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3章:渤海之战(九) - 最强妖孽

第803章:渤海之战(九)

徐阳逸一马当先,他面前,大约四五万全身笼罩在重甲之中,修为全部是筑基中期以上的修士,形成一条黑色洪流,钢铁长城。死死拦住了他的去路。 “找死!!!”他已经无法再看身后浮云的局面了,彼岸花没盛开,他心中就还有一股温暖。面对着这些阻拦的修士,他只有万里寒冰。 “刷!!”朱雀身影出现在他身后,说来奇怪,千里不留行第四层,四圣之朱雀之后,裂空,神龙踏山,十方业炎全部都消失了。 没有神通,没有招式,但是他现在的体魄强度,远比神龙踏山时期更强,可以说……真正开始步入了举手投足皆神通的入门境界。 “朱雀落!” “滋!!”随着一声尖锐的嘶鸣,数百米朱雀图录展现身后,无穷业炎化为利爪,撕裂天穹,焚尽海面,轰然朝着前方数万米的黑色洪流抓去。 “尔敢!!!”就在此刻,天空中一声怒喝:“谁给你的狗胆!!” “罗生门!!”“轰隆隆”无穷黄色灵光在海面凝聚,下一秒,海面暴起数千米的灵光土壁,随着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朱雀巨爪直接抓破防御壁,然而……也开始层层瓦解。但就是如此,击中之后,整片黑色洪流都晃动不已。灵光闪烁。 一道身影,已经于间不容发之间出现在黑色洪流之前,这是一个面容英俊的中年男子,束发金冠,长袍飘逸,三缕长须仙风道骨,双目如电直射徐阳逸:“你……” “滚!!!”话音未落,迎接他的是一声暴喝,此刻哪能有什么保留?冲锋之势,有进无退,陷阵之志,有死无生。平时的退一步海阔天空,在这里退一步就是千刀万剐! 米斯特汀爆发出万道金光,数不尽的神影在徐阳逸周围凝聚,弗丽嘉,托尔,洛基,海姆达尔,霍德尔……地球的英灵再现,每一人都手持利剑,在天空中拉出一道道逆转的流星,直冲中年男子。 云分洞天之中,一双苍老的眼睛睁开,凝重地看向下方。 好强! 这就是百万灵的金丹……即便他虚婴境界,也一时半刻拿不下对方。 但是……他不能走,六位真人拿不下对方?他不相信!这可是真武界最强的十大洞天之一!他必须在这里指挥前线。 “轰隆隆……” 天地变色,海幕倒倾,神影将徐阳逸周围千米化为绝对结界,一尊尊神影飞逝半空之中,万物皆虚。中年男子倒抽了一口凉气,往天灵盖上一拍,一只白玉如意出现,被一位奶声奶气的童子抱在手中。 本来还在沉睡的童子,刹那间如同针扎一样跳了起来,乌溜溜的眼睛瞪得溜圆,一声尖叫之下,白玉如意爆发出一片海潮也似的白光,黄元宝、白元宝、璃、颇梨、砗磲、珍珠、琥珀,七宝齐出,将这一片映照的七彩缤纷。 然,本以为的彗星撞地球,接触之时,竟然是一边倒的存在! 徐阳逸身化长虹,根本不闪不避,朝着七宝玉如意冲来。本来和他对视,眼中只有彼此,杀意沸腾的中年男子,没来由地心中一寒。 这是一双怎样的眼睛…… 明亮,宛若星辰,理念通透。毫无顾虑。 血腥,瞳孔中映照出自己的影子,根本不存在,只有那朵金莲。路上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尸体。 黄沙百战穿血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他……真正感受到了那种舍我其谁,绝不回头的霸气。 他竟然无名抖了一下。 这是个疯子……要么就是意志坚定到极致的人……强硬阻拦,自己实力不如……恐怕……真的会陨落在此…… 没有说话,而比说话更疯狂的是气质的压抑。千钧一发之际,他一个激灵,心脏猛然一抽,童子手中玉如意急急一摆,他居然绕了个圈,横渡千米。 所有真武界的修士愣住了。随后无比沮丧。 躲了…… 罗浮洞天的罗浮洞主……居然躲了! 中年修士满头冷汗,他看到了,徐阳逸看都没看他一眼,径直冲向数万米钢铁长城,好似刚才的自己根本不存在一般。 他暗自松了口气,他很清楚,刚才如果自己执意阻拦,很可能会彼岸花开。 “丢人现眼。”云分洞天,云分真人冷哼一声,但是他并没有责怪,他也感觉到了……那种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当百万师的杀气。 罗浮洞主,是明智的。 “轰隆隆!!”钢铁长城,在冲撞的一刹那,竟然挡住了徐阳逸的冲击。朱雀火焰散尽,徐阳逸在其中已经双手掐诀,灵识疯狂膨胀。所有真武界修士紧张至极地面面相觑,铁甲下的眼睛虽然坚毅,却带着一丝忐忑。 明明感觉不到灵气……但是……但是为什么狼毒周围都想煮沸了一般,空气都在震荡呢? “狗贼住手!!”“贼子安敢如此?!”“侥幸至极走到此处,莫非你还妄图安然走出!” 三声怒喝响彻空中,七大洞天距离这里的距离有远近,两到霸道之极的灵气几乎同时落下。 “轩辕洞天兰若明,取你狗命!!”“原阳洞天凌波仙子在此,岂能容你猖狂!?” 一男一女,一左一右,一阴一阳。左边,森森死气如同地狱,右边,白光万道,剑气森然,足足笼罩方圆八千米方位,形成绝对死域! 徐阳逸的手停了一瞬间。 但紧接着,更快地掐诀起来。 相信了对方,就得相信到底。 而且……他此刻思维如同明镜台,一尘不染,清澈无比,他已经看到了……七大洞天之中,一面面古怪的旗帜举起,光华万丈,一些身穿金甲,但是全部被锁住,贴满符箓的修士,已经骑着各种异兽凌空而来。 足足三四万……但这些东西,给他的威胁感……居然还超过刚才罗浮洞主? 并且就在周围,所有黑衣修士全部潮水云集,一层比一层更森然……只要迟几分钟,他可能就永远出不去了! “云生结海楼!!”“浮光逐梦影!!” 两大金丹后期的真人齐齐出手,威势何等之盛?刹那之间,这一片天穹都似乎要崩塌,一道道虚空裂痕蛛网纹一样出现,左方黑气之中,一道道阴影汇聚成阴灵士兵,手持十八般武器,带着无穷阴风杀来。右方,白云层叠,层峦叠嶂,万道剑影掩饰着杀机直刺而下。 没有管……徐阳逸死死咬牙,灵气护罩全开,就在两大神通临身之际,一声暴喝:“万灵镇!!” 这一秒,时间仿佛停止。 两大神通显而易见地暂停了零点零一秒,神通需要的是修士灵力的供应,万灵镇直接打破灵识,突如其来的剧痛让方圆万米内修士齐齐发出一声痛苦至极的哀鸣,前面的黑色长城终于出现了一丝破绽。 但……就在此刻,对方真人绝非庸手,相反还是斗法经验极其丰富之辈,零点零一秒的停顿之后,居然威力减弱了三成,却完整地构筑了这个法术,轰然打在徐阳逸背上。 这,是第一次有人中了万灵镇神通还能发出。 就算有神王纹和灵气护罩护体,徐阳逸只感觉眼睛一红,喉头热血翻涌。但是千里不留行已经达到第四层,虽然速度下降了一些,却距离无法行动还差得远! “他是体修!!”云分洞天之中,一个恢宏的声音怒道:“普通神通无法突破体修防御!” “虚灵洞主!轩辕宗主!拦住他!莫非还要本真人亲自出手不成!?” 话音未落,徐阳逸已经冲入重甲长河,如同虎入羊群,鱼肠米斯特汀双剑合璧,所过之处,人头飞上半空,看似坚硬的重甲法器,在阵法出现缺口之后,竟然无一合之将。 就在此刻,他背心忽然一痛。 一股刻骨铭心的刺痛感从伤口冲入大脑,他咬了咬牙,强行封闭了感知,继续前行。 身后,凌波仙子手中一柄金色法锥闪耀,愕然看着前方的身影,封闭感知,这是非常轻松的事情,但是现在做起来却绝不轻松。 没有了痛感,根本不知道自己哪里受了伤,很可能到最后在无痛中死去,这本是战场大忌,战场保命中杀敌,而对方这么做…… 根本不给自己留退路。 或者说……对方背负的东西,根本容不得他留退路。 即便是敌人,此刻她心中也肃然起敬。 愣了半秒,她忽然对着后方高喊:“抓活的!!” “本宫要活人!他封闭了五感!谁都不允许杀了他!不允许造成致命伤!!尽量留他一命!!” 徐阳逸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身后血如泉涌,身体都湿透了,那柄法宝还插在他背心之上,根本没有时间去拔。而听到凌波仙子命令的真武界修士,竟然有些投鼠忌器。 所向披靡,万夫莫开,真武界生生被他杀出一条血路。 对手的血,也有自己的血,数万修士,他一心向前,根本不可能不受伤。就在他看到大阵尽头的时候,已经成为一个血人。 不对…… 他边冲,心中却极度冷静地疑惑,七星神算算出来的是自己重伤。这种程度,还不如当初在巴别之塔的伤势。 还……没有到最后一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