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8章:渤海之战(四) - 最强妖孽

第798章:渤海之战(四)

这一瞬间,是寂静的。 时间都停止,画面被铭刻。 地球修士全部都记住了这一幕,激动地浑身起鸡皮,头发过电。那种生当作人杰,死亦做鬼雄的身影牢牢铭记在他们心中,这一刻,他们觉得一切都值得了。 为了七杀基地,为了抚养自己的地球,为了自己身后数亿黎民,自己就算死在这里,血染渤海,也在所不惜。 真武界的修士呆滞了。 平时在他们眼中无所不能的金丹真人,六人出手,反而被对方抗了下来。 士气之争,一涨一跌,战场已经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徐阳逸背负双手,六大金丹同时出手,而且还是真武界中的佼佼者,那种灵力碰撞何等狂猛。就算是他,都感觉右臂毫无知觉,骨头像断裂为一块一块的碎片那样。众目睽睽,他甚至不敢拿出丹药吞下,只能拼命调理。 就在此刻,他身后光芒万丈,无穷无尽的地球修士,终于从已经扩散到一百米的孔洞轰然杀出! “呜呜呜!”苍凉的号角刹那间弥漫半空,一面面古老的旗帜飘荡,在空中拉出一片白色的身影。没有让他开口,同样,一道道流光,一道道利剑一样的身影,全部汇聚到他身后。 时间的停止,只是一瞬,下一秒,六声怒喝布满半空:“杀光他们!!!” “杀!!!!”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回应真武界的,是地球方面同样漫无边际的修士海洋,万剑西来,天外飞仙,璀璨的流光刹那间弥漫整个天际,灵光交映,将海面都映照得五彩缤纷。 黑色的天穹,白色的浪潮,轰然交接,无穷无尽的灵光在渤海上空爆炸,掀起一朵朵绚烂的灵云,不知道多少修士在这一次碰撞中失去生命,也不知道多少修士手刃敌人,带着血红的眼睛看向另一边。 嗜血的囚牢一旦打开,释放出的是人心的恶魔。 “吼!!!”徐阳逸身后,一万三千黄金甲胄,顶束发金冠,披百花战袍,着黄金宝铠,系狮蛮玉带,纵马挺戟。他们没有立刻冲锋。而是海潮一样在徐阳逸身后一字型排开,胯下血红色的战马足足三米多高。一道道恐怖的灵气在他们身上凝聚。 “曹家虎豹骑,冲锋!!!”随着数面旌旗舞动,所有战马一声不吭,带起金色云霞,刹那间从徐阳逸两侧冲锋而出。 另一侧,两位穿着黑白无常服侍的老者,摇动哭丧棒,莫家的鬼灵兵如同幽魂一样盘旋天际。 修士的阵法和凡人不同,不是什么锥形阵雁翼阵,修士的阵法一旦展开,那就是海陆空三位一体。此刻,天空中阴灵盘绕,尖叫鬼哭让这一片天际好似人间地狱。不知道哪个家族,数千名天使一样,身穿兽皮的修士整整齐齐地拍成一排,每一次抬手,一箭射出,化身千万,刹那之间,天空中布满青色箭雨。 正面,前来应征的修士,几百位舵主,还有各大古老的家族,各自的看家灵兵形成一道白色的浪潮,死死顶住前方杀戮的黑云。宝光闪烁,瑞气千条。 一方人多势众,一方士气攀升到顶峰,两军交接的一刹那,就连整个空间都在颤抖。 为人类的杀意,为人类的欲望而颤抖。 风停,云止,带起漫天血腥。 所有人都绕过徐阳逸冲了出去,他身侧,天空,脚底,形成无穷无尽的流光长河,风卷残云,让面前的一切都带上了玄幻的色彩,天无天颜,海无海色,只有无穷灵光和喊杀震天的人群。他悄然退到后面,摸出一瓶丹药服下。 “你还好?”浮云紧张问道。 徐阳逸脸色有些苍白地点了点头,浮云沉吟片刻,一把刻满白云的短刀出现在双手中,正要冲出,徐阳逸却一把拉住了他。 “不可!” 浮云愣了愣,仔细一感悟,才发现七道强悍至极的灵识已经锁定到他们两人身上。如同刀剑加身,只要他们一动,对方必定立刻反击。 这就是震慑。金丹出手,会颠覆筑基战场,但光凭金丹无法占据整个位面,如山如海的筑基修士才是主力军。为了防止真人出手,两方真人绝不会轻易动手。刚才一击,对方已经明白镇守渤海的真人之强。他们没有必胜的把握,贸然出手会让士气更加下挫,所以……对方采用了这种震慑的方式。 “那就不出手?”浮云真人咬牙:“我们人数……远逊于真武界,士气只能撑一时,撑不了一世!” “等。”徐阳逸从牙缝中飘出这句话,目光如血死死顶住万米金莲,随着灵光仙子每一次跳动,光幕缺口就打开一分。他敢肯定,对方绝对没有出动底牌,就像现在七杀基地都没有动那样,战争绝非单纯的修士厮杀。当光幕破损到足以让布满天空的黑云全面爆发之际,那……才是最后血战的关头。 必须要在这之前摧毁金莲。 而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自己,他现在要连谁会阻拦自己,自己出手每一个顺序都要想好。 机会,只有一次。不出手则已,出手必定要成功。否则……再没有这个机会。 “等本真人恢复到巅峰状态……”他看了看浮云:“我们……一起出手。” 浮云呆滞了片刻,心中五味杂陈。 这句话,他听懂了。 他自己无法摧毁金莲,单凭狼毒一个人做不到,他需要助手,在这里能帮助他的只有自己。而自己……需要为他斩绝一切后顾之忧,代价……很可能是自己的生命。 自己从小千世界飞升上来,走到今天,要献出一切? 外界震耳欲聋的喊杀声似乎都停止,两人平静对视,许久,浮云真人才凝重点了点头:“有所为,有所不为,本真人,愿为道友披荆斩棘。” 徐阳逸尽全力回复着自己,每多一分,七杀基地就危险一分。沉声道:“若道友能活下来,丹道我会全数交给道友,还有一些秘法……” “你莫非以为老夫是贪图这些才答应你!”话音未落,浮云怒喝:“皮之不存,毛之焉附!这个道理本真人好歹走到金丹,难道会不明白!” 他目光看向满是血色的战场:“老夫……有一徒儿,资质上佳,恐怕日后就拜托道友了。” 托孤。 徐阳逸心中无数复杂的感情汇聚,点了点头:“本真人必定将他视为真传弟子。绝不藏私。” “轰!!!”就在此刻,前方战场传出一片剧烈的嗡鸣。一道白色光柱,方圆千米直冲天际!就连他们的位置,都被吹动地衣衫猎猎。 光柱之中,两方修士浑身浴血,每一方都大约有两万人,白色的一方,龙旗飘扬,上书“爱新觉罗”几个满清文,另一方,大旗上书“罗浮耀光宗”五个大字。 方圆数万米之内,一道道符箓激荡,将两家周围所有人全部排开。只剩下两方人马。与此同时,战场中几乎不约而同地爆发起冲天光柱。将布满整个渤海湾的战场片片分割。 这是世家的力量。但还不是底蕴。 凝结为一股,远超散修,舵主凝聚的军团,世家更具有凝聚力。他们就如同推土机,所过之处,对方的散修根本无法抵抗,同时……也会自动找上针锋相对的对手。 太显眼,就像干将和莫邪,宏大的战场中一目了然。 没有对话,没有言语,一共三十道光柱分割战场,光柱中人,血红的眼睛中只有彼此。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拦在面前,就得死! “华夏最后一个皇室后裔,爱新觉罗氏……”一个光柱中,一位穿着八旗骑兵的男子,浑身都是血,分不清是他的还是对手的,声音都嘶哑了,手中长枪斜指:“今日在此,以死报国!” “杀!!!!” “轰!!!”随着他一声令下,身后所有骑兵一言不发,身上爆发出道道神光,万马奔腾,在数万米的战场中拉出令人震颤的一字。铁蹄猎猎,万骑冲锋,那种令人心颤的杀意,每一蹄都好似踏裂苍穹! 就在他对面,耀光宗清一色的重甲卫队,每一人都有两米多高,手持巨盾,排列为一道钢铁长城,锋利的长枪映照着烈日的寒芒,坚不可摧的枪芒直指冲锋而来的骑兵。 前方的修士,必定全部死亡,但是……没有一个人退后,没有一个人说话,面罩铁甲,看不出他们的心态,但是一双双眼睛,却亮若星辰。 冲锋之势,有进无退,陷阵之志,有死无生。 “希律律!!”骑兵和重甲交接的一刹那,响彻天际的战马嘶鸣声响起,上千匹青色龙马被直刺枪尖之上,上面的骑士毫无声息,如同草芥一般在迎击的一瞬间阵亡,但……不知道有多少人,就在这一刻全身亮起了无数金光。 “呵……”耀光宗的宗主,端坐后方,金色龙椅足足百米之大,这一刻猛然从龙椅上站起,倒抽了一口凉气,随后灵识轰然爆发:“顶住!给本宗主顶住!!” “骑兵就靠的这一口气!顶住他们!杀光他们!!” 声若雷鸣,所有巨盾上亮起一道道符文,构成一个磅礴大阵,然而,话音未落,前方已经亮起无穷爆炸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