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4章:金丹守国门(二) - 最强妖孽

第794章:金丹守国门(二)

“晚辈在。”“浮云领命!”两人同时站了起来,沉声道。 天载深吸了一口气:“帝都……乃是华夏心脏所在,渤海一旦沦陷,帝都岌岌可危。若帝都再沦陷……华夏岌岌可危,你……可知你身上担子有多重?” “晚辈知道。” “你有可能面对两大圣地,三大王朝之一。这必定是真武界的主力军。更大可能,面临最强大的几个洞天福地联手攻击,海陆空三者合一,君临渤海,你……可有信心?” 徐阳逸听出了对方的犹豫。 不过,这又如何? 这面玉牌,舍我其谁! 没有开口,徐阳逸灵气微动,朝着天载手中七杀玉牌裹去。 其余真人目光微闪,就连对方也愣了愣。 无声的动作,却比话语更清晰。 我若不倒,渤海不倒! 天载真人没有阻拦,仍凭徐阳逸拿走玉牌。徐阳逸这才微笑道:“总不过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本真人站出来的一刻,就没想过逃避。” 就在他说完这句话,金丹之中的六合因果灯火苗再闪,这一次终于成为了一束小小的火柱。 “大善。”天载真人喟然长叹:“老夫没看错人。” 所有玉牌分发完毕,他深深看着众人,即便如此苍老,心中也热血沸腾。 就是这些人……每个国家的这些人……他们平时享受着世界的供奉,在生死存亡之际,却全部站了出来。 正是这些人,形成了阻拦真武界最强大的防线。 “真君不可随便出手。”他沉声道:“一旦真君出手,战争必定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任何一方率先出手,都必定立刻形成元婴大战。我若对他们下来的部队出手,他们就敢立刻对我们的城市出手。这……才是真正的核武器。威慑,不到最后关头绝不动用。” 他再一次鞠躬:“拜托各位了。” 从修行法院出来,搭档的两位真人并未离开,纷纷讨论着如何搭配工作。 浮云真人不言不语地走在徐阳逸身侧,他心中无比忐忑,当年金丹拍卖会的一幕历历在目。他最怕的就是这位狼毒真人,谁能想到……当初一个区区炼气,百年内走到了金丹后期大修士的地步? 而且……这次天载真人一定是耍了什么手脚!居然把自己和对方分成正副指挥! 他要如何面对这位新贵? “狼毒道友。”看着前方的身影,他心中五味杂陈,最后还是堆起一抹笑容:“请留步。” 徐阳逸回过头,尽管浮云真人脸上掩饰得很好,他也看到了一抹极其不自然,甚至忐忑的神色。 报复的念头,只是一晃而过,人类存亡之际,自己报复?他气度没这么小。 “本真人……”浮云真人咬了咬牙,长叹一声,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手中有一件sss级的天材地宝,不知道是何物,还请狼毒真人赏光。” 徐阳逸微笑着看着对方。 浮云真人……当初泰山北斗一般的真人,如今,求着自己赏光。 “开云界。”他忽然淡淡说道。 刚说完,浮云真人针扎了一样,猛然抬起头来,难以置信地看着徐阳逸。 这……是他心中最大的秘密! 他以为无人可知的秘密! “你……你……”他如同得了心脏病一样,已经强迫自己忘记百年的事情被揭开,他倒抽着凉气倒退好几步,颤声道:“你……你怎么……” “不必担心。”徐阳逸收敛笑容,诚恳道:“开云界,如今认本真人为主。我只是告诉你,我都知道了,不过,我这么久了什么都没说。还是在真武界驾临的时候,别把本真人想的如此不堪。” “我要的,是精诚合作。” 说完,他拂袖而去:“明天,召集我们的团队,布置工作。” 看着他潇洒离去的背影,浮云真人愣了足足三分钟,随后一个近乎九十度的鞠躬,对向那已经看不到的身影。 他心中一团乱麻,是,他不是真正的浮云真人,他是张光耀,一个从下界飞升大千世界的修士,走到今天这一步,他满足了,同时,他对于地球同样有深深的归属感,否则不会请战。 然而,归属始终是归属,他也有他的根,他的根却是不想任何人知道的。没想到却被狼毒知道了!而且……对方居然知道了一语不发隐藏了如此之久! 他心中,居然诡异地涌上来一股感激,甚至……带着一种臣服的心态。 臣服于对方的心胸,臣服于对方的实力。 一躬到底。 “老夫,不如你。” “此次,必将以你马首是瞻。老夫不会有半句推脱!”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 真武界驾临月面一周内,三十大金丹全部接手华夏最重要的十五大基地。且全部提升至红色警戒状态。 两周之内,毫无动静。地球联盟军后勤部队已经报名一亿人,还在继续上升。 真武界仍然笼罩地球上空,现在的夜,已经看不到月亮,因为月亮被全部遮挡。那个恐怖的阴影提醒着所有人,表面的和平,只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 而这场暴风雨,将比月面之战更惨烈!更血腥! 那……是真正的血肉磨盘。 ………………………………………………………… 地球历,真武界降临地球第十七日。 风,都带着血腥的滋味。平和的云,都仿佛有些燥热。 两把紧绷的弓,收割性命的弓弦之间,谁都无法平静,即便欢笑,也是强颜欢笑。正如“北极熊”船队上面的捕鲸船员。 酒性猛烈的伏特加被灌入嘴中,顺着下颌流到胡须上。北极熊捕鲸船队一共十二艘,世界局势再怎么紧张,凡人也必须生活。但是,他们出海整整五天,都没遇到一只鲸鱼。 “噢……这该死的家伙。”船长舔了舔嘴唇,看向头顶白天都令人恐惧的阴影:“是不是因为它们,鲸鱼都不敢出来了?” 就在此刻,天空中陡然洒下无穷极光。赤橙黄绿青蓝紫,美轮美奂。 “白天的极光?”十二艘船上的船员愕然了一下,白天不是没有,但是却稀少之极,许多人二三十年就见过一次。不少人都跑上了船,兴奋地讨论着。 紧绷的气氛中,难得的轻松。 船长抬了抬眉,正要继续闭眼休息,却忽然针扎了一下跳了起来。随后,颤巍巍地,难以置信地看着天空。 他的眼睛,先是眯起,随后睁大,最后瞪圆。一秒后,声嘶力竭地朝着甲板上喊道:“回来!!这不是极光!!!” 但是,晚了。 下一秒,所有“极光”带着一片璀璨的光幕,拉拽出一道道人影,“刷刷刷刷!”数不尽的传送之声,在半空上拉出一道道魔神般的人影。 从中央开始,到两侧,到无穷无尽!不到五分钟,船队已经被漫天人影包围。全部是华夏古装,清一色的黑色衣服。带着无比冷漠和嘲弄的眼光看向下方蝼蚁一样的船队。 愕然。 没有一个人说的出话,一位船员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跌坐到甲板上,颤声道:“我的上帝……” 举目之处,同一高度,一片漆黑,染满北极的天空。至少数十万。对方身上那种毫不在乎生命,整齐划一的动作,已经说明,这是一只训练有素,视人命如草菅的军队。 不仅仅如此。 在数十万军队上方,不知道多少飞舟林立,每一艘上方,“真武”二字的巨大旗帜都在猎猎作响。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在飞舟之上,天空……都好似在震颤。刚才迷醉的白日极光,竟然诡异地扭曲起来,整个天穹居然漏斗一样往下陷! 不止一个漏斗……而是……七个漏斗,拉扯天穹的漏斗。好似虚空奇点。 罡风猎猎,吹的一片黑云如潮。海面风起云涌,捕鲸船上的凡人全都跪在甲板上,祈祷着:“主啊……救救我们……”“我,我还不想死啊……”“我只是出来捕鱼而已……” “轰隆隆……”神打了瞌睡,没有听到他们的祈祷,数分钟后,随着一片绚烂无比的紫芒,天空中如同被拉出一道数万里的伤口,七个庞然大物从紫黑色的空间裂缝中轰鸣而出! “我的……天……”随着“哐当”一声,船长手中的酒瓶掉到地上,心中一片死亡的灰色。 那……是起坐巨大的浮空体,有的是悬空山,有的是倒流河,有的是云中城,每一座之上,都带着强悍无比的灵气,每一座周围,都有数不尽的修士御剑而立!算不清的飞舟护卫左右。 真武两个血红大字,好似死神的请帖,驾临夜空。 从电视上,还不能体会人数的威压,但是现在近在眼前,人数一旦达到一个恐怖的数字,那呈现的……是压迫心灵的死寂。 “上帝保……” 话音未落,十二道灵光从云中城轰然爆发,十二艘船刹那间化为灰烬。甚至尖叫都没有。 “真是个……散发着恶臭和低劣灵气的位面……”十余道个如同神灵的声音从黑云汹涌的云层中发出:“真武界原阳洞天。”“虚灵洞天。”“乾坤洞天。”“云分洞天。”“憎火洞天。”“轩辕洞天。”“罗浮洞天。” 一道人影,从最前方的洞天中缓缓飘出,嘲弄着看着海面残骸:“君临地球。” “可惜,你们好像听不到了呢。” “来人。”男声淡淡道:“把他们的尸体拼起来,挂到洞天前方。一路挂着去渤海。让那些不归界的低端修士们看看,真武界言出必行,杀我们一人,我们屠他们百人。” “这……”一位侍卫犹豫地看了看海面:“他们好像都看不出原形了啊……” 男子转声消失,声音毫无波澜:“碎片……不也是拼得起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