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至繁若简 - 最强妖孽

第8章:至繁若简

“咚咚……”关上电脑,他轻轻敲了敲桌子,屋子里瞬间习惯性地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看到是他,全都愣了愣,随即,更大的讨论声响起。 根本没把这个愣头青空降兵放在眼里。 “静一静。”徐阳逸端起被子,不徐不疾地品了口茶。 讨论声小了一些,陈副队丢过来一个白眼,依然如故。 “今晚,抓捕连环杀人犯。抓捕完毕,我就会离开三水市。”徐阳逸吹了吹茶,让茶梗子飘远一些,声音没有一丝起伏。 下一秒,全场安静了。 你看我,我看你,陈副队瞪着眼睛看着老朱,老朱瞪着眼睛看回去。 白日见鬼了? 嫩皮说要抓犯人?还是连环杀人犯? 吹什么牛逼!昨天的讨论他能睡着!今天就抓犯人!你以为你是福尔摩斯?还是柯南金田一! “徐队……”一位四十多岁的警察沉吟了一下,谈到工作,他也认真了起来:“办案是个很严谨的工作……我们需要从案犯出现的地点,喜欢接触的类别去调查……没有……” “我很严谨。”徐阳逸挥了挥手:“消息来源绝对可靠。市领导批准了,出了问题我担着。” “你怎么担!”陈副队怒从心中起,倏然站了起来,嗓门如同铜锣一般响亮:“你办完就走!怎么担?烂摊子还不是接给我!” “你看看!”他指着在场所有人:“咱们刑侦组就指望着大案子扬名立万!兄弟姐妹们都盼着这个案子!以前龚组长,那是手把手地带着办案!一步步推敲!说句难听的,你是新人!你的经验有我们丰富?你要主持这个案子,出了问题怎么办?你就这么怕我冒头?” “徐队,大家都知道你是镀金的,这没什么,哪个部门没镀金的人?”一位妇女警察看似恭敬地说:“但是,镀金就得知道镀金的规矩,不该碰的不碰,拿着功劳才是正事,你说是不?” 言下之意,不,她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最反感的就是狗屁不懂还非要操刀上阵的人! 现在的徐阳逸,显然担任了这个人憎狗嫌的角色。 徐阳逸并没有发怒,扫了一眼所有人,这是工作,对待工作,他从来都是一丝不苟。 “消息来源我不能说,你们也不能听……” “呵呵……”老朱干笑了两句:“还真没听说过刑侦组队长的线大家不能听的……你这是说我们里面有内鬼?谁的内鬼?黑社会?华夏国好像没这个东西。毒贩?咱们三江市地处最西方,左边的国家饭都吃不饱,从来都是从东南飘进来的东西。徐队,你这句话我不敢苟同。” 徐阳逸仍然不骄不躁,淡淡地说:“听我说完。” “不用说了!”陈副队冷哼一声站了起来,别说什么不尊敬,刑侦组,谁都可以熊,只要听指挥就行。但是组长绝对不能熊!而且刑侦组的人有几个脾气淡定的?天天和一帮牛鬼蛇神打交道,恨不得一个个抓起来打死。 他们只佩服实力,没实力,在这里根本混不下去。管你什么空降兵,就算宇宙陆战队都不顶用。大不了老子一拍屁股另谋高就,辞职做私家侦探去! 徐阳逸闭上了眼睛。 “我不赞成徐队你领队!如果要领队,我!老朱!老秦!都行!这关系着一个疯狂的杀人犯,还有大伙儿的功劳……” “都他妈闭嘴。” 下一秒,茶杯盖子猛然飞出,“等等等”七八声之后,片片惊呼响起。 “我靠!这怎么了?”“怎么回事?!”“见鬼了……” 三四个人的椅子,齐刷刷地断成两截! “叮!”一声脆响,什么东西打入了墙壁。回音绕梁不绝。 房间里,仿佛回到了当日徐阳逸扔钢笔的时候,一片寂静。 老朱满额头的冷汗,颤巍巍地朝着最后那一声脆响发出的地方看去,但是只看了一眼,整个人就石化了一般,完全呆滞在原地! 那里,有一个茶杯盖。 一个普通的细瓷茶杯盖,极脆的,优美的细瓷,现在,却如同一把利剑,只有一小半留在墙外,其他的…… 全都插进了墙里! 这枚一触即脆的茶杯盖,前一秒还在徐阳逸手上,下一秒,却如同暗器一般隔断三根椅子腿,准确钉入了墙壁!并且没伤到一个人! 他的眼光投过来了,接着,是老朱的目光,在“兹”的一声倒抽凉气之后,再次死寂。 接着,是老秦,再接着,是其他人。 一个,两个,三个…… 全都看到了那个茶杯盖! 和上次扔笔不同,当时笔插进去的桌面,本来就是非常廉价的桌面,他们也许做不到,但是还是在人的认知范围,而这次,是完全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所有人,都感觉喉咙一凉。 “呵呵……”老秦,就是哪位中年妇女,干笑了两声,笑的比哭还难看,吞吞吐吐地说道:“这,这,这是特制的茶杯吧……” 没人理她,或者说,所有人都还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 “转过来。”徐阳逸的声音,从他们身后响起,所有人呆滞地回过头去,不认识一样看着他。 “好好说,你们不听。”徐阳逸已经睁开了眼睛:“恭喜你们,你们彻底让我烦了。” “一而再,再而三……提醒过你们多少次?不听,还是不听……”“啪”地猛拍一下桌子,徐阳逸怒目站了起来:“我他妈是你们的奶妈不是!” “市委他们费了不小的力气请我过来,你当老子爱接这个刑侦组!”徐阳逸剑眉怒目,声音比刀子还锋利,根本没有平时八风不动的模样,指着大门:“不爱干的!立刻给老子滚!” 没人动,或者说……不敢动。 就像没人想到,这才是他真的上火。 上次的飞笔,还真的只是小小的警告。 “走啊,不是看老子不顺眼吗?”徐阳逸端起茶杯灌了口茶,用力顿下,冷笑着看到众人:“井底之蛙,焉知江河之大。我告诉你们两件事。” 他竖起两根指头:“第一,我是你们平时点头哈腰喊着‘领导领导’的人请过来的。给我听清楚,是请!为什么?就是为了这个案子。” “咚咚”桌子被敲得闷响,但是没人说得出来话。 茶杯盖就在自己身后,想说……也得忍着。 他的声音回复了平静,只是冰冷得有些吓人,看着一个个被喝得哑然不语的“同僚,”哼了一声:“第二,这个案子,你们还接触不到。” “我说完了。”他坐到了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捧着茶杯:“不爱干的,立,刻,给我滚!” “一个二个警校出生,来给我说说‘服从’这两个字怎么写的?我给你们面子,你们还蹬鼻子上脸?呵呵……谁给你们这种自信?谁他妈告诉你们老子是空降过来的?” “提醒一次听不懂,二次听不懂,你们活该当一辈子的小员警!” 振聋发聩的声音回荡在房间,没有一个人敢和他对视。 这就是气势,他们所有人的气势加起来,都不如此刻的徐阳逸。 徐阳逸不动声色地看着所有人,本来他不怎么想和这些人计较,都是凡人,和自己不一样,没必要计较。但是…… 今晚,抓捕必须进行! 自己还没拿毕业证,现在只是实习!哪来这么多功夫? 所以,至繁若简,与其和他们争论,解释,不如以雷霆手段让这群人全都说不出话来。 效果,显然很不错。 “谁有异议,给你们三秒钟站出来。” 老秦有些恍惚,仿佛这一刻,她又看到了当初的龚组长。 没人说话,就连陈副队,老朱,老秦,三个最老的队员,也闭口不言。 “既然没有,那我……” “等一下!”陈副队终究咬着牙说话了:“你……不,徐队,你确实是市领导请过来的?” 能让领导请人……这是多大的名头? 但是他陈副队,偏偏没听过这个人的名字! 更别说二十出头的年纪,能知道什么?经验都积累不够! 他是完全被对方的气势压住了,选择了相信,却将信将疑。 “有的部队名字不是你们能知道的。”徐阳逸随口说了一句:“任务地点今晚出发前发布,各位不上前线,在后方五百米处待命。任何逃出来的东西,无论是什么,当场击毙。这就是你们唯一的任务。” 沉默,过了两分钟,徐阳逸已经再次翻手机了,老朱才瞪圆了眼珠子问:“完,完了?” “主要战斗力你指望重火力小组?”徐阳逸似笑非笑地抬起了头:“完了,虽然我很不想对你们说,但是我还是要说。相信我。over。” 直到所有人都出来的时候,都还觉得云里雾里。 小白兔瞬间变声大灰狼什么感觉? 就是他们现在的心情。 而且……这只大灰狼的背景太过神秘,一两分钟,瞬间推翻了他们两天中对于徐阳逸的人物设定。 “陈副……”老朱在身后拍了拍陈副队的肩膀,轻声道:“咱们……真听他的?” 陈副沉默了许久,才咬了咬牙:“听!” “他说的没错!服从是第一天职。但是……”他冷哼一声:“如果他今晚出了岔子,老子就算捅破天,也要把这个空降兵捅上去!” “老子就不信,这世上没王法了!要真他妈是个满嘴跑火车的装逼犯,就算不吃这碗饭,不管他多大后台,我都要掰倒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