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5章:渤海之战(十一) - 最强妖孽

第805章:渤海之战(十一)

四道身影,齐齐围绕徐阳逸四周,孤军一人,周围还有上万真武界修士。 “你没有投降的选项。”云分真人站立无穷雷光之中,死死盯着徐阳逸:“但是,斩杀我真武界排名前十的两大洞天之主,你……想死也没那么容易。” “你以为你冲到玉女莲台之前就可以颠覆战场?”凌波仙子此刻也不好再说让对方投降,冷冷道:“给你死前最后一分慰藉,赐予你回头看一看的时间。” 徐阳逸没有开口。 到这里为止了么? 自己……还是高估了自己么? 光罩的缺口,已经突破千米,真武界大军一旦歼灭剩余的地球修士,就会全面冲入。而自己面前,还有三位后期,一位虚婴,以及上万修士法阵。 黑潮汇聚成一个云洞,云洞中央就是自己。 但……他不甘心。 浮云为此献出了生命,无数修士前赴后继,就换来这个结果? 渤海国门还是要破? 不……自己……还有最后一招…… 虽然这一招之后,自己很可能沉睡十几年,但是……渤海不能破,起码现在不能。 他回头看了一眼。 白色,已经渺渺无几,太多了,入目之处尽皆是真武界的黑色,人数的优势,并不差太远的境界,上乘的法器,换来的就是全面开战之后局势的不均衡。对方可以用三换一,甚至四换一,而地球的修士,死一个是一个。 灵光已经消失了不少,只有不少地方还有不算太雄浑的灵光冲破天穹,那是地球还在进行着殊死一搏的修士。七杀基地十二生肖爆发出一道道撕裂海面的光柱,但是被无穷修士组成的金色灵光盾牌全部抵御下来,不过对方也无法再寸进。 猛烈火力之下的坚持,从开始的喊杀震天,到现在只剩下十二尊法宝轰鸣整个渤海湾,谁都看得出来,渤海基地陷落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徐阳逸悄悄计算了一下时间,正好差不多六个小时。 “你们是不是觉得……有心杀贼,无力回天?”他头都没回,淡淡说道。 “非也。”罗浮洞主平静道:“只不过是弱肉强食。贼之一词,本真人认为不甚妥善。不过……” 他冷冷看向徐阳逸:“你还有心情关心这个?” “当然。”徐阳逸终于转过头:“因为……你们马上就会看到渤海基地真正的底蕴。” 话音未落,五道金光闪耀天际。 正中央,是一群长衫男子,带着儒巾,手捧一卷古书,人数足足有两三万人!并且……全部都是筑基中期以上! 不止如此,他们身上的灵气和修士并不相同,是一种……非常浩瀚,伟岸的气息,仿佛阴邪不能侵。 “杀!” 无需多言,站立于前方的老者,手一挥之下,数万修士潮水一般涌出,生力军加入! “这是孔圣世家,距离渤海相当之近。他们修的不是灵气,而是浩然正气,没见过吧?”徐阳逸对着几位目光眯起的真人笑道:“别急,还有。” 话音刚落,四面旗帜齐齐竖起。 “崔”“崔”“卢”“李”每一面旗帜之下,都聚集了穿着华贵精美的重甲,手持方天画戟的修士。 “刷拉拉……”旗帜飞扬,如同一阵强心剂打入战场,这些修士的装备,灵气,军容,让真武界都为之侧目。 只要看一眼,就能认出这是真正的精锐,甚至精锐之中的精锐。 没有言语,四面边声连角起,长烟落日孤城闭。压制的战意火山一样喷薄而出。也没有喊杀,语言对比行动,那是苍白的。一字长蛇阵宛如金色的海岸线,带着冰冷的杀戮冲向前方万丈黑潮。 “轰隆隆”天空都被这份沉重的杀意践踏地嗡鸣作响。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万兽同奔,天地齐喑。这一刻,冰冷到极致,也炙热到极致。 不知道是否杀气太过浓郁,杀意太过冷酷,这一瞬间竟然出现了半秒的寂静。但紧接着,随着云分洞主一声大喝:“迎敌!!!” “刷拉拉!”铺天盖地的真无大军迅速散开,宛如十万米黑潮,张开死神的巨口,等待着冲击的对手。 这是最后一战。 真武界出动一百万筑基大军,七大洞天八十万修士,现在还剩下一百二十万,地球五十多万修士……此刻已经不到三万。 一百二十万对比新加入的十二万,他们没有任何担心的理由! 就算现在只能进行最惨烈的肉搏战,他们不相信地球修士能以一当十,否则他们没有输的理由。 “他交给我。”云分洞主长剑斜指徐阳逸,冷冷道:“五万修士,布真武轮回阵。狼毒……本真人承认你很强,甚至可以和老夫并驾齐驱,你一个后期能做到这一步,实在匪夷所思,然……真武轮回阵,再加上本真人做阵眼,你……出不去。” “本真人不会让你好好死去,我要让你眼睁睁地看着你保护的渤海基地毁于一旦,看着自己保护的人一个个在老夫刀下砍下头颅,在无尽后悔和痛恨中凄惨而死。” “刷拉拉……”他的话好似一个开关,徐阳逸周围修士齐齐离开,而天空中,数万金色的护道灵兵终于降落。就在他们站定的一刻,徐阳逸就感觉自己四面八方全部被锁定。 一道道灵气,从云分洞主脚下蔓延,输入其他金甲修士体内,再盘旋到半空,形成一只诡异的,类似地球上石狮子一样的生物。 “卡卡卡卡……”周围空间颤动,这一片区域竟然出现了无数符箓,将它们生生从周围隔开来,形成一个黑色的数万米光球。将徐阳逸和五万真武界护道灵兵,以及带着冷笑的云分洞主齐齐吞没。 就在黑色吞没一切的时候,徐阳逸最后留恋地看了一眼战场。随后看向四面八方逐渐被漆黑封闭,宛若雷电法王一般的云分洞主,以及周围无穷无尽的金色海洋。 来吧…… 这就是渤海的最后一战。 真武界实力……很强,渤海,也可能挡不住。但是,自己已经无怨无悔,做到了最好。 他下意识捏了捏手中的双剑,却发现毫无知觉。这才想起,为了解封,双剑再次沉睡。 下一秒,他仰天长啸,化作一只火红朱雀,冲向云分洞主。 “轰!!!”黑色和白色,再次冲击到一起。血肉的磨盘重新展开。 一分钟……十分钟……不知道多久,天边已经染上了残阳的血红。让渤海湾成为森罗地狱。 一道道灵光亮起,熄灭,或者成为流星,或者成为永恒。海面的血红了又清,清了又红。生与死的大幕轮回上演。残阳如血,海面如血,天空如血,人亦如血。 冲天喊杀,灵光暴起,再到风平浪静,万籁俱寂,足足过去了数个小时时间。 就在整片战场沉默了十几分钟之后,天空中数万米的黑球如同沙滩城堡,轰然垮塌。一层层黑色符文潮水般褪下。其中一道满是雷霆的身影一声闷哼,眼中充满了忌惮。倒飞而出。 一道可怖的伤痕,从他左肩到右胯,朱红色的火焰弥漫,他用尽全力才让伤口恢复。 黑色符文消褪如初,露出其中真容,仿佛里面被恶魔蹂躏过,五万护道灵兵,如今只剩下五千不到!他们手中全部捏着一把桃木剑,人人带伤,喘着粗气,血红的目光仿佛想把眼前的男人一口吞噬,却无一人敢上前。 在他们周围,横七竖八的全部都是尸体,空间极其不稳定。仿佛刚才有一只人形猛兽在其中左冲右突,那数千米长的抓痕,还有密布其中剧毒的灵气,让这里几乎成为一片绝域。 “道友?”凌波仙子,罗浮洞主,原阳洞主几人倒抽了一口凉气。云分真人却立刻稳住了身形,仰天狂笑。 “云分洞主斩狼毒于渤海湾!今日当浮一大白!” “不过如此,你也不过如此!哈哈哈哈!” 所有人的目光立刻看了过去。 黑球中央,层层金色身影离开,一个浑身是血,甚至看不出其他颜色的人影,矗立在那里。 他的肩胛,大腿,小腹,背心,双臂……全部插满了各式各样的灵力武器,一道道真武界的符箓弥漫其上,呼吸几乎微不可闻,一道道可怖的伤痕弥漫全身。 但是,他没有倒下。 仍然战立着,在夕阳中如同魔神一般。凌波仙子目光眯了眯:“死了?” “为何不见彼岸花开?” “还差一点。他还有咬死本真人的力气。”云分真人淡淡笑道,拿过一方属下递过的丝巾,正要轻松随意地擦擦毫不染血的手。却突然双目鼓出,全身猛地出现数道恐怖伤痕,鲜血如雨洒下。 “咳咳咳!”他拼命咳嗽起来,血不要钱地从嘴里喷出。目光如同食尸秃鹫,阴森无比地看向徐阳逸。 其他几位真人都呆住了。 虚婴境界……五万护道灵兵----就像五姓七望那样,护道灵兵是七大洞天的绝对底蕴之一!每一个洞天几十万人,护道灵兵甚至可能不到一万!至少筑基后期!在这种情况下,狼毒居然重伤了虚婴境界的云分洞主? 血人一样的徐阳逸目光终于微微动了动。仿佛带着一抹满意,又带着一抹遗憾。 他用尽全力,嘴唇终于轻轻动了动,断断续续地说道:“丹可磨而不可夺其色,兰可燔而不可灭其馨……” “玉可碎而不可改其白,金可销而不可易其刚。” “你……也不过如此。” $$$$$$$$$$$$$$$$$$$$$ 啊……明天这一段就完了,我写的过程中有几次眼眶微红,不知道读者有没有这个感觉,反正自己有些小感动吧 难道我是个多愁善感的人? 求月票~~求月票~~~希望看这一段看得爽的读者,来几张月票助攻~求订阅~