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3章:金丹守国门(一) - 最强妖孽

第793章:金丹守国门(一)

沉默。 全球都在沉默。 他们仿佛这才明白了自己的母星地球,同样有极其深厚的底蕴。 “刚才……那是什么?”许久,才有人惊讶地捂住嘴,难以置信地看向周围的人。 没有人知道,因为周围全都是一片激动的议论声。 那流星雨,居然一颗都落不到地上来! 各大国家,元首这才放下心来,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有些乏力地坐在椅子上。 神经终于轻松下来了,他们复杂地看向遮盖月球的庞然大物。 他们知道,第一场交锋,到这里应该结束了。 现在为止,谁都无法再打进谁的外壳。接下来,等对方部署好,扎根月球,才是真正的战斗。 “立刻召集各国真人,准备议事。” 紫禁城,徐阳逸收回目光,第一场碰撞已经结束,接下来短时间都不会发生战争,是刀兵上膛,枕戈待旦的时间。 就在此刻,他耳边响起天载的声音:“请前来修行法院,战前紧急议事启动。所有真人都会到场,不可缺席。” 他立刻朝着修行法院飞去,经过层层护卫,直落地底五十米,终于来到一个从未到过的会议室。 风格是纯粹的古华夏风格,金碧辉煌,天载真君真身端坐上方。三十余位金丹位于两侧。无一遗漏。 就在众人身后,一幅几十米大的世界地图布满大厅。完全由灵气构成,类似于科幻片中的全息电影。 难耐的平静。 暴风之中浪潮汹涌。 而天载真君就如同海潮中的巨石,巍然不动。 “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瑶光。天府、天梁、天机、天同、天相。”他声音仿佛梦中红蝶,独自飘零,目光千载空悠悠,看向地图:“这一百四十年来,华夏的十三大军事重地,全部都在这里。” “各位。”他平静地看向所有人:“十三座要塞,十三大国门。扼守华夏十三大要冲!卡住这里,他们无人可入。” “本真君,只问一句。”话音刚落,一道虽然不强,却人人都可以感到的凛冽战意直冲半空。天载平日温和的声音已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炙热与冰寒交杂的序曲:“谁,敢做这一夫当关!” 冰,那是对待真武界的杀意。炎,那是与界同休的炙热。 就算战到最后一人,本真君不死,地球不灭。 刹那间的沉默。 没有废话,单刀直入。谁都明白这代表什么,真人没傻子。要攻陷地球,四大修行古国,华夏,希腊,印度必须攻破!这会带给地球极大的震慑。而华夏,印度,唇齿相依,必定会受到真武界起码一半甚至以上兵力的关照! 两大圣地,三大王朝,肯定有其中之一,甚至之二莅临。伴随着无穷的洞天福地。这是真正的一夫当关,即便战死前线,也绝不能后退一步! 退了,那就是华夏罪人。他们身后都是一方国门,十几亿黎民! 然,沉默不过数秒,三十位真人几乎同时开口:“晚辈请战!!” 战意破空,直冲云霄。 “君王死社稷,天子守国门。如今没这天子,晚辈倒愿意守一守这国门。”万里残雪大笑而出,伸手一招:“南海国门,本真人拿下。本真人倒要看看,谁敢在我三尺青锋之下撒野!” “刷……”一道青光,一面玉牌飞入他手中,上书龙蛇行走的瑶光二字。天载真君开口道:“十三座国门,三十位金丹。道友不可孤身前往。” 万里残雪转过身:“哪位道友愿和本真人共襄盛举?” “老夫愿往。”一个有些阴森的声音传来,梁九功梁真人负手走出:“老夫的万尸傀,也是按捺不住了啊……” “善。”天载仰天长啸:“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话音未落,四道声音几乎同时而出:“西南国门,本真人愿往!” 煌道,灭日,清月,流火,四位真人居然一起迈出。清月真人嫣然一笑:“两位道友,这所国门,本宫看中了,不如相让?” “呵呵,老夫和清月真人共同镇守小千世界,亦是数百年未开杀戒。”面容清秀的流火真人笑容虽淡,其中战意却炙热如火:“恐怕……现在的修行界已经记不得当年那个八臂祝融了吧?” “甚妙。”天载真人一招手,西南玉牌一分为二,落入煌道和清月手中:“华夏西部,从喀什到伊朗附近,都是小国,他们必定会寻求庇护,无非是华夏,印度,以及耶路撒冷,你等可知责任何其之重?” “必不负重托。”清月真人轻轻握着玉牌,手中已经杀气四溢,声冷如冰:“本宫的仙音十三杀,也许久没饱饮敌酋鲜血了。” 一面面玉牌飞了出去,没有任何犹豫,修行至今,谁不知道有所担当四个字怎么写? 是他的,就得扛起来,没有退缩的余地,身为地球真人,也绝不愿退缩半步! 玉牌越来越少,徐阳逸和黑山真人对视了一眼,同时往前一步。徐阳逸伸手一招:“那么,东北国门,本真人来做这当阳桥头的张翼德。” “道友且慢。”黑山真人几乎同时跨出:“东北基地,本真人亦是神往。” 两道灵气同时卷向东北方位的玉牌。然而,居然谁都没有卷动。 本来豪气干云的气氛,忽然寂静了下来。 数位真人目光微动,怎么?这是……天载真君不允许? 不允许两位真人镇守国门? 是觉得狼毒真人年轻了?不堪大任?然黑山真人乃是积年真人,又为何禁止? “前辈,这是?”黑山真人童子般的脸上闪过疑惑,为什么?这是质疑他们的实力?在这么多金丹面前? 就算另有安排,他们绝不愿意放过镇守国门,和真武界面对面交锋的机会! 他们,不接受其他安排! “两位暂时不急。”天载真君缓缓道:“先让其他道友挑选。” 现场有些尴尬,徐阳逸抿了抿嘴:“本真人承诺,他们若要过,就得从本真人尸体上过。前辈为何不给晚辈一个机会?” “不可。”天载真君只是摇头。纵然心中万分不满,两人只能按下。 “前辈这是什么意思!”刚站回原位,黑山真人压抑着不悦的声音就传入徐阳逸灵识:“是怕我等担不起这等大任?真武界来一个,老夫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就算血染国门,他们也不可能踏入一步!你又是告知世界万界大战之人,他凭什么不相信我等?又有什么地方比镇守国门更重要?” 徐阳逸摇了摇头,眼看着玉牌一张张被领走,心中战意狂燃。 这一战,他要上!他请战! 这一战不能上,身为金丹不能守卫国门,和蛆虫何异? 眼看前方一位位真人就要与真武界圣地王朝,洞天福地面对面。身为元婴之下第一人,他如何坐得住! “前辈!”眼看最后一块玉牌都被领光,徐阳逸终于再也忍不住,踏前一步,直视天载真君的眼睛。 坐不住…… 无论良心,还是责任,他绝对无法容忍自己不上前线!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然而,地图之上已经一片空白,十三大基地系数发出,所有真人都绝不会让,他们,也有自己的担当。他们,同样想和外界敌人白刃相搏。 就在此刻,地图之上忽然闪现出两道金色光芒!两面金色的玉牌突兀出现。 七杀!黄幡! 所对应的位置是…… 渤海! 帝都! 东海!魔都! 华夏的政治中心!经济中心! 他忽然明白了天载真君的用心,全身热血倏然沸腾,深深抱拳,炙热的战意让声音都有些许飘忽:“晚辈狼毒!申请镇守魔都!” 华夏最重要的两大地域,而没有接到命令的真人,还有浮云真人,古松真人,徐阳逸,黑山真人。 天载没有立刻回答,手一挥,天衡玉牌飘摇掌中,仿佛他也在犹豫。许久之后,才沉声道:“黑山真人,古松真人。” “在。”两人齐齐鞠躬。 “黄幡海上基地,位于陆家嘴外侧两千米,乃长三角要冲之地,地理位置极为重要。一旦失守,华夏东部大门危矣。黑山真人,可敢接此重任?” 黑山真人深吸一口气,长身而立:“本真人不陨落,真武界必定无法踏入一步!” “善。”天载真人再次沉默了两秒,天衡玉牌一闪,飞入黑山真人手中:“刹那芳华,留名千古……保重。” 他说出了从未对之前的真人说出的话。 就像他们知道渤海,东海的地理位置之重要那样,真武界不可能看不出来,迎接他们的,是超乎其他基地的危险!一旦魔都沦陷,对于整个华夏的冲击堪称地震。他们必须抱着必死的决心坚守在此!就算染血国门也在所不惜! 发出玉牌,天载真人的目光看向了徐阳逸。 他没有开口,对方也没有开口,两人目光相接,眼中只剩一片赤子热诚。 “本真君很犹豫。”天载终于率先开了口:“你不缺实力,你缺的是经验。尤其是指挥这种数万,百万,甚至千万战事的经验。在座任何真人,都参加过大型秘境数千人的探秘。” “然,本真君又想,若无经验,你何德何能走到这一步。这面华夏最重要的玉牌,本真人思付再三,还是觉得应该给你。” “或许你经验不足,但,你有一颗赤子之心。此心,能挡百万雄师。” “狼毒真人,徐阳逸接令。浮云真人接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