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十方红莲 - 最强妖孽

第81章:十方红莲

强压下心中的火热,他们更加恭敬。 “有带枪吗?”徐阳逸忽然问道。 “我……我,我有……”李宗元声音发飘地说,他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外人看来,徐阳逸是在实验中期的威力,但是只有他只有,对方也在提醒他,别搞小动作,否则,死路一条! 徐阳逸指了指自己:“来。” “是……” 李宗元踌躇地拿出枪,抖了半天,却根本不敢开。 “不用怕。”徐阳逸笑道:“我直觉,这东西伤不了我。” 李宗元咬了咬牙,抖抖索索地瞄准徐阳逸,闭着眼睛,猛然摁下了扳机! “啪!” 徐阳逸站在原地,他的胸口上,已经多出了一个小小的弹孔。他解开衣服一看,里面的肌肉微微有些发红。那颗子弹,竟然滚落到了自己衣服里。 “呵……”王春来暗自苦笑,无论多少次,这都是中期修士必定会实验的一幕。 初期,枪伤还能对对方造成巨大的杀伤,但是中期……普通的手枪,却已经连对方皮都打不进去! 这,就是刚才最后十米灵光海涌入徐阳逸的骨骼,改造他的肌肉,内脏所造成的直观后果! 铜皮铁骨,速度,反应力,力量,全都是普通人的百倍以上! 真正的超脱! 从此,人,这个族群,对于他,渐行渐远,中期,一个显著的分水岭,对热武器的抗击,已经足以称他初踏仙途。 徐阳逸静静握着那颗子弹。心中,一声幽幽感慨涌上心头。 中期了……终于中期了。 进入天道,八岁,十三岁引气入体,二十一岁首次尝试冲击中期,意外中断,三年后,二十四岁再次冲击,一次突破。 不过,这三年,到底算不算他的修炼时限,他也说不准。 真的……可以算是往事了,飞机上,几大势力抢人,和楚昭南的纠纷,到排位赛惨烈的大比,到朱红雪屠戮天道,再到千刃的斥候追杀…… 三年,改变了很多,也经历了许多。 但是,他,无悔。 即使寂寞,即使孤独,这种本我即神的感觉,这种真实存在的强大感,自己背负的仇恨,面前这些对自己毕恭毕敬的人,哪一样,不是通过修炼博来的? 天道从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情。又想站在世界的顶峰,又想拥有常人根本不具备的寿元,又想神明一般看着世事的变迁,却连孤独都忍受不了,还修什么行?逆什么天? 天道酬勤,从来公平。 轻轻搓了搓,那颗发烫的子弹,便变成了一颗扁平的金属物,但是,下一秒,所有人全都愣住了! 因为,他手上出现了一团火。 任何修士,凭空造出五行并不稀奇,稀奇的是…… 这团火……和普通的火不同! 它的温度,远超普通的火焰!三人就算相隔数米,都能感觉到空气中焦灼的味道。整个房间的气流都仿佛成为了燃料,空间都出现了模糊! “好……好强大的力量……”张弓长强行咽了口口水,倒退了数步,心脏都在乱跳。 这绝不是修士平时发出来的火……其中威力,就算自己看都知道,比自己弄出来的普通的火焰强烈了太多太多! 甚至他有种感觉,只要沾上,能将自己化为飞灰! 李牧两人,李宗元,同样愕然看着这一团火。 它自由自在,它瞬息万变。它在徐阳逸指尖,时而如同飞舞的蝴蝶,时而如同咆哮的猛虎。力量……开始多大,现在还是多大!那种恐怖的威能,完全内敛,只能模糊感觉,却绝没有人想去尝试! “兹拉……”不到一秒,那颗子弹变为铁水,滴到了地上,地面上,一个焦黑的孔洞出现。轻轻的声音,此刻却无比清晰。 徐阳逸满意地收回了手,控火诀,他初步掌握,灵识的增长,力量的增长,他相当满意。 “不对!”张弓长忽然想起了什么,震惊地看着其他两人:“这……这是丹液火?!” 话音刚落,其他两人,眼睛刹那间无比明亮! 炼丹师,那是什么? 毫不夸张地说,那就是和他们几个完全不相干的人! 一在天,一在地! “丹液火?!”李牧呆滞地看了张弓长片刻,猛然转向徐阳逸:“恭喜道,道友凝出丹火!贺贺喜道友!” 王春来愣了数秒,随后,眼睛都红了,颤声拱手:“恭喜道友!贺喜道友!” 丹液火? 徐阳逸反而愣了愣。 那是什么鬼东西? 目光扫了一眼李宗元,发现对方也是满脸震惊的模样,看到了徐阳逸的眼色,第一个反应不是:您不知道?而是条件发射似地深深鞠躬:“主人!丹液火,是丹道之中最顶尖的火焰!虽然大多数丹液都用仪器制作。但是……那是普通版!” “真正的丹液,最顶尖的丹液,全都是私人定制!那是用仪器根本无法模仿的!必须丹液大师一手一手地提炼出来!封装成液!这样的丹液……”李宗元声音都激动地发抖了:“价值百万……不!千万灵石!” “而凝出丹液火的人……就算在丹液大师中,都十不存一!” 徐阳逸听懂了一件事。 貌似……能练出丹液火的人……很少? 但是,自己的完全不是什么丹液啊。 “好好做。”徐阳逸心中想法如此,脸上巍然不动,只是淡然看了一眼李宗元说道。 “当然!当然!”李宗元兴奋地简直要跳起来! 谁不希望修为高深? 以为那些迷恋享乐的修士就没有进取心了吗? 不……他们曾经都是上进的好学生,但最后终于发现自己天资实在不行,人脉实在太差,眼界实在太小,终于自暴自弃。 现在……一位日后有可能能“私人订制”的修士出现在自己面前,李宗元那颗沉寂已久的心,再次苏醒! 妈的……就为了这个可能,也值得他豪赌一把! 徐阳逸根本不需要给什么许诺,只要这一句话,他之前所有怨气,全部消失无踪! 李牧,张弓长,王春来三人,全部面面相觑。 剧情反转太快……他们打算结账走人了……现在居然发生这种事! 对方神经元绝对开发过!而且级数不低……不,是很可能非常高! 对方……真的是在炼丹! 跟着一名丹液大师做走狗有什么?做肉便器都可以! “道友!”脑海中,几乎没有任何思索,张弓长一步跨前:“道友这段时间,所需要的时间,在下已经记录下来了。包括每多少天出关一次!出关一次需要多久时间!全部记录在案!” 无耻! 李牧,王春来瞬间明白了过来,但是……他们不做这个统计啊! 怎么办?要怎么和对方拉上关系? 现在,什么薪酬,不重要,真的不重要。他们连最低级的丹液学徒都没资格照面,现在面前坐着一位潜力股,怎么舍得放过? “徐道友……” “各位不必拘礼。”徐阳逸仿佛才发现了其他人毕恭毕敬的模样,他坐在椅子上,挥了挥手打断了其他人的对话:“我刚刚出关,需要稳固境界,就不留各位了。” 一句话,晴天霹雳。 三人心中全部暗自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和对方打好关系?对方几次出关,自己都在,为什么就没有意识到对方真的可能在练习丹液? 几次自己不咸不淡地打着招呼,现在?对方突破练气中期,还凝出了丹液火!这种提前投资的机会……对方却显然没对他们留下太大印象! 心中的悔恨,潮水一样涌了上来。这才练习半年,出现丹火……他练的是哪门丹道?以后会炼出什么丹液? 心,就像猫抓,停都停不下来! 但是…… “是。”三个极不甘心的声音响起,谁都知道,现在对方说什么就是什么。而且,刚刚晋级确实需要稳固境界。 “那么……”张弓长沉吟了一下,试探性地问道:“徐道友……我们一周后来访?” 之前,还有人想走,现在,为什么要走? 至少要先打好关系再说! “可以。” 三人长长舒了口气。这才走了出去,徐阳逸轻轻挥了挥手,地窖通往上方的门立刻关了下来。他轻轻搓着下巴,一语不发。 “恭贺主人突破中期……”李宗元心中羡慕无比,中期啊……修为的每一次进步,带来的都是不小的变化。突破境界,更是天翻地覆。 中期……如果在以前,只能说身体更强壮,灵气更充沛,但是现在,有了最直观的标准。 不惧轻型热武器! 对于这样的主人,他第一次感觉----也许,有这样的主人,也不错? 尤其……对方真的在炼丹!没有骗他!别说让他去赚钱,让他去卖血现在一个屁都不会放! 不就是凝露草吗?我再努力一点,也不是供不起一个初级丹徒! 一旦对方功成……是自己常伴左右,是自己初期投资……想起来还有点小羞涩呢…… 徐阳逸抬起了手,淡淡地看着对方:“你有神通吗?” 第一次见面,蛤蟆用过风刃术。 “没有。”李宗元连忙镇定心神,立刻躬身道:“主人……一式神通,有价无市,这是各大家族,势力笼络人心的法宝。和旁门一起,并称两驾马车。不进入这些大势力,很难得到神通。我们妖族,血脉浓度高的幸运儿,或许能从血脉传承中明悟一两招,平常修士,谁有这种东西……” “至于其他的普通型神通,比如风刃术,火球术这些,只要出得起价就能买到,也不过一两百万。防御神通是最难得的,即便普及型的土盾术,也要五百万以上……上……主,主人!!” 话音未落,他整个人已经瘫软在了地上! 因为,他面前,出现了一只火焰游龙,徐阳逸眯着眼睛,一只手撑着下巴,随着他的指尖,一动,那条游龙就随着他的指尖动一下。 那条游龙,足足有三四米长,栩栩如生,浑身上下火焰组成,如同活物一般。但是,近在咫尺的李宗元,非常清楚,他的头发,体毛,都有点发焦的感觉传来! 那种恐怖的温度,他毫不怀疑,自己会被焚烧成灰烬! 因为……他现在就开始感觉,离得如此之近,他全身的水分都在快速挥发! “这,这是……”自己的感觉,已经不太重要了,他难以置信地看着游龙,颤声道:“神,神通?!” 就算沉着如徐阳逸,眼中都露出了一丝按捺不住的兴奋。 他清楚地记得,当年排位赛,楚昭南的枪斗术,给全场留下了多少震撼! 现在,自己终于有了第一式神通! 不是廉价的普及型风刃术,也不是百解这种低级的功法神通一体版,而是真真正正的,远超焚天通玄秘法的上古传承,取得入门资格后获得的第一式神通! 不……这么说也不尽然,第一式控火诀,他得到的是两式神通! 一是辅助性的风舞痕,二是攻击性的这一招! 风助火势,火借风威! 他一直以为风舞痕就是神通,但是,当六个小时炉火燃烧的过程刚刚过去,这一式,真正的神通,忽然出现在脑海中! 这,才是万古丹经王的第一手杀伐神通,风舞痕,只是辅助功法而已! “它叫……十方红莲。”他感受着环绕着自己,咆哮不朽的火龙。那股炙热的波动让他都暗自点头。通过特殊的方法,引动天地灵气,以自身为桥梁,释放灵气,是为神通。它……可以将原本一式普通的普及型火球术,变成各种不同的样子。拥有完全不同的威能! 比如他的独有神通,十方红莲,力量是火球术的二十二倍以上,这个威能,包括爆发力,持续力,杀伤力。并且,它还拥有自己独一无二的威能。 遇水不灭,遇风不熄。不将目标烧尽,绝不熄灭! 尤其……他心中还有一个想法没有验证。 那就是,这是脱胎于万古丹经王控火诀的两式神通。可否……两者合一呢? 或者,十方红莲的真正威力,就是要用风舞痕来配合呢? 再或者……加上舍身呢? 当然,这些,就没必要告诉任何人了。 这,是自己的底牌。 他嘴角忽然翘了翘,从学校出来,如同楚昭南认可了他一般,他也只认可了对方。当年那一颗不能聚集灵力的子弹差点把他害死,他很想用这招将对方烧得干干净净----当然是衣服,然后丢省中心广场去。 仔细地掐了个法诀,火龙刹那间化为点点火花,消失在空气中。 他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更加恭敬的李宗元,他何尝不知道。妖族成为妖宠,除非形势所逼,否则绝不情愿。他是可以一念定对方生死,但是,有一个心甘情愿的助手,远比心不甘情不愿好得多。 兴奋感,被他埋藏在心中。他深呼吸了一口,渐渐平复下心绪。当突破练气初期,万古丹经王初步掌握控火诀后,脑海中,出现了这篇神通的要诀。但是,另一样,更让他心动。 那就是……他模糊感受到了南明离火的位置! 那是一副一闪而逝,却深深刻印在他脑海中的画面。 一片……苍茫无际的草原。 草原上,一弯宁静的水流流过。后方,是一片青绿色的山崖。 但是,这仿佛是一个拼图游戏,在初步掌握控火诀后,他脑海中倏然出现了这个类似沙画的东西,风舞痕仿佛一只手,抹去了上面一块地方的沙子。更多的,他看不到。 这一块地方,完全说明不了什么。唯一能说明的是…… 他感觉到了……清晰地感觉到了……在他看到这一副图的时候,有一道无形的灵识,隔着千百里,甚至上万里,落到了他的身上! 对方,同样察觉了他! 那是一道……无法说明的灵识。 它不强,虽然无法肯定境界,但是,他觉得应该不超过筑基。 但是,其中带着那一抹深邃的,恒古的味道,仿佛一眼之下,就能让人成为腐朽。 同时……一种难以说明的炙热之意,从整个画面上冲出,仿佛要把人都烧成灰烬一般! 他只看了两眼就明白了。 这里,山清水秀,但是……这里,没有灵气! 任何和灵气有关的东西,都成为了那一朵天地灵炎的燃料! 它……果然在这里! “还有三步……”徐阳逸轻轻舒了口气,还有三步,自己,就能看清所有图画,明白这个东西,到底在哪里! 那朵见证了华夏数千年发展的灵炎,最终落脚之处! 这些话,谁都不能说……他看了看周围,皱眉道:“怎么只有你一个人,程剑锋和周婷婷呢?” 李宗元听到这句话,顿时干咳了一声:“主人……这,这正是我要报告您的事情……喜事啊……” 他看了看徐阳逸的脸色:“他们两人,最近在讨论结婚……” 徐阳逸拿清洁符的手顿了顿。 真是个意外的惊吓,不,惊喜。 “什么时候?”清洁符刷了一次,舒服多了,他问道。 “大概就这两年吧……” 徐阳逸点了点头:“知道了。” “我要闭关一周,稳固境界,一周之后,我们立刻出发去四大连池。” “是!” 就在这时,两个苍老的声音忽然在楼上响起:“道友可在?老夫齐南前来拜访。”“老夫王三山前来拜访。” 徐阳逸皱了皱眉眉头,李宗元立刻说道:“主人,还是见一见吧。现在咱们什么都缺,别人来拜访至少要有见面礼。而且,咱们还不知道您要在这里修炼多久。和这些邻居见一见也好。主人,您出生名门,天道正统。您不知道很多机缘,其实都是来自于散修,边缘修士之间的几句话。” 徐阳逸本来不想见,他再一次闭关,只为放药歌,还不知道要炼多久,起码一年以上。但是,李宗元最后一句话打动了他。 是啊……现在,自己已经不是当年的名门正统了,他想等能炼丹了再去接触那些势力,固然是为了凸显自己的身价。更重要的是…… 羽林卫的一位舵主,对自己出手了。那么,其他人呢? 没有完全了解清楚到底还有多少人在追查自己,自己没有足够保证的底牌之前,他绝对不会选择愚蠢地出现在几大势力眼前。

下一篇   第82章:妖修齐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