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练气中期(三) - 最强妖孽

第80章:练气中期(三)

这一声破,声震地下!外面所有人,都激动地站了起来。 “破,破体障……他在破体障了!”李牧兴奋地在屋里走来走去,仿佛晋级的是他自己一般,甚至声音都有些嘶哑:“闯过这一关,他,他就是中期修士!中期!中期啊!” 其他两人,没有说话,但是同样的,站都站不住,而是感知着空气中此刻达到顶峰的灵光海,五味杂陈。 这,是练气初期最重要的一关。 严格说来,练气期晋升小境界的阻碍,只有体障一说,其他,都是积累。而这个积累,要看个人资质。 他们已经猜到,徐阳逸资质惊人,但是体障这一关,还是让人心有忐忑。 “徐,徐道友好像没有带辅助药物!”忽然,张弓长忍不住大呼了一声:“他,他这是在用纯粹的力量挑战体障?!” 一句话一出,所有人都呆住了。 也就是说……这次晋级,对方没有谋划? 也就是说……对方是感觉到可以晋级了,就立刻冲击? 也就是说……对方什么东西都没带!包括辅助丹液?! “大意!太大意了!”王春来一声长叹,焦急知情溢于言表,仿佛是他晋级一般:“不靠丹液,怎么打破体障?” “李道友,你送一瓶进去?”李牧这一句话刚说出来,却马上想到了什么,立刻掏出一个玉瓶:“这是老夫常用的进阶丹液,如果徐道友不嫌弃,李道友不如送进去?” 这人,就算不成为中期,也是潜力惊人。一旦成为中期…… 他们打好关系,有百利而无一害!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他们这样最底层的边缘修士,结识的全都是初期,一两个中期那可是凤毛麟角,有什么比见证对方进阶更好的拉关系机会? 这句话仿佛提醒了所有人,王春来眼睛一亮,同样掏出一个玉瓶:“这里面,是我准备自己用的丹液,名曰青花碧水!徐道友现在一定需要这个!” “我……我……”张弓长满头大汗,这机缘对于他们来说相当可观,但是他现在偏偏没带任何丹液! 你们不是来做会计的吗!带丹液干嘛?! 他很想骂一句。 他们,话音未落,忽然,整个地窖,时间,仿佛被抽取了零点零一秒。 相当短暂,但是,人人都察觉到了! 不等他们反应,下一刻,“哗啦”一声仿佛玻璃破碎的轻响,响彻地窖! 在场,每一位修士,都明白这是什么。 体障,破碎! 但是! 距离刚才徐阳逸怒喝的那一声“破”仅仅几个呼吸! 李牧,王春来举着的手,此刻仿佛无比可笑。 “这……这是……”王春来倒退了好几步,手中的玉瓶都有些拿不稳:“一击……一击破障……” 李牧茫然地看着紧闭的大门。要辨认一位修士的资质,除了专门的测验,进阶的时候是最好观察的时机。 灵光海的大小,这是重要依据。修士储存身体并不仅仅靠气海,气海是主要,但是血肉,骨骼,同样能储存灵气,否则,到了筑基,金丹阶段,面对着那些恐怖的神通,怎么抗的下来?不是扫到衣角就得死? 只有在进阶的时候,自然界感知到这个人能储存多少灵气,这才会反馈多少。十米以上,各大家族就得悉心照顾,仔细培养。二十米,那是万里挑一的真正天才。三十米,就是天道一省魁首的范畴!四十米……全国都榜上有名! 至于五十米…… 他脊背发寒,根本没听说过! 另外,就是破障的时间。 越强大的修士,破障时间越快,也有一些修士不靠外力破障。他曾听说过,体障,就是一层看不见的膜,他当时问了好几次,那位回答他的中期,只是不耐烦地翻了翻眼皮:问这么多干嘛?到了你就知道了。 这一等,就又是十几年。 即便他没经历过,也知道,徐阳逸的破障速度…… 快得吓人! 上边还在破障,下面应声而破! 中间,他们只说了几句话而已! 几秒的时间! “妖孽……”张弓长颓然坐在椅子上,扑通一声。这一切的一切,只要联想起来,赤裸裸的差距,让他信心都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刷刷刷……”修炼室中,徐阳逸已经站了起来。刚才那一声,他也听到了。就在那一瞬间,他感觉到世界仿佛都“嗡”了一声,紧接着,看不到,却能感觉到的,仿佛玻璃一样的碎片,在他气海中化为点点灵气飞散。 这些灵气,并没有消失,而是立刻被疯狂吸收的气海吸引了进去!成为他进阶的回馈! 而他则感觉,世界,更加清晰了。 他现在,甚至觉得自己可以用眼睛分辨出那些最难分辨的像素。 同时,身体一轻,本来,没有打破这层体障之前,他不觉得有什么束缚。但现在,却感觉,以前的存在,就是束缚! 身体,仿佛如同风儿一般飘柔,似乎心念一动就可以去到任何方向。但是,这种飘柔,却不是柔弱,他能同时感觉到身体中潜藏着一股远超之前的力量! 如果现在对上那三个斥候,不需要神行符,他光靠本身的速度就能追上对方! 就在这一刻,在他身边旋转的那些灵光海,只剩下最后十米,此刻,争先恐后地冲向他的身体! 他立刻内视,一眼之下,眼中精光一闪。 他的气海,可能……有普通中期修士的1.5倍左右!成为一个巨大的灵气传输器! 他的经脉,其中所有堵塞全部化开,外表看上去变化不大,但是,他自己却知道,强韧性不知道比以前强了多少! “炼丹,需要强大的灵气做后盾,敏锐的灵识做桥梁。灵气不够,则灵识再敏锐也输送不到该去的地方。灵石不够,则空有一身灵气,却无法找到地方下手……”他感受着身体中强大的力量,握了握拳:“万古丹经王之所以一只扩张气海……只因为我的气海远没有达到练出一颗丹的需要……只要跟上晋级的速度,这绝不是问题,也更不会印发灵气爆体。” “同时,气海越大,容纳的灵气越多。战斗中坚持的时间就越长。经脉越通畅,灵气通过的速度就越快,法诀就更迅速……现在可能还看不出来,然而只要神通多了起来,达到四五种之后……” 他深吸了一口气,继续内视。 五脏六腑,骨骼,每一块肌肉,外表看上去和以前一样。但是,在内视下,他能看出来,里面都有一层蒙蒙白光。 这是灵气在加固,改造自己身体的表现。 “不过……”他沉吟着看着自己气海中:“这又是什么?” 气海之中,一颗褐黄色的,小石头大小的东西,正悬浮其中。 说不清到底是什么东西,平淡到丝毫不起眼,如同桃核一样的外表,上面光光滑滑。但,在气海之中出现的东西,除了金丹和灵气怎么可能还有其他? “难道……这是万古丹经王修炼之后的产物?” 猜不透,这部功法,只有他一个人修炼,独一无二的传承者,他既然选择了,就得自己去面对。 同一时间,小卖部的老板,愕然看着灵气震荡的地方自然灵气越来越弱。 但是,不是消失,而是被吸收了。 “成,成功了?”他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那处,那是一栋不高的二层自建房。这里面竟然藏着一位中期修士? 而且……竟然就成功了?! 总共半个小时,很符合练气初期进阶的时间,但是,那是符合理论上的“最短”的练气初期修士进阶时间! “这,这么剧烈的灵气震动……他,他竟然在最快的时间内打破了体障?”这个念头涌上心头的时候,他第一反应是不相信! 但是,回忆了一遍事实,他却发现,这……很可能是真的! “这,这,这怎么可能!” “如果真的这么妖孽,他怎么可能来这种穷乡僻壤?!” “不行!我一定得去看看!” 另一边,老农也在快步冲向小楼。 “老天爷……他引起的灵光海绝对不小!半小时……仅仅半小时!最快的理论冲阶时间……他是怪物不成?!” “什么时候这种穷乡僻壤来了这么厉害的修士?!” “不行,我得去看看!不去看看,如何安心!” 就在同时,地下室,随着门沉闷的嗡嗡声,终于开了。 “恭贺道友出关!进阶中期,从此仙福永享,修为猛进!”徐阳逸眯着的眼睛,还没来得及仔细感受,就听到了外面四个整齐而恭敬的声音。 没人敢不恭敬。 就在推门而出的一刹那,一股练气中期的灵压,水银泻地一般洒出。 更重要的……是他此刻的灵气,带上了炙热! 一股难以言说的炙热,仿佛他愿意,就能将面前所有东西化为飞灰的炙热! 这是怎么回事? 张弓长三人暗暗传递着眼色,现在,功法的特征等等完全不是秘密。网络超出纸鹤传信,飞剑传信太多太多,熟悉的功法特征不说看过也听说过。他们此刻完全吃不透了! 徐道友炼的的什么功法? 感觉上,火系功法无疑!但是,火系功法,怎么可能从灵压上感觉到? 灵压,那是一种压力。比如你面对一位领导人,感觉到对方的气场,只不过灵压几乎实质化了而已。 但是,你能从对方的气场上感觉到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吗? 不可能! 同样,灵压也根本无法感觉到对方的功法属性。见鬼的就是在这里! 徐阳逸,整个人看起来平静如湖,和火系功法完全不搭。他的灵压,却诡异地带上了一种让人心悸的炙热!仿佛一座人形熔炉!人形火焰! 太古怪了……这到底炼的什么功法?他在里面做什么?还是有些破的衣服,还是长长的络腮胡,还是那副刚刚闭关出来的模样。但此刻,无一人敢直视!三人再不敢开口。 他们明白,这是对方刚刚进阶,修为还不稳固的情况,才会导致灵压外泄。已经在中期待了数年的修士,绝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他们的灵压,收放自如。不过,一旦想起以后自己身边可能就站着这种不声不响的人形凶兽的时候,所有人都感觉有些脊背发凉。 徐阳逸没有开口,而是缓缓地走着,世界,仿佛初生一般,看起来如此新奇。 每一次进阶,不止修为,灵识也会提升。当然,下一次进阶需要的灵气越大。否则,灵识不提升,不能更敏锐地感知天地灵气,不能更快更大量地吸收,筑基前辈,金丹真人如何晋级? 他知道,真正的金丹修士闭关,那一片方圆百里的灵气,都会随着对方的呼吸而颤动。绝不是他现在一丝一缕吸收可比的。 他沉默着,忽然朝着李宗元出了一拳。 “刷!”李宗元根本没有反应,这是真正的眼前一花,拳头就到了自己眼前!距离自己鼻尖一毫米不到! “主,主,主,主人……”他声音都发颤了,腿都在打颤。 不过,他的话没有说完,因为,紧接着,一股强烈的风,迎面吹来,他头发全部往后吹起!就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啪啪啪!” 接连三声脆响,响起在空中,拳头挥过的地方。 徐阳逸收回手,满意地点了点头。 “拳先到,风后到……”张弓长咽了口唾沫,眼中的火热,羡慕,嫉妒,已经快要掩盖不住了! 这就是中期修士的威能! 刚才那一拳,看似轻描淡写,但是,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对于练气期修士,这一拳,绝难抵挡! 那阵拳风,能让对方头发都往后扬,可想而知他的力量! 还有那啪啪声,不是别的……是破空声! 真正的拳速破空!

下一篇   第81章:十方红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