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9章:渤海之战(五) - 最强妖孽

第799章:渤海之战(五)

真正的死士。 在冲击的一刹那,他们就做好了死的准备,他们不是靠骑兵冲垮这个大阵,而是靠自己的生命,自己的一切。 “轰隆隆!!!”数千地球修士的自爆,染红半边天,这些不知道名字的修士,在这一刻血染渤海,甚至没有任何人能记住他们的名字,只知道渤海之战上空,有一只部队以生命冲垮了耀光宗。 之前喊出冲锋的爱新觉罗家老者,已经虎目含泪,这些人……都是家族中最顶尖的修士,一个家族延续的命脉。今天,自己的一道命令,全部毫不迟疑地自杀式攻击,用自己的血与肉炸开了一道缺口。 所有人都看向了这边,哪怕这一刻,天穹中无数无名尸体雨点一样落下,但这里,恐怖的爆炸,已经让人看到了地球的决绝。 硝烟散尽,老者看向前方数百米的巨大的缺口,看向缺口之后站在龙椅前,震愕无比的耀光宗宗主,很想嘶吼,但是没有声音,只是用嘶哑无比的话语轻声道:“给本座……血祭了他们!” 还是无声,每一双星辰般闪亮的眼睛里却带着一层血色,他们的兄弟,他们的亲人,为他们打开了这条路,他们……就必须冲过去! 另一道光柱之中,两方修士齐齐面对。在外界排空一切的符箓中,划分为杀戮的修罗场。 双方全部脚踏飞剑,背负长剑。双方剑修面对彼此。黑白之间,泾渭分明。 “刷……”白色的地球修士,全部无声拔出了自己的利剑,这道光柱之中,剑光凌冽,清脆且整齐划一的“锵锵”之声,如同龙吟。 黑色的一方,几乎在同时拔出了剑。下一秒,不需要任何对话,两方利剑万剑穿插,空中只余一片不绝于耳的利剑交击之声。 这是剑的神通,这是剑的天地。剑修,同样找到了剑修。 他们的厮杀,没有骑兵冲锋的猛烈,没有重兵防守的冷酷。但……却最为血腥,剑剑到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孤云贯日!”一位年轻剑修,本身就如同一柄出鞘利剑,一袭白衣已经染做血红,所过之处,披荆斩棘。 他身边,还有一位女子,这是他师妹,两人早已暗结连理。上阵也绝不分开。 一剑破数人,剑光如虹,竟然将对手震荡为飞灰。男子松了一口气,在这里,四面八方都是利剑,甚至根本认不清谁是敌人,谁是自己,更有己方的剑修杀到发狂,见人就杀,这样的人……已经由宗主带回。 他看了自己的爱人一眼,正好遇到了对方关切的目光。两人相视一笑,尽在不言中。然而……紧接着,女子的目光陡然尖锐,嘴巴无声长大。 一道黑光,仿佛斩绝天地,凌厉无匹的一剑,来如影,去如风,收剑之时,男子头颅已经高高飞起。 “不!!!!”女子愣了愣,刚刚撕心裂肺地尖叫出声,身体已经被背后一剑劈为两半。 光柱之中,战况堪称惨烈,血如雨下,尸如雪落,每一秒都有无数年轻或者不年轻的修士陨落,有名的修士,无名的修士,这一刻全部归于寂渺。地球的白色,真武的黑色,犬牙交错。世家的战阵,血肉的磨盘。外界,已经杀到血液沸腾,入眼之处尽皆红色的修士,更是趋于疯狂。 只有本能的辨认黑白,境界在这里已经不重要,任何人身侧都有无数法宝,无数修士,只求杀得对方一人,下一秒自己身陨也在所不惜。 “扑通……扑通……”尸体下雨一样落入海中,数不尽的鲨鱼闻血而来,让这一片海面仿佛煮开了锅,徐阳逸和浮云嘴唇微微颤抖,就算是他们见过了大风大浪,都为眼前的一切所震撼。 他们想捞起这些尸体,但是……不能。 他们做不到,太多了……甚至海中鱼群都吃不完。已经分不清是哪一方。他们看到了无数年轻的面容,几十年,几百年后,也许他们就是新任的金丹,继续守卫这个世界,继续等待下一次万界大战。 但是……在他们还没有看够修行景色之时,还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之时,还不知道巴别之塔,羽蛇神,第二修行纪元之时,已经陨落于这个吞噬人性的战场。 又有多少他们的亲人,熟人,多少妻儿亲朋在等待他们?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深闺梦里人。 徐阳逸的眼睛有些发热,他强迫自己不去看海中,比起天空中那恐怖的场景,海中的景象才叫人触目惊心,他无法面对那些年轻的英灵,只能看向天际。 “墟昆仑……”他从牙缝里飘出这句话,自己听说万界大战,没有感觉,只有热血。亲历战场,才知道什么是让人心碎的血腥。杀,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却让渤海数万里海面一片血红,群鱼吞噬。 这一切,都来源于墟昆仑。 他忽然对墟昆仑的恨意,更在真武界之上! “本真人……发誓,若有朝一日,本真人达到更高的境界,必定让你墟昆仑再次沦为下界!不复超生!” 他不是圣母。 任凭谁,耳中充斥着响彻天际的喊杀,眼前无穷灵光攻伐,面对着积尸草木腥,血流川原丹的景象,还能无动于衷。 就在这句话说出的同时,他心中六合因果灯忽然亮了亮,诡异地……中央那一束最大的等灯,开始“噼里啪啦”作响,竟然一分为二! 另一根蜡烛,是完全的水晶色,与众不同,甚至他能在上面感觉到一种……万界大战的因果都没有的神圣之感。高高在上,圣洁无方。 天道誓言! 他忽然有了一种明悟,若不达到这个因果,恐怕……他永远无法走到最高峰,会困死中三境。只有圆了这一个因果,才有可能突破到至高无上的境界。 闭上眼,深吸一口气。缺口此刻已经扩散到四百米之巨!地球的修士全部投入战场,而真武界……只投入了一半。 “道友。”浮云悄声道。 徐阳逸嘴唇有些被无意识地咬破,却死死摇了摇头。 那六道灵识……还在他们身上,从不曾撤去。 他掏出一个玉盒,玉盒之中,有三枚丹药,全部都是帝丹。每一枚,都散发着莹莹光芒,中央一枚绿叶图案若隐若现。 他递给浮云真人一枚。 “这是?” “生死玄龙丹。”徐阳逸吞下一粒:“在将死未死之际,此丹将凝聚全身灵力,达到巅峰状态,维持半小时,半小时后……将陷入一年昏迷。若是不死,将会提升一个小境界。我一共只能炼出三枚,也只适用于金丹期。” 浮云真人吞下一粒,声音有些哽咽,不知道是为了眼前的战场,还是接下来更加恐怖的血战:“要动手了?” 他们都知道,不把金莲摧毁,七杀基地必破!后方的几大省,加上帝都,会立刻陷入万劫不复。 “等一等。”徐阳逸咬牙:“再……等四个小时……” 浮云真人双目闭上,眼睛轻颤,嘶哑声音:“本真人……明白了……” 他理解,徐阳逸做出这个决策,何等之痛苦。 四个小时……无穷无尽的修士将因此阵亡。现在刚开战一个小时,大家的血气士气正在最高峰,无论是地球,还是真武界。 但是……他们人数远逊于真武界,对方六大金丹,一大虚婴,灵识牢牢锁定他两。现在冲出去,不仅仅要面对七位金丹,还要面对对方的底牌,还有杀气正盛的真武界! 只有……等他们真正耗光了杀气,准备鸣金收兵之时,才是自己动手的机会。然,这个机会……需要用几十万人命来填! 思绪汹涌如潮,两人之间这份沉寂如同刀子,刀刀割人寒。浮云无法忍耐,睁开眼咬牙道:“但是……本真人觉得拖不了四个小时。” “伤亡太大……三个小时之后,这场百万级别的大战必定出现胜负局,双方必定开始逐渐动手底牌,那时候……我们还冲的过去?” 徐阳逸死死握着拳:“那……就等到双方底牌出动地差不多的时候。” “万界大战结束……若本真人还活着,本真人亲自给他们守陵。” 一分钟,十分钟……半小时一小时,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海在沸腾,天空在咆哮,忽然之间,一声声鼓声震颤天际。带着苍凉而悠远的味道忽然响起。 随着鼓声响起,布满天际的黑色大军潮水一样退去。谁都看见了……真武界大军前方,不知何时出现了数百面巨鼓。每一面都有三百米大小,周围三百位两米高,穿着兽皮,画着符文的力士,正在全力挥动鼓槌。 “咚咚咚……”密集如雨,好似撬动人心中的杀意,让血液都冲到头顶。浮云差一点就要猛然站起,徐阳逸双目通红地拉住了他。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一往无前的神色。 百万浴血奋战,他们独善其身? 做不到。 败军之将,安敢言勇?他们有何资格面对这片血染的大海? 这个鼓声……是撤军鼓声,并不是说真武界就此停手。而是…… 真正的狂风暴雨,就要来了。 百万人级别的交战,对于整个位面都拖过来,不成功便成仁的真武界,实则是沧海一粟,就在此刻,耶路撒冷,梵蒂冈,哈萨克斯坦等地的战斗必定比帝都更加血腥,那是真正的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 之前的……是开胃菜,当从双方的比拼中真正摸清了地球实力,才是真武界动手的时刻。 而这个时刻……必定造成空间灵力波动,他们有机会化出分身逃开七大灵识的监视!击破那朵恶魔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