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4章:渤海之战(十) - 最强妖孽

第804章:渤海之战(十)

“凌波真人!你天真!!”忽然之间,两道声音同时君临他上空:“竟然妄图留此子一命?!愚蠢!” 还有三千米…… 徐阳逸眼睛赤红,看向前方。手中两道符箓闪烁,米斯特汀和鱼肠同时出现手中。 解封…… 他心中暗暗说道。 不能留后手了……这种情况,没有后手可留,打不破金莲,渤海岌岌可危。 然……就在此刻,身后一道金丹级灵气飞速逼近。同时……这股灵气,竟然在急剧扭曲。 第一次,徐阳逸回头了。 他愕然看向身后的浮云,男儿有泪不轻弹,此刻却止不住眼眶发热。 对方……突破了。 于生死之间大彻大悟,突破了下一个境界。本该欢喜庆祝,但……他说不出口。 对方已经膨胀得不成人样,灵气极度紊乱,哈哈大笑朝着目瞪口呆的虚灵洞主,轩辕宗主冲来。 金丹自爆……彼岸花开。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浮云微笑中,最后一眼看向了徐阳逸:“道友,保重。” “贼子好胆!!!”云分洞天,云分真人一声怒吼,身影终于消失在王座之上。 “轰!!!!”渤海上空,第一朵彼岸花炸裂。 无穷灵气在天地之间炸裂,层层叠叠,一层层,一瓣瓣,凝聚成一朵数千米的彼岸花,散发着通天灵光,在渤海上空巍然不散。 时间放缓了,徐阳逸张着嘴,心脏仿佛被死死捏了捏。 刚刚突破……还没来得及享受突破的喜悦,却用更强大的灵力选择了自爆…… 就为了给自己打破通路…… 他难道不知道……生死玄龙丹只要不死……就可以立刻上一个小境界么…… 怎么这么……蠢呢? 脑海中,那个贪婪的修士形象破碎了,重塑了另一个形体,而这个形体,将被他牢牢记入脑海,永远铭刻。 灵气冲击波铺天盖地,虚灵洞主,轩辕宗主惨叫着被冲出数千米,周围所有真武界修士刹那间被清空。只剩下死亡瞬间的刹那芳华,还有一朵孤零零傲立半空的彼岸花。 对方看清了形式,前面无穷的真武界大军,还有三大金丹,虚婴也正在冲来,必须有人牺牲,这才能突破恐怖的包围圈。他……牺牲了自己。 心中的酸涩,刹那间化为一股狂猛的杀意。而这股杀意却让徐阳逸死死咬着牙,脖子上,太阳穴,手背上青筋乱跳,却义无反顾,全力冲向金莲。 若自己做不到……有什么面对渤海之战阵亡的同僚? 唯一死而已! 所有人都愣了。 帝都,河北,山东的修士,所有七杀基地的人,还有正在光幕前,全力奋战的所有修士,无论地球,还是真武界。 这片战场上,终于出现了金丹真人陨落。 “这群王八蛋!!!”七杀基地,孔圣世家的的老者热泪已经流了出来,猛然砸在桌子上,声音嘶哑:“求战……让我去……让老夫亲手杀光他们!” “不将他们全部血祭,难慰渤海几十万在天英灵!”“求战……崔家再次求战!罗将军,人生自古谁无死!逼的真人自爆……这个仇,不将他们片片凌迟,怎能让浮云老祖心安!!” 罗将军紧闭眼睛,双拳紧握。 他不敢睁眼。 因为一睁眼,恐怕就要立刻下令五姓七望和孔圣世家出击,但……他保持着最后一丝神智,他不能这么做。 这一瞬间,他仿佛和徐真人心意相通,他心中叹息,你……应该也像我现在这样痛苦吧?尤其,你还是这么近地看着这一刻…… 战场,出现了一瞬间的寂静。被无穷黑潮分割成一片一片的白色,震撼抬头看向天际,但当他们低下头来时,眼中血色比血液更甚。 “杀……”一位浑身浴血的老者,身侧还有大约千人,本来已经独木难支的阵容,竟然爆发出冲天杀气,颤抖着用手中剑指向围绕它们不知道多少的真武界修士,哽咽道:“为……真人报仇……” “杀光他们!!”这次自爆,彻底激起了地球修士最后的野性,一位女子,骑着一只双翼虎,迷彩服上血迹斑斑,身上多处受伤,此刻本来已经站不起来了。看到彼岸花后,却满眼热泪,拄着剑颤巍巍地再次站起。 没有力量,但有意志。 “以身殉国!!”“后退者斩!!!”“绝不让这帮杂碎踏过渤海湾!!”“河北秦家,还能一战!谁敢来战!!”“辽东耶律家,谁来做我刀下亡魂!”“真人尚且不惧,我等何惧之有!!” 一面面血色暗沉的旗帜,再次被拉起。徐阳逸没有回头看,所以……他看不到,现在渤海湾,几乎全部都是黑色,白色已经渺渺无几。 那是死寂的黑,让人窒息的黑。 而这一刻,大部分黑色,居然无意识地退了一步。 人在爆发出最后战意的时候,谁都是以一当十的赵子龙。 下一秒,整个渤海湾,无数修士的光华炸起。 自爆,自爆,还有自爆! 几乎所有剩下的修士,觉得自己活不过去的,觉得自己冲不出去的,觉得自己已经物理挥剑的,全部选择了自爆。 “轰隆隆!!”成千上万的地球修士,选择了最为决绝的办法,渤海湾灵光万道,整个天地灵气系统完全崩溃。 这些声音,传到了徐阳逸耳中,他眼前,一道身影倏然出现。 “本真人虚灵洞主!必斩你于此!!” 金丹大圆满…… 然而,徐阳逸眼中,无风,无浪。无恨,无喜。 只不过,左手米斯特汀,已经不知何时幻化为一道符箓之剑,万千灵气萦绕其上。 一剑。 “刷……”极致的一剑,米斯特汀解封。数之不尽的灵气光华从剑上爆发,万千神影在奥丁的祝福中飞腾半空。 天空被斩破,海面被斩裂,无法形容这一剑,包含的不仅仅是奥丁的神王之怒。更有徐阳逸的必杀之意。 此刻,想杀人。 虚灵洞主的声音倏然停止,徐阳逸看都没有看他,无声飞过,前方还有最后一片部队,天上那些金闪闪的护宗道兵已经赶不及了,最后这一片……是全部重甲,手持长枪的筑基大圆满部队。 就在他冲出数十米后,虚灵洞主的身形忽然爆开,漫天血液飞溅。 一剑斩杀虚灵洞主。 米斯特汀发出一声哀鸣,化为符箓进入沉眠。徐阳逸没有为接下来数十年的战斗无法使用米斯特汀而悲哀,他只知道,刚才那一剑不斩出去。他不如去死。 “为你报仇了。”他轻轻说完这一句,深吸一口气,悍然冲向前方数万修士大阵。 “结阵!结阵!!”一声大喝,重甲卫队爆发出一片金光,金光在上空凝聚出一只万米光虎,对着徐阳逸一声咆哮,然而,迎来却是山摇地动的大喝。 “拦我者死!!!” 声若惊雷,配合后方渐渐消散的彼岸花,所有真武界修士心脏为之一震,居然枪尖抖了抖。 “你找死!!”天空中,惊雷大作,乾坤宗主终于回归,面露杀意之中,数不尽的灵光组成一把擎天巨剑,足足三千多米,朝着徐阳逸当头刺下。 “就是因为你……”徐阳逸身形如电,右手鱼肠黑光万道,他喃喃道:“一位刚刚突破的道友战死。” “你……该死。” 鱼肠,解封! 天空中,还有五千米落下的云分真人猛然停住了脚步,难以置信地看着下方。 空间被封禁了…… 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怖杀气,围绕在下方四五千米之内,源头…… 是那把剑。 “两件超品灵宝?!而且是上古灵宝?他选择了解封?!” 他心中忽然生出一丝庆幸,看到虚灵洞主当场阵亡,他认为对方已经孤注一掷,现在才知道,自己其实是幸运的。 再一剑。 如浮光掠影,羚羊挂角。 没有任何痕迹,也无处找寻。 普通的一剑,璀璨的一剑,悟透的一剑。 “扑!!”乾坤宗主额头出现一道血痕,鲜血喷起三丈高,仰头便倒。 甚至没有一句遗言。 “轰!!!”“轰!!!”就在这一刻,两朵彼岸花同时炸裂,将这个渤海湾映做一片通透。 花瓣舒展,绚烂夺目,刹那之中的恒久,让所有人都看了过去。 三位金丹……陨落时间不超过十分钟。 就在所有人瞬间失神于这种昙花一现的美丽之中时,一道黑色光柱,直冲天际! 罗将军看到的一刻,刚要回头大喊进攻,却发现身后五人已经毫无踪影。 “老夫……今日若不将你千刀万剐,难解心头之恨!!”整个战场中,响起一股轰鸣巨响,一个恢宏的声音暴怒降临,紧接着,一片带着一丝元婴威压的灵力,疯狂布满全场七千米,天空中狂雷滚滚。云分真人七窍雷电爆射,双手掌控风云,天穹在这一瞬间都化为暗黑,他如同雷神一样,缓缓降下。死死拦在徐阳逸前方。 七大洞天宗主阵亡两名……渤海已经唾手可得,却偏偏让对方杀到了这里……这种耻辱……这等耻辱! “狼毒……今日……老夫不将你毙于掌下,云分洞天从此除名!!” “原阳洞主!乾坤洞主!罗浮洞主!你们还在等什么!将此獠斩杀于此,悬尸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