芒,将周围所有包裹进去。强光照耀,徐阳逸不自觉地闭上了眼睛,而且灵识也被封住。 须臾,蓝光退如潮水,而徐阳逸愕然发现,他竟然站在一尊巨大的无比的佛陀像下! 佛陀全身金色,一朵朵十二品莲台从浑身金光中升腾,陨灭。它端坐于宇宙,瞑目于虚无,足足有数千米大小,如同巍峨小山。 身后佛轮闪耀,随着一道道金光从脑后悄然散射,万物虚影缓缓弥漫消失。 “呵……”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伸出手掌,但就在碰到雕塑前一米的地方,散发出无数涟漪,同时,一个个纯白色的字在他周围缓缓显现,最后……居然布满了这个空间! “这就是人级宝库?”他兴奋地舔了舔嘴唇,目光从一行行字上看过,刚看了几眼,就算他已经见过万古丹经王,也忍不住心头炙热。 “化生木,可在金丹期修成身外化身,不过却无法进阶。一千三百年份。兑换功勋,一千点。” “破损莲台,曾有罗汉驻足其上,可让修行者立地顿悟一种学习过的神通或功法,仅限佛修使用。兑换功勋,一千五百点。” “麒麟须,乃真身麒麟幼年时退下杂须,火金双系,有几率异变出光系灵根。兑换功勋,一千五百点。” “腾蛇麟,腾蛇老去之后最后一次褪下鳞片,剧毒,乃木灵气修士修炼至宝,长期佩戴于身,有几率变异为极其难得的毒灵根。兑换功勋:两千点。” 一项项,全部都是闻所未闻之物,有的对比现在只是sss级,但……就算现在的sss级,那也是按斤来算的!一年地球只产出那么一点!甚至这上面还有许多,已经无法归类。 比如千年以上的药草! 这是炼丹的至宝,年份越久,吸收灵气越久,效能越高,他有把握,如果现在拿到这种等级的药草,他能十成十炼出帝丹来。 目光一点一点划过,忽然,他停了下来。 “菩提子。” “等阶已经可入地榜千百,乃真正菩提树落下菩提。一树一菩提,一叶一如来。此树,和如来,都是‘一,’唯一。只生长于南瞻部洲,为大夏神界位面树。百年落一子,落下瞬间随风飘散。无迹可寻。再修炼千年,菩提子亦可化身人形。具有开拓思维,举一反三之效。” “人有七窍,可拥有七粒菩提子。然,菩提子越到境界后期,效果越低。大修士已经见惯风波,举一反三乃是本能。故只防于人功榜。于上二境之下大有裨益。” “兑换功勋:十万。” 徐阳逸苦笑。 终于出现上万,而且一下跳到十万的东西了。 菩提子好不好,他自己知道,现在菩提子和过目不忘是他最常用到,甚至成为本能的天赋,看似没用,实则无所不在。 “可惜,如果我功勋富余,倒可以考虑兑换一下。”看着琳琅满目的天材地宝,他这才感觉口袋空空。灵石在这里没用。没想到,刚说完这句话,脑海中一个声音就响了起来。 “检测。” “确认为不归界修士。” “谁?”徐阳逸愕然抬头,看向四面八方,却根本无法找到说话之人。 那个声音冰冷,机械,带着程序化的雷同。 没有人回答他,声音再次响起:“确定有打开人功榜资格,为两千年来第一位打开人功榜之人,编号东七宿,角木蛟。身怀人功五万点。” 五万点? 徐阳逸呆了呆,自己什么时候有的人功? 不过,菩提子的敏捷思维立刻让他反应过来----这是太初。 “我没有接触过任何外界,只有太初,才能给我这些功勋。” 然后,幸福的麻烦来了。 不用? 怎么可能!万界大战近在咫尺!能增强一分都好! 不过怎么用是个问题。 他盘坐虚空,考虑了大约几个小时,构建了各种可能,这才睁开眼睛。 “千里不留行,必须往上再推进一到两层。” “现在南明离火在手,按照上面的说法,越是炙烤锻造筋骨皮,效果越好,剩余的就是炼体宝物药浴,没有比这更好的地方了。” 主义打定,他只是想了想要兑换什么,脑海中立刻响起“是否兑换”的问答,他点头之后,一道道白光飘然而来,带着浓郁的药香,将他全面包围。 “千年的龙骨花……千年鹤骨……这些东西外面根本买不到!”看着漂浮在周围的一样样东西,他带着炙热的心情全部收入储物戒。 面前蓝光如潮,当他再次睁眼,已经回到了巴别之塔中。 朝着观星者拱了拱手,他朝着圣剑之台走去,米斯特汀还温养在那里。 “你确定不需要我的帮助?”观星者在身后淡淡道:“要知道,只要用我给你的令牌,冥龙氏族无论谁是族长,你都是座上宾。” 徐阳逸摆了摆手,头也不回。只留下一句话。 “下次本真人来的时候,就是兑换之时。” 他的身影消失,观星者不知道在想什么,许久才缓缓闭上了眼。 “此子……前程远大。” 从巴别之塔中出来,几个小时之后,他回到了华夏。 电视上,还在播放着一个小时前联合国主席,和各国元首的亲自演讲。他已经无暇去看了,时间每一分都是珍贵的。他立刻打电话让楚昭南和赵子七过来。并且吩咐忘尘,让侍者备一桌凡人的酒宴。 两人很快就到了,看着两道熟悉的身影,徐阳逸亲自迎接了出去。忘尘目光一闪,深深看了两人一眼,将两人的长相牢牢记在心中。 楚昭南现在虽然已经是凡人,却没有衰老,大马金刀地坐在沙发上,点了根烟:“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 赵子七看起来沉稳了很多,他现在是赵家族长,虽然赵家只有那么几个人,不过近几十年发展得还很快。那个胆小怕事的少年有了担当之后,终于变得成熟了起来。 “大哥。”他笑着拱了拱手,随后立刻做了个鬼脸:“我说……你不是答应要帮我换个躯体么?我这几十年都没夫妻生活,还是很累的。” 徐阳逸一笑,他把这个事情忘记了,精灵族是没有性别的,赵子七仍然是那个俊美无暇的佳公子,可惜是金发碧眼。 “苦了你了。” “玩笑而已。”赵子七端起一杯茶品了一口:“有得到就得有付出,精灵族对于灵气非常敏感,这具身体比我以前要强得多。我还没打算换。” 两人说笑了几句,徐阳逸转过头来,握着楚昭南的手:“我对不起你。” “我一直想着怎么补偿你,因为我,你从前途无量的修士到今天这步……” “打住。”楚昭南吐了口烟圈,打断了元婴之下第一人的话,悠然开口:“你想多了,我从来不为做过的事情后悔。就算错了,也是生活的积累。并且,我不认为我做错了。” 徐阳逸有些恍然。 以前的楚昭南,是说不出这样的话的。几十年,沧海桑田,白云苍狗,人已经变了。他此刻真的有物换星移几度秋的感受。 成熟了,岁月在他们身上刻下了成熟的痕迹,带走了曾经的骄狂。 他什么都没说,拿出了那瓶丹药,重重塞到楚昭南手中,看着对方微皱眉头,立刻强硬道:“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